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玄幻言情 > 白切黑月光
白切黑月光 灵淞
总点击 282 更新时间 2022-08-04 16:26:33

我做天妃二百年了,成仙则有四千两百年了。四千多年前,天帝白衣染血自蛮荒归来,身后跟了一位女子。那女子是月华仙子,三界第一美人,名副其实的天界白月光。只是她性子孤傲,目高于顶,唯一情之所系的,便是天地间至尊无双的天帝陛下。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一路默默,快至天门的时候,我终是忍不住开口:「其实若梅仙子心里有你,你在不周山飞升上神那日,我能为你挡下天雷,皆是受她指引。她当时虽易了容貌,但身上那股千万年沁渗的梅花香气却隐藏不掉,是她告诉我,无辜凡人受劈天雷不会受伤,不会损寿,若我能为你挡下飞升前最后一道薨天厉雷,你就会实现我的愿望。」

  他一怔,不敢置信道:「当真?」

  我语色笃定:「当真。」

  他霎时喜形于色,照着我的发顶就喜滋滋地吧唧了一口,尤嫌不够,索性一把将我抱了起来,激动地转圈。

  我笑他无状,却也被他的雀跃欣喜感染,头回在这肃严压抑的天宫露出真切的笑容来。

  却蓦然觉得一阵冷意袭来,遍体生寒,不由抬眼望去,竟见天帝正立于天门之后,眸色晦暗地如刀投来,似乎连空气中都结了万年的冰霜。

  我的笑色僵冻在唇角,未及反应,他又冷冷凝了我一眼,拂袖而去。

  回到仙奴殿,我便将雪露放进了柜子里,那里已尘封了七八盏,都是从前讨来的,却很久都不曾动过。

  其实自第三次塑魂失败,天帝来我这里,就不再饮茶,而是爱酒了,我精心研酿的,也早就变成了桃花醉,入口涩极,回味却是绵长甘醇。

  之所以还循着旧例去长白雪山,不过是给若梅仙子说一说元殊天君的近况罢了。

  无论当年如何忍痛断情,她到底还是牵挂他的。

  我自然明白她。

  子夜的星辰已然游转,殿外却依然毫无声息,依照往常景况,天帝在塑魂失败的深夜,心思最是黯然,但是今日的酒酿都已凉透,却还没等来那一袭白衣。

  我失落落地将酒倒进杯里,一仰头饮尽,满嘴的苦,苦得发涩,在口齿间盈荡肆虐,回徜的后味该是甘甜,却如何品不出那分蜜意,只有难以言喻的酸苦充斥满腔,仿佛一颗心都泡进了三月的梅子汁里,涩得发疼,酸也到了极致。

  我捏紧酒杯的指尖几乎发白,却还是勉力平复心绪,强捺下一腔的不甘与烦躁,来日方长,没关系,没关系的。

  「砰」地一声,汉白瓷玉酒杯已然碎于我的指间,尖锐的碎茬狠狠剜进手心,将细细的掌纹割地七零八落,汩汩淌出血来,红的刺眼。

  我冷眼瞧着那狰狞的伤口,不言不语地发怔,心早已千疮百孔,痛的麻木不堪,皮肉之痕又算得了什么?

  却觉一阵风猝然袭来,眼前白衣一晃,手腕便被天帝抢了去,他那双总像是藏了万年霜雪的褐眸难得染了急色,语气更是盛怒:「你……你这样自伤自贱,难道疯了不成?」

  我愣愣地抬头瞧他: 「……陛下?」

  他两道入鬓的剑眉死死拧紧,带着怒气冷哼了一声,落在我面上的目光像是刀锋刮过,但手下却是启了疗愈诀,轻轻在我掌上扫过,肌肤瞬时光滑如初,再不见一丝伤痕。

  「谢陛下。」我微微垂了眸,涩涩开口:「奴婢还以为……陛下不会来了。」

  他淡淡嗤了一声,华袍轻掀,款款落座,举止间自有一派丰神高澈:「偌大天宫,莫非王土,孤自是想去何处便去何处。」

  我默默无言,心中却是欢喜,为他斟了酒,见他一连饮了十余杯,面颊已微微泛红,忍不住劝道:「陛下惜身。」

  他淡淡扫了我一眼,突地劈手夺过玉白酒壶,高举饮下,莹澈的酒液一股脑地倾洒下来,似银河落瀑,洋洋洒洒地进了嘴里,咽下满口清苦之余,又溅出了些许,自唇角簌簌溢出,沿着玉一般的脖颈滑落,明明是粗鲁的动作,任他做来,却自有一派潇逸风华。

