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古代言情 > 丞相嫡女的命书
丞相嫡女的命书 林言珍
总点击 250 更新时间 2022-09-21 11:22:24

庶妹出嫁前,我伺候她洗脚。姐姐,你做了我三年洗脚婢,明日我嫁给太子,有点舍不得你呢。我抹了抹额汗,笑了:妹妹多回家看看姐姐就好。庶妹忽然掩面哭泣:当年姐姐为了救我,被歹人掳走,不明不白地消失了三年。后来你跑回来了,可是,庶妹抬头,脸上却一滴泪没有,嫣然笑着:你衣不蔽体,被烙上北狄奴隶印记,守宫砂也不见了。相府嫡女怎么能不贞不洁呢?从此爹爹让我顶替你做嫡女苏云绮。而你,成了低贱的奴婢。她摘下发簪,递给我:姐姐,你心里恨吗?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我不明白,他怎么变成这样?

  在草原上,他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从不伤害无辜之人,即使是低贱的奴隶。

  我还记得,他在清晨喂马,和他的鹰隼、猎犬奔跑于草原之上,他明明曾经是一个心软明朗的少年。

  是我把他,变成了一个怪物。

  我要告诉他一切,关于命书的一切。

  我什么都管不了了。

  「阿淮,我当初并非想杀你…」

  剧痛袭来,我吐出一大口鲜血。

  果然,命书不允许我说出真相。

  乌勒淮扔下剑,向我奔来,接住我瘫倒的身体。

  我倒在他怀里,大口大口吐着血,沾湿了他的胸膛。

  「我…能…预…见…」

  每说出一个字,疼痛就会翻倍,我视线一片模糊,已经发出不了声音。

  我只能听到他的声音,满是惊恐: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太医!叫太医!」

  我紧紧抓着他的衣袖:

  「不…要…杀…」

  我用及其微弱的声音恳求着他,他浑身僵硬,终于开口:

  「好,我不杀他。」

  我呼了口气,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来时,我听到了一个女声,是从小侍奉乌勒淮的侍女格玛。

  「小可汗,您不眠不休守了她三天三夜,太医说她已经没大碍了,您歇息去吧。」

  她听起来很担忧。

  「我没事,格玛,你去看看药煎好了吗?」

  我闭着眼,装作沉睡,不知如何面对他。

  「别装了。」

  可他还是识破了。

  「醒了就起来吃药。」

  我坐起来,想端过碗,他却用汤匙喂给了我。

  「如果你想保住他的命,就好起来。」

  「阿淮,对不起。」

  他手微顿,眼里似有雾气,露出苦涩的笑意。

  「为什么对不起我?

  「因为你心里有了他?」

  我正想否认,他便说:

  「我把他贬为奴隶,今生今世,你不会再见到他。」

  「姐姐!」

  苏落落的声音突然出现。

  她跑了进来,扑到我的床边。

  「姐姐你没事吧?」

  她双眼含泪,装得倒是姐妹情深。

  她接过乌勒淮手里的药:

  「小可汗,让我来给姐姐喂药吧。」

  我让乌勒淮先离开,有些事,我早该跟苏落落说了。

  「他走了,你可以不用装了。」

  我冷冷说道。

  「你不是苏落落,你到底,是谁?」

  她笑着,如一只吐信的毒蛇:

  「你不是猜到了吗?」

  我的手颤抖着,娘亲的惨死,我受过的折磨,都拜眼前人所赐。

  「你是,执笔人。」

  她大笑着。

  「苏云绮,多谢你当年在北狄替我经受那些,又是被打又是挡箭的,啧啧,那些苦我可受不得。」

  「所以你让我模仿你的言行举止,多年后,你来到乌勒淮身边,便可坐享其成。」

  「对啊。」她托着脸,一脸天真,「你当初为他做得再多,他爱的却不是真实的你,而是我。」

  我笑了:

  「有趣。那你跟着乌勒淮离开这么久,他有把对我的感情转到你身上吗?」

  她笑容凝固。

  「好像没有吧。」我冷笑着,「你心里应该不好受吧?明明我模仿的你,你却好像沦为赝品。」

  从乌勒淮对我的态度,我感觉得到,他的感情,并没有身边多了个苏落落,而动摇。

  他们离开的这几个月,我从命书上看到,苏落落对乌勒淮使出了浑身解数,跟我当初在北狄的投怀送抱有过之而不及,乌勒淮却从未回应。

  苏落落得以留在他身边,是因为她讨好了可汗,收了她为义女。

  这便是执笔人的光环,想要什么便有什么。

  除了真心。

  「那又如何?」她一脸不屑鄙夷,「你不过是我笔下人,就算我让你死,你就得死。」

  「你不会的,我要是能死,你早就除掉我了。」

  我知道,不知为何,她必须要让我完成被乌勒淮「一箭穿心」的结局。

  「你倒算聪明。」

  我压低声音:

