首页 > 女生 > 玄幻言情 > 仙君他貌美如花
仙君他貌美如花 竹林深处
总点击 265 更新时间 2022-08-04 16:02:00

和我有一夜露水情缘的仙君此刻想杀我!帝君辅神月棠,闭关沉睡数万年,却被天帝之子凤翎唤醒。 醒来时神志不清,竟将九天十地第一美男扑倒在床,颠鸾倒凤吃干抹净。白虎神君月棠因救世重伤,沉睡数万年,被天帝之子凤翎捡回仙界,以神力唤醒。月棠感激之余,毫不客气地将这九天十地第一美男睡了。醒来后又怂又狗,转身开溜。逍遥日子没过多久,便被凤翎堵在门口。月棠慌慌张张:睡你的流氓不管是谁,都和我白虎神君没有关系!凤翎冷眼淡漠:你看我信么?月棠欲哭无泪:你想怎么样?凤翎云淡风轻:对我负责,嫁我为妻。问:嫁给一只绝美倾城的凤凰是一种什么体验?答:别问,别就是嘶,腰疼腿软……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昭幽停下攻势,手指抹掉脸颊一缕血,在唇畔舔了指肚:「红莲业火……传说竟是真的。」

  凤翎神色淡漠,并不接话。

  昭幽道:「天地灵气汇聚阴阳,极阴之源乃北冥弱水,极阳之源便是红莲业火。弱水可侵蚀神魂,业火能焚烧万物,你并非天帝之子,而是天道所化。」

  我怔愣。

  天地伊始,五方帝君中的四位皆是天道孕育,真灵所化。

  我虽是圣兽,天赋神力,但我只得了天道垂青,令我生于麒麟灵,成走兽之长。

  便是天帝玄昊,也不过圣人历劫成神,得四方帝君拥戴,晋为天帝。

  至于花神菲箬,天道却不屑眷顾她半分。

  凡人常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便是天道之意。

  自五方帝君归位,九天十地立定,这万万年来再无真神降临。

  谁又曾想,天道会再度孕化,让凤翎降世——他虽是朱雀所生,天帝之子,但他实乃是天道意志所化,当与五方帝君平起平坐。

  昭幽望向凤翎,嘲讽道:「本王原本还在奇怪,她一个自身难保的将死之神,如何敢这样放肆挑衅,原来背靠大树,有恃无恐,难怪本王要她留下,她不肯答应。现在看来,留不住她的真身,只能留住她的神魂,便是中了弱水之毒,本王也能将她炼成傀儡!」

  昭幽话音一落,凤翎美目顿寒。

  他望向昭幽,冷漠开口:「仙界冥界,互不干涉,你对月棠未曾留情,我对你也无需客气。」

  凤翎是真的生气了。

  他手指一拨,琴弦震荡。

  火灵化作红莲,铺天盖地落下。

  我眼睁睁看着彼岸花被瞬间点燃,卷着火舌吞噬着花瓣。

  美奂诡异的花海在火焰中化为灰烬。

  我第一次见到冥界彼岸花,以为它花开似业火,可当真正的业火降下时才明白,彼岸花的绝艳不过是一点萤光罢了。

  「你竟敢——」昭幽勃然大怒,眼中杀气泛滥:「本王与你不死不休!」

  昭幽手持斩魂再度扑来。

  凤翎手触琴弦美目冷凝。

  仙冥大战,一触即发!

  我取昭幽心头血,我擅闯冥界,我妄动般若花。

  摸着良心讲,挨揍是应当的。

  凤翎护短,一怒之下焚烧半个冥界,如今又要与昭幽动真格。

  一个天帝之子,一个冥界君王。

  真打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我连忙开口道:「大侄子你冷静!」

  「昭幽住手。」

  低沉的声音同时响起,半空中黑气旋转,复又散去,穿着帝王衮服,头戴玉冕的男人挡在昭幽身前。

  「楚江!」昭幽大怒:「你给本王让开!」

  「他是掌管十八层地狱的阎帝楚江,」我对凤翎道:「你别管我了,这事我不占理。昭幽本性喜怒不定,又对天界有偏见,你赶快走,大不了我答应留下陪他,左右是死,死在哪里都一样,」

