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卿卿日常
卿卿日常 多木木多
总点击 253 更新时间 2022-12-22 10:24:57

卿卿日常的原著小说是多木木多创作的《清穿日常》。故事背景是架空的九川,女主李薇作为小富即安之家出身,并不想入宫,一心抱着落选的心态来到新川,因地域观念不同而在新川格格不入。误打误撞认识了六少主便迅速成婚。六少主是刚及弱冠的少年,打小缺爱深宫里独自求生,使得他年纪轻轻就被评价为心思深重。而李薇的到来如同春风化雪,乐观元气少女让他逐渐打开了少年人的那一面。最终二人双向暗恋、携手组队创事业。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卿卿日常精彩章节

  马上就是春节了。

  宫里真正开始热闹起来。福晋每天都要到永和宫去,但她虽然不在阿哥所,可威信却一点也没减少,传说中老虎不在家,猴子当大王的事完全没发生。

  事情到现在,就连李薇都看明白了。四阿哥是在给福晋脸色看,而福晋却没低头,她跑德妃面前刷存在感去了。

  福晋你够强!

  李薇没忍住给福晋竖了大拇指。

  可见是古代女人还是现代女人根本不重要,重点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虽然形容词有误,但意思没错。

  福晋显然已经超越了一般古代女人,是个敢想敢干的人。

  她一边在德妃和其他四妃加阿哥所其他福晋中刷存在感,一边大刀阔斧的给阿哥所里立下了规矩。三个格格包括四阿哥的书房都被她给规定进去了。

  首先,三进院子的阿哥所分成三部分。

  第一部分是四阿哥的书房,称外院。内院和三院的人没有主子的话不得到外院去,任何人不得在外院周围游荡。外院和内院有两道小门连通,设三班昼夜看守,无故不得擅离,违者杖八十。

  第二部分就是内院,包括福晋的正院和三个格格的居所。太监、宫女出入需两两结伴,不得单独走动。

  第三部分就是粗使下人们。他们负责这院子里的清扫和打理,这些人除了当值时间外不得外出,违者杖四十。

  另外,就是宫女和太监的权责明确。

  福晋那里派人来传话后,李薇就对着院子里的八个人发愁。照福晋新的规矩来,这八个人都要有明确的职位,无职位的就要退回内务府——因为你用不了那么多人嘛,在你这里没事干就干脆退回去好了。

  免得无事的人整日闲逛打闹。

  李薇也是才发现,宫女和太监们一听说要被退回内务府,顿时吓的四处钻营,玉瓶和赵全保这些天受了不少的香火供奉,人人都来请托,个个都不想被退回去。

  弄得李薇也紧张起来,只好在这里想怎么给这八个人派活儿,还要想出个具体的职位来。

  这八个人里,有心向她表忠心的自然要重用些,现在还没动静的,她也不打算退回去。毕竟退人容易,再向内务府要人就难上加难了。就算为了备用、万一,她也是一个人都不打算退的。

  贴身宫女自然是玉瓶,太监的头就是赵全保,这两人职务就不必再安排了,‘贴身’侍候就是。

  玉盏虽然平时看不出多精明,但人家是茶壶煮饺子,肚子里有数。李薇让她管着首饰、成衣。

  玉烟肯为她去打探消息,也是个能用的人。李薇把小库交给她管,就是成匹的布,各种纱绢丝罗,皮子,丝线等物。

  玉水,是目前还没主动跑到她面前来的人。李薇拿不准她是沉的住气,还是打算在她这里混吃等死。要说她不想在这里呆吧,她又把进宫来攒的四十两银子都拿来送给玉瓶打点,只求不被退回去。

