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星夜造梦人
星夜造梦人 玩具熊TT
总点击 264 更新时间 2022-08-04 09:10:59

杜简舟身为当代散仙,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造梦。 一次工作失误,他给人类魔头谢书阳安排了一年的恐怖噩梦,为摆脱天庭的惩罚杜简舟不得不给自己善后。 然而越接近谢书阳,杜简舟越对他同情不起来,这个黑心黑肺专帮坏人打官司的不良律师就该多受一些折磨。 与此同时谢书阳对梦里的内容表示出了极大兴趣。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他好整以暇地打量着杜简舟,思考着究竟是什么法术能让人渐渐隐身?如果在他隐身的过程中贴上道士的符咒杜简舟会不会被定住?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紧要的,最紧要的是昨晚上清音盒好像失效了,他又做噩梦了。

      

      杜简舟站在一旁,被谢书阳看得很局促,谢书阳突然扯开嘴角,“你站那干什么?坐啊!”

      

      杜简舟对这样的谢书阳很不习惯,不知道这似笑非笑的谢书阳下一步挖好了什么情绪陷进。连忙答:“不了,不了,我不坐。”

      

      “吃点水果。”谢书阳把果盘往杜简舟的方向推了一下,就见杜简舟眼神向是被定住了一般,不由自主的就往沙发边挪。

      

      谢书阳鄙夷的看了一眼,马上调转视线。他现在已经放弃怀疑杜简舟是否有什么阴谋,就这种没出息的傻样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算计自己!

      

      “你说,是你失误造成了我的噩梦?”谢书阳转过脸来,还是试着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杜简舟手上是一盒紫黑色圆滚滚的车厘子,皮光油亮,肉质紧实,一看就是果中精品。他有些不知道怎么下口,目光游移间,听到谢书阳问话,连忙正经起来,“是这样的……”

      

      杜简舟从头到尾,毫无保留地介绍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保证自己一定会负起责任,绝不会让谢书阳受到任何精神和肉体的伤害。

      

      谢书阳静静听着,没有反驳,现场气氛很安静。

      

      杜简舟终于忍不住说,“你可以提出疑问,但是能不能不要这样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

      

      谢书阳很想相信,特别是在道长大力保证之下,可是他就是想笑,“梦使?”

      

      他弯着嘴角,眼睛里也是细碎的笑意。谢书阳一般很少笑,这让他看起来没有了平时那样肃杀的气质,多了点人味儿。让人相信他是可以从世俗的繁杂中找到乐趣的,他并不是一部邢法典机器。

      

      杜简舟不愿意再卖力表演,他泄气地把车厘子放回茶几上“说了你又不信,反正只有我一人能治你,你就把我当作医生好了。”

      

      谢书阳别无选择,他这几天也去看了心理医生,可心理医生的手段对他统统都没用,谢书阳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让医生没办法对他做催眠治疗。他们找不到病因,自然也没法治。

      

      “好,”谢书阳点头,“我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说,你打算怎么治疗我?”

      

      “你得完全信任我,让我知道梦里的内容。”

      

      谢书阳皱起眉,这个要求对他来说有些困难,如果他能轻易相信别人,也不会谢绝那么多心理治疗师了。

      

      幸好这时门铃响了,谢书阳起身开门,就见物业经理苦着一张脸站在门外,吞吞吐吐:“谢律师,对不起,打扰了……”

      

      “我不是叫人去处理门口的花圈了吗?”

      

      “是,是……可是刚才,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群人,对着大门口泼了一桶粪,还扬言,如果我们不放他们进来,晚上又来泼……你看……这进进出出的业主……对您意见都挺大的……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谢书阳冷着脸,对物业处理事情的态度很失望,“怎么,他泼你粪你就让他泼吗?你不会报警吗?寻衅滋事,破坏公共安全,你们大门口的监控没坏吧?把它交给警方……”

      

      物业经理分辨:“报警了,早上就报警了,可是警方一听您的名字,拖拖拉拉刚才才来,走了个过场,让我们跟您商议,让当事人和解。”

      

      谢书阳对警方的办事态度很气愤,但也毫无办法。只是讥笑一声,“所以,你现在找我是有什么诉求?”

      

      物业经理受不住谢书阳这样的阴阳怪气,连忙说:“不敢不敢,我只是来问问,谢律师足智多谋,看能不能有什么好的办法,把这件事情解决了。毕竟,天天这么闹着,您住着也不舒心啊是不?”

