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生 > 悬疑灵异 > 邪棺龙婿
邪棺龙婿 钱多多
总点击 597 更新时间 2022-09-08 09:31:15

小说《邪棺龙婿》,主角林九陈思白。故事讲述了:我是父亲从墓里盗出来的。 出生便是命中带煞,克死至亲,九年克死九条人命,连村里都是牲畜死绝,庄稼尽枯。 爷爷机关算尽,以命相换,方才窥得天命,为林家求得一线生机……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这种时候你还问,你不教我,你我都要死了啊!”我对老人的执拗有些不满。

  “反正我已经死了,”

  黄爷爷哼哼,“而且小屁孩你可要知道,拜师授意是祖宗之法,要严格遵照......”

  “哗啦啦啦!”

  我懒得听他说话,直接,一把将行囊里头的法器倒在地上。

  卦盘、黄符、铃铛、墨斗、糯米......叮铃哐啷洒落一地。

  黄爷爷顿时呆住。

  我抬头看他,问道:“然后呢,我要用哪件?”

  “......”

  黄爷爷表情一滞,忍不住就骂:“败家仔!”

  还想接着骂,但看到门外两只恶鬼,也知道现在不是纠结法度的时候。

  于是他一咬牙,一跺脚,双指并立,轻轻点下额头,朝我一指。

  我怔了一下,接着仿佛身体被缠上丝线,全身四肢僵硬冻结,变成了任人操控的傀儡。

  黄爷爷如同鬼上身般控制住了我的身体。

  “不要抵抗,用心感受!”

  他喝了一声,控制着我拿起地上的桃木剑,身子轻轻一伏,又顺走几张地上黄符。

  我将往剑上一贴,单脚一剁,舞出一个剑花,剑尖朝两只恶鬼一挑。

  从没想过自己能做出这样的动作,我一时间心中又惊又喜。

  这套动作威势惊人,竟颇有几分捉鬼大师的范,再加上我脸上鬼纹狰狞,

  那一公一母两只厉鬼也被唬得一愣,停下脚步,不敢上前。

  “接下来跟着我念,林九!”黄爷爷大声道。

  我严肃起来,“嗯!”

  “精气归天,神气归地,肉归土,血归水,骨归石,发归草!”黄爷爷厉声念道。

  “精气归天,神气归地,肉归土,血归水,骨归石,发归草!”

  我跟着重复,念完的瞬间,就感觉从头顶到脚底被打通一般,福灵心至。

  周身毛孔骤然通透,天地间的灵气都涌进身体中,浑身上下好像有用不完的力量。

  “果然老话说的对,先天阴阳眼,半辈就成仙,”

  黄爷爷看着我的变化,叹道:“林九,你不仅鬼命出生,更有九阴之体,天生招鬼引灵,天赋好得让人嫉妒。”

  说罢,他的魂体竟凌空一跃,翻身旋转。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跟着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一跳而起。

  紧接着双腿空中一盘,然后重重落在地上。

  剧痛从膝盖和跨间传来,我痛得尖叫出来。

  还没等我缓过来,盘坐地上的黄爷爷身子一旋,如莲花般扭着腿站起。

  我的身体素质不太好,这一套动作下来,只觉得下半身剧痛厉酸,完全不属于自己。

  “喂,这又不是你的身子,缓着点用啊......”我弱弱叫了声。

  “我虽然说你天赋惊人,但距离出师捉鬼,你还差得远呢!”

  黄爷爷冷哼一声,又带着我踏起神妙奇异的步伐,边道:“若想继承道门衣钵,就靠你爷爷那些寻墓找穴,观相算命的小技可远远不够。”

  “你不也是盗墓的!”我反驳。

  “少智,我那只是无奈之举!”

  黄爷爷骂了一声,控制着我持剑朝门口轻轻挥剑,竟轻轻松松就将两只厉鬼击退。

  恶鬼发出凄厉的嚎叫,阴风大作。

  我吓得脸色煞白。

  黄爷爷白了我一眼,骂了一声“没出息”后,便控住我用嘴一咬指尖,以食指精血,在空中凭空画符。

  然后在白衣女尸扑向我时,厉声喝道:“敕!”

  只见火光爆出,凭空“轰”得巨响,一声惨叫,那女尸直接炸裂为粉!

  “啊!!!”

  手持巨斧的黄毛男鬼怒了,满身血,红着眼,怒吼一声,直接巨蟒一般张开血腥巨口,朝我冲来。

  “至于拜师之礼便不拘泥于形式,当务之急,是让你先感受一下我派的实力。”黄爷爷无视我说道。

  正说着,那黄毛厉鬼发出尖利的嘶叫,血红色的眼珠暴突出来,巨大的嘴裂到耳根,双手持着巨斧扑来。

  “聒噪!”黄爷爷怒喝一声,手随心动。

  我被操控着做出同样的动作,立即负剑而立,从地上摸起一张黄符,单手结印,双指并立,夹住符纸。

  “林九,跟我念!”黄爷爷说。

  我点头。

  “五雷使者,悬空大圣,霹雳轰轰,朝天五岳,镇定乾坤,敢有不从,令斩汝魂,急急如律令!”

