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我靠悬赏自己追到美人刺客
我靠悬赏自己追到美人刺客 K· TFaith
总点击 275 更新时间 2022-11-07 11:01:47

我靠悬赏自己追到美人刺客小说,主角晏九河白灼夜。小说讲述了晏九河在一日在江面楼船上,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怀抱古琴,身形优越。在盯着她看时,那人不经意间斜眸,与自己对上视线。那双眼眸中冰凉如雪的冷意让他一惊。晏九河握紧茶杯,视线追随着那女子的身影。不对,应该说是男子了。不曾想,和白灼夜的再一次相遇会是这幅情景,这副模样。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我靠悬赏自己追到美人刺客精彩章节

      “这怎么似乎是西域的曲子。”南尧皱起眉头。

      

      而且这曲子越听越熟悉,他似乎听过。

      

      晏九河看向南尧:“听过?”

      

      “听、过……”南尧抬手摸上下颚,回想了许久突然心口一跳。

      

      在离开西域回中原时,那人曾对他说,会再次找到他的。

      

      不会吧?!

      

      这些人……

      

      南尧面色复杂的看着这五名女子,眼睛一转看向晏九河:“咱们今日是不能叙旧了,我得走了。”

      

      “……”晏九河看向他,见他站起身,问道,“不把曲儿听完?”

      

      南尧一摆手:“听不完了!听完得出事!”

      

      他刚迈出右腿,只见屋中琴音戛然而止。

      

      陆鸢和晏九河转头看向屋中心的五人。

      

      “既然南公子将要离去,”为首的女子说道,“不如请南公子跟我们到船前甲板一叙。”

      

      “叙什么?”南尧拧眉,“我与你们又不相识。”

      

      “可南公子与我家主人却互相认识。”女子收起琴,走到南尧跟前说道,“请公子和我们走一趟吧。”

      

      南尧这下子已经把事情猜的十有八九了,当初他从西域跑了,那傻子竟然还从西域追他到中原。

      

      真是根木头。

      

      “南公子,请。”女子低头弯下腰,伸出手向着房门。

      

      身后四人听闻皆是低头弯下腰,齐声道:“南公子,请。”

      

      南尧头皮发麻,这哪儿是请,分明就是逼迫他一定要去。

      

      他转眼看向晏九河,只见他神情淡淡,这副场面依然让他心情毫无波澜,看样子似乎还不想开口相助。

      

      南尧抿唇叹气:“带路吧。”

      

      女子颔首直起身。

      

      “抱歉各位,稍请留步。”晏九河道。

      

      南尧惊讶的看向他,难道这东西要救他?

      

      “不知这位姑娘可否留下?”晏九河指向那男子,“为晏某再弹一曲。”

      

      南尧无语。

      

      他不该对晏九河抱有任何希望。

      

      女子没有说话,看看晏九河又看向被指名留下的那人,僵持几秒,只见对方抱着琴主动走了回去。

      

      “那好,”女子道,“谈完事后我会再来接她。”

      

      晏九河点头颔首:“多谢姑娘。”

      

      一行人出去后,陆鸢看着跟前跪坐的女人百思不解。

      

      “九爷。”

      

      晏九河回身,突然一笑:“陆鸢,你先回去。”

      

      陆鸢愣住:“九爷?”

      

      晏九河眯起眸子笑着看向跟前人:“我听完曲就回来。”

      

      陆鸢斜眸看向女子,仔细打量了一番也没看出任何异样,可是九爷从不会特地留下谁。

      

      “……”陆鸢弯腰作揖,“属下告退。”

      

      人走之后,屋子里便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会弹别的曲吗?”晏九河问。

      

      那人点点头,手指抚上琴弦,弹奏出音。

      

      晏九河垂眸拿起茶杯,嘴角止不住上扬。

      

      这曲子他熟悉的很,这是以前二人还交好时,他在府上亭中手把手教给白灼夜的曲。

      

      名叫“相思”。

      

      直白炽热。

      

      “若是那栗子糕点没有送人,真该给你尝尝。”晏九河道。

      

      白灼夜略微一顿,随即恢复正常,将这首曲子完整弹完。

      

      晏九河向他伸出手,说道:“手。”

      

      白灼夜抬头看向他。

      

      晏九河轻笑,即使装饰头发带了配饰,唇抹朱红,擦了胭脂水粉,这双眼睛依然遮掩不了其中的冰冷。

      

      “你的。”晏九河轻声道。

      

      白灼夜又看了他会儿,将左手放在他的掌心。

      

      晏九河垂眸勾着嘴角,捏捏手心手掌,温度还是略微偏凉,手上的茧子明显了些,想来练武用功,又或是任务太多。

      

      舞刀弄剑,训练暗器。

      

      白灼夜被摸的一脸不爽,不悦的抽出手掌。

      

      晏九河失声轻笑:“你猜我给姑娘摸到了什么?”

      

      白灼夜静静看着他。

      

      “姑娘掌心有茧,想来经常接触各种兵器,或许还有一手极好的剑艺。”晏九河笑问,“不知我可有机会领教?”