  「你要留他陪他?」凤翎眯了眯长眸,语气十分危险。

  「……权宜之计嘛。」我小声嘀咕。

  楚江不理昭幽,对凤翎道:「天宫仙界与幽冥鬼界素来互不相犯,殿下便是心中有怒,也不该如此大动干戈,况且白虎神君有错在先。」

  凤翎冷冷回道:「月棠身为仙界真神,她有错,理应由天规处置,冥王抓她尚可,何故动了杀心?今日若我不来,冥王难道还想弑神不成?」

  「本王便是弑神你又如何!」昭幽叫嚣。

  凤翎勾唇:「冥王试试,便知我要如何了。」

  「殿下息怒,」楚江板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淡淡道:「白虎神君有错,昭幽也有不对,既如此,不妨大事化小。昭幽不追究白虎神君之罪,殿下也不必兴师问罪,大动干戈。」

  「什么大事化小!」昭幽愤慨咆哮:「他一心护短,竟焚烧本王大半冥界,断不能善罢甘休!」

  「你想如何?」凤翎问。

  「此事全因月棠而起,留下她,本王不与你追究。」昭幽提出要求。

  「大侄……」我本想说话,却被凤翎一个眼神劝(吓)退(怕),老老实实窝在他心口吸灵气保命。

  凤翎望向昭幽,「我归还冥界花海,你放月棠与我回天。」

  「说的轻巧!」昭幽怒气冲冲:「业火焚焦,再无生机,你若有本事让花灵凭空长出,本王就放你们走。」

  「冥王一言九鼎,我还你就是。」

  凤翎说完,收了业火琴,单手结印捻起法诀。

  自他脚下,泛起一浪浪灵气。

  灵气所到之处,焦土润泽,枝芽破土而出,迅速长成枝干。

  枝干开杈生叶,叶片掉落开花。

  眨眼间,花海再度铺散冥界。

  我眼睁睁看着这一幕,错愕惊讶之际,脑中灵光一闪,倏地看向凤翎。

  凤翎收手,对昭幽与楚江只说了两个字。

  「告辞。」

  话音一落,便抱着我化烟遁走。

  「你给本王站住!」昭幽不解气要追。

  「还要胡闹到几时?」楚江转身,望向昭幽:「他的来历你也清楚,要强行留他,是想重蹈万年前神魔大战覆辙?」

  「神魔大战本就是天界阴谋,重蹈又能怎样?」昭幽咬着牙:「大不了,我也如陆离一般,总好过如今……」

  「如今你越发任性,」楚江冷冷道:「白虎摇摇欲坠便罢了,凤翎乃天道所出,火灵的化身,我若不来,你想如何胜他?」

  「我要如何取胜,与你无关。」昭幽撇开眼。

  楚江捏着他苍白细致的下巴,冷森地看着他:「这些年你私下做的事,我睁一眼闭一眼,你不忿天界却又与之勾连,我也随你去了。可你记住,你不是陆离,那些事陆离做得,你做不得!陆离今时今日下场,便是对你的告诫,昭幽,你若敢再动北冥弱水,我也护你不得!」

  昭幽拂开楚江的手,冷笑一声:「我确实不是陆离,我若是陆离,输的就该是玄昊!楚江,我也警告你,不要干涉我,管好你十八层地狱,别再插手我的事。」

  说罢,昭幽闪身回了寝宫,不再多看楚江一眼。

  冥界彼岸花如获新生,灼灼似火。

  楚江立在半空中,望向花海,良久后,身形化作黑烟,消失无踪。

  -

  我被凤翎抱回了清梧宫。

  一落地,我便抬头问凤翎:「你的灵气能催生花木?」

  凤翎不答,只把我放进红羽窝中,一根手指点在我额心。

  我知他在探查我的神魂,但此刻我却急躁地拨开他的手指:「你出生时百花盛开,东方祥瑞,如今又能催生花木,你莫不就是——」

  「我不是。」凤翎冷淡地看着我。

  「怎可能不是!」我急急道:「帝君便是如此,你与帝君相似,帝君陨落,你便出生,你就是——」

  「我说了不是,」凤翎极冷道:「我就是我,不是青帝转世。」

  「你怎知你不是!」我更急了。

  「你又怎知我是?」见我如此急躁,凤翎反而平静下来。

  他望着我,淡淡道:「青帝神魂消亡,你最该清楚,没有神魂,如何转世?我出生时漫天花雨,因我乃天道所出,火与真灵的化身,是以百花齐开朝贺,东方祥瑞万里。至于我能掌控花木,原就与青帝无关,我是凤凰本体,自带祥瑞,能福泽万物生灵。冥界之事,倒是与青帝有关,你难道忘了,青帝本体在我手中,有他神力与我祥瑞加持,才有冥界花海重现。」

