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生 > 都市言情 > 九玄圣手
九玄圣手 狼教官
总点击 251 更新时间 2022-09-16 15:16:52

小说《九玄圣手》,主角赵牧秦雪璇。故事讲述了:五年前,秦雪璇本是有着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却是在被逐出家门的时候,被韩家霸占。五年后,赵牧医术逆天,战力惊神。却为一个承诺,入赘豪门,废物了五年……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赵牧再次扬手,汲取那些中药的精华。卧室里面的药味,也是变得更加的浓烈了一些。

  这一次,赵牧汲取的中药精华,比之前多了许多。掌中那完全由药力精气所化的气团,也是大上了许多。

  而那些本是干燥的中药,颜色竟然也是变得有些发黑起来。犹如,被人用大火熬制过的一般。

  秦雪璇捏了一下鼻子,心中也是变得越发期待起来。赵牧表现的如此神异,一定是可以治好女儿的双腿吧?

  用了近半天的时间,赵牧反复了三次。赵星的两条小腿,终于彻底的恢复如常人腿脚一般的颜色。除了还有几处红肿之外,竟然再不是之前那副於黑发紫的渗人模样。

  秦雪璇激动,双眼立时噙满了泪花。刚想开口,却是被赵牧抢了先。

  “老……老婆,麻烦帮这些药渣丢掉,再帮我……打一盆清水过来吧!”

  听着赵牧这疲惫的言语,秦雪璇的心里,也是莫名的感到一丝心疼。

  当即便是默不作声的接过了,那些甚至已经开始腐烂的药渣,急急的出门打水去了。

  赵牧起身,打开了窗户,好让屋内的药味,散发的快上一些。

  秦雪璇很快便是端来了一盆清水,放在桌子上。望着神色略显疲惫的赵牧,神色有些复杂的小声开口说道:“赵牧,水我打过来了,你先洗洗脸吧!”

  闻言,赵牧只是扭头笑了一下。默默的端过了装着清水的脸盆,放在了窗边地面上。

  “星儿腿上的淤肿,已经消了。不过那些已经坏掉的血液,却还是留在了体内。等下我会将那些淤血排出来,你要是不忍心看的话,就先到外面去等着吧!”

  听赵牧这么一说,秦雪璇这才是反应过来。他刚才让自己去打水,原来是用来盛淤血的。

  看着那盆内兀自晃动的清水,秦雪璇的眼中,似乎是看见了满盆的血水。当即便是脸色煞白,心口生疼。

  不过在想到这是在替女儿治病,而且赵牧是女儿的爸爸之后,秦雪璇的神色,这才是兀自镇定了一些。

  “不!我要留在这里。”

  闻言,赵牧没有再说什么。

  为了防止赵星在感到疼痛之后,会胡乱的挣扎。赵牧当即便是对着睡着的赵星,打出了一道内劲,让其陷入了昏迷。

  “老婆,帮我抱住女儿。”

  在赵牧的安排下,秦雪璇抱起了已经陷入了昏迷的赵星,不解的看着赵牧的动作。

  只见赵牧扬手,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出来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黄布匣子。

  等赵牧打开了黄布匣子之后,立马便是露出了里面的物件。秦雪璇的目光,随之一亮。那是好几个,长短不齐,形态各异的银针。

  如果余海在此,定然能够一眼认出。赵牧拿出来的,乃是九玄神针。为九玄门,镇派之物。凡是九玄门之人,人皆拥之。

  只是赵牧身为九玄门的门主,所用的九针,级别和档次更高一些。

  《灵枢·九针十二原》载:“九针之名,各不同形。”

  “一曰镵针,长一寸六分。针头大而针尖锐利,用于浅刺泄热。”

  “二曰员针,长一寸六分。针身粗大,针尖呈卵圆形,用于按摩皮肉。”

  “三曰鍉针,长三寸半。针身粗大而尖圆如黍粟,用于按脉候气,治疗脉气虚少者。”

  “四曰锋针,长一寸六分。针身为三棱形,针锋三面有口,十分锐利,用于刺络放血。”

  “五曰铍针,长四寸,宽二寸半。形如剑锋,用于排脓放血,治疗痈肿。”

  “六曰员利针,长一寸六分。圆而且锐,针身中部微粗,用于治疗急性痹证。”

  “七曰毫针,长三寸六分。针身较细,针尖如蚊虻的口器一样尖锐,用于治寒热痹痛在经络者,能扶正祛邪。”

  “八曰长针,长七寸。针身较大,针锋锐利,用于病变位置较深的痹证,又称芒针。”

  “九曰大针,长四寸。针身粗,针锋微圆,用于关节水肿。”

  以赵牧之能,平常治病,根本就用不到这些。如果不是顾忌自己要是在秦雪璇的面前,表现的太过于神奇,会引起她的胡乱猜测的话。

  赵牧,根本就不会拿出九针。

  此时。

  在秦雪璇疑惑不解的注视下,赵牧探手,取出了镵针。以内力化火,高温渡过了针身,算是消毒除菌。

  秦雪璇只看见赵牧手中,那长的和挖耳勺似得的东西,红光一闪。便是在赵牧的动作之下,于赵星的左边小腿肚子的表皮上,划开了一道口子。

  心下一颤,不等秦雪璇开口。赵星的右边小腿肚子上面的表皮,也是出现了一道口子。

  大惊之下,秦雪璇猛然抬头,目光凶狠的瞪向了赵牧。却是见赵牧手腕一翻,那镵针便是已经归于针匣之中。

  而本是处于针匣之中的铍针,却是出现在赵牧的手中,红光一闪之下,如刀一般,切开了赵星两条小腿上那口子之下的皮肤。

  一股黑血,顿时流出。滴落于脚下地面上的清水盆中,与那清水相撞,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啪——嗒!”

