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悬疑推理 > 消失的孩子
消失的孩子 贝客邦
总点击 281 更新时间 2022-09-23 09:44:48

热门家庭悬疑剧《消失的孩子》改编自贝客邦的小说《海葵》,小说的主角是杨远袁午林楚萍张叶。小说叙述了三线并行的悬疑故事。一面是杨远九岁的儿子杨莫无缘故的在楼梯间失踪:一面是租客袁午为了冒领退休金,藏匿酗酒猝死的父亲尸体;以及半年前,单身独居的女房东林楚萍在自己家中醒来发现熟睡中被侵犯,除了窗台上留下的一块乙醚手帕,凶手毫无头绪。三个看似毫不相关的案件,却相互交织纠缠在一起,相互激荡。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女警绕着十七号楼转了一圈,回到原地双手叉腰,无可奈何地舔着上唇。然后跑上四楼冲进杨远家,把杨莫的写字桌翻得一片狼藉。除了作业和草稿,什么也没有发现。

  男警员阿义带着陶芳和501室的女人一起跑上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中年男人,501正和他争论着什么。

  “联系过户主了,说是四十分钟能到。”阿义向女警汇报。

  “小莫拿了恩怀的钥匙?他要干什么啊?”陶芳抓住女警的袖口,“快想想办法呀,能不能把门打开?”

  “孩子在里面,也只是你先生的猜测。”女警按住陶芳的肩头,“我们不能单凭这一点就给别人制造麻烦。”

  陶芳垂落手臂,脸色看起来就像许多天没睡过觉一样。

  “警察同志……”501跨上楼梯,看到女警后微微一愣,确认没有搞错对方的身份之后继续说道,“同志,你看看,这件事情物业要负责任的!”

  “这可真是难为死我了……”紧随其后的中年男人气喘吁吁,他是小区的物业经理,头发油腻,一脸苦相,“安装探头那会儿,方案都是大家认可签字的,对吧。现在出了事情让我们负责,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就那一张通告,我们怎么知道具体怎么装的?你好歹出张图纸啊。钱倒是收的快,谁知道花哪儿去了。”501不依不饶。

  阿义走到女警身旁,温吞吞地向她说明情况。

  几年前,小区向所有业主集资,加装监控设备。业委会经过商议选择了最为廉价的方案,只在大门口及环形主干道上安装摄像头。让业主签字的协议书上只写明了摄像头的数量和单价,并无具体的实施方案,没有受到监控覆盖的业主难免心存芥蒂。

  这栋楼在小区东部,位于环形主干道的外围,紧挨主干道的第二单元出入口恰好处于监控范围的边缘,而靠近东侧围墙的第一单元,也就是目前所在的位置则在监控范围之外。

  阿义亲自核实了回放视频,从七点半一直到刚才,大门口的监控画面内都没有出现独自经过的孩子。

  111

  阿义亲自核实了回放视频,从七点半一直到刚才,大门口的监控画面内都没有出现独自经过的孩子。

  “那孩子下楼后只要往东走,翻过围墙,探头就拍不到。”501皱起眉毛一脸嫌弃,“你说这围墙,铁栏杆一条一条的,明摆着就是让人随便翻的嘛。”

  “你这是什么话?你翻一下试试。”物业经理上下扫视501肥胖的身段。

  “行了!”女警打断正欲发作的501,“现在说这些有个……有什么用啊!”

  两人相互白了一眼不再说话。

  女警问陶芳有没有孩子的照片。“最好是穿着跟今天一样的。”

  陶芳划动手机屏幕,很快找出一张合适的正面照:夜空下,杨莫站在广场上,穿一件蓝灰相间的羽绒服,一手扶着自行车一手比划出剪刀。他上周刚刚学会骑自行车。

  “鞋子是另一双,衣服和裤子跟今天穿的一样。”陶芳的声音和手都在颤抖。

  “把照片发到这个邮箱。”女警递过一张名片,指着最下面的一行小字。

  杨远接过名片。她叫张叶,职务是治安民警。

  “麻烦你提供一份清单。”张叶转向物业经理,“业主的姓名和身份证复印件,这十户都要,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我现在就去安排。”物业经理连连点头,一副巴不得早点离开的样子。

  “孩子说不定还躲在小区里,阿义,你去找人。”

  “好。我一个人去找?”阿义指着自己的鼻子。

  “别啰嗦,我会再派人过来。顺便向前后楼的住户打听一下,有没有看到孩子爬窗户。”

  张叶当即打电话回派出所请求增援。

  陶芳决定跟着阿义一起去找,501表示赞同。

  “等一下。”张叶匆匆挂掉电话拦住陶芳,“今天早上,孩子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表现?”

