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先生不让我回家!
先生不让我回家! 啵了个醬
总点击 795 更新时间 2022-08-27 20:04:42

被人追杀掉进河里,想不到眼睛一睁,自己便来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身受重伤的苏沅被某个霸道总裁捡回了家,单纯的苏沅不知道的是,他从那天开始就注定会被某个大灰狼总裁一步一步地吃到嘴里。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病房里又恢复了安静,高大的男人站在窗边,只留下了一个背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苏沅光是看着他的背影就觉得气场强大,见对方不说话,只好自己偷偷缩进了被子里。

  

   “你为什么认为我是鬼差?”沉默片刻秦灏转过身来,拉开身边的椅子便坐了下去,低头看着眼前这双过分干净的眼睛,有些好笑地问到。

  

   “难道你不是吗,我听我爹说人死了就会被鬼差拖到地府,要去投胎的。”苏沅撑起身子靠在了床头,打量着周围奇奇怪怪的东西,手上还好奇地摸了摸自己身上奇怪的病号服,心想现在地府的条件都这么好的嘛,身上的衣服像是上等的布料。

  

   “阳间?鬼差?投胎?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秦灏弹了弹烟灰,轻笑道,嘴角勾起的笑容就带着一丝邪魅的意味,书上说的鬼差大概也是这个模样,苏沅看着秦灏的脸,暗戳戳地想着。

  

   “我的脑子里面?这难道不是阴间的地府吗?听我爹说人死了之后自然便到了阴间,接着便是喝孟婆汤,再走过奈何桥,这样就能重新投胎做人了。”苏沅有些费解地挠了挠头,疑惑地问道。

  

   秦灏笑着无情打断:“你还没死呢。”

  

   “什么!我没死?”苏沅一听见秦灏的话,愣了好几秒,突然间才猛然反应过来,激动得拍了一把床,一声惊呼把刚开推门准备走进来的王戟吓了一跳。

  

   “可、可、可我现在不是已经在阴间了吗?”苏沅有些震惊地摸了摸自己脸,又摸了摸自己之前被剑捅过的地方,手一把按到了伤口上,一阵疼痛袭来,果然很疼,苏沅感觉自己疼得脸都快皱成了一块橘子皮。

  

   “你身上有伤,不要乱动。”秦灏看着苏沅吃痛的表情,又气又好笑。

  

   果然没死!我真的没死!身上的伤口都还在呢!一时激动的苏沅早就忘了平时所学的礼仪,一激动便冲下了床,紧紧地握住了秦灏的手,甚至带着秦灏的手前后甩了甩。“我、我、我真的,我真的还活着!”苏沅高兴地说不出话,紧紧握住秦灏的手不断地重复着刚刚那句话。

  

   一旁捧着文件进来的王戟看着苏沅的一顿操作,顿时傻了眼,心想秦总发起火来又该是一场修罗场。

  

   谁知秦灏看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又扫了一眼苏沅抓住自己的手,却徒然生不起气来,只是冷徒然冷了下来,伸手拂开。

  

   王戟看着一脸欣喜的苏沅,顿时有些头疼,毕竟他们不能理解一个认为自己已经死了的人又“活”了过来是多么激动的事。

  

   苏沅知道自己还没死,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但是还有许多疑问没有解开,手被秦灏拂开也没有太在意,抬头才发现旁边的王戟,于是冲着他弯了弯眉眼。

  

   王戟轻咳一声,也礼貌地回了一个微笑,苏沅回过神来,弯着眉眼看向秦灏:“对了,兄台贵姓?”

  

   秦灏:“姓秦,单字一个灏。”

  

   “那我便也像他们那样唤你灏哥吧,我姓苏,名沅,年方18,还未取字。”满心沉浸在喜悦中的苏沅热情的介绍着自己。

  

   “该叫秦先生。”王戟看了一眼秦灏黑沉的脸色,在一旁补充道。

  

   秦先生?额,好的,他记住了。

  

   “最后再问你一遍刚刚的问题,你最好如实回答。”秦灏没有这么多的精力来应对这些,但是想起这人怀里那块玉佩,便觉得亲自问清楚。

  

   “好。”苏沅乖巧地坐好。

  

   “你,认识我爷爷?”