  「我还知道,你知道我对你起了杀心,毕竟杀死执笔人的诱惑太大了。」

  她勾了勾唇:

  「是啊,你想杀我,怎么杀呢?是用毒药、匕首还是掐死我呢?」

  我靠近她:

  「好啊,我们来赌一把,看看我能不能杀死你。」

  我拿出绸缎,缠上她的脖子,用力收紧,她没有挣扎,笑着看着我。

  直到她脸色渐渐变红,她开始呼救。

  我听到脚步声,知道是乌勒淮来了。

  这就是她的目的,让乌勒淮看见我要杀她。

  而我也要赌一把,看乌勒淮会如何反应。

  「淮哥哥…救…救…我…」

  苏落落开始微弱挣扎着,向站在不远处的乌勒淮求救。

  我和他对视,却没停下手里动作。

  我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谋杀着自己的庶妹。

  我不再伪装成苏落落,我将自己狠毒的一面,展露在乌勒淮面前。

  我要让他看清楚,真正的苏云绮,是如何心如蛇蝎。

  乌勒淮就站在那儿,没有过来,没有说话,神情莫测。

  随着时间推移,苏落落脸上露出了惊恐,她开始用力挣扎起来。

  「够了。」

  他终于开口了,一口血上涌,苏落落趁机推开了我。

  其实我现在很虚弱,如果她想逃开,是很容易的,她只是在等乌勒淮救她。

  她面露欣喜,奔向他,扑进他怀里:

  「淮哥哥,救我!我不过是说你待我很好,姐姐竟要杀了我。」

  乌勒淮看也不看她,推开她,看着我。

  我苦笑:

  「是,我是要杀她,你是不是要替她报仇?」

  他沉默良久:

  「她如今是我父汗义女,你明目张胆勒死她,只会引火上身。」

  「乌勒淮!」我抬头,满脸是泪和恨,「我就是要杀死她!我之所以如此悲惨,都是因为她!我要她死,我恨不得让她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我歇斯底里,乌勒淮平静地看着我。

  失望油然而生,他终究,不会站在我这边。

  苏落落在他身后,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

  「我是说,你何必勒死她,换个更隐蔽的死法,不更好?」

  他淡淡说着。

  我和苏落落都愣住了。

  「况且你何必亲自动手,跟我说一声,不就行了?」

  他转向苏落落,她惊恐地往外跑,门被锁上了。

  她用力拍门呼救,却无人应答,看来侍卫被乌勒淮提前打发走了。

  乌勒淮走向她,她声音颤抖:

  「你不能杀我,我是执笔人,我是你的命定爱人!」

  乌勒淮显然不懂她在说什么。

  「你呆在我身边这几个月,言行举止都在模仿苏云绮,我不管你想干什么,我都不想再见到你了。」

  「我模仿她?!」

  苏落落表情可谓精彩。

  「是她模仿我!」

  乌勒淮举起手,准备将她击晕,她眼里露出了狠戾之色,喃喃念着什么。

  前所未有的痛袭来,我又吐了血。

  昏迷前,我见到乌勒淮向我奔来。

  等我再醒来时,乌勒淮和苏落落都不见了。

  只有格玛站在我床前,她轻慢说着:

  「太子妃,起来吧,日上三竿了,该出发了。」

  出发?去哪儿?

  我迷惑望着她。

  「哟,睡懵了?送您去跟太子团聚啊。」

  「乌勒淮跟苏落落呢?」

  「你竟敢直呼小可汗和郡主的名讳!不要忘记你能留条命,是多亏了郡主求情!」

  「苏落落为我求情?」

  我实在不太懂她的意思。

  「当然了,小可汗宠爱郡主,才答应她留你一命。」

  有哪儿不太对。

  我翻开命书,发现当年我在草原和乌勒淮经历的种种,我的名字全部…

  变成了苏落落。

  苏落落抱着小兔子,苏落落成为乌勒淮奴隶,苏落落与乌勒淮共赴云雨,苏落落为乌勒淮挡箭…

  怎么会这样?