      

      谢书阳到没有觉得不舒心,就是物业天天找来很烦,于是他决定退一步,去郊外的别墅住,这别墅不在他的名下,别人也找不来。

      

      谢书阳拿着简单的行李,大摇大摆地出了小区大门,后面跟着杜简舟。并且同时在个人社交账号上转发了最近新实施的反有组织犯罪法,反对网络暴力,其强硬态度引发了网友对他又一次口诛笔伐。

      

      杜简舟坐在谢书阳车里,厚重的木质冷香从空凋里徐徐送出,沁人心脾,让他忘记了刚才大门口的恶臭。

      

      杜简舟终于忍不住疑惑,问:“我看你不缺钱,为什么要接那些案子?”

      

      谢书阳对这种低智商的问题毫无回答的意愿,杜简舟吃了个瘪,以他普通人的价值观无意义地劝解,“上次那个强奸案,孰是孰非很明显了,你偏偏要替坏人做辩护。”

      

      也许是受不了唠叨,谢书阳单手握方向盘,呲笑一声,“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

      

      这个问题有点难到杜简舟,他对这世纪的人类了解也不多,“反正那个强奸致人死的富二代是坏人。”

      

      “你看见他强奸了?”谢书阳反唇相讥。

      

      “我……”他有些生气,对律师玩这一套文字游戏和逻辑漏洞毫无还手之力,“你当然可以巧舌如簧,移花接木,可是事实真相如何大家心里都明白,不然何至有素不相识的人对你恶语相向甚至作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就是因为你破坏了他们心中的社会正义。”

      

      谢书阳沉下脸来,“社会正义?刑辩律师存在的部分意义就是为了对抗强大的公检法系统,法律条款就是在这种你来我往的对抗中得以完善。不求你那傻脑子能弄懂这些,但是如果你想呆在我身边,就不要再和我探讨这些白痴问题。”

      

      杜简舟被怼得哑口无言,真想下车一走了之,可是又不能,只能气呼呼的坐在副驾驶上,随时警惕会不不会有人来撞他们的车。

      

      谢书阳新落脚点是一栋山间小别墅,这是一个别墅群,错落的散布在林荫里,每一家都有超大的私人草坪和山间湖泊,盘山公路蜿蜒而上,路旁是一排茂密的银杏,

      

      伞状的叶子绿出勃勃生机,铺天盖地地把夏天包裹住,汽车从林间穿梭而过,只接住几束细碎的过滤后的光。

      

      杜简舟忍不住感叹:“这里的秋天一定更漂亮。”可以想象秋天的时候它们能怎样浩浩荡荡染黄天际。

      

      谢书阳的脸还是很臭,路程越长就意味着离他事务所越远,这样的车程要想天天去市中心上班看来是不可能了。

      

      而且最近他在网上声名狼藉,事务所也跟着受牵连,所里的每一位律师包括扫地的阿姨的信息都被扒出来网上示众,大家都心照不宣,盼望着谢书阳能主动消失一段时间。

      

      他自己也心有所感,他不在乎网友的恶意和同事的过河拆桥,他只是很气恼,对事情超脱自己掌控,不得不暂时屈从的憋闷。

      

      车子在一栋极简约现代的别墅前停下来,别墅外观呈白色,草坪上波光粼粼的池水和巨大落地窗玻璃反射的光交相辉映,在这蓝天白云的森林中美得宛如童话城堡。

      

      杜简舟愣愣地跟着谢书阳下车,这有点超出了他所了解的豪横的范畴,所以,他是跟着谢书阳来度假来了?

      

      “这是你的房子吗?”杜简舟问,羡慕的语气不言而喻。

      

      “不是。”谢书阳答,“是我一个当事人的。他要送给我,可是我没要,所以这房子就一直空着。”

      

      杜简舟点点头,“这么大一份礼物,得是犯了多大的罪啊!”

      

      谢书阳不理他的嘲讽,自顾的下车开门,他也是第一次来,对这一套电子系统用得不是很趁手。

      

      杜简舟围着房子走来走去,把它在心里和圆圆那栋城堡做对比,得出结论虽然不是一种风格,但两人都很豪横。

      

      谢书阳放下行李先开了一个简短的视频会议,把下一步的工作给手下人吩咐了。他刚接了那个洗钱的案子,正是需要收集资料各方论证寻找突破口的时候,再加上上次那个强奸吸*案也快要开庭,那徐总死活不同意事务所上其他律师,就只认谢书阳一个人,谢书阳也很敬业,亲力亲为的写诉状、辩护陈词等。

      

      等他开完会,收了电脑,走出那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来到草坪花坛边,看到杜简舟正和一位身着华贵的妇女攀谈。夕阳的光照在他们身上,杜简舟的头发被染成了金黄色,眉目温柔,笑容明亮。

      

      那种感觉又出现在谢书阳身上,一种似曾相识的熟稔,好像记忆深处的某些碎片被翻了出来,这样的画面,画面中的这个人,这种熟悉感包裹着他,眼前的场景像隔着一层名为岁月的毛玻璃,他恍恍惚惚犹如置身梦中,灵魂也跟着战栗。