  

   苏沅想了想,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你爷爷?我不认识啊!”

  

   “那身上的伤又是什么回事?”

  

   一谈到身上的伤,苏沅心里便开始有些委屈,愤愤不平地开始向秦灏吐槽:“身上的伤是被黑衣人刺伤的,当时我背着我爹偷跑出门玩……醒来之后就到这里了。”苏沅愤愤不平地说着,想起神秘人的嘱托,中间特意省略掉了摄魂玉的事。

  

   “还真是胡扯,那你怀里的玉……”

  

   苏沅不知为何有些紧张地看着秦灏身上散发着冷气,正准备接受审判,一道音乐声却响了起来,在空旷的病房里显得尤为刺耳。

  

   秦灏面无表情的掏出手机的,当看见屏幕上的名字时,眉眼瞬间有些柔和,站起身来朝外走去,顺便划开了接听键。

  

   “喂,牧白……”

  

   苏沅清清楚楚地听见那块黑色的东西传出一个人的声音,不禁有些疑惑,为什么秦先生要对着整块东西说话呢?真是难以理解,更是对秦灏可以对着那个黑色的薄板对话感到惊异,一不留神就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一旁的王戟:“……”兄弟您可别装了,秦总都不在这呢!

  

   接了电话回来的秦灏明显脸色比之前好多了,淡淡地扫了一眼坐在床上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的苏沅,对着王戟吩咐到,“牧白待会过来,你去接一下。”

  

   “好。”王戟点了点头,迅速走了出去。

  

   秦灏在沙发上坐下,低头划着平板,脊背却依旧挺直。

  

   苏沅看着秦灏挺直的坐姿,不由的觉得赏心悦目,举止得体,这一定是哪个皇家的公子。苏沅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望着秦灏的身影有些微微发怔。

  

   “想看到什么时候?”暗戳戳的想法被秦灏带着笑的声打断,苏沅回过神来,偷看被发现了,顿时感觉一阵羞赫,整张白净的小脸变得红扑扑的,连忙转过了头,闲着无聊便又躺了下去,自觉地盖好了被子,亮晶晶的黑色眸子紧盯着白色的天花板。

  

   “哥!”

  

   正盯着天花板的苏沅被门外那声爽朗的叫声吓了一跳,差点弹跳起来,转头看向秦灏时眼神中要还有些无措。对方大概早就已经习惯,但也感受到了病床这边的动静,抬眸望了过来,迎上秦灏仿佛将他看穿的视线,苏沅心头一跳,急忙转开了视线,脸上不知为何一阵一阵地发着烫。

  

   刚刚声音的主人已经推门走了进来,手上捧了一束苏沅不认识的花,那人脸上扬着笑意,看清之后苏沅这才发现他跟秦灏真的很像,心里不断地猜测着。

  

   秦牧白自顾自地进了病房,看见已经自己坐起来靠在床头的苏沅,眼神突然一亮,跑过去跟他哥打了个招呼便坐到了病床旁,手撑着下巴盯着床上的苏沅。

  

   面对青年注视着自己的眼神,苏沅丝毫不敢动弹,偷瞄了一眼沙发上的秦灏,发现他仍然忙着自己的事,瞬间有些不知所措,被子下看不见的地方,嫩白的脚趾紧张地微微蜷缩了起来,正愁该怎么开口打招呼,一直撑着下巴盯着自己的人便开了口。

  

   “苏沅是吧?”秦牧白笑了笑,露出了一口白牙,看着苏沅通红的脸,被他这幅软乎乎的模样萌地不要不要的。

  

   苏沅有些窘迫地点了点头,面对秦牧白的自来熟有些不知道怎么搭腔。

  

   “我叫秦牧白,是秦灏的弟弟,你应该已经认识我哥了吧?”秦牧白盯着苏沅的有些肉的脸,忍住了想捏一捏的想法。

  

   苏沅不知道秦牧白的想法,抬头望了一眼秦灏的方向,有些呆愣地点了点头。

  

   “你好可爱啊!听我哥说你说你是穿越而来的,那古代是什么样子的呀?”秦牧白好奇地说着,还是忍不住伸出了手捏了捏苏沅的脸,心想果然软乎乎地,很舒服。

  

