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论我被偏执狂强取豪夺的那些日子
论我被偏执狂强取豪夺的那些日子 暮赐零
总点击 300 更新时间 2022-09-14 08:51:34

第一次见到祁劭时,祁行刚从魔鬼养父的家里逃出来,冰天雪地里,他蜷缩在垃圾桶旁瑟瑟发抖,几乎失去气息。 而路边停了一辆迈巴赫,眼神恣睢的少年透过缓缓落下的车窗与他仓皇含泪的眸子对视。良久,少年忽然漫不经心的一笑,语气痞气不羁。 “父亲,我想要一个玩具。” 祁行就这样来到了祁家,他的命是祁劭救的,名字是祁劭给的,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祁劭赐予,当然要对祁劭言听计从,而祁劭也最爱他又乖又软的模样,时常笑称祁行是他最喜欢的玩物。 而祁行……他其实从来都不甘心做一只牢笼中的金丝雀。 于是他逃了。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祁行,我要结婚了。”

      

      祁劭面容平静,仿佛这件事对他而言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听在祁行耳里却是不亚于火山喷发时的惊天动地,他不由自主的翕动了几下嘴唇,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联姻对象是周家小姐周敏言,”祁劭继续说,“祁周两家一向有合作,这门婚事也是从小就被定下了的,况且……周敏言也的确是一个很合适的结婚对象。”

      

      祁行沉默,他怎么会不知道周敏言呢?那个笑容明朗,善良大方的女孩子在年少的时候就曾经以不容抗拒的姿态强行占据过他的心神,她是周家的嫡出小姐,又是祁劭的青梅竹马,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是再自然而然,正常不过的事情。他的确不用为这种事情感到惊讶。

      

      可是……祁行轻轻按了按自己的心口,还是有种淡淡的苦涩和疼痛在那里涌动,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谁。

      

      “即使我结婚了,你也不用太伤心。”祁劭看祁行拧着眉不说话,仿佛是在暗自神伤,轻佻的捏了捏他的下巴,“放心,只要你听话一点,乖一点,我最宠爱的还是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祁劭心中还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祁行性格很内向,不是一个容易把情绪流露于表面的人,而现在他听到自己要结婚,脸上的难过是作不得假的,虽然在他心中祁行只不过是个很好玩的玩意儿,但是被人在乎的感觉总是差不到哪去。

      

      祁行听了,却在那一瞬间抿紧了嘴唇,头往一侧偏,表现出来的样子非常抗拒:“劭哥,你的意思,是在家里有正室的情况下,还要我当你的小情人吗?”

      

      “不然呢?难不成你还不愿意了?”祁劭不以为然,“我记得我们刚在一起,我就告诉过你,不要妄想正室的地位,我的家世注定我不可能跟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我也没有这个打算。不过……”他话锋一转,“只要你愿意听话一点,乖顺一点,我还是会对你好的。上次我们一起去的那栋别墅,你不是很喜欢吗?我结婚的时候就把那栋别墅作为补偿送给你好不好?”

      

      祁劭的姿态是高高在上的,语气也仿佛施舍一般。祁行听着,眼眶就渐渐的热了起来。自尊心仿佛被踩在地上任意践踏,到最后血肉模糊惊心动魄。祁劭说这样的话,是把他当成什么人了?他们好歹在一起过了那么多年,祁劭在年少的时候欺负他也就罢了,现在都要结婚了,还要把他包养在外面,那他和那些外围到底有什么区别?

      

      “你哭什么?”祁劭不太满意,硬邦邦的问,“是觉得我委屈你了吗?哪些地方不满意还可以提出来,只要不是感情,别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

      

      祁行抹了一把脸,摸到一手湿漉漉,这才觉察到自己竟然流泪了。

      

      祁劭皱着眉头盯着他,眼神里似乎有一点困惑,如果仔细看去,还能看到些不耐烦。然而他到底还是放软了语气,抬手把祁行搂进自己怀里抱住了。

      

      祁行个头不低,只比祁劭矮上一点点,但是他很清瘦,整个人就显得很小只。祁劭感受这被自己拥在怀里的身体,心里忽然就生出了一点怜惜之情,拍了拍祁行的背,声音软和了不少:“阿行……”

      

      “劭哥,”祁行靠在祁劭肩窝里,吸了吸鼻子,鼻音很重,然而这丝毫不妨碍他表达出自己的意愿,“我们分开吧。”

      

      这句话一说出来,室内顿时死一般的寂静,仿佛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你说什么?”祁劭喜怒莫辨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带着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我说,”祁行抬手推开了祁劭,整个人从他怀抱里脱离出来,脸上还挂着泪,但是嗓音却无比认真,“劭哥,你放过我,我们就这样好聚好散吧。”

      

      祁行曾经幻想过无数次他和祁劭一拍两散,从此再无瓜葛的画面。而当真正说出分手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被石头砸到般的钝痛,但是更多的是一种快慰感。

      

      要摆脱枷锁,重获新生的快慰感。

      

