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纯爱 穿成偏执男配后我成了舔狗

第一章 穿书

  宋沛言没想过这辈子他还能成为富二代,毕竟家里的老头英年早逝,家中还负债几十万,得益于他早逝的老父亲,妄想通过赌博实现一夜暴富。

  考上语言学研究生后在教育机构兼职多语言老师,一不小心成为金牌老师,终于过上了月收入过万的生活,可钱几乎没进过他的口袋,用于偿还老头欠下的高利贷。

  眼瞅着高利贷利滚利的速度比自己赚钱还快,他心里直犯愁,刚好,他最近追的一本文迎来了最后的大结局,才让他心里的烦闷少了几分。

  看完小说,他忍不住地在评论区吐槽了作者的脑回路后,被一干读者围着骂了一通,索性不理,放下手机睡觉好了。

  然后,第二天醒来,准确来说是身体的疼痛让他清醒的,浑身跟被车碾过似的疼,虽然他没被车碾过,但大家都是这么形容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有过之而无不及,比车碾更甚。

  撑开眼皮,敞亮的房间让他迷惑,这不是研究生宿舍,他昨晚不是睡宿舍吗,怎么一觉醒来还挪了个儿地儿。

  再一动身子,发现屁股火辣辣的疼,手肘还碰到了硬硬的冰凉凉的物体,脑子里一个可怕的想法浮出脑海。

  径而僵硬着脖子转了个方向,一个陌生的面孔距离他一臂的距离,眉若剑锋,紧闭的双眼,睫毛翘而密,鼻梁英挺,唇薄而有形,五官棱角分明,闭着眼都能感受到他由内而外发散的锐气,放在当今社会的审美下,绝逼妥妥的社会成熟型美男,看着就很富贵,惹不起。

  ……所以,躺在他身边的是谁,他他又在那儿?

  更劲爆的是,他失身了,对象显然就是还熟睡在他身边的男人!

  ……所以,是他嫖了我,还是我嫖了他?

  啧啧,不行,作为深刻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持党的政策领导,积极响应警民配合的积极市民,怎么会有嫖娼的行为……所以,一定是他嫖了我!

  宋沛言这锅甩得又快又准,轻手轻脚,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下了床。

  脚沾地站好,他才羞耻的感受到有粘稠的异物从屁股缓慢流淌至他大腿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从地上散落的衣物里捡了一条不知是谁的平角裤擦掉可耻的黏液。

  动作慌乱又大,导致屁股开合比较大,一股子撕裂的痛觉袭来,他倒吸了口凉气,面部扭曲的对着床上的人展开无声的谩骂,只看见他那张小嘴开开合合就是不出声。

  找到地上比较小的衣衫裤子套上,尽管他的衣柜里从没出现过材质如此好的衣服他能知道这是他穿的,床上的人身高起码185,和他170的个子还是有差距的。

  临走之际,宋沛言良心发现般,从衣兜里的掏出仅剩的五张红色纸币,贴心的压在男人的手下,附赠便利贴:你情我愿,五百一夜,你赚了,勿念!勿找!勿扰!再也不见。

  其实,宋沛言是想,这酒店看上去就很贵,自己意识不清,钱肯定是那男人付的,即使知道男人不差他这几个钱,可他也享受了,还是浅浅意思意思吧。

  出了酒店,走在街道上,繁华的都市,陌生的建筑让他目瞪口呆……这是哪儿,他家不见了吗?!睡个觉还夸了个市?!

  忙摸出衣兜里的手机,上划一下就解锁了,手机里的APP全是他陌生的,除了熟悉的绿色头像的微信外,各种社交软件、游戏都是他没玩过的,可以说他的手机除了基本的微信和办公软件外再无其他。

  这不是他的手机!可人还是自己啊。

  紧接着,手中的手机发出叮咚的声个不停响。

  为了尽快弄秦楚现状,宋沛言也不管他人隐私的问题,果断打开了微信,发信息的人是叫简绍的人。

  看着名字,很耳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点看对话框,看见的是几个贱兮兮的表情,往上滑动出现的文字消息差点吓掉他手中的手机。

  简绍:宋少,怎么样,药效猛吧,【阴险笑.JPG】

  简绍:那药搞到手可费劲了,效果怎么样,纪淮南有了之后更猛了吧【流口水.JPG】,一夜几次啊,持久度怎么样?【挑眉.JPG】

  简绍:对了,可别忘记你答应我的,游艇侠的限定手办。【期待.JPG】

  简绍:【嘿嘿.JPG】,【好兄弟两肋插刀.JPG】,【摇晃.jJPG】,【一起摇摆.JPG】……

  手机里的欣喜突然就变成了炸弹,轰得宋沛言两眼发晕,四肢无力,晴天霹雳,忽如一夜寒风来……宋少、简绍,纪淮南……

  来个闪电劈死他得了!