   苏沅滚烫的脸被秦牧白轻轻的捏了捏,瞬间有些惊吓,稍稍躲开了些,反应了片刻,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秦牧白口中那个“穿越”的字眼。

  

   “穿越?”这是什么东西?苏沅有些懵,看着秦牧白的笑脸不明所以。

  

   “对啊,就是发生了一些突发事件,从古代来到现代,或者是从现代回到古代。”

  

   苏沅低头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表示不太理解现代是什么东西。

  

   “啊这!你不会真的是从古代来的吧?”秦牧白一脸惊奇地看着苏沅,没忍住叫出了声,一旁的秦灏终于抬头望了过来。

  

   苏沅正准备问问清楚,便被秦灏有些宠溺的语气打断了。

  

   “牧白,这里是病房,说话小点声。”

  

   “好吧,我知道了。”秦牧白毫不为意地对着苏沅吐了吐舌头,调整到了正常的音量,又开始揪着一脸懵的苏沅问东问西,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秦灏听见穿越时有些变化的脸色。

  

   秦牧白兴奋地跟自己说着穿越的事,这下苏沅终于接受了自己“死”过一次就来到了未来的世界这个事实,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到底该怎么回到原来的世界呢?想到平时总是逼着自己做功课的丞相老爹跟傻愣愣的元福,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有没有担心自己,想到这,苏沅心里泛起了一股苦味,眼眶不由地酸涩,眼尾渐渐泛起了红。

  

   “沅沅你别难过,既然你碰巧来到我家,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秦牧白平时也是个大大咧咧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苏沅,只好轻揉了揉苏沅的脑袋安慰着。

  

   “嗯!”感受到秦牧白的无措,苏沅急忙点了点头,随后露出了一个笑容。

  

   “实在不行的话你可以找我哥帮忙呀,你先在我家住着,等到找到回去的方法你再离开也不迟呀!”

  

   面前的秦牧白压低了声音,还不时地偷瞟着他哥的脸色,弄得苏沅也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悄悄地观察着秦灏那边的动静,听见秦牧白这么说急忙摇了摇头,他们已经救了自己一回,又怎么能再麻烦人家呢?

  

   “不、不用了,你们救了我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呢!怎么好再、再麻烦你们?”苏沅对上了秦灏蓦然望过来的眼神,带着冷意的墨黑眸子像是一个深渊吸引着自己,心猛地提了起来,最后几个字几乎是颤着音发出来的。

  

   “哎呀,这有什么,要是你实在是想报答的话你就直接以身相许给我哥也是可以的,正好我也缺一个嫂子!”秦牧白看着苏沅泛红的脸蛋,嬉皮笑脸地打趣。

  

   “这怎么可能?”说到这里,苏沅猛然想起了自己身体的秘密,脸顿时红成了一片,低着头不安地扣着自己的手指,没敢再转头去看秦灏的脸色,心里早就已经是忐忑不安。

  

   “怎么不可能,沅沅你这么可爱,我哥一定会喜欢的......”秦牧白一脸兴奋地说着,顺带拿起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果皮在他手里打着旋被削成了一条长长的带状。

  

   “牧白,该让病人好好休息了。”秦灏有些头疼地捏了捏眉心,看着苏沅整张脸都快埋进了腿弯里,便及时阻止调皮的弟弟再说下去。

  

   “行吧。”秦牧白蔫蔫地削好手中的苹果递给苏沅,苏沅接过苹果道了声谢,小小地咬了一口,看着青年有些蔫的神色,刚想说些什么好,秦牧白又开心地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不过医生说明天你就能出院了,今晚我便让佣人们收拾好房间!”

  

   苏沅点了点头,有些感动,在陌生的世界里遇到好心人,自己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们呢。

  

   秦牧白想留下来好好陪陪苏沅,但是却被秦灏以话太多会打扰病人休息为由赶回了家,而秦灏因为临时有事赶回了公司,偌大的病房里,就只剩下苏沅跟负责照顾的护工。

  

   来到未来的世界,这是多么荒谬的事,但是今天他醒来经历的这些种种,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苏沅望着洁白无瑕的天花板,抬手抚上了自己缠着布的伤口,轻轻摁了摁,隐隐的痛感传来,就算他骗自己在做梦也无济于事,清醒的头脑让他有些害怕待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他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些什么。在这里他孤立无援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安安静静将伤养好,报答秦灏的救命之恩,回去之事只能从长计议。