  「苏落落和小可汗,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格玛不耐烦地回答:

  「你问这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郡主被拐去北狄后,认识了小可汗啊。」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成了苏落落被拐去北狄?!

  我知道,这一定是苏落落动的手脚。

  「我要见苏落落。」

  「哼,就凭你也配?」

  「姐姐,你要见我?」

  我听到了苏落落的声音,她让格玛先行退下。

  「苏落落,你又做了什么?!」

  「我啊,我只不过修改了命书而已,本来没想这么麻烦,但是你对乌勒淮的影响太深了。

  「我只能把当年和在他在一起的人,换成我自己了。

  「所以,你如今跟乌勒淮,毫无干系。你对于他,不过是废太子的太子妃,你们根本,就没有过去。」

  「没有过去?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笑着:

  「对啊,所以以后,你们只是,陌路人。」

排行榜
  • 掌心月月
    掌心月月

    作者 : 成群游来鱼的脊背

    小说《掌心月月》,作者成群游来鱼的脊背,主角至纯景璃。小说主要讲述了:我把驸马爷休了。全城的百姓都愤怒了,来公主府前扔烂白菜,吐口水。写休书时,他无措地看着我,慌里慌张地亲我。他眼眶通红,俊俏的脸上满是痛苦,恳求道,你别不要我好不好?我冷冷回答:本来就是我把你带入了红尘,也该把你还给佛祖了。

  • 嫡长女她又美又强
    嫡长女她又美又强

    作者 : 阿晏的猫

    小说《嫡长女她又美又强》,主角顾明舒风墨白。故事讲述了:顾家上战场的十一人,一个都没能回来,全没了。如若有朝一日,你已经守不住顾家时,不要强求自己,只要保住传义,保住顾家最年幼的孩子。父叔兄战亡那天,她身披战甲,背棺出发。

  • 俏皮公主日记
    俏皮公主日记

    作者 : 曲中暖

    小说《俏皮公主日记》,作者曲中暖,主角南晃阿离巨阙,小说主要讲述了:我躺在明黄色的帐子内,内心十分紧张。一个男人缓缓坐在床沿,我知道,他不是皇上,可今天夜晚,身为皇后的我,却要跟他同床共枕。因为皇上没有生育能力。做出这个诊断的太医,已经被灭口了,连同知情的太监宫女一起,在夜里消失无踪,现在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我,还有皇上,哦,现在还多了一个人。

  • 春风正得意
    春风正得意

    作者 : 子暖

    小说《春风正得意》,作者子暖,主角姬子夜李怀月。小说主要讲述了:我死后第七年,权相大人来给我上坟。他往我坟头洒下了一壶酒。那酒有问题。身为一个鬼,我喝完后,竟然对着他脸红心跳,有了诈尸的前兆,这简直太诡异了……

  • 太子的长工
    太子的长工

    作者 : 南音音

    小说《太子的长工》,作者南音音,主角陆昭霍光。小说讲述了:我是太子妃,但太子不爱我。不然他怎么会把那么多女人抬进了东宫。当初我母家如日中天之际,他待我也有几分客气。如今母家落败,他连装都不愿再装下去了。只是每每午夜梦回之际,他犯了梦游的毛病,依旧会站在我的床前温柔的唤我闺名。

  • 皇后别具一格
    皇后别具一格

    作者 : 宫墙往事

    端木蓉,忠国公府端木家嫡长女兼独苗。端木家一脉自开国之初便为肱骨,为皇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这样的忠心持续着持续着便濒临绝户,所以端木家到我这一代便悲催得只剩下了一个嫡女。在战场上落下隐疾的老爹眼看生儿子不成,又不想辱没了端木家的名头。可惜,幸运从来都不是属于我这个倒霉爹的。

  • 皇后娘娘不好当
    皇后娘娘不好当

    作者 : 小仙女

    为了帮皇帝高效管理后宫,我帮他把嫔妃们的侍寝顺序做了一个排班表。一个月后,被榨得形销骨立的皇帝,趁着夜色晃晃悠悠爬进了我的凤宁宫。并对我说:皇后,我想清楚了,朕的第一个孩子必须得是嫡子。我大惊失色。陛下自重,那是另外的价钱!

相关小说

掌心月月 真假千金 太子的长工 俏皮公主日记 春风正得意 丞相嫡女的命书 小丫头的打工日记 假扮千金

最新小说

霍少的哑巴新妻 反转人生 陆少的替嫁宠妻 镇国战神 霍少的甜宠萌妻 掌心月月 真假千金 嫡出的二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