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现代言情 > 他的心尖痣
他的心尖痣 仙人晚晚
总点击 261 更新时间 2022-09-01 14:37:22

我闺蜜的哥哥是个高冷男神医生,我每次见他都心慌。直到有一天烧烤摊撸串,我失血昏迷被救护车送进医院。哥哥给我做了个痔疮手术。我可能是史上第一个因为痔疮大出血被救护车拉走的人。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我的冤种闺蜜施若若非要拉我去吃烧烤,我明知拉了几天的血,还是屁颠屁颠儿就去了。几个初中好基友一起撸串喝扎啤,期间我去了趟厕所,出来的时候倒地上了。醒来的时候我就到了她哥哥所在的医院。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室友惊诧地看着我,周围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到我身上。

  我硬着头皮上前,在距离他两步路的时候停下脚步,故作镇定地问他:「哥,你怎么在这儿啊?」

  他望着我笑,冲我招了下手,「靠近点。」

  我迟疑着,挪了下脚步。

  他突然上前一步,近在咫尺,手指抡过我的后颈,低头吻了上去。

  我整个人像被炸弹炸开了。

  淡淡的烟草味,夹杂着薄荷口香糖的清香,跟记忆中那个强势霸道的吻一样,热情狂妄,一瞬间天旋地转。

  他吻完我,恋恋不舍的手指摸着我红红的耳朵,眼睛深邃得像是藏着万千星河。

  「做完手术,开了五个小时的车赶来的,真的是好累,烟已经提不了神了,需要你来提神。」

  我头皮麻了,他的声音哑哑的,一些不确定的事,突然在此刻像跳跳糖一样,噼里啪啦地炸开。

  「你,你怎么会来?」

  他以额相抵,笑得无奈,「我不来,你又要跟人跑了。」

  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天。

  我想,这一天,施凤阳的风头盖过了陈佳子的婚礼。

  他在瞩目之下吻了我,霸道无理。

  他的车堵了酒店,无人问责。

  更甚者是新娘陈佳子的父亲,那个市著名医院的院长,惊讶地走过来,一把握住施凤阳的手,一脸不敢置信,「施凤阳?你是于老的学生施凤阳吧,我听过你研究的课题,你讲座小肠移植术的时候,我就在现场。」

  总之……一切都很玄幻,很突然。

  一场好好的婚礼,变成了新娘父亲的粉丝见面会。

  施凤阳有些无奈,握着他的手,笑道:「陈院长,我今天是陪女朋友来参加婚礼的,工作上的事改日再说。」

  然后,一切恢复正常,车子被酒店的人开去停好,井然有序。

  只是站在一旁的人,再也没有人说我吹牛,我的室友激动地冲我竖起大拇指,「蕾蕾,太牛了,你太行了,这样的也能泡到!」

  我去,什么跟什么啊……我刚想解释,被施凤阳一把拎了过来。

  他下巴抵在我头上,明明背对着我,一只手却准确无误地摸到了我的额头,声音低沉:「头怎么了?」

  一瞬间,突然眼眶一热,像见到家长的孩子,极其委屈,哽咽道:「撞墙上了。」

  「唉……」

  他轻叹一声,修长的手指又准确无误地抹去我的眼泪,「别哭,回头哥给你揉揉。」

  我的天,他还是那个高冷内敛的男神医生吗?我有点晕。

  酒店大堂,一身洁白婚纱的陈佳子,挽着父亲的手上台,交付到了耿东学长手中。

  音乐很煽情,我又有些想哭。

  伴郎伴娘上台的时候,我没有去,赵硕也没有去。

  隔着人群,我看到他在看我,眼中情绪不明,嘴唇下抿,是我熟悉的神情。

  他在生气。

  就如同下车之前,他暴躁地拍打了方向盘。

  但我移开了目光,因为倦极了的施凤阳,将头靠在我的肩上,在闭目养神。

  吃饭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学被安排到了一桌,赵硕和他女朋友也在。

  施凤阳点了支烟,歪着头深吸一口,神情冷倦。

  我知道他是困极了,但在桌上抽烟毕竟不礼貌,还是忍不住劝他:「哥,别抽了,待会吃完饭找个地方先睡一觉。」

  他闻言看向我,将手中的烟掐了,声音柔软:「好。」

  敬酒的时候,没想到陈佳子的父亲领了一群人过来,看样子都是当地有些身份的人物,陈院长挨个介绍,春风得意——

  「看见没有,施凤阳呀,于老的关门弟子,他的课题讲座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听的,前些年大家也只能在报纸上看到他。

