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穿越重生 > 重生侯女倾天下
重生侯女倾天下 叶流光
总点击 285 更新时间 2022-09-16 15:18:11

小说《重生侯女倾天下》,主角叶青栀谢言朝。故事讲述了:新帝登基,头一件事便是灭了怀宁侯叶氏满门。阿舒,看在你的份上,朕以公侯之礼厚葬叶家,你还不满意吗?叶青栀看着齐云毅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最无耻的话;满意?去他的风光大葬,谁稀罕!有幸重生回到十四岁,叶青栀磨刀霍霍;先下手为强,砍了渣男,以绝后患。只是,一回头,被那位“谢修罗”逮个正着;完了,叶青栀吓哭了。再后来,谢言朝轻轻擦干她的眼泪,说:“阿舒,别怕,有我在,你心中所愿皆可实现”原来,谢言朝是煞神,却是她的守护神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叶青栀不知谢言朝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只道了句:“你过一会儿再走。”语罢,提剑就离开了。

  人虽然走了,可叶青栀这心还是七上八下的,坐在那里,思绪万千……

  忽然听到喧闹声,其中还夹杂着谢言朝三个字。

  叶青栀起身走到窗边,轻轻推开一点缝隙,微微往下探头,只见谢言朝被人拦住,那人正大声咒骂着谢言朝。

  “谢启轩?”那人叶青栀倒是认识,谢家大公子谢启轩。

  “哟,这不是谢三公子吗?怎么,见到兄长,都不问候一声?”谢启轩语气里充斥着阴阳怪气。

  谢言朝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让开。”

  谢启轩哪里肯让,反而把脸一拉,朝四周众人道:“大家看到没有,谢三公子就是这么对嫡长兄说话的。”

  谢启轩是谢国公发妻王氏所出,王氏早亡,后来明嘉长公主下嫁承恩公府,虽是继妻,可到底是皇女,谢启轩便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因而谢言朝还没出生,他便生出不满了。

  今日碰巧遇见了谢言朝,谢启轩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打定主意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踩他一脚。

  谢言朝压根不想理会谢启轩,对方不让,他索性一把将人推开,然后大步而去。却不料谢启轩早知谢言朝会这么做,刚被推开,立马快步跑到谢言朝前面挡着。

  “放肆!谢言朝,我告诉你,只要你还姓谢,我就是你嫡长兄。”谢启轩把“嫡长兄”三个字咬的重重的,“长幼尊卑的道理,你母亲没教你,那今日我这个兄长便要好好教教你。”

  啪!

  回应他的是一记巴掌。

  谢言朝自然是不用手的,而是手中剑。

  剑虽未出鞘,但剑鞘打在脸上,再加上谢言朝的力道,谢启轩疼的直吆喝,众人看去,只瞧着半边脸上清清楚楚映着剑鞘的红印子。

  “当街殴打嫡长兄,谢言朝,你好大的胆子,我……”谢启轩捂着脸,忍着疼把话说完了,“我要去京兆府告你。”

  当街动手,周围人可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就不信谢言朝能全身而退。然而,谢言朝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径直大步走开了。

  谢启轩捂着嘴,正要往京兆府去时,“谢大公子……”忽听得一道娇声,谢启轩寻声望去,只见叶青栀缓缓从茶楼中走出,“谢大公子这脸伤的可不轻啊,还是赶紧去找大夫上药才是。”

  一看是叶青栀,谢启轩的脸色越发不好看了,他姑姑是谢皇后,却远不如叶贵妃得宠,谢、叶两家也是死对头,如今他脸疼的厉害,肯定伤得不轻,这等丑态却被叶家的姑娘看了个正着,着实丢脸。

  “不劳叶小姐费心。”谢启轩沉声道,“叶小姐,不关你的事,你还是速速离开为好。”