  他穿书了,穿到刚被他吐槽的小说里,成为了书里爱而不得的偏执男配,最后悲惨死掉的男配宋沛言!天都不在开玩笑的,给我开了个比天还大的玩笑是要怎样!

  原著,宋沛言在一场酒会上初见纪淮南便一眼万年,坠入爱河。开始可能始于颜值,可过程是实打实的爱上了男主纪淮南。

  为了博得纪淮南的关注,只要是纪淮南出现的地方他都巴巴地硬凑上去,冒着被纪淮南丢去喂狗的风险上去就是一通表白,只能说勇敢牛牛都没他勇的。

  此外,他做了不少的变态的行为,尾随跟踪、电话骚扰、私家侦探等等,关键每次都会被纪淮南发现,然后一番喂狗警告,威胁他要是再做这些事就把他扔海里喂鱼!

  宋沛言不但不怕,而且是愈加过分,只要是靠近纪淮南的女人他都会一一恐吓,威胁!

  之后……

  等等,现在不是哭惨的时候……自己刚刚在酒店干了什么,便利贴……你情我愿……天呐!夭寿啦!居然对那个睚眦必报,视原身为瘟神的男主说了你情我愿,还特么丢了五百块!

  要穿书怎么不穿到第一次见到男主的时间节点,偏偏……偏偏是他给男主下药,强了男主的节点?!夭寿了,夭寿了,他可清晰记得原作里男主清醒后见到男配宋沛言的情景,宋沛言可是被纪淮南狠狠踹了几脚,住了大半个月。

  即便他逃过了男主的拳打脚踢,可还是逃不过男主的报复啊。

  记得没过多久,也就半个月左右的时间的样子,纪淮南举办了一场宴会,邀请了不少商圈世家,其中包括宋家,所以宋沛言又屁颠屁颠的上赶着犯贱。

  宴会上纪淮南假装向他传达好意,诱骗宋沛言喝下了当初他给纪淮南喝的药,结局可想而知,宋沛言被纪淮南扔给了两个陌生的男人,而后宋沛言便被二人轮番羞辱。

  宋沛言自此黑化,对纪淮南的执念越演越烈,自此在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结局宋家被他连累破产,最爱他的父亲突发心梗离世,没人再为他遮风挡雨,一向混吃等死的他四处求职,面面碰壁。最大阻碍还是纪淮南,纪淮南下了死令,任何一家接受宋沛言的公司,将来需要到他公司助力的话,一律轰出去。

  上至公司,下至便利店、服务员、夜店卖的,纪淮南也都以金钱为器断了宋沛言的的后路。无奈,为了不被饿死,宋沛言只得捡垃圾为生。

  这样的结果纪淮南非常满意,他要让宋沛言悲惨的活着,让曾经的天之骄子耻辱的活着,为他做的事赎罪。令纪淮南没想到的是,宋沛言竟为了百来块丢了性命,遇上醉酒的混混抢钱不从,被混混殴打致死。

  说实话当初看这本小说原因之一是因为里面有和自己同名的角色,其次是剧情他是真挺喜欢的,甚至为这本书花了钱。

  现下不容他想其他,当务之急是怎样摆脱原身的命运。

  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决定先回原身家里再做打算。

  身上没钱,车费还是让管家叔叔帮忙垫付的,因为不知道原主的手机支付密码,这就难过了。

  管家叫安生,在宋家干了半辈子,看着宋沛言长大的,拿他当亲儿子一样疼着,要什么给什么,典型的溺爱型家长。

  “小言,吃过早饭没,你昨晚没回来,先生找了你一晚。”

  宋沛言脑子里想着其他事,敷衍的“嗯”了声,没在意。

  安生清清嗓子,“昨天你可是和简少爷去了长安集团的酒会,听说纪家少爷也在。”

  闻言,宋沛言上楼的脚步顿了顿,转头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安叔~~~你别告诉我爸我去找纪淮南的事,不然他又要说我了,下次肯定不让我出门了。”

