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狐狸不吃酸葡萄
狐狸不吃酸葡萄 西渡
总点击 286 更新时间 2022-08-01 09:56:43

容楚觉得,孟逾就是一颗泡在醋坛子里的酸葡萄 他喜欢吃葡萄 可是不喜欢孟逾这颗 除了这葡萄是姐姐种的外,还因他觉得这葡萄酸掉牙 不过孟逾显然不是他想的这样的 葡萄不是普通的葡萄,是被毒液灌溉长大的,除了把容楚毒死外藤蔓还蔓延起来把周遭的一切都灭了个干净 可他容楚是谁? 若提城数一数二狡猾的楚狐狸! 啊呸!是数一数二聪明绝顶的楚大爷! 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死了呢? 这身边几道奇火加持 他就华丽丽的重!生!了! 他要改变!他要扭转乾坤! 容楚重生的第一年,只想阻止姐姐对姐夫的一见钟情,无果。 容楚重生的第二年,那就阻止姐姐对姐夫的芳心暗许,无果。 容楚重生的第三年,势必阻止姐姐与姐夫的月夜私会,无果。 第四年……无果。 第五年……无果。 第六年……果子好像长歪了……? 某日阳光明媚,姐姐翻了黄历直言次日宜土葬便就大刀一挥提着过来砍容楚,这才知道,那皇帝姐夫竟对自己这个做小舅子的图谋不轨别有用心?! 淦!皇帝姐夫真难伺候!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容楚估计自己以后应该是没脸见人了。

      

      真就是几条扬扬长街一路嚎着光着膀子被揪着走的。

      

      也就好在时候晚了,夜市也散了,人星零少,不然他这一世英名真就毁在这儿了。

      

      孟逾的府邸在和宁街,圣上御笔钦赐的长南府,因当年送去赵国为质时身赴南国,以他回来了难免想念为由,于是这长南府内建筑陈设便是如南国风情,长青木参天,花叶常驻。

      

      这也是容楚上辈子对长南府的印象。

      

      其实按理说他不该有这印象的,原是姐姐容梦作为续弦嫁于孟逾时他已然成了一国之主,举家搬入宫闱内,这长南府也是该搁置了的。但就是这么赶巧,容梦不得宠,甚至被厌恶,孟逾觉得把他放冷宫都碍眼,纯粹让她搬了出去。

      

      容楚不知道孟逾是怎么想的,他敢这样对容梦应该是知晓若是容侯得知这事必是要翻天的下场,但他显然胆大,不是不惧怕容侯,而是自信。

      

      自信容梦会站在他那一侧,拿捏着容梦的一切,哪怕她受尽冷漠与白眼也会替他瞒着他的薄情寡义。

      

      所以容楚每每来长南府时听得容梦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我很好,别乱说,问父亲安康。”

      

      那便是吧,容楚应着姐姐的话,其实他向来喜欢跟容梦唱反调,唯有这一次,也真就是这一次,他以为会让容梦心安,结果却是害惨了她。

      

      上辈子,上一辈子,真是可笑至极。

      

      他都没见过孟逾几面,只有偌大空旷的长南府,水乡风情,女人落寞的身影。

      

      想到这里,容楚心里叹了口气,此刻的他站在门前,高望着鎏金牌匾,真就是隔世之事了。

      

      “进去坐?”孟逾开口来。

      

      容楚本是不愿意的,就像一开始孟逾非拖着他来这会儿又有礼有节故作姿态地问他,便也跟着转了态度,鬼使神差答应了。

      

      只一进门,便是迎面扑鼻香。

      

      容楚有些许不适,他是挺喜欢胭脂水粉花叶果种的味道的,但只爱淡的,能让他深感红尘世间之味。

      

      可这花香之味太浓太重,他受不了。

      

      容楚觉得奇怪,以往他来这里,是没有嗅到过这味儿的,只道:“什么花这么香?”