  对方的语气态度并不好,叶青栀也不恼,面上挂着得体的微笑,“方才我正在品茗,却不想外面闹哄哄的,一时好奇,这才出来瞧瞧,却不想原来是谢大公子你。谢大公子,我可不是故意要看你笑话的,只是动静儿太大,实在令人无法安心品茗。”

  谢启轩顿时脸黑如墨,叶青栀这话摆明了说他当街闹事,有失体统。

  “惊扰了叶小姐,我改日派人送些礼物赔罪便是。”两家就是在不和,但是该有的礼数却不能缺,更何况谢启轩眼下只想立刻去京兆府状告谢言朝,并不想在这儿和叶青栀耗时间。

  叶青栀摇摇头,“谢大公子客气了,区区小事,用不着赔罪,不过,我看谢大公子也是守礼之人,当也明白长幼尊卑的道理。”

  长幼尊卑?

  谢启轩皱眉,这是他方才教训谢言朝的话,叶青栀提到这个是何意?

  “你什么意思?”

  叶青栀笑了笑,“明嘉长公主是君,谢大公子是臣,臣质疑君的教养,这恐怕是逾矩了吧。”

  谢启轩脸色更沉了,该死的,就是因为那个女人是长公主,所以父亲一直不敢休妻,反而还要想方设法地讨好她。

  “明嘉长公主深居浅出,或许不爱听闲言碎语,但是还有谢统领呢。”叶青栀依旧笑语盈盈,“谢统领曾在战场上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又任职御林军统领,官居三品,谢大公子你是几品官?可在谢统领之上?”

  谢启轩是几品官,他不过是同大多数世家子弟一样,未曾科考,成年后,由家族安排,在朝中领了个闲职,至于官品,也就是个七品小官。

  “长幼尊卑,实则现有尊卑,再则才是长幼,谢大公子,你若真要去京兆府告状,还是好好想想清楚。”

  叶青栀言尽于此,便再也没理会谢启轩,提了裙子就走开了。

  周遭围观的人听了叶青栀这番话,顿时也没了看热闹的心思,摆明了就是谢启轩就算去京兆府告状,闹到最后也讨不了好,所以他就是单纯嘴欠,结果反害自己白挨了一顿打。

  双雯陪着叶青栀走到街上,忍不住道:“小姐,您该趁着谢统领还在的时候,就出来为他说话的。奴婢瞧着谢统领不是个爱听热闹的,他人不在,小姐您为他说话,他恐怕也不知道。”

  “让谢言朝欠人情,这想法我早就打消了。虽然接触不多,但我觉得他这个人可并不在乎什么人情不人情的。”叶青栀耸了耸肩,谢言朝大概属于铁面无私那种人。

  双雯不解,“那小姐为什么要帮他?”

  “我瞧着谢言朝连看都没多看谢启轩一眼,再说他这个人本来就寡言少语的,肯定不喜欢解释。我若是不说,真闹到京兆府哪儿去了,也是桩麻烦。京兆府尹季大人家的姑娘可是很有可能会做我大嫂的,都是亲戚,我既遇见了,顺手帮一把也是应该的。”

  叶青栀的兄长叶青煦早过了及冠之年,怀宁侯夫妇已经在相看人选,季心澄便是其中之一。

  双雯看了看自家小姐,季小姐和大公子还是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小姐真是因为季小姐,所以才站出来的?

排行榜
  • 虐文女主的反派攻略
    虐文女主的反派攻略

    作者 : 少女阿丸

    小说《虐文女主的反派攻略》,主角徐衡冉卫赤炎。故事讲述了:徐衡冉写了一本虐文,火了,稿费破千万的当天,她太激动直接猝死,没享受一天有钱人的日子就算了,还穿成了从头被虐到尾的女主?更过分的是,马上她将迎来三十个板子和残废的十年。她手握剧情,还有系统傍身,虐文必须变甜文!只不过,她这干掉反派系统,每次发布的任务都太强人所难了吧?到底是要她干掉反派,还是攻略反派?遇到高高在上俊美无疆的反派摄政王后,徐衡冉愤恨开启心里骂街,谁知,她心中一切想法都被摄政王看透,哪里还跑得掉?

