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现代言情 > 满腹热烈
满腹热烈 晴夕Victoria
总点击 257 更新时间 2022-09-21 10:34:20

我绑架了一个富二代,但富二代有抑郁症,每天不是在找死,就是在找死的路上。为防他寻死,我每天眼珠子安他身上似的盯着他。突然有一天,他深情看着我,赤诚又热烈:以前我想死,很想。但现在一见到你,我就对明天无比无比地期待。等等,不对劲!我是绑匪啊,怎么到头来一分钱没捞到,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我觉得秦朗有贤夫良父的气质。

  自从他回家拉了这么大一行李箱回来后,就开始了改造旧仓库模式。

  他把自己睡的那块地方打扫干净贴了壁纸,还用废弃木板做了鞋架,甚至仓库外还拉了晾衣绳。

  没一会儿他又去补破窗,安窗帘了。

  我看着他这一顿操作,一愣一愣的:「秦朗,你打算在这里长住么?」

  「等你勒索到五十万,我就走。」

  我觉得有点感动:「谢谢你帮我勒索你爸。」

  他把窗帘安好后,出了一身汗,拿了沐浴露去水潭洗澡了。

  我手机响了,晃眼一看是一条银行短信,是五十万到了么??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我屏住呼吸,无比期待地点开短信……

  淦!

  是知乎会员续费扣款通知……

  正当我仰天长叹欲哭无泪时,又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不是我的。

  我疑惑循声寻去,终于在秦朗的行李箱里找到了声源。

  我心登时提到嗓子眼儿,他什么时候把手机拿来的?不会偷偷打电话报警了吧!

  我拿起他手机,点开,是一个叫「筋骨贴」的未接来电。

  须臾,这个筋骨贴发来条微信:怎么不接电话?

  紧接着又来一条:药给你寄过去了,记得拿。

  什么药啊?

  我好奇地翻看他俩的聊天记录……好哇,原来秦朗一直把手机带在身上!

  怪我!我没有经验,忘记检查他有没有手机了!

  我懊恼不已,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他和筋骨贴最近一次联系是在昨天:

  「秦朗,你怎么回事儿啊?都回家了,还回去干嘛?」

  「我乐意。」

  「那是个什么绑架犯啊?芳心绑架犯啊?算了,随你吧。对了,你药忘拿了,发个定位来,我明儿给你寄过去。」

  紧接着秦朗发了一个定位——离仓库山脚下最近的快递自提点:「地址写这儿,近,方便我速去速回。」

  「要不写你家得了。」

  「不行,我家太远,要是她没看到我,又以为我去报警了,怕得要哭鼻子了。」

  「……ojbk[狗头]」

  忽然手机铃声又响了,我吓得一激灵,不小心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筋骨贴:「喂,秦朗,你终于接电话了。」

  我咽了咽口水,不知该如何是好。

  「秦朗,你怎么不说话?靠,不会出事了吧!我立刻报警!」

  我急忙回道:「啊不,没有。」

  「???你是那个芳心绑架犯?」

  「你好啊,筋先生。」

  「……我姓赵,你叫我赵医生就好。」

  我哀求:「筋医生,你别报警好不好?秦朗说过要帮我勒索他爸,我不会伤害他的。」

  「我不报警,你让秦朗接电话。」

  「刚折腾了很久,他出了一身汗,去洗澡了。」

  那边,筋骨贴尴尬咳了咳:「那我就不打扰了,你俩慢慢玩。」

  他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此时,秦朗回来了,他手里还提溜着一条湿漉漉的裤衩晾在晾衣绳上。