  陶芳不太明朗地摇着头。

  “特别兴奋或者特别沉默,都没有吗?”

  “他早上精神都不太好,懒洋洋的,今天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

  1111

  “孩子出门那会儿的准确时间,你有没有注意到?”

  “准确时间?”

  “或者这样说,你先生出门之后,隔了多久孩子再出门的?”

  陶芳拨了拨额前乱蓬蓬的头发,一时答不上来。

  “一分钟?”

  “不,那肯定不止。他爸走的时候,他还在吃早饭。我给他削苹果,然后……他边吃苹果边戴红领巾,最后在门口穿鞋,我帮他系好鞋带……可能有三四分钟吧。”

  “三四分钟……”张叶别过脑袋喃喃地重复。

  “咦?那姑娘回来了!”靠近窗口的一位邻居忽然说。

  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从北面两幢楼中间的石子小路上走来。

  看到当前的景象,恩怀的脚步迟疑了,她抬头望向窗户,和杨远目光相接。

  陶芳跑下楼去,她抓住恩怀的双臂,一边把她拉上楼梯,一边急切地问着什么。

  恩怀缩着脖子一个劲地摇着头。周围的人们向她投来莫可名状的目光。她穿着鹅黄色的棉外套,像只受到惊吓的小鹿一般左顾右盼。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杨远在楼梯上问她。

  “我忘记拿课本了。”

  恩怀得知杨莫可能躲在她家里,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双脚被机器操控似的跨上台阶。

  锁舌发出柔滑的金属摩擦声,门打开了。恩怀、杨远和陶芳先后进入室内。张叶站在玄关处,有意无意地挡住了向内窥视的邻居们。

  室内陈设简约,干净整洁。客厅的窗帘高高束起,阳光在茶几前的地毯上投印出金色的四边形。厨房是半开放式,与餐厅、走廊及客厅组成一个一览无余的宽大空间。

  两间卧室都关着门。书房和卫生间的门是打开的,但里面显然无处藏身。

  恩怀推开主卧室的门,三人一起进入。一张箱式床,两个床头柜和一品靠墙安装的衣柜,房间里别无其他。恩怀拉开衣柜移门,里面只有垂挂的衣服和几个叠放的收纳箱。箱式床没有床脚,四周都是封闭的木板,床尾有两个宽扁的大抽屉,里面放着两床棉被。谨慎起见,杨远蹲下身将抽屉整个拉出,床底下空空如也。整个卧室光线充足,亮闪闪的尘屑在杨远周身漂浮。

  1111113

  恩怀推开主卧室的门,三人一起进入。一张箱式床,两个床头柜和一品靠墙安装的衣柜,房间里别无其他。恩怀拉开衣柜移门,里面只有垂挂的衣服和几个叠放的收纳箱。箱式床没有床脚,四周都是封闭的木板,床尾有两个宽扁的大抽屉,里面放着两床棉被。谨慎起见,杨远蹲下身将抽屉整个拉出,床底下空空如也。整个卧室光线充足,亮闪闪的尘屑在杨远周身漂浮。

  陶芳回到走廊,尝试转动另一间卧室的门把,但门上锁了。恩怀慌忙取出钥匙开门。这是她自己的房间,和主卧相比,多了一张书桌,桌上放了一些女孩子喜欢的手工艺品、文具及成堆的书籍。床上浅紫色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有淡淡的香味。搜寻的结果和刚才一样。陶芳瘫坐在松软的床沿,仿佛陷入一个泥潭。

  杨远来到厨房,检查水槽下的橱柜,里面堆满了各种杂物和工具。卫生间同样如此。501和其他邻居不知不觉也都跨进客厅,帮忙一起检查各个角落。

  还有哪里可以藏人?杨远站在走廊环视室内,马上注意到了客厅东南角的立式空调,斜侧的空调和墙角形成一个三角形的空间,他走过去探头一望,里边只有两卷靠墙竖立的凉席。

  杨远一直紧收的心脏慢慢放大,如同瞬间遭遇黑暗的瞳孔一般扩散开来,眼前的焦点失去了,周围的一切变得茫茫无绪。

  张叶从厨房的北窗探出上身,上下扫视外墙,然后转回身对杨远摇了摇头。

  “恩怀。”杨远回到房间,清了清嗓子,“你的钥匙找到了吗?”

