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现代言情 > 修仙:她靠乌鸦嘴翻身了
修仙:她靠乌鸦嘴翻身了 林阮
总点击 267 更新时间 2022-09-23 09:59:39

小说《修仙:她靠乌鸦嘴翻身了》,主角即墨奚季柔。故事讲述了:末世丧尸王一睁眼成了季家假千金,不仅被陷害还被赶出家门。 即墨奚:这就走。 消息传出,全网骂她活该,等着看笑话,然而—— 神秘师傅:我徒儿天赋异禀,是绝世天才! 众人:吹吧! 养母悔恨:奚奚我错了,你才是我唯一的女儿,原谅我吧! 即墨奚:晚了!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天色昏暗,噼里啪啦的闪电夹杂着雨水,那雨大的就像是有人站在云端上往下倒。

  不过转瞬即墨奚就被浇成落汤鸡,衣服全都黏在身上,后背伤口疼的呼吸都困难,可她却像没知觉似的。

  一步一步坚定不移的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双腿开始变的绵软无力,连抬起都困难。

  即墨奚抬头,僵硬的歪了下脑袋,毫无征兆一头栽倒。

  “扑通!”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清晰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走来两个人。

  那男人身姿挺拔,宽肩窄腰,两条大长腿包裹在黑色西装裤内,撑着一柄黑雨伞。

  眉眼低垂,潋滟多情的桃花眼就这么撞入即墨奚眼里。

  “我去!”身旁的人被吓了一跳,“这什么情况,怎么伤成这样?”

  地上的雨水都被染成血色,形成一条红色血河,触目心惊。

  即墨奚躺在地上,意识逐渐模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旋即伸手轻轻拽住他裤腿。

  没有求救,眼眸中无悲无喜,一片麻木。

  “六爷,这小姑娘伤的很重,要不要帮忙送医院去?”身旁的人起了恻隐之心。

  男人看了她一眼,即墨奚已经昏厥,没有迟疑的弯腰将她抱起,却摸到一手血。

  “我天!”帮忙打伞的人看着即墨奚背后血淋淋一片,惊叫出声,“她后背上都是血,什么人这么狠心将人打成这样,太残忍了吧……”

  “开车。”男人一记冷眼扫来,打断他的喋喋不休。

  *

  六点,医院。

  即墨奚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沙发上坐着的男人。

  他穿着白衬衫,袖口微微挽起一截,露出一小段健壮的小臂,白皙的手指正端着玻璃杯。

  指如葱根,莹白如玉。

  光线透过窗户落在他身上,暖黄微醺,像是打上一层滤镜,显得愈发妖孽矜贵。

  注意到她的目光,男人起身朝她走过来,“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喝水吗?”

  声调很冷冽,却意外的好听,低低的有些撩人。

  即墨奚看着他,苍白的小脸面无表情,嘴唇反复张合好几次,“恩公。”

  男人正弯腰倒水,被她这声‘恩公’喊的手一抖哆嗦了下,浑身都不自在,轻咳一声,“我叫谢衍,叫我名字就行。”

  “谢衍。”即墨奚跟着默默念了一遍,又指着自己说,“即墨奚。”

  她有名字了,从今以后就叫即墨奚。

  “喝点水吧。”谢衍将水杯递过来,那只手骨节分明,异常好看。

  即墨奚盯着他的手看了几眼才低头喝水,刚喝了两口,病房的门就被人撞开。

  “奚奚!”一名中年妇女风风火火闯进来,发梢凌乱,气息不稳。

  看到病房的谢衍时明显愣了下,直勾勾盯着他上下打量。

  这男人是谁?

  光看那穿着打扮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腕表最起码值七位数。

  长的还这么俊,定然非富即贵。

  谢衍微微颔首,“即墨女士你好,既然您已经到了,那就不打扰了。”

  说罢低头看了眼病床上的即墨奚,对她点点头才抬脚走出去。

  房门被关上,即墨琼立马就问,“奚奚,刚才那男人是谁?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眼前的女人约莫三四十岁,穿着一条浅色碎花连衣裙,身材姣好,容貌柔美,虽上了年纪,但保养的还不错,有几分姿色。

  这人叫即墨琼,正是季柔养母,即墨奚的亲生母亲。

  两年前,即墨奚跟季柔阴差阳错的人生才被公之于众。

  季柔被接回季家,即墨奚本是要被送回即墨琼身边的,但心地善良的季柔央求父母将她留在季家。

  这之后季柔更是没忘记即墨琼这个养母,偶尔会带即墨奚一起去探望她。

  即墨琼很疼季柔,总嘱咐即墨奚要听话,要对季柔心怀感恩。

  在她心里,疼爱季柔远胜过即墨奚这个亲生女儿。

  即墨奚面无表情看着她,“跟你无关。”

  听见这话,即墨琼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彻底爆发,“什么叫跟我无关,你说的叫什么话?即墨奚你有没有良心?

  我接到医院的电话马不停蹄赶过来,一路上担惊受怕,生怕你有个什么好歹,你就对我这种态度?”

  即墨琼指着她,怒气冲冲的质问,“即墨奚我还没问你呢,为什么要将柔柔推下楼?她可是把你当亲姐姐,我之前都是怎么教的,你怎么能做出这种恶毒的事情来?”