  李薇只好让她去看管摆设器物。屋里哪里摆着个花瓶,哪里挂了幅书画,这里摆的柜子,那里的桌子、凳子,有磕碰掉漆,有腿脚松动,都归她管。

  李薇暗想,她就是真有坏心眼,管的都是大件的东西,偷又偷不走,就是哪里塞个八字娃娃也只问她一个就行。

  太监这边,赵全保有了着落,也不忙提携朋友。以前就见常跟着赵全保在她面前刷好感的许照山,被赵全保夸了个天花乱坠,连之前在膳房多要的那些糖都说成是许照山的功劳。

  赵全保道:“格格,您是不知道!小许子跟咱们膳房的刘爷爷是同乡!说不定八百年前还是住一个村儿呢。刘爷爷一看他就爱的什么似的,都拿他当亲孙子看!一见他去就往他嘴里塞东西,小许子也有一条好舌头,他本来就是山东那边的人,论起吃喝来可算是半个行家了。”

  许照山个头是四个太监里最低的一个,年纪却已经十七了,按他说是小时候吃的少,没来得及长高年纪就大了。他站在赵全保身边,一见她看过来就立刻笑成一朵花儿了。

  笑容是最容易传染的,李薇也跟着笑了,道:“既然这样,你就专管叫膳吧。那边的茶叶柜子也归你管了,里头的东西回头让玉烟帮你造个册子,有什么坏的、少的,可要你自己来赔哦。”

  许照山麻利的跪下连磕三个响头,赵全保陪着也磕了三个。等两人出去后,李薇从窗户里看到许照山一出去就抬起袖子擦了下眼睛。

  李薇心里酸酸的。半个月前,她感觉朝不保夕,可上头却没人能保她护她。如今这些太监、宫女也朝不保夕,她这个当主子的,能伸手就伸一伸吧。

  剩下两个太监,一个童川,人长的瘦,头却大,脸是方的,站在那里特别像一根黄豆芽。李薇指着廊下内务府送来的四盆花,让他就专门养花。

  最后一个周全,这名起的好,人却张着一张糊涂脸,一双眼睛就跟睡不醒睁不开似的。他大概也知道自己这个毛病,一见李薇就特意把眼睛瞪大,瞪一会儿不敢眨眼,眼内就泛血丝了。

  大概是看其他人都有差事了,他怕自己真被退回去,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李薇一会儿没说话,其实是正在想还有什么活儿能派给他,他就真的……掉泪了。

  眼泪要下来前,他还记得不能在主子面前哭,头低下来了,眼泪啪搭一下掉到地上就是两三个水滴印。

  李薇话到嘴边‘你去扫地吧’又吞回去了,叫玉瓶去拿五两银子去找花鸟房的太监买两只鸟回来。

  宫里主子都有养宠物的习惯,猫狗这类比较显眼的不太好办,鸟啊鱼啊之类的,不必特别请示,私底下掏银子找花鸟房的太监买就行了。

  “什么鸟都行。”李薇道,“周全,日后你就养鸟吧。”就算养死了,五两银子两只的鸟应该也难不住他们。

  在李薇叫玉瓶拿银子时,周全的脸都发灰了,等她说完,短短一瞬间,周全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最后连腿都软了,也忘了谢恩,还是赵全保把他给拉出去的,恩也替他谢了。

  黄昏前,鸟拿回来了,配了个挺不错的笼子,两只好似能捧到手心里的小嫩|鸡|娃般的黄鹂鸟在笼中斜放的一根树枝上跳来跳去。周全红光满面的围着笼子转,怕鸟刚到新环境会吓到,还求玉烟帮着做个布兜子遮笼子。

  至此,李薇屋里的八个人都算是各得其所了。大概是有了归属感?李薇看他们好像更有干劲了。

  玉烟晚上就又给她带来了其他院子里的消息,宋格格那里是两人一个职位,两个宫女贴身,两个宫女打扫屋子,两个太监提膳,两个太监打扫院子。

  武格格那里,四个宫女全留下来了,太监却只留了两个,退回两个。

  福晋那里不晓得。

  整个院子现在就像铁桶一般,宫女和太监们现在彼此之前是泾渭分明,说话爱带出‘那边外院的OOXX’,‘咱们内院的XXOO’,‘他们三院的XOXO’等等。

  以前一个院子里的宫女和太监们都爱串门,毕竟都在一起住着,现在分成了三帮。外院的等闲不跟内院的打交道,内院的根本不搭理三院的,还给三院起了各种外号‘下人房’,‘粗使那边的’,等等。

