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总裁豪门 > 新婚老公要离婚
新婚老公要离婚 寻梦
总点击 289 更新时间 2022-09-09 16:15:49

鹿羽恩被逼嫁给A城植物人傅少,本以为过去守活寡,没想到新婚夜这傅少就醒了!他认为她贪得无厌,所有人也都等着看她笑话,骂她丑八怪,却不成想,她马甲众多,摇身一变成了不同的神秘大佬!而他也在要求她离婚的同时,深深的被她吸引,帮她虐渣升级,将她宠上天。一年前,他:这婚必须离!她:不离是小狗!一年后,他:汪汪汪!!!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鹿羽恩笑眯眯地看着她尝了一口,然后又尝了第二口,第三口……

  一小会儿的功夫,那碗蛋炒饭就被她吃了四分之一。

  有糖糖试毒,傅廷川最终也拿起筷子夹了一口。

  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他看向鹿羽恩的视线也更诡异了些。

  这味道,跟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这女人究竟是谁?

  昨晚做饭初见成果,糖糖虽然嘴硬,但还是将自己为她准备的那份吃得干干净净。

  至于傅廷川,竟然也吃了不少。

  鹿羽恩心情大好,第二天特意起了个大早。

  才刚下楼就听到门铃响,她诧异地看向门口。

  这个时间点,谁会过来?

  鹿羽恩去开门,意料之外地见到了鹿艺可。

  “你来干什么?”

  她双手抱胸,上下扫了鹿艺可一圈,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腿好的够快的,这么快就能走了?”

  她不提腿的事还好,一提鹿艺可脸上的笑差点绷不住裂开。

  还敢提这件事?要不是因为她鹿羽恩,自己怎么会受那些苦?

  鹿艺可低了头,将眼底的戾气藏住。

  她倒要看看她能猖狂到什么时候!

  “姐姐,我是来看你的,顺便跟你道歉,昨天的事真的是误会。”

  她一边说一边抓住了鹿羽恩的手,顺势直接挤了进去,眼疾手快地关上了门。

  看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鹿羽恩抽了抽嘴角。

  倒是不知道她还有这本事。

  鹿艺可终于成功挤了进来,松了一口气,眸子闪过一抹暗色,亲亲热热地朝着她笑:“姐姐,你一个人在这举目无亲,肯定很累吧?我今天来了,就是来帮你分担的。”

  她说完扫了一圈,目标明确冲向了餐桌,拿起了抹布开始擦桌子。

  “姐姐,你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说,全都交给我就好。”

  鹿羽恩眯了眯眼,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半晌,随后讽笑,收回了视线。

  鹿艺可过来为了什么,又打算做什么,她都不关心,更懒得揣测。

  这里可不是鹿家,而是傅廷川的地盘,在这里耍小心机……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有人想找死,她拦不住,更不想拦。

  鹿艺可卖力的擦着桌子,累得满头是汗,听到身后鹿羽恩上楼的脚步声,她眼里闪过兴奋和得意。

  确认四周没人盯着,鹿艺可将抹布一扔溜进了厨房,扫了一圈,最终将视线落在咖啡上。

  她记得鹿羽恩从来不喝咖啡,更爱喝茶,除了傅廷川,这杯咖啡不会有第二个人喝。

  她拿出自己带过来的药,小心地全部放进了咖啡里,又搅了搅,确认再无痕迹,她才悄悄地从厨房出来,找了个地方藏好。

  鹿羽恩睡了个回笼觉下来时,并没有再看到鹿艺可的踪影,心中生疑。

  “这回这么省事?就这么回去了?”

  这可不像鹿艺可的作风,那母女两个向来是见不着兔子不撒鹰的,要是一点好处都没捞着,怎么可能走?

  正好这时,糖糖蹦蹦跳跳地从楼上下来,看到鹿羽恩,她高高抬起下巴,从鼻孔重重哼了一声,到底没有像从前那样对她恶语相向。

  鹿羽恩看着她目不斜视地从她身边过去,端了杯咖啡,又目不斜视地经过她上楼,进了傅廷川的卧室,不由得哂笑。

  小丫头不招人烦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看来还真是吃人嘴短。

  被糖糖这么一打岔,鹿羽恩将鹿艺可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自顾自地去忙活中餐的事。

  经过昨晚的美食攻略,她信心大增,说不定多给这父女两个做几顿饭,她在这里的日子能好过一些。

  最重要的是,傅廷川收拾鹿家那些人的手段实在是解气,把他哄好了,对她百利而无一害。

  而此时,二楼。

  傅廷川喝完了咖啡,一个小时后药效发作。这药效来得又急又猛,等他意识到之后,已经晚了。

  他指甲死死地掐进肉里,意识逐渐被欲望吞噬。

  该死的,谁这么大的胆子给他下了药?