排行榜
  • 黑月光洗白计划
    黑月光洗白计划

    作者 : 泸酒

    作为一名靠吸收黑化值狗命的攻略者,鹿川的目的只有三个:取悦他,征服他,然后直接跑路!把反派的黑化值逼到最大,鹿川才能活下来。看着反派们一个又一个为他痴迷,黑月光鹿川直接骑着电瓶车连夜逃走。当鹿川终于吸收满黑化值得以活下来后,系统丝毫没有留情一脚将他踢回以前攻略过的位面。

  • 替代品[娱乐圈]
    替代品[娱乐圈]

    作者 : 哈密瓜

    顶流音乐男神受×温柔冷漠影帝攻盛安灼在十九岁时参演了一部电影,双男主的那种。戏里,纪栩是与他相知相伴的苏北州,而戏外,纪栩只是纪栩。盛安灼入了戏,就像戏中一样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作者 : 柠檬茄子

    小说《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故事讲述了:作为著名娇气包,三流演员的浅灵长得一张美艳脆弱的脸庞,却无意间卷进了一场恐怖直播游戏。空无一人的小屋,忽然抖动的柜子,直接把浅灵吓出眼泪,恐怖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兴奋了。

  • 末日重生之我有个农场
    末日重生之我有个农场

    作者 : 周果子的肺

    小说《末日重生之我有个农场》,作者周果子的肺。故事讲述了:末日,秩序崩坏,食物短缺。楚钰被男友刘飞龙和小三王瑾陷害。重生回十年前,天灾开始之前,意外触电获得一个农场。楚钰在农场中种田,养鸡鸭,啃着玉米棒,抱着大腿老公,看着前世害死自己的两个人在末世挣扎求生,小日子过得美滋滋。

  • 「星际」穿越后我靠做饭火遍全网
    「星际」穿越后我靠做饭火遍全网

    作者 : Serendipit

    小说《「星际」穿越后我靠做饭火遍全网》,作者Serendipit。故事讲述了:江小阮穿越了,他穿成了一个爹不疼妈不爱的omega,不仅穿成了omega还继承了对方的老公! 江小阮看着桌子上的结婚证没缓过来,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好在他这个老公经常不在家,江小阮并不需要时时刻刻的应付对方,可他闲不住啊,所以前美食达人江小阮决定重操旧业,准备去做个美食主播。 在这个对食物料理知识匮乏的时代,江小阮凭借自己前世的经验在直播圈里混的可谓是如鱼得水,从刚开始被各大黑粉嘲笑,到最后各大吃货跪求不要下播,一切都特别顺利。 正当他想要离婚的时候,某位直播间管理跑到了他家,小马甲说丢就丢,从管理直接化身江小阮哪位神龙见尾不见首的老公。

  • 娇软ALPHA驯养指南
    娇软ALPHA驯养指南

    作者 : 兮峣

    结婚前夕,厉羽雾的未婚夫南霜离奇身死,令他悲痛不已 他认定是暗恋他七年而不得的黎栊杀了南霜, 加倍折辱黎栊,想要从他身上获得报复的快感 却在和他的相处中,逐渐认清自己的心 然而就在这时,南霜突然回归,指认黎栊即是企图谋害自己和未出生孩子的凶手 那么黎栊与厉羽雾的这段情,又将何去何从呢?

  • 臣服
    臣服

    作者 : 加菲尔德

    前期温柔后期疯批攻/强取豪夺/程夏深陷辍学泥泞,因为脸长得好看被傅家大少爷选中,从资助上学再进一步到带回家放身边养着。从此以后,程夏的眼里便有了光,寸步不离跟在傅奕身后,甜甜地喊他哥哥。

相关小说

自我攻略 高危职业竟是我自己 我那柔弱竹马竟分化成了A 宠监 大佬,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先生不让我回家! 学霸你别看我,看题! 过度侵占

最新小说

离婚后,大佬前夫被虐哭了 将军求我 面前的校草 反派大人求放过 都市无双奶爸 自我攻略 高危职业竟是我自己 我那柔弱竹马竟分化成了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