  玉烟认的弟弟小贵现在过的更糟了,以前还没那么多糟蹋人的,遇到粗使的还会本着都在宫里当差,能给点方便就给个方便。玉烟就是这样才会跟小贵结异姓姐弟。结果粗使的太监宫女们全归到一院了,外院和内院的突然发现自己高人一等了,对粗使的是各种看不起。

  虽说玉烟对小贵有利用的意思,但人心肉长,半年相处下来也是有感情的。知道小贵现在连吃喝都有些连不上顿,还被人无故打骂,玉烟偷偷哭了好几场。

  李薇也是玉瓶提起才知道,但大势如此,她这边人也满了,不能把小贵要过来。可眼看着也看不下去。特别是她对宫女太监来说是上位者,有着天然的优势,帮一把并不费力的时候。所以李薇想了想,决定还是帮小贵撑一次腰。

  于是,玉烟就带着玉水光明正大的拿着东西去看小贵了,去了四五回后,基本上小贵认了个在李格格身边得用的宫女当姐姐的事就传出去了,别人再想找人欺负,至少不找他了。

  得知这个结果后,李薇倒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有成就感。大概就是玉瓶回话说的‘如今他们要找人撒气,可撒不到咱们小贵身上了’,那岂不是还有别人倒霉?小贵只是比较幸运罢了。

  李薇不算圣母,不会毫无原则的帮助别人。就像她在学校喂流浪猫,给它们节育找领养,但家里的猫却始终只有两只,没有见到一个可怜的都往家带。有时流浪猫中的几只喂着喂着就失踪不见了,她再担心着急,找不着也只是安慰自己:大概是被别人带走养了。

  她救不了全世界,只能做自己力所能及的。

  “别的院子里如何我不管,咱们院子里的不许去欺负粗使的。”李薇叫齐八个人后,严肃的告诫他们,“让我知道了,绝不轻饶!”

  福晋这样的手段,四阿哥知道了倒是心中小赞了一声。

  还算有些能耐。

  但两人的关系还是没有缓解。在李薇的月事终于结束后,四阿哥又开始到她这里来了。

  大概是武氏这个后来者给李薇带来了威胁感,她这次见到四阿哥有些小激动。晚上两人在被子里抱着滚来滚去时,李薇拼命去亲他,亲到就不放嘴,四阿哥被她搞的手忙脚乱,呼吸不畅。

  凌晨三点,四阿哥起来后,一喝粥,嘶的一声,舌头一舔,舌尖昨晚让李薇吸破了。四阿哥心中感叹,有些小得意。两口直接把粥吞下去后,吩咐苏培盛去开库房,把前几天内务府刚送来的那只桃花簪拿来给李薇。

  这段日子没来找她,她这是想他想狠了啊。送个簪子安抚一下吧。

  感动于李薇对他的心意的四阿哥去上书房了,苏培盛在出门前急匆匆对他的徒弟张德胜交待开库房,拿簪子,送回来给李格格。

  张德胜一路小跑紧跟着他师傅听完交待,送到门口后,他一拐弯就去正院找大嬷嬷了。

  正院里,福晋也已经起来了,各处的灯也点亮了。张德胜直接去找的大嬷嬷。

  大嬷嬷也才四十出头,看着如三十许人一般。她不是四阿哥的奶娘,但也从小侍候他,福晋没进门前就管着四阿哥从里到外所有的事,里外就敬称她一声大嬷嬷。

  福晋进门后,库房里的册子是交给她了,但钥匙大嬷嬷这里还有一把。四阿哥开库房拿东西,却不爱吩咐福晋,总是找大嬷嬷。

  大嬷嬷也早起了,她习惯侍候四阿哥,十几年下来都是不到三点就醒了。如今虽然不用她侍候四阿哥早起,可这习惯也改不过来了。她看到张德胜过来,笑道:“你个猴崽子,怎么这么早过来?是来……”着说往福晋的屋抬了抬下巴。

  张德胜笑眯了眼:“哪儿啊,小张子是特地来给大嬷嬷请早安的!大嬷嬷有福!吉祥!”说着连打了两个千儿。

  “你个混小子!”大嬷嬷笑呵呵的,“可是阿哥爷有什么吩咐?”