  他脑海里莫名闪现出鹿羽恩的身影,几乎是瞬间,身上的热浪更高,烧的他红了眼。

  啪的一声,有人关了灯,傅廷川盯着门口朝他走过来模糊的身影,身上的戾气更重。

  敢算计他,好大的胆子。

  傅廷川忍下心里的屈辱,等到那黑影走到近前时,伸手狠狠地将人拖到身下。

  “鹿羽恩,你就这么自甘下贱,想方设法成为我的女人,甚至不惜下药?好,我成全你!”

  被压在身下的身躯狠狠的抖了抖,不等傅廷川细想,一双手臂抖着抱住了他脖颈,主动献上了唇。

  傅廷川心里一阵厌恶,偏头躲开了。

  什么脏东西,也敢往他嘴上凑?

  大手一用力,他撕开了身下人的衣物,布料裂帛声在房间里异常刺耳。

  门没有关严实,漏开了一条缝。

  鹿羽恩正好这时候上楼,听到动静,犹豫了一秒,还是凑了过去。

  将门推开了些,就着走廊的灯光,她隐隐约约看到傅廷川和一个女人抱在一起。

  当下心惊肉跳,身体比脑子更快,鹿羽恩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家里什么时候进来一个女人?

  傅廷川平时总是一副冷心冷情的禁欲模样,没想到私底下这么热情似火。

  她盯着门,心里感叹了几句,识趣地转身准备离开。

  才走了两步,迎面便和一个女佣撞上。

  “鹿小姐,你在这儿做什么?”

  鹿羽恩八卦欲升腾而起,拉着女佣走到角落,干咳一声,开口打探:“你刚刚一直在二楼打扫?”

  女佣不解其意,默默点头。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鹿羽恩拦着女佣问:“那你看没看见,刚刚傅廷川的房间进去一个女人?”

  女佣诡异地盯着她满脸兴奋的脸,心里发怵。

  老公出轨别的女人,鹿小姐这么高兴做什么?绿帽癖?牛头梗?

  看女佣这个反应,鹿羽恩直接问了关键问题。

  “你看见进去的是谁了吗?”怕女佣有所忌惮,鹿羽恩连忙举起三根手指发誓:“你放心这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我绝对不会告诉第三个人。”

  她就是纯纯的好奇,可没想过搞破坏。

  女佣面色更风中凌乱了,咽了咽口水,迟疑着开口:“人不是鹿小姐您送进去的吗?刚刚进先生房间的,是您的妹妹鹿艺可啊。”

  她看着鹿小姐亲自将自己的妹妹放了进来,还以为是鹿家故意安排的,合着原来鹿小姐不知道这事?

  傅延川觉得自己浑身都被欲火燃烧,但他死死地坚持着,怎么都不愿意碰旁边的鹿艺可一下。

  他觉得那是鹿羽恩,想借着身体上位?想都别想!

  但鹿艺可在旁边可难受了,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躺在这儿,傅延川却不愿意碰一下!

  多少人追求她,她都没有答应,现在主动送上门来了,还被嫌弃!

  她的心里怎么能忍!

  鹿艺可看着傅延川熟睡的脸,气得直接翻身下床走人。

  这辈子就没这么丢人过!

  然而,鹿艺可才刚出门就遇到了鹿羽恩,她当即脑子一转,急忙一瘸一拐,扶着自己的腰就走了过去。

  “啧……鹿羽恩,我有点儿腰疼,你可以帮我揉揉吗?”

  鹿艺可特意装作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事情败露的样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她不太好意思开口:“不好意思啊,妹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傅延川就把我拉到他的房间里面去了……我当然不是那种人,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他那力气那么大……”

  鹿羽恩嘲讽地笑了笑,鹿艺可是个什么心思,她的心里跟个明镜儿似的。

  这鹿家人可一个个都是狼子野心。

  不过,让鹿羽恩觉得奇怪的是,这傅延川也未免太不挑食了点儿,居然什么货色都要。

  果然,男人啊!

  鹿羽恩在心里啧啧轻叹两声,随即挑眉看向了鹿艺可:“你的意思是,他强迫你的咯?”

  鹿艺可羞红了脸,点了点头,那模样看起来好像真的是一个无辜的人。

  “妹妹,你平时是不是不能满足他呀?傅先生刚刚对我可是威猛多了!”鹿艺可模样看起来是可怜巴巴的,但是谁都听得出来,她的语气满满的都是炫耀。

  鹿羽恩就这么淡淡地看着她,想看看她还能说出什么毁人三观的话来。

  鹿艺可见她不说话,以为是自己刚才说的那一番话把她给气到了,顿时更是得意洋洋。

  “鹿羽恩,如果你不行的话,不如就换个人吧,毕竟你我才是傅延川命中注定的那个!”鹿艺可现在可真是后悔极了,如果当初嫁过去的是她,那现在享福的不也就是她了?

  都怪鹿羽恩,平白无故地抢走了属于她的生活!

  “啧,我见过不要脸的,但是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鹿羽恩嘲讽地笑了,果然这鹿羽恩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还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出说呢!

