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穿书后遇见了沙雕断袖男主
穿书后遇见了沙雕断袖男主 果槌
总点击 267 更新时间 2022-10-25 13:32:28

小说《穿书后遇见了沙雕断袖男主》,作者果槌,主角尤清佳沙霁。故事讲述了:一个成为了满楼红袖招的男主,一个成为了从未得人识的炮灰。他们相遇却不相识,都以为对方是自己任务中必须攻略的NPC角色。 尤清佳没看过这本小说,他只知道自己穿越成为了男主。 尤清佳:任务要他真心保护我,那就让他爱上我,这样他就会真心保护我了。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穿书后遇见了沙雕断袖男主精彩章节

      -1-

      

      浮山的雪总在夜里不知停歇,又在清晨化成新水。

      

      寒夜暖晨,两级之分。

      

      这些天来,沙霁总一个人撑伞,有时与尤清佳出去的早,便可以同软糯姐弟俩一起去同膳堂用早膳。

      

      浮山门派弟子都在这里用餐,少不了的人数杂乱。

      

      更少不了的,是歧视与偏见。

      

      被歧视与偏见缠身的,大多数沉河城里千辛万苦进入浮山门派的弟子。

      

      伍小糯与伍小软便是其中两位沉河人。

      

      若不是伍小糯偏偏与尤清佳关系好,他们姐弟俩还不知道要被欺负成什么样。

      

      就如同,沙霁不远处独坐着的女孩一样。

      

      不远,几个身材高挑,眉目秀丽地女弟子围着一个女孩,嘴里一会嘲笑,一会狠言。

      

      为首的那位穿着华丽,不像是来上课的,倒像是来走秀的。腰间挂着一副成色极好的玉佩,上面刻着“周”字---这是浮山贵族周氏的标致。

      

      女孩只是低着头,从不与她们争论什么,不论这群女人的言语多么不堪入耳。

      

      “喂,你们讲,贤家莫名其妙多出来个沉河人,他们家主会不会觉得晦气啊?”为首的女弟子大声宣扬,语气尽是嘲讽。

      

      贤家?

      

      沙霁不陌生。

      

      书中,贤家也是浮山城的贵族之一。贤府老爷有个妹妹,为逃避政治婚事而离开浮山,爱上了一个姓乔的沉河人。

      

      再后来,生下来一个女孩,叫做乔琪。

      

      乔琪十四岁时,父亲突然失踪。在沉河城,家里若是消失了个壮丁,生活便没那么轻松了。

      

      无奈,母女俩只能再回贤府,乞求归留。

      

      而乔琪,也改名为贤琪,进入了浮山门派机关门。

      

      她,也是促成boss池祸黑化的原因之一。见到贤琪,就基本上可以确认池祸已经盘算着如何把浮山城毁灭了。

      

      若沙霁猜的正确,眼前的女孩,就是贤琪。

      

      其中一个女弟子轻蔑道:“沉河那条破沟味儿大,有的人换上了锦衣,臭味儿还是绕在骨子里。你说是吧?贤-琪......?”

      

      这么一句话,激起了许多来自沉河城的浮山弟子心中的怒火,但也就是敢怒不敢言。

      

      不过......伍小软就不太一样了。她听见那句话的时候,手中的筷子差点都被她握断。

      

      毕竟是女主,敢怒敢言,还有尤家的少爷给她撑腰呢。

      

      “我看有人生在繁华之地,骨子里都被繁烂了。一身烂骨,撑起浮山门派的派袍一定不轻松。”伍小软清冷的声音阻断了那群女弟子围绕着贤琪唇枪舌战。她朝着那群女人走过去,似是要为贤琪打抱不平。这句话,让同膳堂内一片寂静。

      

      伍小糯提醒道:“姐姐,别意气用事。”却无果。

      

      也是,不敢作死就不叫主角了。

      

      为首的女弟子看见伍小软朝着她们走来,嗤之以鼻:“我当是谁,不过也是条臭沟里的烂老鼠。”

      

      沙霁看向尤清佳,发现他依然在埋头吃早饭,两耳不闻窗外事。

      

      沙霁:......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尤清佳,怎么女主陷入困境了都不带一点反应?

      

      符卡不会真的把这本书修成纯爱了吧!!