  张德胜脸上带着坏笑,眼一眯,眉一飞,道:“昨儿个晚上,咱们爷是歇在李格格那边的,这不,刚起来时,咱们爷交待把库里才得的那支桃花簪赏给李格格。我师傅就交待我过来找您了。”

  大嬷嬷长长的哦了一声,“原来是那位啊。”

  张德胜接了一句:“可不就是那位。”

  大嬷嬷拿了库房钥匙,两人往库房去,正院里来来回回的太监、宫女看到他们两个都停下来避让,等他们过去了都互相眼神乱飞。

  库房门打开后,张德胜站在外面,大嬷嬷自己进去,不一会儿就捧出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长十寸,宽三寸,厚约九分的楠木匣子。

  大嬷嬷打开匣子,映着微薄的月光,匣子里的桃花簪露出霞雾般的宝光。

  桃花簪是正中一朵五瓣的大桃花,花约半个巴掌大,花瓣是淡粉红的玉石,打磨的晶莹剔透,花芯是黄色的小米珠,花旁是一大两小三片碧玉雕的叶子,旁边还有两个半个指头肚大小的,含苞未放的花苞。

  花背面的花托和簪针都是黄澄澄的加了铜的金子,看着耀眼极了。

  张德胜看着至少半天都忘了说话。

  大嬷嬷合上匣子,道:“看傻眼了吧?”

  张德胜这才倒抽一口气,道:“乖乖,真是……”他想说‘真不愧是那位主子’,话到嘴边又吞回去了。

  接过托盘,张德胜小心翼翼的捧走了。

  正院里,福晋听福嬷嬷说了张德胜过来的事。

  福嬷嬷有些生气,她觉得张德胜到正院来,怎么能不给福晋请个安?就这么来了又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福晋淡淡道:“许是四爷吩咐了他什么,有正经差事在身。这点儿小节就不要计较了。”

  提起四阿哥,福嬷嬷也不敢说什么。眼瞧着四阿哥和福晋越来越不说话,她生怕自己再多抱怨两句,成了火上浇油。

  于是,等过一会儿下面有人来告诉福嬷嬷,说张德胜出了正院直接去了李格格那里时,福嬷嬷破天荒的没去告诉福晋,还让下面的人都闭上嘴。

  张德胜到了李格格处,这位主子还没醒呢。他也不敢再拿架子把人给叫起来,开玩笑!四阿哥起来时都没叫她,他算哪棵葱?

  恭恭敬敬的把匣子捧给玉瓶,还打开让她看了眼,看清是什么东西,然后拿了玉瓶给的辛苦钱,才功成身退回书房了。

  他回到书房后,自然有巴结他的小太监过来殷勤,又是倒茶又是让他坐下,还问:“张哥哥,这一大早的,苏爷爷还给您派了差事忙啊?您看您这累的。”

  一头另一个小太监神秘兮兮的拿了一个荷包出来,“张哥哥您看,这是昨天武格格赏的。”荷包里是三两的银子。

  说完这小太监就要把荷包给张德胜,被张德胜扔到头上骂:“当你张哥哥眼皮子这么浅?快拿回去收好!”

  小太监贱笑着把荷包往怀里塞,旁边的小太监跟他玩闹,“见面分一半,张哥哥不要,给我啊。”

  “滚!想要赏钱你也去不就行了?”小太监笑骂着踹了他一脚道。

  那小太监赶紧问:“真的啊?那今天去武格格那儿的差事,你可别跟我抢!”

  张德胜坐在上面看热闹,听到这里笑道:“不跟你抢,你只管去!”心里却道,那位都出山了,你还当武格格能有几天好日子?

  下午四点,四阿哥从上书房出来,苏培盛跟在他身边问道:“四爷,晚点您还是在书房用?”