      

      孟逾指了指萧墙下摆得整齐的几盆绿植,道:“南国的植物,俗称七里香。”

      

      容楚好奇,凑近了去看,便是能借着月色看清绿意盎然中几簇娇俏可爱的小白花儿。只是这味道浓郁,弄得他鼻子不舒服,正就这近距离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容楚退开了两步,吸了吸鼻子,摇头道:“这东西太香了,齁人。”

      

      “没让你闻。”

      

      孟逾说完便绕道走了,夜风寒凉,容楚还光着膀子,又是打了个喷嚏追了上去:“诶你慢点!”

      

      “……”

      

      容楚八成是受凉了,入了屋后整个人都是昏沉沉的,他鼻子堵着,鼻涕总是不争气地往下流,还都是流到嘴边才感到湿润才能意识到。

      

      太丢脸了。

      

      “你先穿这个。”孟逾在里屋里倒腾许久才拿出件单衣与鸦青色的衣物来。

      

      容楚抬头望了望,多少能看出孟逾的不乐意,他深知孟逾“小气”,无论是什么东西,大小贵贱都碰不得。但这一套衣物着实不是容楚喜欢的款,颜色让他总觉得沉闷,便就扯了扯自己身上暂且披着的大氅,厚着脸皮道:“我可以不穿这个吗?”

      

      “……”孟逾不语不动。

      

      容楚又道:“我想穿你那件白的,白色那件儿,锦绸料子那件儿,里外都绣得有白玉兰的……”

      

      “不穿就光着。”

      

      容楚:“……”

      

      孟逾见容楚不反应,便是觉得他嫌弃,心里多少不悦,真就是要收回去了,容楚眼疾手快起身来截住了。

      

      “将就就将就吧。”容楚向来乐观,左右望了望,便就当着孟逾的面儿把衣物换上了。

      

      孟逾已经坐到了火炉前,这是特意为容楚生的,暖手间抬头见到容楚身上拾掇好了,只道:“这样看着,倒还像个正经人。”

      

      容楚嘴里咬着红发带,双手高举正重束着自己半湿未干的发,闻言,便是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回应:“什么意思?我哪里不像正经人了?”

      

      “哪里都不像。”

      

      “那为何现在又看着像?”容楚两截儿白乎乎的手臂还没放下,一手固定青丝,一手扯过发带去绑着,却是一只脚上来移着坐垫出去些坐了下来。

      

      孟逾道:“因为你身上穿的衣物是我的。”

      

      “……”

      

      还挺骚。

      

      容楚马尾束好,他全然是胡乱搞的,有几丝几缕束不上,便是吹了吹将就了去,随后又拍了拍自己这身衣物,倒是看着还不错,颜色也没叠放着时看着那般沉闷,缎子依旧是上好的锦绸,上面有金丝双面云纹绣。

      

      不过容楚还是蛮觊觎孟逾那身白的,他上辈子本没见过他几次,却是三次有二注意到那身无尘白衣。

      

      算了,容楚也不是那种喜欢夺人所好之人,况且如今身上这身搞上了也很不错,冷峻热烈,洒脱不羁。

      

      甚至大小适宜,要是可以,他定要持剑潇洒恣意一番,才能把这身衣物的豪迈感挥发出来。

      

      不过他现在不行。

      

      容楚乖乖坐在火炉边儿,缩成一团,鼻子里还塞着纸堵着不争气的鼻涕流过河,时不时一个喷嚏又把纸给喷出来。

      

      太难受了,还堵得慌。

      

      孟逾觉得这画面实在好笑,道:“就你这样子,真还是不见其人难知也。”

      

      容楚不愿意搭理他。

      

      其实容楚心里清楚自己在若提城里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一说狡猾奸诈恣意妄为,闯祸惹事一样不落,一说聪慧机敏潇洒不羁,又是人人羡慕的高门深教子弟,两极化分严重,他倒不是多在意。

      

      容楚本无什么大的过错,顶多是捉弄捉弄看不惯的,挑逗挑逗看上眼的,他脑子灵光,却是不爱受拘束,多时一通言论把师傅些都堵得哑口无言。

      

      不过他确实无法无天胆大妄为。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贬义。

      