  季柔打电话说即墨奚惹季金龙生气被戒尺抽的浑身是伤,还被赶出了季家,叫她看看生怕出什么事情。

  即墨琼追问事情缘由,季柔却支支吾吾不肯说,还是她打电话给一个佣人才问出事情的真相。

  之后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一路上是又急又恼,担心即墨奚,又恼怒她伤害季柔。

  还是这种态度,怎么能不叫她生气。

  “我知道你嫉妒柔柔,可她才是季家正儿八经的千金小姐,你偷了她的富贵生活,享受那么多年不属于自己的,还有什么不知足?

  这一切本就应该是她的,是她心善没跟你计较还把你留在季家,你怎么能恩将仇报?”

  即墨琼语气愤恨,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见她脸色苍白,语气缓了缓说,“真是个糊涂东西,我们家穷比不上季家的荣华富贵,你怎么就不开窍?如今被赶出季家我看你以后怎么办!”

  “你先养伤,等伤好了就跟我去季家给柔柔和季先生道歉,哪怕是下跪认错,也要让季先生原谅你,知道吗?”

  对她的喋喋不休,即墨奚理都没理,顺手取过手边的双肩包,那正是原主的东西。

  拉开拉链,里面是原主的手机和证件等东西。

  即墨琼立马道,“这是柔柔打电话叫我取的,看看她再看看你,这时候还不忘替你考虑,对得起她吗?”

  即墨奚取出那只镶着紫色水钻的手机,这东西是这个世界的必需品,可以随时联络想联络的人。

  可惜……

  下次一定要跟谢衍要个联络方式。

  “即墨奚我跟你说话呢有没有在听?一天天就知道玩手机,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

  即墨奚被她吵的蹙眉,面无表情道,“好吵,你出去。”

  还嫌她吵?自己做错事还有理了?

  即墨琼被她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气的一口气上不来,“行,我还不乐意管了,自己用脑子好好想想!”

排行榜
  • 不配原谅
    不配原谅

    作者 : 十四棋

    和男友网恋三年,我陪他走过最难熬的日子。一朝奔现,爱人反目。因为陪了我三年的人,也是霸凌我的帮凶。后来。宋时砚把他对我做过的事情,一件一件还到自己头上。他求我原谅他,求我回头。可这世上的事情,哪是一报还一报,就能还清的呢。

  • 偶尔会反抗
    偶尔会反抗

    作者 : 烟雨平生

    我爸在外面有女人。这事儿我读幼儿园就知道了,我妈三天两头一哭二闹三上吊。后来,有一天中午,她听说我爸和那人正在酒店,便冲了过去,结果遇到百年一遇的地震。我妈压在预制板下,失去了一条腿,我爸和他的情人却完完整整逃出来了。时间是 2008 年 5 月 12 日,地点在四川汉旺。

  • 我哥霸凌我
    我哥霸凌我

    作者 : 白框凉太子

    小说《我哥霸凌我》,主角江至林桃。故事讲述了:重组家庭的哥哥是校园霸凌我的主使。可他以前,明明对我非常非常好。我哥校园霸凌我,已经有两个月了。他带来群男生把我围在墙角剪我的裙子,给我吃背后长满霉菌的午餐面包,谈了个我们班的女朋友,合起同学来孤立我。

  • 怕疼也要打耳洞
    怕疼也要打耳洞

    作者 : 溺海

    林小满和宋也是经历了长达三个月的早安午安晚安,才正式由他捅破窗户纸,确认关系的。那天,我很认真地对宋也交代。和他在一起的两年里,他对我很好,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直到有一天,我撞见宋也的白富美同事,和宋也告白。我才彻底对自己下了降书。

  • 他的心尖痣
    他的心尖痣

    作者 : 仙人晚晚

    我闺蜜的哥哥是个高冷男神医生,我每次见他都心慌。直到有一天烧烤摊撸串,我失血昏迷被救护车送进医院。哥哥给我做了个痔疮手术。我可能是史上第一个因为痔疮大出血被救护车拉走的人。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我的冤种闺蜜施若若非要拉我去吃烧烤,我明知拉了几天的血,还是屁颠屁颠儿就去了。几个初中好基友一起撸串喝扎啤,期间我去了趟厕所,出来的时候倒地上了。醒来的时候我就到了她哥哥所在的医院。

  • 顶级站姐
    顶级站姐

    作者 : 丁十三

    小说《顶级站姐》,主角乔羽周屿。故事讲述了:我是个站姐,有钱任性的那种。不过最近我不太高兴,因为我粉的弟弟塌房了。塌房就算了,都证据确凿了还在骗我,让我花钱捞他。一怒之下我把所有的资源都砸给了他的对家,另一个小糊咖。没想到这孩子争气,一路爆红。就当我想功成身退,打算看看其他弟弟的时候,他却拽住我。是我表现得还不够好么,那换我站你行不行?

  • 酒吧乖乖女
    酒吧乖乖女

    作者 : 墨小侠

    我社死了。在酒吧蹦迪时,收到了暧昧对象的微信:在干嘛?为维持自己可爱乖乖女的形象,我回了个娇羞的表情包。我:在看书。魏泽:哦。当我以为自己已蒙混过关,正准备凹造型拍照发某红书时,耳畔却传来熟悉的男声。魏泽出现在我身后。他扫了眼我手中亮起的屏幕。看的什么书?小红书?

相关小说

修仙:她靠乌鸦嘴翻身了 婚姻保卫计划 相亲顾问 你好像很好吃 灵魂孤儿 封先生,他很苏 理智的继承人 满腹热烈

最新小说

修仙:她靠乌鸦嘴翻身了 消失的孩子 春风不渡痴情人 天医至尊 无敌剑域 锦鲤嫡女:缠上妖孽九千岁 都市护美杀神 婚姻保卫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