  我捏着手机跑出去:「秦朗对不起,我偷看了你的手机。可你偷藏手机为什么不告诉我?咱俩不是说好要诚信绑架么?」

  「我这不是怕你误会我要报警嘛。」

  「哦,那你要是手机导航跑了怎么办?」

  「那要不咱俩加个微信,我如果跑了,就告诉你一声。」

  嗯,他简直是个自觉的好人质,让我这个做绑匪的省了不少心。

  由于他白天刚把自己睡的那块地打扫过,所以一到夜里,我就觍着脸往他那边靠了靠。

  「秦朗,你好香啊。」

  是真香,闻起来很清新的那种香。

  「你头油的味道也很独特。」

  啊这……

  我尴尬起身往旁边挪了挪。

  黑暗里,他忽然拉住我手:「回来,陪我说会儿话。」

  于是我又乖乖躺了回去。

  「为什么要绑我?」他问。

  「我很需要钱。」一说到钱,我就不困了,「秦朗,你是你爸亲生的么?怎么这么久了还不打钱过来?」

  「他啊,他吧……他可能在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地筹钱吧。」

  秦氏集团那么大,五十万不就分分钟的事嘛!「你瞅瞅,你自己说出来的,自己信么?」

  「信。」

  我信你个鬼!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又问:「你说,会不会我写的勒索信压根儿就没交到你爸手里?」

  他斩钉截铁:「不会。」

  「你不会又骗我吧?」

  他笑道:「没骗你。」

  「那你说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我说不出口。」

  我有点生气了,但由于实在太困,我气着气着就睡着了。

  可大半夜的,我被一阵啜泣声吵醒了。

  我迷迷糊糊睁眼,借着熹微月光,看见秦朗双手抱膝在哭。

  我起身和他面对面坐着,我不了解抑郁症,但看得出他很难受。

  「秦朗,秦朗。」

  我唤他,但他像是失去人生所有意趣一般,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能默默陪他坐着。

  我电光火石间想起了筋骨贴。

  结合秦朗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秦朗的医生。

  我悄悄拿起秦朗手机,到仓库外面拨通了筋骨贴电话。

  很快,那边就接通了:「终于舍得打给我了?怎么,你的芳心绑架犯解开了你束缚的绳索?说吧,发生何事?」

  「喂,筋医生,秦朗在哭,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帮帮他吧!」我越说越想哭,说到后面都带哭腔了。

  他明显诧异了:「是你啊。你别慌,抑郁症患者 %#*&%!^#,你一定&*#• %^!#注意他的情绪 %#*&出事。」

  信号突然变得很不好,听起来断断续续的。

  这就导致我和他产生了信息不对称——

  「什么,出事?」我心咯噔一下,「秦朗会自杀吗?我听说有些抑郁症患者会自杀。」

  「自杀?!你说 %#*&#%^ *…他要自杀!」

  「不是,我是说……」

  「信号不好,你说 %#*&我听不清。你 %^#&*…发个定位,我马上过去!」

  他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我犹豫了,如果他知道这里,会不会报警来抓我?

  可秦朗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我真成罪人了!

  于是我心一横,给他发了定位。

  我回到仓库里,秦朗换了个姿势继续流泪。

  我坐到他身边,握住他手:「秦朗你别怕,筋骨贴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他终于抬起眼皮看我,哑着嗓子唤我:「小豆芽……」

  我一步都不敢离开,生怕他情绪过于低落寻短见。

  不知过了多久,秦朗终于不哭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不多时,我隐约听见仓库外有动静。

  我出门一看,是个打着手电筒的年轻男人。

  他走近了,我才看清他样貌。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气质斯斯文文的,看起来年龄和我差不多大。