      容楚最是出名一件事儿,必然是把太学府里最资深的高老先生给气得罢教。高老先生一生志学,壮年时便在朝堂之上任事,老后又开课授学,其门下弟子个个出众,朝堂上的老官儿甚至是皇家三代,都是他门下学生。他七十致仕退休不干了,但却还是会时而受太学府一众先生之邀来讲授一两堂课。

      

      容楚就是这样一号惊天地泣鬼神的人物。

      

      在把高老先生气得扭头就走后,环顾四面黑了脸的先生师傅些,他还能当做无事儿人一样统领着一众学子上烟花街遛弯儿去了。

      

      甚至事后他还能说得有理有据一太学的师傅都拿不住罚他的理由,把缓过来没多久的高老先生又气得险些背过气去。

      

      原以为这样便就该奠基了容楚纨绔不学无术的名声,但他却又老奸巨猾得不行。不得不承认容楚聪明,甚至意志力坚定,他有他的思想,他想玩便是要玩得尽兴,他觉得该如何做便是要做得极致。

      

      高老先生一事便是如此。

      

      他反对高老先生的教学言论与方式,对他内容串掇甚至在学堂之上明言如何更能深谙其所教学之道,他觉得身临其境深感其悟才有收获。

      

      “这烟柳之地正如先生所讲是认识百态之所,一说你我不可站在自身的角度评论,也不可以以怜悯或是轻浮厌恶之态去言说,论之言之,便是如此,错的不是你我,也不是国度,更不是世俗,错,本身就不可一概而论。”容楚半夜翻进高老先生的院子,规规矩矩跪在他门前摇头晃脑继续念着:“先生明言深论,必然是大道深悟之人,我等子弟尚小,然理解尚浅,亲身历之,方能有所得悟……”

      

      这事儿传得开,开始时若提城凡是实诚人儿对容楚便是清一色的嫌,高门大户更是把他贬得一文不值。可事情反转直上,容楚向来毅力不凡,就是这样在老先生院里跪了一晚上又叨叨着一堆言论宛如和尚念经般把人老先生吵得整宿睡不着,却也因此,彻底与高老先生将心结解开。

      

      高老先生说他是狐狸,却是狡猾伶俐得十分讨喜,一时拿他没辙,二时又喜欢他那无拘无束的性子。容楚在那后便是破天荒的成为了高老先生致仕后唯一再收教的弟子。正是如此深得高老先生厚爱,人们又开始转变态度。

      

      容楚觉得好笑,不是笑他同样老奸巨猾的师傅高老先生,而是笑众人姿态。

      

      但他看得明白,也不想多解释什么。

      

      信则信,误则误,人心只信自心,任由旁人如何解释,误也解不开。倒不如等着让他们自己把误解开,反正来日方长。

      

      他历来性格开朗乐观,也不怕这些流言蜚语,况且他觉得,若提城里应该是传他好的比不好的多。

      

      回过头来,容楚便道:“我那老师傅要是看见我现在这个样子,必然又要摸着他那白花花的山羊胡子夸我有本事了。”

      

      他这是反话,孟逾便道:“高老先生德高望重,你能受他青睐,必然是天之骄子。”

      

      “啧,本大爷还真不吃这套。”容楚不爱听人夸他,他总觉得是在弯酸,他宁愿听别人骂他阴险狡诈,便是从一定角度上去,容楚听着觉得这才是夸他的言论。

      

      况且孟逾这么说,听着更是变扭:“你就是把本大爷夸上天去,这事儿也了不了,你既然把我扯你屋里来了,你不去徐家说清楚,我便跟你没完。”

      

      孟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道:“既然城中盛传你机敏聪慧,人捏不住错处,此番事情你多加思索也该是能化险为夷,又有什么怕的呢?”