  一饮而尽后,他握着酒壶重重地掷在方清缠枝古木桌上,一双染着绯烟云霞的凤眼缓缓投来,似是有桃瓣徐徐竟绽:「若孤不来,你待如何?」

  我思绪一滞,便道:「自是等下去。」

  他轻一挑眉,清漠的嗓音中已带了些许的醉意:「若是等不来呢?」

  我微微敛了眸:「那便一直等下去。」

  他目中有波转的流光滑过,金褐的瞳眸里头一回映进了我的脸,默默地凝望我半晌,突地一笑,语气里便掺了几分无赖:「若一直都等不来呢?」

  我静沉地回视他,目光不躲不避,语色笃然:「地老天荒,总会等到的。」

  他闻言眸色一动,探手便朝我伸来,却因酒意失了准头,身形不稳地歪向了旁边。

  我急忙扶住他,被他攀住手臂顺势而上,人便靠在了我的肩膀,头也倚进我的颈窝,略薄的唇快贴上我的耳畔,将带着染染酒气的吐息柔暖地喷在我发烫的耳根:「那你为什么要对着他笑?为什么要那么……那么好看地对着他笑?你从来没有对孤那么温柔地笑过……」

  「陛下……」我轻唤了一声,他灼热的气息呵进耳朵里,像是掺着微小的雷电,酥麻麻地痒,让我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便想躲开。

  他却不肯,一抬手便轻捏住我的下颌,脸凑得更近了些,带着非要有个说法的执拗,暗哑地呢喃:「为什么?嗯?」

  我偏头看他,那双绝世无双的灿金眼眸里,流光缱绻,柔情款款,暗藏着几分明知故问的顽皮劲儿,恍然间,像极了曾经初遇的少年气。

  我眼眶一热,目中便滢了雾气,不自觉地伸出手去,冰凉指尖在他眼侧缓缓摩挲,几乎在一瞬间,就难以自控地落下泪来。

  「别哭……你别哭啊……」他立刻慌了神,搂着我的手臂连忙紧了紧,又急急为我擦去涟涟泪水,目中竟涌上几分疼惜之色。

  我心头一刺,恍如刀绞,只死死攥紧了手,让指甲狠狠嵌入掌心而痛出几分清明,笃声道:「陛下误会了,鹊羽心里,自始至终只有一人,上穷碧落下黄泉,无可撼动。」

  他深深地凝视我,目光闪闪烁烁,仿若盛了漫天璀璨的星辰,薄染了些许明知故问的得色:「是孤吗?」

  我望进他的烁金眼瞳:「是你,也不是你。」

  他却霸道地一凛锋眉:「必须是孤!」

  说完未待我言声,他喉头一动,便探颈吻来,炙热的绵软印在我的唇瓣上,我猛然一颤,身子就不自觉地绷紧,下意识地想躲,却被他死死禁锢在双臂之间,只觉他灼热的手掌覆上我的脊背,施力一揽,我便身不由已地扑进了他的怀里,心口紧紧相贴,骤然凌乱的心跳混在一起,再难分舍。

  他半阖着眼俯下身,轻柔地舔弄我桃粉樱唇,先是缓缓勾吻,再是慢慢加深,接着便打开我齿关,那香软滑舌便长驱直入,唆吻深吸,几乎不给我喘息的余地。

  他却胸口起起伏伏,喘息更重,不知足的吻渐渐蔓延至脖颈耳根,手也不安分起来,在我的背脊纤腰急切地摩挲,修长指节所过之处,俱是一片火热灼烧。

  「陛下……」我软软嘤咛一声,却见他目色更暗,恍若大火燎原,一弯身就将我抱了起来,却是酒意上头,轻晃着走到床边将我放下,陷入重重纱缦里,红烛帐暖,春意盎然,他又倾身吻了下来,莹白如玉的龙尾亦因动情而熠熠生光,娓娓流转,温柔似水地缠裹上我的身子。

  我心里骤然一慌,突然有些害怕起来,下意识便抵住了他压过来的胸膛,他却完全不容我拒绝,像是一只禁锢了许久的恶兽,猛地扣住我的膝头,将我紧紧合住的两腿用力掰开,不待我挣扎,便整个人重重地压下。