  我呆呆听完,好半晌,才哑然道:「是……这样……」

  凤翎望着我的目光十分淡漠:「我并非青帝转世,你就如此失望,可见在你心中,始终都只记挂青帝,再无他人。」

  我垂着头,呐呐道:「他是我的帝君……于我而言,比任何人都重要。」

  凤翎闭了闭眼,「青帝辅神,原该如此。」

  说罢,他睁开眼望向我:「此番冥界一劫,你神魂再度受损,我大概……帮不了你。」

  「我知道,」我抬头,回视凤翎:「无需再为我费心,我应天道承袭麒麟灵而生,也该应天道就此而死,我死后神魂消散,本体也保不住。天地广袤,我当化作春风无形无影,当人界桃花盛开,便是我与帝君为苍生造福,为万世庇佑。」

  「你总是不忘青帝,」凤翎动了动唇角:「罢了……」

  「凤翎?」我迟疑。

  凤翎将我抱出,盘膝坐在矮台上,把我放在他腿上。

  我像被禁锢一般,一动也动不了。

  「凤翎?凤——」

  忽然,我额心一烫。

  神魂之下,火莲盛开。

  我的神魂被托在一朵红莲上,丝丝缕缕的火灵之气,由完好的那部分神魂慢慢渗入。

  火灵之气犹如防线,牢牢抵住蚕食不休的弱水寒毒,同时也渐渐修复我千疮百孔的神魂。

  我只觉得神魂被一阴一阳,一冷一热两股力量来回拉扯。

  我痛苦挣扎,忽地睁开眼。

  凤翎阖眸静默的容颜近在眼前。

  我忍不住伸出手,想去摸一摸他的脸。

  居然真的摸到了!

  看着凤翎脸颊上属于我的五根手指,我低头。

  果不其然,我穿着凤羽仙衣所化的贴身红绡,腰是腰,腿是腿,此刻正坐在他怀中。

  我又能化作人形了。

  「怎么回事?」我反复看着自己的手,百思不得其解。

  片刻后,我猛地抬头望向凤翎。

  难道……

  我神魂之下那朵红莲,是他的神魂所化?

  「凤翎!」我心急地喊他。

  凤翎微微睁开眼,低头看我。

  我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急切道:「是谁说神仙不能随意分离神魂?你怎敢用本命神魂来支撑我?万一我死,你岂不是——」