      

      容楚冷哼一声,似不屑似无奈,应道:“别人是捏不住我的错处,拿我没辙,但我爹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他打我从来不需要理由。”

排行榜
  • 他们都劝我甩了渣攻
    他们都劝我甩了渣攻

    作者 : 栖迟

    虞铖商业联姻,三年形婚。 夫夫“相敬如宾”,感情淡如水。 后来虞家倒了台,虞铖觉得他的婚姻应该是走到尽头了,何况两个人本来就没有期待。 虞铖拿着离婚协议书等他签字。 陆凛司却影帝上身,“我喜欢的就是虞铖,一直都是。” 不过是信息素作祟而已。 陆凛司的谎言谁都没有骗到,反而让自己深陷其中。 谎言落幕,虞铖转身就跑了。 陆凛司笑的危险,“不爱我就去死……”

  • 发现自己是开局即死的炮灰怎么办
    发现自己是开局即死的炮灰怎么办

    作者 : 阿瑩

    萧景嘉死过一次。 但他很幸运地得到了重活一次的机会。 可他却发现重活一世,他是开局即死的小炮灰! 不过这没什么,主神说只要在路上救了天道之子就可以活下去。 他无比轻松地动了动嘴巴就让侍从帮他完成了任务,还特别友好地亲自照顾了天道之子。 主神:助他顺利获得传承、觉醒血脉,你就可以功成身退了,这是最后一次。 天道之子觉醒后,主神:助他修为精进、获取神器,你就可以功成身退了,我保证这真的是最后一次。 景嘉再次完成任务,主神却说:助他重回妖族,篡位成王,你就可以功成身退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 萧景嘉再也不相信主神的最后一次了,决定等天道之子成为妖王时他就自己功成身退。

  • 摆脱狗男人后我爆红娱乐圈
    摆脱狗男人后我爆红娱乐圈

    作者 : 葡萄养乐多

    小说《摆脱狗男人后我爆红娱乐圈》,主角顾添陆逸程。故事讲述了:顾添曾在婚礼上发誓会爱陆逸程一辈子。陆逸程信了,放弃学业安静本分的在顾添身边当花瓶。谁曾想一心一意付出换来的却是顾添的出轨新闻!

  • 替代品[娱乐圈]
    替代品[娱乐圈]

    作者 : 哈密瓜

    顶流音乐男神受×温柔冷漠影帝攻盛安灼在十九岁时参演了一部电影,双男主的那种。戏里,纪栩是与他相知相伴的苏北州,而戏外,纪栩只是纪栩。盛安灼入了戏,就像戏中一样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 揣了病娇的崽后我跑路了
    揣了病娇的崽后我跑路了

    作者 : 尘上

    南帝国战败,澈被当做求和礼物,送到北帝国顶级alpha厉升身边。传闻中,厉升手段凶残,性格阴翳。在摧毁南帝国半壁江山这事上,厉升功不可没。管理员教澈:“北帝国以子嗣为重,给厉升生个孩子,你的待遇会好很多。”澈向来乖巧听话,将此告诫铭记于心。所以厉升一靠近,澈就释放信息素。

  • 青天侦探事务所
    青天侦探事务所

    作者 : 十四狐柠檬

    爱吃糖的小白兔攻VS一直以为自己是1的直男受 因情入魔,因爱得道,不论千千万万年,眼中只此一人。即使百世沉沦,万劫不复。 喻若卿是青天侦探事务所的侦探,平时除了帮贵妇们抓猫找狗斗小三,还会帮zheng府破获一些重大的恶性案件。

  • 拿了炮灰剧本后真香了
    拿了炮灰剧本后真香了

    作者 : 花青鸾

    祝慎实习期结束的最后一天,穿进了同事吐槽的团宠文里。他成了豪门私生子,爹不疼娘不爱,凭着一张花瓶脸被逼联姻的工具人小可怜炮灰。更可怜的是他的联姻老公长着一张虽帅但薄情的渣男脸,张嘴就凶巴巴的让他去做饭。祝慎拿着炮灰剧本不敢得罪联姻老公,委屈得“哇”的一声,一边哭一边做饭。

相关小说

他们都劝我甩了渣攻 发现自己是开局即死的炮灰怎么办 狐狸不吃酸葡萄 OMEGA傻少爷逆袭记 我靠做梦走上人生巅峰 替身失格 娇软ALPHA驯养指南 九流替身

最新小说

顶流男神是前任 顾太太的马甲被扒了 三宝爹地宠妻上瘾 穿越之古代逃荒记 我再忍忍 低调的教养 克制学弟 绝世太子的倾城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