  我惊慌失措地挣动,在惶急和恐惧之下,突然生出几分力气,狠狠推了他一把,他本就酒意甚浓,又一时不防,竟真被我推了开去。

  我急急下床,抬步就跌撞着往外逃去,却还没跑两三步,一双手便从后迅速探来,将我拦腰一抱,又拖回了床上。

  我奋力推拒,却觉他自身后覆来,火热的胸膛贴着我的后背,粼粼生光的龙尾缓缓缠紧我不足一握的腰肢,像是束缚了我如鸽子般扑棱棱狂跳的心脏,喃喃地叫了一声:「眷眷……」

  我蓦然一愣,便僵滞在了那里,又见他的龙尾流连摩挲在我的敏感之处,带着几分讨好:「眷眷,我想你。」

  世人皆知,眷眷,是月华仙子的闺名。

  可我……也叫眷眷。

  当年初遇,他问我名讳。

  我说我叫眷眷,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眷,取挂念之意。

  而见得最后一面,他红着脸问我,愿不愿意成为他的眷眷,与他同结眷属。

  思及此处,我心戚戚,又听他哀鸣般呓语地叫着我的名字,一寸寸地软了身子,如春水般融在他的怀中,再无挣扎的力气,而他也再不给我挣脱的机会,又倾身将我的嘴给吻住,任我柔弱无力的「呜呜」地挣动,只一手扣住我的双腕压在头顶,一只手去撕扯我的衣服。

  我在一片炙烈火热中,只觉头顶的重重纱幔,像是重重山峦一般接踵压下,让人半点喘息不得。

  ——————

  自上次天帝一早从仙奴殿离开后,天界的众仙口中道谈资又丰富起来,无一例外,都是嘲讽我不顾脸皮,谄媚勾引天帝。

  元殊天君每每都恨不得跟他们干架,但我都只说罢了。

  毕竟,就连天帝陛下自己,都是这么觉得的。

  那晚之后的第二天,我浑身都是青紫的痕迹,他却不发一言便要离开,我被他漠然嫌恶的眼神刺痛,心里的不甘与怨怼像沸腾的油一般翻涌,极为失态地冲着他的背影大喊:「陛下也曾下凡历劫,如何得知你心心念念的脑中残影,就不是我呢?」

  他却一把捏住了我的脸颊,迫我仰起头看他,居高临下地冷声开口:「区区一介凡女,怎配与她相提并论。」

  此话若当头一棒,让我心寒如冰,待他松了手,我便失去了所以有的支撑,如一片孤落的残叶跌落在榻上,泪明明在眼中打转,却倔强地如何不肯落下。

  我是区区凡女。

  可当初在沼海为你挡下蛟龙毒牙的,是我。

  在毒王谷不眠不休照顾你,为你试遍所有毒草的,也是我。

  让你修为不及,却不顾师门众人劝阻,拼了命诛灭魔君也要救的人,还是我!

  明明都是我,却生生悔,步步错。

  他见我悲痛难当,目色沉了沉,眼里细微地闪过不忍之色,却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而元殊天君得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他理论,却被我拦了下来,毕竟,我如今大小也是个天妃,有职责要维护天宫安宁。

  天妃是天帝后来下旨封的,大抵是为了补偿我。

  但自旨意下达以后,他就再也没白日来过我的寝殿,都是漏夜而来,摸黑上床,食髓知味一般,用尽了手段折腾我,但每每都强逼我背过身去,不准看他。

  我知道,他是在我身上找着他心里的影子,仿佛这样,他的愧疚,他背叛月华仙子的亏心,就能少一些。

  可是那一日,在我和月华之间抉择的那一日,还是来了。

  或许也称不上抉择,毕竟天帝早就做出了选月华的决定,他沉默了许久,久到良时吉辰都快过去,久到我的内心深处升腾起几分希冀,却见他漠然地看了我一眼,便道:「去吧,孤……会助你往生。」

  「陛下可曾爱过我?」我仍有一分不甘:「可曾对我有半分动心,可曾哪怕有一瞬间考虑过,或许我才是……」

  他目色骤冷,不是怕自己心软还是如何,断声截了我的话:「痴心妄想!」

  我不再多言,转身走向了法阵中央,听着熟悉的塑魂咒声响起,被熟悉的苦痛淹没,漫天漫的寒气像细碎的刀,刺进我每一寸肌肤,切割我每一根经络,让我的灵魂片片凋落。

  我太不甘心,太过怨怼,以至于月华仙子已经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我无依的魂魄却凭着执念仍不肯溃散。

  我亲眼瞧着天帝,瞧着他的半颗元神慢慢融入骨血,记忆一点一滴恢复,而他双目中翻涌沸腾的痛,滔天的悔,仿佛无休无止,无穷无尽。

排行榜
  • 我要吃神仙
    我要吃神仙

    作者 : 夏舞儿

    我把上仙给炖了,可惜,煮了半天,没煮熟。最后我烦躁的看着锅里……闭目养神的男人。要不然……就这么吃?听到我心声的上仙睁开了眼,声音含笑:“小饕餮,鸳鸯浴后再吃,更可口。”我信了,开开心心的跳下了锅。第二天……我动了动酸软的腿,一脸委屈。“呜呜…上仙,吃法错了…”“嗯?那再试一次?”