  “就该约束约束你,越大越不知道规矩,居然敢夜不归宿。”安叔宠溺道,“行了,瞧你那憔悴的样儿,昨晚玩疯了吧,赶紧去补个觉,省得先生回来发火。”

  “谢谢安叔,那我上去休息了。”

  一溜烟跑没影,安生无奈摇摇头,还没长大呢。

  宋沛言这会儿心可没大到去睡觉,得好好梳理一下整本书的剧情走向,怎么能改变结局。

  最简单的方法其实就是跑路,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作为全国前十的公司,找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

  晚间,宋启仁回到家便看到昨天夜不归宿的儿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亲爹的宋沛言蹦了起来,谄媚的走到宋启仁的身边,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噢,我亲爱的爸爸,您回来了一日不见,您在我眼里的形象又变得更伟岸了。”

  面对殷勤的儿子,宋启仁知道,这倒霉孩子肯定又在外棉惹祸了,冷哼一声,“你还记得我是你爸爸啊,”脱下西装外套,坐在沙发上,“说吧,又惹什么祸了,这次又开罪谁了。”

  果然是知子莫若父,“没有,我哪能惹祸呀,我的爸爸。”

  宋沛言狗腿的一屁股坐在宋启仁脚边柔然的地毯上,手轻锤着宋启仁的腿,“爸爸,我有几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说吧,又要多少钱?”

  宋沛言来了神儿,“多少都可以吗,”不不,先说正事,“咳咳,爸爸,我不是要说这个。”

  宋启仁一副拿捏你的模样,你小子放个屁我都知道是什么味儿的,“你除了要钱还能有什么事?”

  “爸爸,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您不能再用以前的眼光看我了。”宋沛言眨巴眨巴眼睛,“我亲爱的爸爸,以后我会乖乖学习,努力学习,日后一定继承你的衣钵,将咱家公司发扬光大。”

  宋启仁俨然不信,作势要走,“别给你老子打马大哈,不说我去休息了。”

  宋沛言连抱住宋启仁大腿,嘿嘿傻笑,“我的亲亲爸爸呀,我能不能出国呆一段时间呀。”

  “怎么,国内已经不能满足你,要给我丢脸丢到国外吗。”

  “爸爸,什么叫丢脸,我这是学习,默罕默德阿里说了,想要学好一门语言最好的途径就是去到当地,耳濡目染。”

  “你当你老子我没上过学?默罕默德阿里,你小子编故事是越来越溜了。”宋启仁恨铁不成钢的说,早知道当初就多抽时间监督他的学习状况的,也不至于差到这个地步。

  “……爸爸,我说的是我一个叫默罕默德阿里的网友。”宋沛言眼神清澈且无辜地解释,“爸爸~~~你就答应我吧。”

  闻声而来的安生也打趣附和,“先生他要去,你就由着他吧,左右不过月余。”

  安叔,我爱你,宋沛言眨眼感谢,“爸爸~~~”

  “行了,你要去便去,钱给你打卡上,五十万够不够?”

  宋沛言眼睛锃亮,够!够!那可太够了!你可真是我亲爹啊,谢谢你爸爸,“其实也用不了这么多啦,不过爸爸你要给,那我是万不能拒绝的,所谓长者赐不可辞呀。”

  宋启仁白了他一眼,“好了,赶紧滚,赶紧滚,烦人。”

  而宋沛言扭捏着身体还不肯起,可怜巴巴的,噘嘴看着宋启仁,欲言又止。

  “怎么?五十万不够?”宋启仁心想,以后他要是没了,这儿子铁定饿死。

  宋沛言摇摇头,“爸爸,我还有个事和你商量……”

  宋启仁抬眼,说吧。

  “我亲爱的爸爸,我能……”要说改名换姓,他亲爱的爹地会不会打死他。

  以防被打,宋沛言站了起来,跨步上楼。

  安生和宋启仁一头雾水的,不明白说事就说事他干嘛跑这么远。

  继而就听见宋沛言的豪言壮志,“我可不可以改名换姓呀。”

  宋启仁愣怔了一瞬,吹胡子瞪眼,抬脚抓住一只拖鞋朝他扔去,“你个混小子!”

  宋沛言躲得及时,拍拍小心脏,“我开玩笑的,”咻地一步三梯地躲进了卧室。

  安生倒是笑了,“小言也会开玩笑了。”

  宋启仁:“你看那混小子开的什么玩笑,没分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