  见状,秦雪璇这才是急忙闭口。神色慌乱的盯着赵星腿上,那不断往外冒出的黑色血液。

  随着十数滴黑血流出,赵星腿上的浮肿,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

  眼看着自赵星腿上那刀口之中流出的血液颜色,不再发黑。秦雪璇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也为刚才自己的鲁莽,感到后悔。

  然!

  就在秦雪璇暗自松了一口气,以为治疗就此结束的时候。赵牧却是,再次取出针匣之中的锋针。

  亲眼看着赵牧在女儿的腿上动针,每一下,都是犹如刺在了自己的心头。每一下,都是疼啊!

  这一次,秦雪璇终于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抱怨之言,瞬间脱口而出。“赵牧,你还要来?”

  赵牧抬头,满眼歉意的看了一下秦雪璇。知道她,这是在心疼女儿。

  可!

  自己的女儿,自己难道就不心疼吗?

  但!

  想要治病,这些却是必不可少的过程。

  不过,为了让秦雪璇心安。赵牧也是开口,解释了一句。“星儿体内的淤血太久,刚才放出来的那些黑血,不过只是皮肉之中的而已。”

  “接下来的一针,是需要将星儿经脉之中的淤血排出。我保证,这是最后一针了,只要这最后一针用过,星儿的双腿,就可以痊愈了。”

  “痊愈?”

  赵牧的言语,让秦雪璇一下子愣在了当场,大脑陷入了空白。满眼不可置信的喃喃了一句。

  这个词,无数次的在自己的脑海中浮现,那是自己无尽的渴望与期盼啊!

  如今,却是如此笃定的从赵牧的口中说出。

  秦雪璇,怎能不呆?如何不痴?

排行榜
  • 北域龙王
    北域龙王

    作者 : 多喝白开水

    小说《北域龙王》,主角江朝天王冬青。故事讲述了:五年前,他的新婚当日,父亲突然意外身亡。突遭噩耗的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江家众人扣上弑父之名。并打断双腿,逐出家族。一夜之间,他成了名副其实的丧家之犬!多番求助无果后,他毅然离开晋州,从军入伍。为了讨债,为了复仇。他经历生死,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兵,一路披荆斩棘,成就无双战神。

  • 穿越摆摊成首富
    穿越摆摊成首富

    作者 : 草莓大福

    小说《穿越摆摊成首富》,主角萧寒宋茜。故事讲述了:一场大醉过后,他竟然出现站的另外一个地方。而且大脑中还涌现出来了一大堆的不属于他自己的记忆。这些记忆是那么的真切,给萧寒的感觉就仿佛是他自己的记忆一般。首富的公司上市前夕,意外坠楼身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一切都变了。

  • 这个战神是奶爸
    这个战神是奶爸

    作者 : 想吃面包

    小说《这个战神是奶爸》,主角林北姬如雪。故事讲述了:一朝陷害,惨遭诬陷入狱,五年颠沛流离,从微末崛起,创天神战团,杀出绝代风华,国之重器,北境无双战神!卸甲归田,放下无上尊荣,只为妻女一生幸福。当我伸出手的时候,诸天都将为之颤抖。

  • 下山当天,美女总裁拉着我同居
    下山当天,美女总裁拉着我同居

    作者 : 金衣

    小说《下山当天,美女总裁拉着我同居》,主角顾远夏红颜。故事讲述了:八年前,他全家被灭门,身中奇异寒毒,如丧家之犬!八年后,他带着一身惊天地泣鬼神的本领,君临天下!你是神医?抱歉,给我跪!你是古武者?抱歉,给我跪!你是......抱歉,全部给我跪!

  • 天道医圣
    天道医圣

    作者 : 东方轩

    小说《天道医圣》,主角沈傲杨馨怡。故事讲述了:热血青年沈傲得到医仙传承,从此走上巅峰之路。病症重症绝症不怕,我有妙手医术;美艳气质魅力各种类型不拒,统统拥入我胸怀。杀手战神无敌将渣渣,全部被我搓圆又踩扁。都说一入江湖深似海,且看我少年英豪无敌打怪。不服,来战!

  • 九玄圣手
    九玄圣手

    作者 : 狼教官

    小说《九玄圣手》,主角赵牧秦雪璇。故事讲述了:五年前,秦雪璇本是有着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却是在被逐出家门的时候,被韩家霸占。五年后,赵牧医术逆天,战力惊神。却为一个承诺,入赘豪门,废物了五年……

  • 绝代傲婿
    绝代傲婿

    作者 : 不是阿茶

    小说《绝代傲婿》,主角林峰王洛。故事讲述了:二十万,是他母亲治病的钱!当初李红以替他保管为由,骗走了他们家仅剩的二十万!如今母亲病入膏肓,急需手术!李红居然将这笔钱据为己有,还辱骂他!最可耻的是,李红趁着他在医院照顾母亲,居然给他扣了一顶绿帽子!二十万交给女友保管,女友却将钱给了他。母亲住院,女友却提出分手,还骂自己是废物……

相关小说

天师直播:抖友,这活儿你得加钱 九玄圣手 都市非凡神医 绝代傲婿 穿越摆摊成首富 北域龙王 这个战神是奶爸 下山当天,美女总裁拉着我同居

最新小说

太后重生在农家 虐文女主的反派攻略 夺命探海直播 少夫人带崽出逃了 林少跪求追前妻 冷情陆少宠罪妻 大佬的重生隐婚娇夫不好惹 再次穿回来发现男主老公黑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