  他嘴里骂骂咧咧:「这他妈什么破地方啊,车都没法开上来!」

  原来斯文人也说国粹呀。

  他一定就是那个筋骨贴医生了。

  他开门见山:「秦朗呢?」

  「睡着了。」

  他为免吵醒秦朗,蹑手蹑脚走进仓库去,见他睡得香才松了口气。

  我压低声音问他:「医生,秦朗这种情况是不是很危险啊?」

  「中度抑郁,还是很有希望走出来的。」

  听说得抑郁症的人心情长时间低落。我一想起我心情不好时,饭也吃不下,什么都不想干,觉得又烦又无助,难熬极了。

  真不晓得秦朗是怎么熬过来的。

  「你为什么要绑架他?」

  「为了钱。」

  「要那么多钱做什么?你很穷么?」

  我摇头:「不是,是我弟弟生病了,要换肾。」

  他沉默了会儿,对我的遭遇表示同情,然后问我弟在哪家医院。

  我说了医院名称,他有些诧异,原来他在那家医院精神科任职,他还很热心地让我以后遇到困难随时找他。

  我有些感动,眼眶瞬间就湿了。

  他掏出手机,打开微信二维码名片:「咱俩加个好友吧,遇到问题随时联系。」

  我擦了擦湿润的眼眶,点开微信扫一扫,然后好大一声叮~

  我吓得一哆嗦,急忙调小音量,回头看了看熟睡的秦朗。

  还好没吵醒他。

  「我姓赵。」他强调,生怕我备注筋骨贴三个字。

  可我刚把赵医生加上,身后就传来秦朗幽幽的声音:「你俩为什么要背着我加好友?」

  「……」

  瞅瞅他说的什么话,搞得好像我们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秦朗因为我和筋骨贴加好友的事生气了,一整夜都不理人。

  第二天我早早就醒了,筋骨贴还在睡,但秦朗却不见了身影。

  我心顿时提起来,他昨夜情况很糟糕,会不会想不开啊?

  我来不及多做思考,立刻跑出去寻他。

  还好,他就坐在仓库外的一块大理石上。

  我大松一口气,走到他身后,看见他在玩手机……

  那他妈的是我手机!

  只见他点开微信,把「秦朗」那栏置顶,紧接着找到「赵医生」,毫不犹豫点了删除键。

  我他妈……

  硬了。

  拳头硬了。

  我正想抓狂,只见他从兜里掏出另一部手机——赵医生的,熟练地把我给删了。

  我咬牙切齿:「秦、朗!」

  他吓得身子一抖,然后拿着手机就开跑。

  他腿那么长,我哪里追得上他?正打算放弃,刚往回走就撞到一个人。

  我抬头,看见一个约莫五十多岁、样貌普通的大叔。

  秦朗见状,急忙跑过来把我护在身后。

  此时仓库里传来赵医生的声音:「哟,昨儿天太黑没看清,现在一看,好家伙,锅碗瓢盆样样都有呐!你俩搁这儿组建家庭呢!」

  他边伸懒腰边出来,却在看见陌生大叔时愣了半晌。

  我这才惊讶地发现,陌生大叔身后背着一把猎枪!

  他登时举枪指着我们:「都不许动,不许报警!」

  秦朗又把我往他身后拉了拉,我吓得大气不敢出。

  大叔用枪把我们逼进仓库里,收了我们的手机,关了机拔了卡,防止警方定位追踪。

  赵医生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道:「大叔,你放了我们吧,你放心,我们绝不报警,再说,我们压根儿不认识你,也没法向警方提供线索。」

  大叔哼了一声:「搞笑。警方到处通缉我,是个人都知道老子,你他妈能不知道?」

  他就是那个穷凶极恶杀人如麻?!

  我欲哭无泪,倒霉,倒大霉了!