  • 太后重生在农家
    太后重生在农家

    作者 : 六桥

    小说《太后重生在农家》,主角萧望月姜堰。故事讲述了:古娜拉黑暗之神!堂堂端朝圣母皇太后,驾崩变身极品作精村妇江氏,哀家八百平米的皇家大床呢?哀家的镶钻马桶呢?再看看,站在她面前的两个弟媳妇,一个小姑子,恨不得对她生吞活剥,萧太后抬手抚额,这叫哀家如何是好?

  • 重生侯女倾天下
    重生侯女倾天下

    作者 : 叶流光

    小说《重生侯女倾天下》,主角叶青栀谢言朝。故事讲述了:新帝登基,头一件事便是灭了怀宁侯叶氏满门。阿舒,看在你的份上,朕以公侯之礼厚葬叶家,你还不满意吗?叶青栀看着齐云毅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最无耻的话;满意?去他的风光大葬,谁稀罕!有幸重生回到十四岁,叶青栀磨刀霍霍;先下手为强,砍了渣男,以绝后患。只是,一回头,被那位“谢修罗”逮个正着;完了,叶青栀吓哭了。再后来,谢言朝轻轻擦干她的眼泪,说:“阿舒,别怕,有我在,你心中所愿皆可实现”原来,谢言朝是煞神,却是她的守护神

  • 病弱夫君锦鲤妻
    病弱夫君锦鲤妻

    作者 : 柒遇遇

    小说《病弱夫君锦鲤妻》,主角苏想想段景年。故事讲述了:苏想想穿越了,穿越成了临溪村没人要的克夫“老姑娘”,官府给她强行配的相公新婚夜就吐血晕倒。相公是个病秧子,不仅家徒四壁,虽然上没老可是下有小。好在她自带空间,治病救人,种田宅斗,发家致富不在话下,只是,这个相公好了之后,身份有点奇怪,怎么回事?

  • 前世负心人
    前世负心人

    作者 : 宫墙往事

    即使知道眼前这位落魄的少年将来会权倾天下,我也要向他退婚。他不懂我为什么退婚,就像我也不懂他前世怎么能为了稳固权势,狠心将我们亲生女儿送给他的宠妃虐杀。姐姐,为什么?殷乾紧紧盯着我,眼里是执拗的光,好像我才是那个负心人。演技真好。

  • 女帝倾城:系统不要闹
    女帝倾城:系统不要闹

    作者 : 蛋黄酥

    一朝身死,重生为人,沦为废物。堂堂昆仑圣女,随九幽圣体而生,通九幽之灵,居然被人称之为废物?那就让本废物好好地让你们开开眼界!等等,这系统是什么回事?完成任务有奖励,听起来不错,可……任务是什么鬼?勾搭那个什么变态尊上?要脸么!

  • 系统萌妃要翻天
    系统萌妃要翻天

    作者 : 兮梦

    负债累累的唐如歌意外绑定了一个系统,并且赚钱到手软。却不想,因此她摊上了大事!客户回到古代变成猪,要给小香猪和王爷牵红线,怎么办!在线等,急!后来,她看光了王爷的身,还进了王府的洞房,其实我是一个媒婆,业务有限。妖孽王爷却一言不合,直接将人按倒……

相关小说

太后重生在农家 虐文女主的反派攻略 重生侯女倾天下 转世情缘银狼妃 神医丑女娶贤夫 重生毒辣嫡女 穿越之凶辣女猎户 医女系统在古代

最新小说

太后重生在农家 虐文女主的反派攻略 夺命探海直播 少夫人带崽出逃了 林少跪求追前妻 冷情陆少宠罪妻 大佬的重生隐婚娇夫不好惹 再次穿回来发现男主老公黑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