  • 沉香如屑
    沉香如屑

    作者 : 苏寞

    电视剧《沉香如屑》根据苏寞小说《沉香如屑》改编,主角是颜淡应渊君唐周。颜淡,本是上古遗族--四叶菡萏,自古全身都是医药至宝,由于提前一百年与她那双生姊妹芷昔在王母盛宴上化形成人,却因此要历经情劫。应渊帝君,他下凡历劫七世的身份,是一个天师,名叫唐周,在下山历练途中偶遇同样怀有锄强扶弱抱负的少女颜淡和其好友余墨,三人遂结伴同行。在帮助唐周找寻四件上古神器后,帝君归位。颜淡此刻终于发现自己的归属。

  • 相亲相到黄鼠狼
    相亲相到黄鼠狼

    作者 : 尘二二

    过年相亲失败,回家路上小摩托还坏了,我一边骂娘一边推着回村。半路上忽地跳出一只黄鼠狼,双手作揖地问我:老乡,老乡,你看我像人还是像神?我大喜过望,兴奋地喊道:我看你像个帅气多金、温柔善良、富有责任心、家务全包、非我不娶、愿意给我一千万彩礼的大情种!它瞬间懵了,身上一阵仙光闪耀,渐渐化作一个满眼幽怨的帅得掉渣的无敌大帅哥。

  • 青虫与鹤
    青虫与鹤

    作者 : 林海月

    阿青是山脚下的小青虫,想瞧一眼神仙颜值到底多高? 世上哪有这等便宜的美事?她贪色失足落到水坑里等死认栽! 幸遇他出手摘一叶相救,保全了她的小命,却撩走了她的心魂。 她不怕被笑话,不怕长途艰险,立志登上山顶寻他报恩, 辗转反侧,日思夜想,心心念念都是他——卫子丹, 花三百年光阴也在所不惜,不为求仙、不为问道、只为见男神啊! 偏偏卫子丹前世凄惨,是一位皮囊玉树临风,心肠冷如铁石, 没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的苦主⋯⋯ 他勤奋修炼,追求飞升,数千年无从突破。 卑微不起眼的阿青,往上数祖宗十八代都是庸庸碌碌的菜虫米虫, 根基不稳,大字不识,能有多大的出息,怎么立足仙家宝地,更别提帮男神达成愿望?

  • 四海八荒不见君
    四海八荒不见君

    作者 : 夏雷炮

    百年前,他娶她,是为结魄灯,救他心上人一命。 百年后,她与他断离,三魂六魄消散世间,结魄灯灭。 灰飞烟灭前,她告诉他,愿君长守九州,孤独万年,不生不死,不老不灭。 云苍大陆,再无她踪影…… 上穷碧落下黄泉,吾寻九州,无你一人。

  •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 : 我吃西红柿

    电视剧《雪鹰领主》原著小说由作家我吃西红柿创作,主角是东伯雪鹰余靖秋。年少之时,人生中的一场巨大变动改变了东伯雪鹰的人生方向,他陷入了一场巨大阴谋之中,为保护所爱之人,东伯雪鹰进入长风学院勤学苦练,提升修为能力。 在此期间,余靖秋在龙山楼第一次与东伯雪鹰见面,在生死存亡之际被东伯雪鹰救了一命后暗生好感,之后更是拼命修炼以达到同他相等的境界而努力,与东伯雪鹰日久生情,在他沦为废人时亦是对他不离不弃,决然而然嫁给东伯雪鹰为妻。情比金坚,世所罕见。

  • 种田文里的野猪今天也在艰难求生
    种田文里的野猪今天也在艰难求生

    作者 : 口玉不成书

    小说《种田文里的野猪今天也在艰难求生》,主角是秦娅擎苍。故事讲述了:穿成种田文里男女主动不动上山就能抓到,比极品炮灰出场次数还多的感动种田十大人物之一——“野猪”。秦娅撂下蹄子表示:滚你家苞米地了?

相关小说

白切黑月光 仙君他貌美如花 妖孽蛇王,别太坏 千年相遇 彼岸花开三世缘 不负苍生不负君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与凤行

最新小说

君不负 白切黑月光 仙君他貌美如花 我来姑苏,不做妾 我洛静静当虐文女主的那些日子 将门毒女要复仇 羽化神医 契约娇妻有点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