      

      要知道,书中不管女主怎么作死,尤清佳都会毫无理由的成为她的后盾。《沉河剑行》爽就爽在这里,主角团何时何地都是逆天的。

      

      大概像沙霁这样活了二十几年无人交心相谈,无人问津关心的人,最爱这样的情节。

      

      被万众瞩目,将逆天进行到底。

      

      眼见这一群女人就要从吵嘴演变成兵刃相向,伍小软的下场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好歹也是同行过几日的饭友。

      

      沙霁起身,带动了尤清佳的视线。

      

      他朝着那群女人走过去,恭敬道:“各位同门,浮山门派不可内斗,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为好。免得各位师长怪罪下来。”

      

      女弟子们打量沙霁,为首的那位毫无礼数,竟用剑鞘挑起了沙霁的脸,道:“你倒是面生。”

      

      女人边说,边用剑鞘拍沙霁的脸:“我做事由着我性子来,我怎么乐意,便怎么来。浮山门派,谁敢在我头上说规矩?”

      

      沙霁心里打颤:我是面生我是面生,我是炮灰,你憋用这玩银扒拉我脸......我是来劝架的不是来挨打的。

      

      “规矩是门派的,而非同门的,还请同门......”沙霁还没说完,却被一直安静的尤清佳给打断了:

      

      “同门若大人,必是有大量。同门若有眼,必不觉得我面生。”

      

      尤清佳说完,走过沙霁的身边,一把拍掉了沙霁脸边的剑鞘。

      

      女弟子大呵:“你谁啊你?!”

      

      沙霁别过了头,暗叹这女同门没长眼。

      

      这谁啊这,这是主角啊!这是贵族中最得意的尤氏啊!是尤氏的少爷啊!

      

      谁料,尤清佳青蓝长袖一挥,从手中扔出一枚玉佩,精准砸向了女同门腰间的“周”字家佩,“叮”一声,两佩相撞,脆响夺耳。女同门的玉佩“啪”一下掉落,“周”字被尤清佳砸的四分五裂。

      

      同膳堂内一片惊嘘,想着究竟何方神圣敢同浮山贵族跳脚。

      

      女同门也傻了眼,支离破碎的周家玉佩中间,赫然一枚完完整整的玉佩,上面写着“尤”。

      

      哦,尤氏啊,那没事了。

      

      沙霁看清了,这他妈哪是玉佩?这他妈是钻!

      

      尤清佳沉声问:“周同门可长眼了?”

      

      那伙女同门眼见自家老大姐的家佩都被砸碎了,愣是一个不敢作声。为首那位周家同门,抛下散落一地的家佩,带着一行人趾高气昂离开同膳堂。

      

      沙霁内心暗叹:不愧是b王男主。

      

      贤琪默不作声,起身帮尤清佳捡起了尤氏家佩,连忙朝着三人道谢。

      

      贤琪走时,沙霁见她耳根通红。

      

      -2-

      

      同膳堂内的弟子们大早上就看了出下饭的好戏,都对此事议论纷纷,同膳堂内又复往日杂嘴喧闹。

      

      尤清佳背对着沙霁,勾起嘴角,双手向着后脑勺的方向,顺摸了自己两鬓墨发。

      

      老子刚才真他妈帅。

      

      沙霁不动心?他说假话,老子不信。

      

      调整好表情,尤清佳转过身问沙霁:“你吃饱了吗?”

      

      沙霁回到桌边,往嘴里随意塞了点东西,腮帮子被塞的鼓鼓囊囊,像一只仓鼠。塞完,他便点头,示意自己吃饱了。

      

      居然会有人关心他有没有吃饱。

      

      受宠若惊了。

      

      尤清佳将沙霁轻轻按在椅子里,自己往边上一坐,撑着脸看沙霁:“继续吃。”

      

      两个腮帮子还没消下去,仓鼠摇了摇头。

      

      “不行,”尤清佳凑到沙霁的耳边:“你不吃饱,我晚上怎么吃你?”

      

      他以为他耍帅成功了,便开始肆无忌惮。

      

      沙霁:?

      

      沙霁:?

      

      沙霁:?

      

      同桌的伍家姐弟不知何时手里又冒出了冰糖裹万物,不约而同被冰糖串串噎住了。

      

      伍小软撑着额头,假装自己看不见尤清佳。

      

      伍小糯捂嘴咳着卡在嗓子里甜腻的冰糖,好像要咳吐了。

      

      沙霁狠瞪了尤清佳一眼,不受控制的烫红了脸。也不知是被恶心红的还是被恶心红的。

      

      他咽下嘴里的东西,说话都有些结巴:“你......要么说话声音小点,要么不要说话。”

      

      “我说话声音很大吗?我明明是说给你一个人听的。”尤清佳不以为然。

      

      他还乐在其中。

      

      啧,他脸红了。

      

      快来迷恋哥,哥不是传说。

      

      沙霁:......