  岂不是再无法收回这部分神魂,如空桑一般,修为全无,不能化形。

  「那你便不要死,」凤翎淡声道:「在没找到驱除弱水寒毒的办法前,只能暂且如此。你乖顺些,如再闯祸,我绝不帮你。」

  「诶?」我眨巴眨巴眼。

  这话听着非常耳熟。

  凤翎摸了摸我的头发,就像他之前摸我的毛脑袋。

  只不过,如今我是人身。

  他手指拂过我的发丝,我便也乖乖窝在他身前,想呼噜呼噜。

  这样舒服的怀抱我终究没能躺太久。

  外面来了老朋友。

  「月棠!我来晚了!你可受苦了!」

  「月棠!空桑!我来接你们了!」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跳出凤翎怀抱。

  与此同时,寝宫大门被推开。

  一团红影冲过来,将我抱住,朝凤翎怒吼道:「你个鸡崽子!你老姨上天这么大的事为何不告诉我!」

  凤翎的亲娘,天后朱雀,南方炎帝辅神,名曰丹惜。

  丹惜奉行「本体即本性」,风风火火闯九州,一言不合就爆炸——脾气爆炸。

  几万年不见,丹惜把我搂着抱着跳着,末了,还商量着让我化出原型,给她撸撸毛捏捏爪拽拽耳朵亲亲脸。

  我居然也真开始考虑要不就变一个。

  「母后,」凤翎把我扯到身后,淡淡道:「请自重身份。」

  「哎呀你个鸡崽子!」丹惜瞪眼,「我和你老姨这样那样的时候,你还是颗红鸡蛋呢!」

  「这样……那样……」后一步进来的涅霆抽了抽嘴角。

  「闹过天宫,蹲过牢房,揍过天兵,踹过天将,」丹惜斜睨涅霆:「这种打出来感情你懂个屁!」

  「母后,」凤翎板着脸,重复道:「请自重身份。」

  「你还有脸和我说自重身份!」丹惜吼过去:「平时影儿都不见一个,不是闭关就是修炼,三脚踢不出个屁来,如今倒好,一声不吭就出去祸害人!」

  「二姐,」我弱弱道:「凤翎他不是故意要闯冥……」

  「明知自己是个不开窍的迟钝棒槌,就该老老实实打一辈子光棍,怎还敢随意破身!九辰宫里我留了颜面,没三巴掌把你轰出门,如今当着你舅舅老姨的面,老老实实交代清楚,被你轻辱的女子何在?」

  我心头一跳,连忙低头,一颗猫……虎心砰砰直跳,两颊滚烫发热。

  凤翎淡着眼眸,缓声道:「此事是我私事,无需母后过问。」

  「放屁!」丹惜气的发上步摇直抖:「你敢在九辰宫众仙眼前露出印记,此事便是天界大事!」

  凤翎慢吞吞抬眸:「这应是父帝原话罢?」

  「啊,对啊,」丹惜想都不想就答,答完又觉得不对,当下更火大了几分:「屁个天界大事!我儿破身关天界鸡绒鸭毛事?你父帝叨逼叨个没完,差点把老娘拐进去!」

  涅霆哼道:「是这个道理,凤翎如何,与天界没有半文钱关系,更何况这种事,你情我愿,本就……不对,凤翎,是你情我愿罢?」

  「答你舅舅的话!」丹惜浑身冒火。

  我咽了咽口水,毫不怀疑,凤翎若是答错了,马上就会被烧成香酥小烤鸡。

  凤翎缓缓垂眸,默不作声,显然是不打算答了。

  我了解丹惜。

  为了保住凤翎和这座清梧宫,赶在丹惜怒火焚天前,连忙跳出来圆场:「有话好好说,凤翎不是那种人……」

  「月棠你别拦着,」丹惜撸起袖子打算现场教凤翎做人:「今日我非要好好教训他!生你一遭,就是为了让你做这种禽兽勾当么!老娘管你破身不破身,但你若真敢用强,老娘便是唤来天雷也要劈死你这个混账鸡崽子! 」

  「别别别!」我一边拦着丹惜,一边回头朝凤翎喊:「你倒是说话啊!」

  「无话可说,」凤翎淡淡看我:「她是否自愿,我已不记得了。」

  噗——

  空桑,空桑你在哪,快来教教我怎么吐血!

  凤翎这话,着实触了丹惜逆鳞。

  她咬着后槽牙冷笑:「好哇,老娘拼死生你,你竟敢做这等下作事!我丹惜身为一方辅神,立于天地之间,断不能容逆子放肆!再问你最后一次,那女子是否自愿!」

  「我已说过,」凤翎眼神无波:「我的确不记——」

  「她自愿!」我深吸一口气,声音压过凤翎:「她是自愿是自愿!那女子完全自愿!」

  丹惜怒气不减:「你如何知晓?莫不是要维护着鸡崽子!」

  「我……」

  我有苦难言,骑自己难下。

  涅霆道:「月棠,我等虽为上仙真神,也不能肆意妄为,你护短可以,但凤翎若真做了糊涂事,轻饶他不得。」

  「不,大哥你听我说……」

  「不必说了,」丹惜握着拳头:「凤翎是我逆子,我自有处置。」

  「不,二姐事情不是……」

  「留他一命罢,」涅霆摇摇头:「也算做长辈的尽力一回。」

  「大哥——」

  「二姐——」

  我捂着脸,不管不顾,低头大喊:「我确实是自愿的!」

排行榜
  • 白切黑月光
    白切黑月光

    作者 : 灵淞

    我做天妃二百年了,成仙则有四千两百年了。四千多年前,天帝白衣染血自蛮荒归来,身后跟了一位女子。那女子是月华仙子,三界第一美人,名副其实的天界白月光。只是她性子孤傲,目高于顶,唯一情之所系的,便是天地间至尊无双的天帝陛下。