  咒术念罢,空气一荡,黄符燃起!

  黄爷爷控我,将符纸往剑上一贴,带着五雷轰顶的气势,木剑猛地刺探出。

  霎时间,天雷滚滚,电光大作,暴雷在木剑上炸出!

  震耳欲聋间,我眼睁睁看着黄毛混混化为齑粉,消散在天地之间。

  一切静了下来。

  我呆愣了很久,感觉到自己又能控制身体,一脸喜色的看向黄爷爷,道:“黄爷爷,我们成功了!”

  却见黄爷爷的魂体突然透明,脸色一变后,双脚不稳,坐在地上,剧烈喘息。

  我惊得一叫,赶紧上前搀扶,但双手却一下捞空,连带着心都落空。

  这才想起这只是黄爷爷的魂体。

  “傻小子,忘了我已经死了吗?”黄爷爷没好气地说。

  “那,没什么办法吗?”我慌得左顾右盼,恨不得把他的灵魂塞进身体里。

  “别费劲了,你爷爷我这次是真的轻敌大意,没想到鬼有两只,”

  黄爷爷长长一叹:“而这就是惩罚,所以你将来若是行走江湖,千万不要再犯和我一样的错误。”

  “不,不要!”我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心一抽一抽得疼,泪眼逐渐朦胧。

  难以想象如果黄爷爷也走了,我该怎么办,这已经是我最后的亲人了。

  “别哭啊,小屁孩,接下来要说的,你好好记住,”

  黄爷爷也有些难受,抬手摸摸我的头,却透体而过,满脸苦涩:“供桌右边的抽屉里,有五本秘籍,你以后要好好研习,不得荒废......”

  眼泪低落,脑袋低垂,我不停地摇头,哽咽,什么话也没听进去。

  说了很久,屋里狂风卷起,气温骤降。

  黄爷爷突然顿住,仰天长叹:“是时候了......”

  我一时没听清,抬起头看黄爷爷。

  忽地瞧见他背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人,心中大惊。

  只见那人浑身黑衣,头戴黑色高帽,帽上书着“天下太平”,再有肤色黑青,獠牙鬼面,表情狰狞凶恶,朝着黄爷爷和我怒目而视。

  这竟是来勾黄爷爷魂的黑无常!

  所以这世界不仅有鬼,还有黑白无常吗?

  我一时吓得说不出话来。

  “黄志轩,你屠杀至亲,偷窥天道,犯下重罪!”

  黑无常缓缓飘至黄爷爷跟前,黑爪钩链一垂,语气森然道:“又因是修道之人,修为高深,普通阴差无法奈何你等,故特奉阎罗王之名,由我来亲自捉拿你!”

  什么屠杀至亲?

  我左看看,右看看,脑子突然没反应过来。

  黄爷爷却认命般地跪下磕头:“无常大人亲自前来,小民受宠若惊,在此甘愿伏法,接受惩罚,不求超生。”

  永世不得超生?

  我惊了一下,手足无措地想要拉住他,却再次拉空。

  黑无常冷冷一哼,扫我一眼,不多言语,便挥起勾魂铁链,朝着黄爷爷的琵琶骨钩去。

  若是真被勾走,那黄爷爷可就真的死了啊!

  我情急之下,大叫一声不要,竟止不住手脚,不管不顾地冲上去,拦在黄爷爷身前。

  黄爷爷脸色大变,一声怒骂,起身想去拉住我。

  “找死!”黑无常微微皱眉,挥舞那钩魂链直接冲我飞去。

  狂风大作,万分危机!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我脸上的鬼纹急速升温发烫,下意识紧咬牙关,闭上双眼。

  但是预想中的剧痛并没有袭来,反而眼缝中红光一闪,仿佛有什么东西脱体而出。

  我忍不住睁开眼。

  就看见黑无常一身惨叫,被直接击飞而出。

  而击飞他的,竟是一个漂浮在空中的红衣女子。

  黄爷爷呆住了,我也呆住了。

  看着女子背影,我的心脏猛然一抽,眼泪不受控制地冒出,心底那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就像每个深夜的梦境,像那个发烧的夜晚,她背着我,抚摸着我,轻声歌唱,温柔且安心,坦然而释怀......

  在她身边,我不用再担心苦难,不用再纠结痛楚。

  这曾是我短暂拥有过的幸福,就像是......

  我看着她,泪珠滑落,双唇颤抖,喉咙里挤出了那个词。

  “......娘?”

  接着那女人背影也微微一滞,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发丝舞动,露出精致的下巴和微翘的朱唇,朝我轻轻一点。

  但黑无常怒吼着冲来,打破了短暂的温馨。

  女人笑容瞬间消失,回头一掌拍出,一声轰鸣,红光耀眼,那黑无常再被拍飞。

  无常惨叫,凄厉异常!