  「青年才俊呀,后生可畏,以他的能力,早早地评个主任级别不算什么,可惜当时年龄不够,只能评个副级。

  「可不能让他走,好不容易在杭州逮到了,一定要让施主任去咱们医院开个讲座……」

  总之就是一顿夸,一顿吹捧,一番敬酒。

  施凤阳有些无奈,揉了揉眉心。

  眼看他喝了好几杯了,他们还是喋喋不休不肯走,我起身接过了他的杯子,「各位叔叔,我哥开了五个小时的车,实在是不能喝了,你们放过他吧,我来帮他喝,敬各位叔叔一杯。」

  说完,先干为敬。

  陈院长他们纷纷大笑,夸我这女朋友当得称职,知道心疼人,打趣我们几句就离开了。

  可是离开之前,陈院长突然开怀冲我一笑,「我说呢,施主任在北京待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回了老家,原来是被你这小丫头哄回去的。」

  我愣了下,脑子又开始凌乱了,没错,我是去年下半年回的老家,施若若说她哥是年底回来的。

  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询问的目光望向施凤阳,他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冲我笑,伸出了手。

  我的心怦怦乱跳。

  杭州这一趟,真不算白来。

  吃饭的时候,有室友问我:「蕾蕾,你为什么叫你男朋友哥,难道你们是……」

  另一个室友兴奋地脱口而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邻家哥哥?」

  我尴尬地笑了笑,摸了摸鼻子,「算是吧。」

  她们又是一声惊呼,纷纷表示羡慕。

  还有一位室友看着施凤阳,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对我道:「蕾蕾!我想起来了,难怪看你男朋友总觉得眼熟,大一的时候他来我们学校找过你,当时你不在宿舍,他在楼下等了你好久,后来天黑他就回去了。」

  我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不可能。」

  室友说:「你问他呗,虽然时间久了,但我不会看错的,他蹲在宿舍楼下抽了许久的烟,最后走的时候还把垃圾桶给踹翻了。」

  询问的目光再次望向施凤阳,他勾起嘴角,对着我那个室友坦言道:「你没看错,是我。」

  我张了张嘴,他随手把胳膊搭在我的椅背上,身子往后倚,静静地看着我,因喝了酒的缘故,神态慵懒,说出了一句令我多少年都回不过神的话:「我们家蕾蕾,从小我就惦记她,打算将来娶她当老婆,小心翼翼珍藏多年结果大学时被人哄走了,不过好在现在失而复得,她是我的了。」

  轻描淡写的话,我的室友「啊啊啊」地叫出了声——

  「天哪天哪,这是在拍电视剧吗?太浪漫了!」

  「蕾蕾,你这个死丫头,怎么能忍心辜负这么深情的哥哥,我要哭了。」

  「对啊,你大学那会谈什么恋爱,浪费时间!」

  几句话下来,指责我的同时,大家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目光望向了我前男友的方向。

  在他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心里涌起惊涛骇浪,半晌回不过神,同时也注意到自昨天见面,一直表现得冷静自持的赵硕,拳头握得紧紧的,脸色异常苍白,眼眶也开始泛红。