  • 我要吃神仙
    我要吃神仙

    作者 : 夏舞儿

    我把上仙给炖了,可惜,煮了半天,没煮熟。最后我烦躁的看着锅里……闭目养神的男人。要不然……就这么吃?听到我心声的上仙睁开了眼,声音含笑:“小饕餮,鸳鸯浴后再吃,更可口。”我信了,开开心心的跳下了锅。第二天……我动了动酸软的腿,一脸委屈。“呜呜…上仙,吃法错了…”“嗯?那再试一次?”

  • 沉香如屑
    沉香如屑

    作者 : 苏寞

    电视剧《沉香如屑》根据苏寞小说《沉香如屑》改编,主角是颜淡应渊君唐周。颜淡,本是上古遗族--四叶菡萏,自古全身都是医药至宝,由于提前一百年与她那双生姊妹芷昔在王母盛宴上化形成人,却因此要历经情劫。应渊帝君,他下凡历劫七世的身份,是一个天师,名叫唐周,在下山历练途中偶遇同样怀有锄强扶弱抱负的少女颜淡和其好友余墨,三人遂结伴同行。在帮助唐周找寻四件上古神器后,帝君归位。颜淡此刻终于发现自己的归属。

  • 是凤凰不是野鸡啊喂!
    是凤凰不是野鸡啊喂!

    作者 : 诶呦喂

    朝为王妃夕凤凰,奈何凤凰无人识。隔壁王爷模样俏,拐到窝中生宝宝。傅萱容一直以为飞上枝头变凤凰是一个比喻句,直到她穿越成为了一只真凤凰,才知道这竟是个拟人句!

  • 出众的天赋
    出众的天赋

    作者 : LOFTER

    从小我的爸妈就跟别人的爸妈不大一样。我六岁那年,半夜起床想去厕所,看到我爸妈坐在客厅,灯也不开,喉咙里发出尖细的、类似兽吼的叫声。看到这里,你们也许觉得这是恐怖故事了。但我只是对我的爸妈说:正常人都是开灯聊天的。

  • 青虫与鹤
    青虫与鹤

    作者 : 林海月

    阿青是山脚下的小青虫,想瞧一眼神仙颜值到底多高? 世上哪有这等便宜的美事?她贪色失足落到水坑里等死认栽! 幸遇他出手摘一叶相救,保全了她的小命,却撩走了她的心魂。 她不怕被笑话,不怕长途艰险,立志登上山顶寻他报恩, 辗转反侧,日思夜想,心心念念都是他——卫子丹, 花三百年光阴也在所不惜,不为求仙、不为问道、只为见男神啊! 偏偏卫子丹前世凄惨,是一位皮囊玉树临风,心肠冷如铁石, 没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的苦主⋯⋯ 他勤奋修炼,追求飞升,数千年无从突破。 卑微不起眼的阿青,往上数祖宗十八代都是庸庸碌碌的菜虫米虫, 根基不稳,大字不识,能有多大的出息,怎么立足仙家宝地,更别提帮男神达成愿望?

  •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 : 我吃西红柿

    电视剧《雪鹰领主》原著小说由作家我吃西红柿创作,主角是东伯雪鹰余靖秋。年少之时,人生中的一场巨大变动改变了东伯雪鹰的人生方向,他陷入了一场巨大阴谋之中,为保护所爱之人,东伯雪鹰进入长风学院勤学苦练,提升修为能力。 在此期间,余靖秋在龙山楼第一次与东伯雪鹰见面,在生死存亡之际被东伯雪鹰救了一命后暗生好感,之后更是拼命修炼以达到同他相等的境界而努力,与东伯雪鹰日久生情,在他沦为废人时亦是对他不离不弃,决然而然嫁给东伯雪鹰为妻。情比金坚,世所罕见。

相关小说

白切黑月光 仙君他貌美如花 妖孽蛇王,别太坏 千年相遇 彼岸花开三世缘 不负苍生不负君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与凤行

最新小说

白切黑月光 仙君他貌美如花 我来姑苏,不做妾 我洛静静当虐文女主的那些日子 将门毒女要复仇 羽化神医 契约娇妻有点甜 白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