  四阿哥舔舔舌头尖,摇头道:“去你李主子那里。”

  苏培盛给跟在身边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小太监绕了个路,拔开腿就往阿哥所跑。回到书房,一边急喘一边道:“四爷今晚在李主子那里用晚点,赶紧去传话吧。”

  张德胜笑眯眯的站起来,“都站住,我亲自去。”

排行榜
  • 桃桃与得宝
    桃桃与得宝

    作者 : 沈栀野

    十六岁那年,我欢欢喜喜地嫁给了一个太监。大婚当夜,我羞怯地说,我希望你能对我好,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那种好。他哄然大笑,眼泪都快笑了出来,你怕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他没再理会我,说完话就把手中的盖头胡乱揉在一旁,你睡吧。我去堂屋里凑活一晚。我拉拉他的衣袖,不一起睡吗?他摆了摆手,一夜未归……

  • 养子为患
    养子为患

    作者 : 十具

    小说《养子为患》,主角纪云芙厉驰。故事讲述了:我是妃子,最近,丞相和太子看我的眼神不太对劲。母妃,张嘴。啊,别…乖。他低声诱哄,我乖乖含住荔枝。真是母慈子孝啊。冰冷的声音响起。回过头,丞相冷冷盯着我们,目光似刀子。

  • 庭院里的金丝雀
    庭院里的金丝雀

    作者 : 林言珍

    我们大婚的当晚,我身着吉服从城楼上一跃而下。他的手颤抖得厉害,我给你自由,你要你活着。我笑着说:我死后,你不许留我的东西,不许想起我。我的侍卫喜欢我的丫鬟舒枝,于是我杀了她。他们说,宋府嫡小姐,要星星有星星,要月亮有月亮。其实,我什么都没有。父亲亲近姨娘,对娘亲淡漠疏远。于是娘从小给我吃慢性毒药,父亲还以为我天生体弱,实际上是我母亲让他多来这边的招数罢了。

  • 反派大人求放过
    反派大人求放过

    作者 : 嘉木

    小说《反派大人求放过》,主角陆鹤沈西棠。故事讲述了:城破那日,叛军首领将我摁在酒桌上,红着眼怒喝:看清我是谁!哦。原来是被我抛弃在深山的前夫。新婚夜里,不止敲晕了他,还把他锁在小木屋里。如今风水轮流转,他是叛军首将,满宫的宫女太监、妃嫔官眷的性命尽在他手。只要他一声令下,顷刻血溅满殿。

  • 暮花决
    暮花决

    作者 : 肥肠想睡觉

    皇帝的白月光贵妃死了。白月光?有些可笑。可是整个大衍都这样传。 皇宫里安静又压抑,自从上回皇上遇见两个宫女在贵妃葬仪前笑谈被割了舌头挖了眼睛制成人翁之后,现在整个宫里几乎没人敢说话。迟晏也十天没有上朝了,贵妃尸体一直没发丧,他只是守在棺材旁整日呆坐着。昏暗的灵堂,华贵的棺椁,他看着身着凤冠霞帔静静躺在里面的人,苍白僵硬的手指拂过她的脸庞。他的小桃子还是这样美。

  • 哑巴女皇
    哑巴女皇

    作者 : 风触琴鸣

    古言小说《哑巴女皇》,主角魏昭韶华。我是一位亡国公主,六岁亡国,拜我母亲所赐。我那位风华绝代的母亲是北国送过来的贡品,冰肌玉骨,倾国倾城。没几年,我原本还算是明君的父皇便被迷得君王不早朝。北国趁机发兵讨伐,我母亲偷了整个南国的布防图献给北国。南国的将领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北国军队一路势如破竹。

  • 得宝的桃桃番外
    得宝的桃桃番外

    作者 : 沈栀野

    一只细嫩温暖的手在我的头上试了试,喜道:桃桃的高热退了。我微微动了动身子,只觉脑海之中无数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有前世的,还有今生的。小桃花和孩子们不舍的哭喊声好像都还在耳边萦绕,我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贪玩坠湖之后大病了三天,醒来芯子便换作了我。

推荐小说

权宦的复仇娇妻 战神宠妃无下限 天下,怎敌你眉间朱砂 农家福宝是人参精 复仇太子妃狠毒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