  施凤阳寥寥数语,终于将一切体面击得溃不成军。

  他轻易地否定了我与赵硕那三年的感情。

  是过客,是荒唐,是浮云……唯有他才是真理,是我的归途。

  赵硕在看我,眼中是遮掩不住的震惊、讶然,以及莫名的绝望。

  我心里也有些怅然,没有去对视他的眼睛。

  这边施凤阳似乎心情格外的好,轻笑一声,手放在我的腿上,半撑着身子凑到我耳边,声音沙哑:「哥哥喝多了,陈院长刚才说在酒店开了房间,你送我去睡一会儿。」

  众目睽睽之下,我硬着头皮送他回了酒店房间。

  他那么那么累,倒在床上,还不忘顺便将我也拉过来,禁锢在怀里。

  他说:「陪哥哥睡一会儿。」

  我脑子很乱,久久不能平静,他的手捏着我的脸,将我的头转了过来,「在想什么?不能想别的男人。」

  我一肚子疑问,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哥,你好像很厉害。」

  他「嗯?」了一声,低笑,「你指的哪方面?」

  我瞬间又面红耳赤了,急声道:「不是你想的那方面。」

  「你知道我想的哪方面?」

  他又在笑,我羞红了脸,不敢去看他。

  但他抬起了我的下巴,凑上前,吻上了我的唇。

  这个吻很温柔。

  他喝了酒,我也喝了酒,彼此都动了情,有些收不住。

  他的手伸向我的腰。

  我按住了,「哥,不行。」

  他勾起嘴角,声音戏谑,越来越轻,「别怕,我现在是有心无力,太困了,等我醒来……」

  话说到最后,他睡着了。

  他太累了,眼睛闭着,长睫垂下,遮了所有疲倦。

  屋内灯光晕黄,映在他的脸上,浅淡美好。

  他的面部轮廓分明,鼻子像秀挺的山峦,眉毛是浓黑的水墨,表情松懈,赏心悦目,像一幅画。

  我看了他许久,心里涌出的那些问题像澎湃潮涌的海,明明已经达到岸边,又退潮而去。

  灯关了,我坐在屋里,给施若若打了电话。

  「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的?现在不说,回去我打死你。」

  施若若先是诧异,最后险些哭了,「蕾蕾,冷静啊,也没什么事了,就是你上大学那会,放假回家我们一起去逛街,我拿着你的手机又给我哥发了条信息。」

  「说了什么?」

  「我说……哥哥谈恋爱吗?我做你女朋友吧,将来我嫁给你,生很多小娃娃。」

  「……」

  我已经说不清对施若若是什么样的无语了,揉了揉跳动的眉心,哭笑不得,「你这杀千刀的,你到底想干吗!」

排行榜
  • 天使的泪
    天使的泪

    作者 : 白框凉太子

    我和当初霸凌我的人在一起了。浴室的镜子里,朦胧的雾气也掩盖不了我身上某些扎眼的痕迹。手腕上,被他烟头烫过的伤痕,外圈已凸起一层增生的疤。他推开门,在我面前点了根烟。我下意识地发抖,可下一秒,他却轻描淡写地将烟头按熄在自己手腕上,和我的位置一样,好受一点了吗,卿卿?我垂下眼,沈延知,七年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找我?

  • 女生当家
    女生当家

    作者 : 尽阳

    继兄到处说自己是富二代,我是他家收养的女儿。直到那天,我爸告诉他,我家的钱,都在我名下,连他都是我在养着的。大一军训,我爸送来一卡车水果饮料,还挂了横幅。这下子我在学校扬名了,但是没多久我的舍友陈倩就到处造谣说我傍大款,那水果是老头子送的。我想了想,我爸这几年啤酒肚渐长,头发也逐渐稀少,说是个老头子也没错。但是,傍大款,这个就好笑了?我自己就是大款好嘛!

  • 你记错了
    你记错了

    作者 : 肥脑老驴听风

    小说《你记错了》,作者肥脑老驴听风,主角隋淮裴栀。小说讲述了:我以为我会爱隋淮很久的,如果没有看到裴栀的那条微博的话。她发了一张从车内往外看的雨景图,配文是,这么多年,还是只有你愿意花三个小时等我下班。发布的时间,是我生日那天。而那天,我在家里等了隋淮三个小时。

  • 少夫人又在扮猪吃虎
    少夫人又在扮猪吃虎

    作者 : 归榕

    小说《少夫人又在扮猪吃虎》,作者归榕,主角顾叶虞禾。故事讲述了:十七年前,叶家真千金被抱错,十七年后被找回来。真千金回归,父亲看不起,奶奶不待见,名义上的未婚夫嫌弃。叶父:“顾叶联姻,顾家是不接受村姑当儿媳妇,为了两家利益,我们会向外公布你是养女。”叶老太:“你的学习成绩太差了,不配睡主人房,去客房。”未婚夫:“只有叶家千金苏苏才配的上我,土包子滚开!”虞禾对此表示:无所谓。后来……虞禾这个名字频繁的在新闻头...

  • 他的皮带
    他的皮带

    作者 : 金小财

    醉酒后,我把校霸的皮带扔到火锅里给涮了。还当成牛板筋,啃了好几口。一个牙印一万。事后,校霸来找我索赔 20 万。我人傻了:只是啃了你的皮带而已,又不是啃了你的肉。他眼皮一撩,冷笑着往下扯了扯领口,露出锁骨上的红彤彤的齿痕:现在呢?认赔么?

  • 年华何日不离伤
    年华何日不离伤

    作者 : 泼茶人

    小说《年华何日不离伤》,作者泼茶人,主角陆瑶邵允琛。陆瑶用三年都没能邵允琛捂热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前夫撞见她呕吐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谁的?

  • 重生千金又飒又娇
    重生千金又飒又娇

    作者 : 程小澄

    十年婚姻!安宁以为自己嫁了绝世好男人。殊不知,这个男人却将她亲手逼上死路!他以婚姻的名义玩弄她的感情,算计她的家产,甚至灭掉整个安氏家族,只为博真爱一笑。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让她一朝重生在了十年前!这一世,她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让他的家族灰飞烟灭,让他的情人不得好死,她要让那些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百倍偿还!为此,她重生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不应该去招惹的超...

相关小说

你记错了 天使的泪 她好会装 无奈爱情 他的皮带 委屈站姐 锦鲤妈咪炸翻天 女生当家

最新小说

医道苍龙 战神:我拿着八张婚书下山报仇 帝师令 无双仙医 你记错了 天使的泪 她好会装 无奈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