      “给你一次机会,把这句话收回去,我就当没听到。”祁劭脸上阴云密布,嗓音克制而压抑,听得出来,他在极力隐忍着自己的怒气。

      

      但祁行摇了摇头,一向温软可欺的人,这次是出乎意料的坚决:“劭哥,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喜欢的是女人,从来没有想找个男人搭伙过日子。以前那么多年我们在一起瓜葛,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了,现在你要结婚,我也应该去找个女人生孩子,过上正常的生活。”

      

      “你想结婚,生孩子?”祁劭问,眼神瞬间冷凝。

      

      祁行深吸一口气:“没错。”

      

      “你喜欢的是女人?”祁劭逼近一步,面无表情,但已经在暗地里捏紧了拳头。

      

      祁行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半步,但硬生生的逼着自己站定在了那里:“的确是这样,我一直喜欢的都是女人,而且……”

      

      “啪!”一声脆响响彻在屋里,由于房子太大,还产生了回音,一圈一圈的绕着。

      

      祁劭眼底布满血丝,怒吼道:“祁行,你他妈的再给我说一句?!”

      

      祁行的头被这响亮的一巴掌打的猛地歪过去,差点没把脖子给扭了,同时嘴角破裂,血腥味在口中弥漫开来。他无意识的偏了偏头,觉得自己一阵耳鸣。

      

      真不愧是拳击冠军。祁行想,这一巴掌也真是久违了。遥想上次祁劭扇自己巴掌的时候还是在五六年前,不过这次的力度比那次重多了,可能有空得去医院看看耳膜到底有没有穿孔……

      

      “我告诉你,完全不可能!”一声滔天怒吼把祁行飘散到四面八方的思绪扯了回来,震得他心脏一跳一跳的,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祁劭激动的脸都红了,暴躁的像头被侵犯了领地的狮子。“祁行,我告诉你,只要我祁劭还活着一天,你就是我的人!不,哪怕是我死了,我们的骨灰都要掺在一起,你想摆脱我?休想!做梦去吧你!”

      

      祁行嘲讽的扯了扯嘴角,却笑不出来。左脸火烧火燎的疼,应该是肿了。他干脆放弃拯救惨不忍睹的左脸,脱力般的靠在墙上,破罐子破摔:“劭哥,讲点道理,你都要结婚了,还想干涉我的生活?你用权势压着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的事情我都可以忍,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那么犯贱的去追着你跑!”

      

      笑话,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祁劭现在已经把他逼到这种地步了,他难道还能忍?祁行想,自己小时候流落街头的时候迫不得已,还跟野狗抢过食,那个时候也没在怕的。而现在的情况甚至比那个时候更糟糕,他也不会屈服半点。他是性子软没错,但并不代表他愿意把自己的脸面丢进垃圾桶里让人随意折辱!祁劭想控制他一辈子,同样也是做梦,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他也不要再过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了!

      

      祁劭愤怒的瞪着他,但更多的是震惊。似乎没想到祁行也有这样彻底爆发的一天,他以前不都是一直像水一样温吞吞的性子吗?

      

      “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没有一天是感到真正高兴的,当初我们为什么在一起,你也心知肚明。”既然话都已经说开了,祁行也不觉得自己再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必要,“劭哥,你一直在勉强我做我不情愿做的事,可是你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劭哥,我们真的应该结束这样病态的关系了。”

      

      许望见到祁行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几乎没敢立刻上来跟他说话。只是一个上午都在自以为很隐晦实际上却是明目张胆的偷看他。

      

      这种把自己当做生物标本来研究的目光太过明显。祁行在电脑上输最后一个字符,按下回车键,侧头询问:“你有事?”

      

      “啊?”许望偷看被抓包,猛的回过神来,“那个什么,祁行,你这脸是怎么回事啊?是不小心磕到了,还是被人……打了?”

      

      祁行的左脸肿的有半边高,虽然事先涂了药。但是还是有些明显。但其实被打的痕迹还是其次的,关键在于他的脸色非常不好看,这导致跟他相熟的许望也不太敢轻易上来搭讪,生怕触了他的眉头,惹他不快。

      

      “我……没事,”祁行摸了摸自己的脸,“就是昨天被开水烫到了。”

      

      许望:“……”

      

      当他是傻子吗?

      

      但既然祁行不愿意说,许望也非常有分寸的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只是搭了下祁行的肩:“……兄弟,遇到事了就告诉我,咱们不怕事,也不惹事啊。”

      

      他猜的是祁行被别人欺负了,不好意思说。祁行也没去纠正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许望还没把手撤回去,他们的顶头上司祁劭就进来了,不咸不淡的瞟了一眼许望把手搭在祁行肩膀上的亲密动作,忽然一笑,语气堪称和蔼:“许望,来我办公室一下。”

      

      许望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被顶头上司叫到办公室里细细问询,祁行低头不语,处理自己的工作。良久之后祁劭办公室的门打开,许望从里面愁眉苦脸的走出来,哀怨无比。

      

      “兄弟,祁经理今天是不是大姨父来了?像是吃了炮仗似的,把最难说话的那个客户交给我了,还让我在一周内搞定,我可惨了!”