  “找到了,在学校里。”

  推测完全错了。杨远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小莫他有没有跟你说起过什么?”陶芳拉过恩怀的手,“想要离家出走这样的话说过吗?”

  “没有,没说过。”恩怀摇头。

  “现在怎么办……”陶芳望着张叶眼泪直流。

  “你先去派出所配合查监控。这里还有些问题,我需要跟你先生再核实一下。”张叶说完向501使了个眼色。

  “哦!那、那我陪你去吧,反正我也闲着。”501像是突然打了个激灵,硕大的发髻颤动了几下,“走吧,没事的。上楼换件衣服,坐我车去。”

  313111

  她搀起陶芳的胳膊走到门口,和正要进门的男人撞了个对脸。

  恩怀的父亲许安正惊讶地半张着嘴,目光依次落在众人脸上,跨进门槛的脚步十分犹豫,好像这里反倒成了别人家。他身材高大,面庞白净斯文,脸上出了点汗,金框眼镜滑落鼻翼。

  “不好意思,因为事出紧急。”张叶立刻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你女儿恰好回来拿东西,所以……”

  恩怀从房里走出来,手里捧着课本。父女二人对视了一眼,并没有搭话。

  “小莫这孩子怎么会跑这里来?刚才电话里听物业说……”许安正看了看杨远,“他拿了恩怀的钥匙?”

  “不,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他可能是在楼梯间失踪的,我们正在排查所有住户。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张叶尴尬地摸了下耳垂。

  许安正脸上的肌肉放松下来,点点头表示无妨。他穿着陈旧的淡蓝色工装服,袖口和肘部的位置还有些石膏粉没有掸去,翻毛的皮鞋在地砖上留下灰蒙蒙的脚印。应该是正在工作的时候接到电话,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事不宜迟,你们赶紧出发。”张叶催促陶芳。

  恩怀低头着,紧随陶芳和五零一离开。邻居们也自觉地跟着张叶退出门口。

  “抱歉,耽误你工作了。”尽管心乱如麻,杨远还是习惯性地向许安正致歉,“家里翻得一团糟。”

  “没事,打扫一下方便得很。”许安正露出释然的笑容,轻轻地关上了门。

  ***

  杨远跟着张叶走到楼下,他的车仍停在原位。张叶让他解锁车门,一扭身坐进驾驶座。会集在楼下的邻居们一直以目光相随,此时以为她要开车,都向两边散开。她透过车窗看着杨远,指了指副驾驶座。杨远打开右前门,也坐进了车里。

  车头朝向西面的环形主干道,后面不远处就是围墙。驾驶座和楼梯口的距离不超过三米,也就是楼边花坛的宽度。

  3114

  “这真是一件怪事啊……”张叶抱起双臂,捏着尖尖的下巴,“你的车一直停在这里吗?”

  “是的。”

  车里有股明显的烟味,连杨远自己都闻得出来,张叶却没有开窗的意思。比起烟味,她可能更难忍受寒冷。此刻阳光已经照耀大地,但他们所处的位置却一直处于阴影之中,车里没有丝毫暖意。

  “你先下楼把车开过来,然后等孩子下楼,每天早上都是这样的情形吗?”

  “对,基本上是的,这样能节约一点时间。”

  “是嘛。”张叶的口气有些不以为然。

  杨远的车位其实就在楼前的空地上,只不过靠近围墙,对出行来说是反方向,提前下楼挪车确实能节约一点时间,但这点时间也就是倒杯水的功夫。杨远喜欢独自坐在车里的感觉,哪怕就这么一小会儿。

  “三四分钟……”张叶自言自语,转头看着后方的车位,“出门走下楼梯,走到车位上,怎么也不需要三分钟啊。”

  “什么意思?”

  “我在想,孩子溜走的时机,会不会是在你走出楼梯口到启动汽车之前。在这段时间里,你一直背对着住宅楼,他是有机会的。但是,这段时间太短了,他要得逞的话,必须紧跟在你后面出门。这就跟你妻子所说的‘三四分钟’产生了矛盾。”

  杨远倒没有想过这种情况。

  “那个女孩儿跟你们家什么关系?”

  “你说恩怀?就是邻居而已。她爸平时回家晚,就待在我家写作业。”

  “她妈呢?”

  “离婚了。”杨远耐着性子回答。

  “她家里可打扫的真干净啊。”张叶没来由地冒出这么一句。

  “那怎么了?”