  “好,好强!”我怔住了。

  另一边,黄爷爷不知何时和我并肩而立,眉心拧起,一脸忧色地看着我。

  我转头,笑着对他说:“这次我们有救了,黄爷爷!”

  “我是有救了,但现在的问题是......”

  黄爷爷看看女人,又看看我,像是在看陌生人,表情严峻。

  “......你是谁,她又是谁?”

排行榜
  • 替罪羊
    替罪羊

    作者 : 核融炉

    一年前,我心血来潮,给妻子讲了一个故事。由于内容猎奇,细节又过于真实,她被吓得魂不附体。事后我非常后悔,无数次强调故事是编的。可她对我的信任已然崩塌,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当夜她逃进洗手间,把门反锁,报警了。我因此锒铛入狱。

  • 结果显示正常
    结果显示正常

    作者 : 李鸿政医生

    给大家讲一个真实恐怖的急诊科病例。我接诊一个 27 岁的男性患者,网恋奔现发烧了,以为是艾滋病。却突然发现他怕水,已经处在狂犬病的兴奋期了。那时候我还不在 ICU,在急诊科。傍晚时分,来了个小伙子。病人来的时候还挺正常,就是有点发烧(发热),乏力,觉得浑身没劲,头痛。

  • 河神
    河神

    作者 : 天下霸唱

    民国年间,天津卫频频发生水患,关于河中怪力乱神之事的议论源源不断。警察局外编五河捞尸队队长郭得友深得老河神的真传,拥有点烟辨冤的绝技,告慰冤魂无数。漕运商会会长离奇死于河中,郭得友意外涉嫌其中,以嫌疑人的身份与会长之子丁卯,神婆顾影,以及天津市政府秘书长之女肖兰兰一同查清案件,摸索中惊奇地发现种种诡谲的迹象都指向了二十年前的一个叫做魔古道的邪教组织。二十年后,郭得友和丁卯再次发现了魔古道的踪迹,郭得友、丁卯、顾影、肖兰兰四人为了阻止魔古道的复辟,卷入了一桩桩惊悚离奇的案件之中 。

  • 生吞
    生吞

    作者 : 郑执

    影视原著小说《生吞》是由作者郑执编写,主角王頔冯国金。故事讲述了:秦理的父亲是杀人犯,自己患有耳水失衡,看书头晕。在学校受老师和同学的排挤,在大家眼中从少年班的天才变成了一个疯子。秦理为了复仇,知道殷鹏最惦记的是养的蛇后,匿名为殷鹏代养了10年蛇。殷鹏潜逃10年后,终于回来了,联系秦理想把蛇要回来。知道消息的秦理,开始对殷鹏布控,发现殷鹏再次做案,虐待过程中误杀一女子。秦理偷走尸体,将尸体伪造成和当年黄姝案一样,目的是让警方并案,为哥哥平反,还事情一个真相。最后,在警方得知真相后,跳楼自杀。

  •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作者 : 天下霸唱

    如何解开雮尘珠的秘密?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雪域藏地。同时香港古董商明叔为了寻找《格萨尔王》中传说的魔国冰川水晶尸,雇请胡八一等三位摸金校尉入藏寻找。胡八一等一行九人进入青藏文明的发源地之一、300多年前神秘消失的古格王国遗址,寻找古格银眼,据说它是藏地的地理坐标,可以断定冰川水晶尸就在喀拉米尔,而且许多线索都与雮尘珠暗合。在喀拉米尔的龙顶冰川,独眼白狼王率领狼群守护着冰川下的秘密;九层妖塔下埋葬的水晶自在山引发了雪崩;一条隧道直通风蚀湖,这里是白胡老鱼和斑纹鲛的战场,它们到底在争夺什么,是风蚀湖的霸主地位,还是在戏珠?

  • 接尸人
    接尸人

    作者 : 章八两

    你们知道一具尸体在殡仪馆里会经历什么吗?你们知道骨灰并不是烧出来的吗?你们又知道殡仪馆的工人为什么做不长吗? 我是一名殡仪馆的接尸工,这些年来我了解到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也接到过形形色色的尸体,有上吊自杀的,有被人大卸八块的,还有被车撞得血肉模糊的! 但在我的眼里,他们不过是没有灵魂的躯壳罢了,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一具会笑的尸体……

  • 灵魂蛊术
    灵魂蛊术

    作者 : 步城飞熊裔

    小说《灵魂蛊术》,主角黄德林兰素莹。故事讲述了:活物有灵魂吗?这个世界上有妖怪吗?除了人类生存的这个世界,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世界存在?没经历过,你就永远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蛊术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秘术,我们的故事就从蛊术开始!

相关小说

邪棺龙婿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午夜小饭店 压棺有术 我的鬼妻狐妾 接尸人 生吞 蛇妻美人

最新小说

皇后是海王 光芒家庭 白猫宠溺 农门悍妻养家忙 玄术女神穿越现代 血狱尊者 圣医出世 神眼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