      

      谢书阳静静的站着,心里不知何处而来一股巨大的感动,他看着不远处的杜简舟,所有的感知都被这种情绪所淹没。

      

      “诺,主人出来了。”杜简舟朝女子说道。把她引向谢书阳。

排行榜
  • 先生,我不乖了
    先生,我不乖了

    作者 : 渊渊

    为了讨顾亦年的喜欢,舒闲藏起所有锋芒,做了三年乖巧温顺的Omega。 可是到最后舒闲才知道,顾亦年喜欢的,一直是高中的摇滚少年,从来都不是乖巧懂事的舒闲。 而他们的婚姻,自始至终,都是一场商业联姻。 我记得你原来很乖的,舒闲,你变了。算球了,爱谁乖谁乖吧,反正我不干了。

  • 离婚受限,恋爱自由
    离婚受限,恋爱自由

    作者 : 橘燃

    程濑恩研究生毕业旅行刚结束,这边就被自己亲哥安排去结婚了 对象还是哥哥的发小,大了自己七岁的房地产公司总裁——宫仲栾 有人说这宫总少言寡语,性格孤僻,是个难对付的主儿。有人说这宫总年轻有为,长得又帅,是个值得一钓的金龟婿。

  • 去民政局领到的媳妇超级A!
    去民政局领到的媳妇超级A!

    作者 : 沐色流憩

    江随靠着老哥给的信息素转化剂,在alpha堆里隐藏了许多年,终于混进了娱乐圈,成为了一名十八线跑龙套。婚后的某天, 马上就是发布会了,记者都等在外面,江随一摸裤兜,哦豁,我的转化剂呢?

  • 为大佬介绍对象后我成了他的独宠
    为大佬介绍对象后我成了他的独宠

    作者 : 啵了个醬

    活泼炸毛努力挣钱小迷糊受VS腹黑暖心老狐狸总裁攻,生活处处小甜饼 姜家夫人出资五千万请求乔星然给大佬姜堰东找个对象,并且让他们成功结婚,要是有了孩子再加三千万。只是乔星然没想到,为了这五千万,他成了大佬的小助理,还把自己的一辈子都搭了进去。

  • 全帝国都知道首席沦陷了
    全帝国都知道首席沦陷了

    作者 : 夏旸

    沉颂打死都没想到他会喜欢上一个A。 刚见面是在一个舞会上。 林徊序为了救人,把自己伪装成了o。 于是沉颂以为他真的是个o。 误会一直延续到军校再次见面。 沉颂认出他:军校也敢来,胆子不小。 林徊序:舞会的事别提,不然揍你。 沉颂心想这小o还挺有意思。 后来。 沉颂:我喜欢你。 林徊序:你不是不喜欢A吗? 沉颂: 我是不喜欢A,但这和向你告白有什么关系? 林徊序意识到什么:我是A,你知道吧?沉颂:我不知道啊! 再后来。 沉颂:你是A也没关系,我一样喜欢你,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是性别。林徊序:有病。

  • 相缘
    相缘

    作者 : 董焕

    原本是个快要渡劫成仙的狐妖付浮生,被人残害。只能被迫寄生与仇人儿子的身上存活。借着仇人儿子付浮生的身体,改变了他们之间的命运。余哲:你是选他还是选我! 何树一脸委屈:浮生,选我。付浮生皱进眉头:劳资一个都不选!gun!谁都不能耽误他重塑原身修炼,他可没空谈情说爱。

  • 被迫揣了丞相大人的崽
    被迫揣了丞相大人的崽

    作者 : 半枝

    南衡六殿下宁王齐渊刺杀皇帝未果,皇帝大怒,将他赐给自己身边的新晋红人右丞相子书珏。 纵使齐渊身世低微不受宠,也没受过这般奇耻大辱,但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他决定忍气吞声。 他要跟子书珏做一笔交易。 可是谁料到他在新婚之夜被皇帝赐药,提前进入了雨露期,被迫和这个无耻之徒成契了! 他慢慢适应了相府的日子,直到有一天子书珏告诉他,他寻来了自己心心念念十几年的心上人。 可笑,他堂堂南衡宁王,竟被人当成了替身。 复国大计将成,齐渊对相府再无留恋,悄然离开。 离开之后,他发现自己肚子里已经有了子书珏的孩子。

相关小说

星夜造梦人 自荐离婚 嫁进豪门的软甜OMEGA 一觉醒来我居然怀孕了 末世之大佬的媳妇非人类 他们都劝我甩了渣攻 发现自己是开局即死的炮灰怎么办 狐狸不吃酸葡萄

最新小说

君不负 白切黑月光 仙君他貌美如花 我来姑苏,不做妾 我洛静静当虐文女主的那些日子 将门毒女要复仇 羽化神医 契约娇妻有点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