  1

  “嗯。你停好车之后等了一会儿,发现孩子一直没下来,然后给妻子打了电话。是这样?”

  “对。”

  “等了多久?”

  “大概有六七分钟。”

  “这期间有没有人出来过?”

  “没有。”

  “你当时在做什么?”

  “什么也没做,听了一会儿广播。”

  “没打瞌睡吗?”

  “绝对没有。”

  “有没有看手机?”

  “看了。不过……”

  “怎么看的?”张叶拿出自己的手机,在胸前来回移动。

  “手机还能怎么看!”杨远着急了,不知不觉吼了起来。

  “这样吗?还是这样?”张叶先把手机放在肚子和方向盘之间,再以肘部支住方向盘,把手机高高举起。

  杨远闭起眼揉捏眉心,呼出一大口气说:“从这个楼梯口出来,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要从车头旁边蹭过去,就算是低着头看手机,也不可能察觉不到。不信试一下。”

  “不用试了。”张叶叹了口气,“真是没办法,走。”

  “去哪儿?”

  “还剩八家,从头到尾再查一遍。”她推开车门跨了出去,风衣下摆在皮质座椅上迅速划过。

排行榜
  • 洗衣机里的女儿
    洗衣机里的女儿

    作者 : 月满西楼

    小说《洗衣机里的女儿》,主角小彤。故事讲述了:我三岁的女儿死了。她被洗衣机搅成了碎块,下水管子里涌出来殷红的血。我从她随身携带的防水手表里,听到了她的求救录音:外婆,求你不要再关着我了。

  • 让人发抖的男友
    让人发抖的男友

    作者 : 天哥吉祥v

    女孩深夜发现男友不在身边,空气中却有股浓厚的血腥味。就在她蹑手蹑脚看向卧室外时,男友与两块爱犬,还有眼泪,正在她瞳孔里放大。正在犹豫,是否要跟男友婚前同居的女孩,最好先听听我的同居故事。亲身经历,句句属实。

  • 带小丑面具的男人绑架了我
    带小丑面具的男人绑架了我

    作者 : 烟雨平生

    2020 年 7 月 6 日,我被一个戴小丑面具的男人绑架了。403 天里,我受尽了非人的折磨,甚至被迫生下了他的孩子。墙里的骸骨,便当盒里的断手,蹊跷的车祸,隐秘的身世。他是谁?为何要致我于死地?

  • 法医秦明之读心者
    法医秦明之读心者

    作者 : 秦明

    本剧根据《法医秦明》系列小说第一部《尸语者》改编,主角是秦明安然。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秦明掉入了深海之中,这种感觉让他窒息,伸出的手似乎是在求救,可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依然躺在火车上,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可手中的平板上面赫然写着落水母子身故的新闻,这让秦明心头一凛。资深法医老秦化身尸语者,20个挑战极限的案发现场,20份神秘的法医禁忌档案!

  • 不存在的楼梯
    不存在的楼梯

    作者 : 猪里猪气

    哥哥失踪两年后,我收到了哥哥的短信。短信上只有一句话:千万不要上家里的那一部楼梯。我心里震惊又疑惑。因为我们家根本没有楼梯!正当我准备出门去警察局把这条短信给警察看的时候,我停住了脚步。我家的客厅竟然出现了一部楼梯。

  • 黄昏时的讯号
    黄昏时的讯号

    作者 : 刘小谦

    小说《黄昏时的讯号》,主角邱小玉李桐。故事讲述了:女友去世四年后,我本以为自己放下了,意外看到一段她生前的视频。视频里,女友被囚禁,殴打,电击,注射引起剧痛的毒素。我这才明白,那场车祸只是个幌子,这才是她真正的死因。

  • 反噬的真相
    反噬的真相

    作者 : 南迦巴瓦遇见亚丁

    小说《反噬的真相》。作者南迦巴瓦遇见亚丁,主角凌纯许萌萌凌春荞。小说主要讲述了:我是地狱十九层的厉鬼。有人要我上她的身,替她杀一个人。我凌虐她折磨她,看她痛不欲生。直到她濒死之际,我才知道,她是我生前相依为命 20 年的母亲。

相关小说

消失的孩子 冥夫老公缠上身 孩子会撒谎吗 还活着吗 在妖夫怀里撒个娇 灵墓 反噬的真相 洗衣机里的女儿

最新小说

威震四海 邪少归来:开局出狱遭暗算 神王殿主 天才萌宝:爸比套路多 凤女倾绝天下 天玄圣医 蒋先生在线宠妻 迟来的深情比草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