      

      许望鬼哭狼嚎的就要往祁行身上扑,祁行非常敏捷的一避,避开了他的熊抱:“……现在就去吧,否则你完不成任务的话,祁经理肯定是要训你的。”

      

      祁行这话说的倒是十分有理。许望苦着一张脸收拾了东西就下楼了,而祁行漫不经心的往祁劭的办公室看了一眼,里面没有什么动静,看起来非常平静,但是祁劭究竟是个什么想法,他就不得而知了。

排行榜
  • 偷欢
    偷欢

    作者 : 藻荇于池

    小说《偷欢》,作者藻荇于池,主角蒋戎纪天养。故事讲述了:浮世情花遍地开,朵朵都精彩。 纪天养少年时代起就对蒋戎倾心爱慕,他知道蒋戎所有秘密,他们是「知根知底」的亲密伙伴。 纪天养为得到心上人,处心积虑投饵设陷,从陪伴到勾引,从利诱到独占,最终把风流大少完全掌控于股掌之间。

  • 反向狙击
    反向狙击

    作者 : 书宇

    当红爱豆阮澈竟然在自己流量的巅峰时期转行去做演员! 虽然粉丝力挺阮澈,但还是引来了不少人的质疑,可阮澈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生日演唱会也如期举行。 演唱会上阮澈被一个男人救于几千斤重的钢板之下。 阮澈提出照顾男人的请求却被拒绝,难道自己自作多情了?

  • 任务失败后和反派HE了
    任务失败后和反派HE了

    作者 : 伝鹤

    闻卿穿进了一本烂尾的仙侠文中,并且绑定了一个情节完善系统,任务是扮演好既定角色,把原有剧情和细节补充完整。 等他兢兢业业的将任务完成,把反派的工具人义父扮演完毕,却得知反派这边出现状况,情节进展偏离了大纲内容。 不得已之下切换了一个新马甲,变成了书中的十八线炮灰,调查问题根源,将故事掰回主线。 一番调查之下,闻卿发现了种种不对劲的地方。 反派竟然将奉命杀害他的下属赶出了宗门? 反派竟然不喜欢女配? 反派的房间里竟然有一个密室……等等,密室的水晶棺里躺着的尸体怎么这么眼熟!! 不好!反派脑子坏掉了,他要偷偷摸摸的将故事掰回主线,不能让反派认出他。

  • 被赶出家门后我爆红了
    被赶出家门后我爆红了

    作者 : 乖僻的月岛

    逆子楚白焰被赶出家门后,本想安安分分的摆个小摊卖个菜。 没想到意外上了头条,还被经纪人找上门。 什么? 老爹说他只要敢进娱乐圈就和他断绝关系。 还有这种好事? 楚白焰听后立马接过经纪人的名片,在圈子里努力蹦跶惹事。 谁曾想蹦着蹦着一不留神就爆红了……

  • 【娱乐圈】前夫还是对我下手了
    【娱乐圈】前夫还是对我下手了

    作者 : 秋风徐徐来iris

    叶昭的前夫祁暄阳是个王八羔子,劈腿都劈出国际去了,叶昭就算爱他也不可能一直由着他这么糟蹋真心吧? 于是结婚第三年,叶昭和祁暄阳离婚了。 没成想刚离婚这王八羔子就遭天谴出民政局大门油门还没踩就被一货车怼上了! 好心送人去医院,结果这玩意儿居然失忆了还赖上他了!

  • 哭着给阎王加幸运buff
    哭着给阎王加幸运buff

    作者 : 芒果西米露

    作为被龙王亲手开过光的锦鲤,具有非常大的紫气,越开心,主人就越幸运,越难过,主人就越倒霉。但宋诺不同,他天生具有反向buff,越哭越幸运。然而龙王并不知道。导致宋诺因为敏感爱哭的性格成功滞销。直到幸运值负数的冥王把他买回去。宋诺感激不尽,打定主意要给主人带来好运绝不再哭,结果刚一踏进地府,就被地府那阴森森的样子给吓哭了。

  • 过度侵占
    过度侵占

    作者 : 栖迟

    小说《过度侵占》,作者过度侵占,主角程砚霍景庭。故事讲述了:景庭在满三十岁之前赶着成了家——对象是他惦记了好多年的人。 但是他并不开心,因为他不太会谈恋爱。 传闻中冷冰冰的霍总被迫娶了程家小少爷。

相关小说

论我被偏执狂强取豪夺的那些日子 我对象的alpha人设有点怪 成万人嫌后我被独宠了 惊悚位面的百分百生还[无限流] 廉价情人【娱乐圈】 替身王妃 坚持离婚前途光明 揣了病娇的崽后我跑路了

最新小说

论我被偏执狂强取豪夺的那些日子 掌门大哥 爱刺激的父母 好奇表妹 挚宠娇妻千百媚 霍少苦追复仇妻 二宝助攻爹跪了 三官农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