  “腰疼可以自己揉揉,过两天就好了,但是你要知道,小三终究是小三,无论怎么都是上不了位的,如果你有什么不服气,我们一起去找傅延川。”

  鹿艺可当然不找傅延川,愤愤地瞪了鹿羽恩一眼,心里着实气愤。

  “另外再提醒你一句,这男人嘛,有几个是不花心的?妹妹还是不要玩得太花,免得到最后失心又失身!”

  说着,鹿羽恩意味深长地扫了她一眼。

  鹿艺可只觉得心虚,撂了几句狠话,赶紧就跑了。

排行榜
  • 霍少夫人是黑心莲
    霍少夫人是黑心莲

    作者 : 千羽兮

    盛京最有派头的大佬偏偏迷上了一朵“黑莲花”,无数少女的心碎了一地。她狡猾、善变,坏事做尽,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却偏偏合了他的胃口。他腹黑、狠辣,手段凌厉,是个人见人怕的狠角色,跟她简直绝配。“招惹了我,不认账怕是不行”。某女嗤之以鼻:“抱歉,我很挑嘴的,我们不太合适”。从此大佬开启力争被吃模式,兢兢业业终于翻身,某女却又想赖账——“谈情可以,结婚不可以!”

  • 离婚后前夫总被虐
    离婚后前夫总被虐

    作者 : 风吹落叶

    许清歌爱了傅南瑾整整五年,她付出所有,活得像个保姆一般,本以为孩子的到来可以挽回两人的婚姻,最终却换来了一份离婚协议书。产妇里的她被害命悬一线,许清歌从深渊之中醒悟。五年之后的她华丽回归,众人恭恭敬敬的叫她“许总。”曾经欺负她的人也被各种打脸,过往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面对前夫的追求,许清歌直接转身离开。傅南瑾表示:“老婆,孩子需要妈咪,复个婚吧!”

  • 废柴夫人是大佬
    废柴夫人是大佬

    作者 : 唧唧复唧唧

    小说《废柴夫人是大佬》,主角叶晚晚慕城。故事讲述了:魂穿到废柴小可怜身上,全能大佬叶晚晚表示自己心很累。在这个设施有限的世界,既然无法回去,那就打造一个叶晚晚的帝国!帝京权贵圈盛传手段狠厉、冷酷无情的慕五爷,从深城带了个娇蛮任性的乡下丫头回来,宠上了天。私下议论纷纷:“这乡下妞手段挺厉害啊!五爷被下了迷魂汤了?

  • 此生我只爱你
    此生我只爱你

    作者 : 姒锦

    小说《此生我只爱你》,作者姒锦,主角沐依依席晟轩。故事讲述了:渣男为扶小三上位,设计诓她入局。她前脚怀孕,渣男后脚迫不及待与小三厮混,还想去母留子,简直是痴人做梦。

  • 错爱前夫要复婚
    错爱前夫要复婚

    作者 : 鹿火火

    沈清姝陪伴了厉霆熠十年,结婚三年,可终敌不过他的白月光对他娇软一声熠哥哥。为了逼她给白月光下跪认错,厉霆熠不惜害死她的父母,甚至将她送进去。法庭上,望着男人冰冷的眼神,沈清姝彻底清醒:“我有罪,我认罪!”爱上你,就是我的原罪。原来那些情酣耳热之际,她从他眼底见过的暗潮,不是爱情,是她高估的自己。后来,传来她在监狱自杀的消息时,厉霆熠慌了。弄丢你时,我从未想过,我会在后来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为你癫狂。

  • 首富总裁又来追妻
    首富总裁又来追妻

    作者 : 淇沅

    小说《首富总裁又来追妻》,主角冰清尊权御。故事讲述了:云城首富人设崩了,走错房间,不小心霍霍了别人的新娘。本以为,钱是万能的。没想到,女律师不好惹。一纸诉状,与他对簿公堂。只有他不要的,没有他得不到的。他诱哄+威逼,“跟他离婚,跟我结婚。”

  • 错认后我成了九爷的白月光
    错认后我成了九爷的白月光

    作者 : 喻大小姐

    小说《错认后我成了九爷的白月光》,主角兰溪溪薄战夜。故事讲述了:一场意外,她和帝城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牵扯,生下孩子被迫远走。三年后,意外再遇男人,她拼命躲他,避他,远离他! 谁知他带着萌宝堵上门。

相关小说

重生后全国大佬都想娶她 溺爱成婚,陆少你老婆又跑了 错嫁新妻逃了婚 拐个妈咪哄回家 首富总裁又来追妻 重生后被傅爷宠上天 沈少夫人是白月光 萌宝爹地追妻难

最新小说

战尊傲婿 绝武医神 重生后全国大佬都想娶她 病弱夫君锦鲤妻 溺爱成婚,陆少你老婆又跑了 错嫁新妻逃了婚 拐个妈咪哄回家 首富总裁又来追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