  赵医生沉默半晌:「那我不是人,我真认不得你。」

  「少废话!」大叔指向我,又指了指地上的绳子,「你,帮我把他俩绑了。」

  我不敢违抗,只好捡起绳子把赵医生和秦朗背对背绑在一起。

  然后大叔捡起另一根绳子把我绑成了粽子。

  他在绑我时摸到我衣兜里秦朗上次帮我写的那份未寄出的勒索信。

  他不可置信地盯着我:「你也是干这行的?」

  我点点头。

  他收起信:「老子正愁没钱跑路,这五十万,我要了!」

  这下我更想哭了,忙活那么久,到嘴的鸭子却飞了。

  「把卡给我。」

  我哆哆嗦嗦:「在墙角那个粉色背包里。」

  他走过去粗暴地把包里的东西尽数倒出,找到银行卡:「密码。」

  我实话实说:「我生日。」

  「……我他妈怎么知道你生日哪一天!」

  此时秦朗忽然说:「卡里没钱,你拿了也是白拿。」

  大叔啐了一口:「没钱?你们几个小兔崽子玩儿老子呢!」

  「不过我可以帮你打电话勒索我爸。」

  大叔不信:「你小子想耍花样吧?」

  「你不是想拿钱跑路么,那我也花钱消灾,钱到手,你得放了我们。」

  大叔还是不信。

  「我们手机都被你收走了,根本没法报警。如果我们真想报警只能亲自去警察局,等我们去报了案,你早逃之夭夭了。」

  大叔有些动摇,掂量了会儿,才说:「好。不过不可以打电话,鬼知道你会在电话里玩什么花样。发短信,我亲自用你手机发。」

  秦朗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大叔用秦朗手机发完短信后,就立刻关机拔卡了。

排行榜
  • 理智的继承人
    理智的继承人

    作者 : 青衫如故

    小说《理智的继承人》,作者我没想到电视剧八点档的狗血剧情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是大家族的独生女,父亲母亲只有我一个孩子,我从小就是被当作继承人培养长大的。没想到我爸带回了一个私生女,她楚楚可怜地看着我,叫我姐姐。我弹了弹手上最新款的爱马仕包包,摘下墨镜不咸不淡地吐出一句:哦?哪来的村姑。

  • 不配原谅
    不配原谅

    作者 : 十四棋

    和男友网恋三年,我陪他走过最难熬的日子。一朝奔现,爱人反目。因为陪了我三年的人,也是霸凌我的帮凶。后来。宋时砚把他对我做过的事情,一件一件还到自己头上。他求我原谅他,求我回头。可这世上的事情,哪是一报还一报,就能还清的呢。

  • 偶尔会反抗
    偶尔会反抗

    作者 : 烟雨平生

    我爸在外面有女人。这事儿我读幼儿园就知道了,我妈三天两头一哭二闹三上吊。后来,有一天中午,她听说我爸和那人正在酒店,便冲了过去,结果遇到百年一遇的地震。我妈压在预制板下,失去了一条腿,我爸和他的情人却完完整整逃出来了。时间是 2008 年 5 月 12 日,地点在四川汉旺。

  • 他的心尖痣
    他的心尖痣

    作者 : 仙人晚晚

    我闺蜜的哥哥是个高冷男神医生,我每次见他都心慌。直到有一天烧烤摊撸串,我失血昏迷被救护车送进医院。哥哥给我做了个痔疮手术。我可能是史上第一个因为痔疮大出血被救护车拉走的人。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我的冤种闺蜜施若若非要拉我去吃烧烤,我明知拉了几天的血,还是屁颠屁颠儿就去了。几个初中好基友一起撸串喝扎啤,期间我去了趟厕所,出来的时候倒地上了。醒来的时候我就到了她哥哥所在的医院。

  • 怕疼也要打耳洞
    怕疼也要打耳洞

    作者 : 溺海

    林小满和宋也是经历了长达三个月的早安午安晚安,才正式由他捅破窗户纸,确认关系的。那天,我很认真地对宋也交代。和他在一起的两年里,他对我很好,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直到有一天,我撞见宋也的白富美同事,和宋也告白。我才彻底对自己下了降书。

  • 顶级站姐
    顶级站姐

    作者 : 丁十三

    小说《顶级站姐》,主角乔羽周屿。故事讲述了:我是个站姐,有钱任性的那种。不过最近我不太高兴,因为我粉的弟弟塌房了。塌房就算了,都证据确凿了还在骗我,让我花钱捞他。一怒之下我把所有的资源都砸给了他的对家,另一个小糊咖。没想到这孩子争气,一路爆红。就当我想功成身退,打算看看其他弟弟的时候,他却拽住我。是我表现得还不够好么,那换我站你行不行?

  • 永恒的紫罗兰
    永恒的紫罗兰

    作者 : 苘山

    我和前男友上了同一档恋综。晦气。我和他在一起时闹得轰轰烈烈,分手也尽人皆知。我发一条:已分手,不复合,不是朋友。他发一条:死灰不复燃,一堆在北,一堆在南。号称开启明星分手新时代,撕破分手假面。我对此嗤之以鼻。我和戚砚分手能做朋友才有鬼,巴不得互相撕死对方。今天是恋综第一天,人都来得差不多了,只剩某个人。想到这里我高兴地舔了舔嘴唇。没过多久,门很快就开了,先进来的是个黑色的行李箱和一只修长的手,紧接着露出全身。

相关小说

理智的继承人 满腹热烈 弟弟就爱我 甜妻天天闹离婚 星辰晚宴 小说与狼 娇气阿飘 沉稳咆哮

最新小说

霍少的哑巴新妻 反转人生 陆少的替嫁宠妻 镇国战神 霍少的甜宠萌妻 掌心月月 真假千金 嫡出的二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