      

      这个b应该帅不过三秒。

排行榜
  • 当疯批饲养了隐藏身份的反派
    当疯批饲养了隐藏身份的反派

    作者 : 尘上

    帝国贵族集中营内,成员按家族势力,划分成ABCD四个等级。 安佑,A级omega,身份尊贵,性格乖张,骄横跋扈。 D级alpha秦煊因无意惹怒了他,被他踩着头欺辱。数个月后,帝国与王国作战,帝国战败。 秦煊以王室之子的身份侵占了整个集中营。 * 安佑被秦煊反抓了。 见到迎面走过来的秦煊,安佑后退数步,想起往日抽在秦煊身上的鞭子,吓得差点哭出来。 秦煊看着安佑微微隆起的肚子,犹豫着呆会儿是叫对方老婆,还是宝贝。

  •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作者 : 柠檬茄子

    小说《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故事讲述了:作为著名娇气包,三流演员的浅灵长得一张美艳脆弱的脸庞,却无意间卷进了一场恐怖直播游戏。空无一人的小屋,忽然抖动的柜子,直接把浅灵吓出眼泪,恐怖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兴奋了。

  • 算了,换攻要紧
    算了,换攻要紧

    作者 : 潺潺十青

    小说《算了,换攻要紧》,作者潺潺十青,主角简越傅开。故事讲述了:简越和傅开相爱同居六年,傅开用一句“你不爽也可以带人回来”就承认了自己和青梅竹马的不苟之事。 而这一切又被自家老板严策看在了眼里,老板竟然对简越说:“借我个胆。” 当傅开迟迟才醒悟时,简越已经走向别人。 傅开疯了,用尽千方百计强制把简越困在身边,试图再次走进简越心里时,严策毅然找上门来,手持一把枪抵着傅开的眉心说: “简越是我的合法妻子,我现在要带走我的爱人。”

  • 万有引力
    万有引力

    作者 : 秋雨来信

    从互相觉得不合适到蜜里调油的先婚后爱沈璟延发誓在见到韩行舟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们根本不可能,谁会和这闷葫芦结婚,还不如找个人工智能谈恋爱。韩行舟在看到沈璟延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们根本不合适,对方一看就是个闹腾的小孩,还不如自己一个来得清静。前期互相私底下看不惯对方,后期各自真香。

  • 婚姻匹配
    婚姻匹配

    作者 : 不知道第几个笔名

    岑遥成年两年后因为熬不过发热期向联邦申请婚姻匹配。 一配就配了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海茵·若曼,男性Alpha,二十八岁,联邦最年轻的少将,每年军部征兵网固定宣传模板,无数未婚男女的梦中情A。岑遥:只想随便找个Alpha度过发热期而已,这种身份的大可不必。海茵·若曼素来冷悍无情,冠有联邦之刃的美名;远征军凯旋后的表彰大会上,海茵采访时被提问理想型Omega。 Alpha一身军装笔挺,左胸代表荣誉与战功的勋表在闪光灯下闪耀,他带着白手套的修长手指轻轻扶了下黑色话筒,面无表情地说:阁下是闲得没事干了吗?问这种无聊问题?两个月后,海茵·若曼社交网站罕见地分享了图片,图片里是一个亚裔男性Omega,面容俊秀,气质清冷,站在满园的白玫瑰花海后,正挑眉看向镜头。

  • 诱A法则
    诱A法则

    作者 : 夏旸

    小说《诱A法则》,主角江闻蜻勾梁。故事讲述了:江闻蜻(黑朗姆酒味A)*勾梁(海珀味A),后面的是攻~ 星际九四年,央盟军区防卫一队队长江闻蜻由于因为身体原因,被迫离职休假。 假期第一天,他去军校看望正在读二年级的弟弟。

  • 一觉醒来我和死对头灵魂互换了
    一觉醒来我和死对头灵魂互换了

    作者 : 梁铭月

    小说《一觉醒来我和死对头灵魂互换了》,作者梁铭月,主角金井优凌桀筠。故事讲述了:世人皆知演员金井优和演员凌桀筠不和,然而有一天这两人居然一起“醉倒”在路边,从此之后,人们发现他俩的互动越来越不对劲。凌桀筠问金井优为何不敢面对他 经过一场灵魂互换后,一直视凌桀筠为死对头的金井优,却在凌桀筠深陷舆论漩涡。

推荐小说

借过一下,这是我的崽! 我老攻橘子里捡的【星际】 师尊不修无情道 捡到崽崽和老攻后,我暴富了 影帝请您别亲自下场带cp 末世之小丧尸求生指南 限定关系 炮灰男配每天都在变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