      

      白灼夜冷哼一声,摘下让他难受的假发头套和面纱,三千墨发倾斜而下。

      

      “从第一眼就已经识破我了。”白灼夜问,但屋中以是肯定。

      

      晏九河笑而不语,目光柔和的盯着他从怀中拿出发绳束发。

      

      白灼夜抬起头见他那神情时一愣,略微惊讶了几秒。

      

      这人怎么会是这种表情?遇到了刺客还把手下支走,看着刺客的眼神还这么……柔和?

      

      “你想要什么?”晏九河问。

      

      白灼夜诧异的挑眉,简直是送上口的鲜肉。

      

      “紫檀木盒。”白灼夜道,“我可以留下你的性命。”

      

      晏九河轻笑,突然向他出手。

      

      白灼夜身子往后一躲,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又被其像蛇一样溜走。

      

      两人隔着桌子过了几招,随后站起身移到屋子中央。

      

      因为两人的动静,打翻了他原本坐着的桌子。

      

      白灼夜刚开始还有兴趣与他比试,但逐渐觉得奇怪。

      

      这人看似凶猛的进攻在自己接招时,那凶猛突然消散,宛若散成柔风。引自己去接招却又招架不及,像钻进棉花中用柔力将他包围其中。

      

      这么一来二去已经没了比试的意思,反倒像是练武调情。

      

      白灼夜想到之后有了怒意。

      

      眼前这人分明是拿他耍乐!

      

      眼中顿时狠厉四溢,从被动方抢握了主动权,逼的晏九河只能认真去招架他的怒气。

      

      这小子的武功还真是越来越有长进。

      

      晏九河微皱眉头,现在接受白灼夜的进攻已经有些吃力。

      

      他一直都知道白灼夜很强,但没想到他认真起来能强到这个地步,武力还在他之上。

      

      以前和他比武时自己也没有认真,只与他打成平手,而现观如今……

      

      以前的白灼夜真是让了他好多。

      

      晏九河眼睛一眯,双手去接白灼夜的连功时没了防备,冷不丁被他往肚子上踹了一脚。

      

      这一脚的力道大概用了全力,他一吸气好像肠子都有些疼。

      

      晏九河放慢呼吸,这么打下去他是必输。

      

      眼睛往房中快速一扫,只见南尧所坐的桌上还有姑娘们没带走的胭脂水粉。

      

      晏九河带着他往那边靠近,距离桌子没多远时,抬脚勾住桌子将它抛上空中,左腿一踹将它踢向白灼夜。

      

      那桌子飞过来时距离他没有多远,白灼夜踹桌时裙子勾了一下,桌子摔向后方,而胭脂水粉的盒子却在他面前掉落下来。

      

      粉尘飘散空中味道呛鼻,白灼夜一时眯了眼,抬手捂住口鼻咳嗽几声。

      

      只听咚的一声,头被那盒子一砸。

      

      接着便探上一只手,白灼夜反手捏住他的手腕,抵住后肩将晏九河扣住。

      

      “你输了。”白灼夜道。

      

      晏九河回眸,随即笑道:“确定吗?”

      

      说着抬起脚挥向白灼夜脑袋。

      

      对方见状闪身躲开,伸手抓住他的脚踝,却被晏九河一下子捏住手,往后一扣将他扣在地上。

      

      晏九河跪在他的身侧,一手捏着他的手腕,一手按住他的肩膀。

      

      白灼夜显然没想到一下子会变成这样的境地,双眼有些愣神。

      

      晏九河看他那模样微叹一声,手上移摸向他刚才被砸到的地方,结果这下子松了力就被白灼夜挣脱。

      

      几招下来,两人的姿势对调。

      

      晏九河躺在地上看着身上的人,一手被对方钳制住紧紧扣在地面。

      

      白灼夜也同样看着他没有说话,他们比试到现在,输赢都定义对他们两来说都没了必要。

      

      谁钳制住谁,才是谁赢。

      

      晏九河动动手腕,被扣的死紧。

      

      肚子上挨得那一脚在呼吸大时就会牵扯到。

      

      在一阵阵发疼。

      

      晏九河脑袋一动,微歪头问他:“头疼不疼?”

      

      白灼夜眸子闪动,看着晏九河左右飘动。

      

      “我看到你的头被盒子磕到了。”晏九河说。

      

      白灼夜抿起唇,这人怎么……不像常人,捉摸不透。

      

      对一个刺客都有怜悯之心,得是有多么愚蠢。

      

      “……”白灼夜沉声道,“你输了。”

      

      “嗯,”晏九河双眼看着他,神情格外平淡安静,“我认输。”

      

      既然连一点点关于他的记忆都已经忘了,那么是真的把他忘干净了。

      

      白灼夜好似没想到他会不再反抗,一时想不到说什么。

      

      屋中寂静无声。

      

      白灼夜看着他的双眸突然莫名的心慌,看到他这副安静的神情,心里莫名发紧。

      

      他好像在难过,可他在难过什么。

      

      自己又是怎么觉得他难过。

      

      “我输了,”晏九河说,“我给你东西。”

      

      白灼夜抿唇,松了对他的钳制站起身。

      

      晏九河从地上撑起身,肚子又是一疼。

      

      他走到那边狼藉的地方,踢开那张翻倒的桌子,蹲下身将东西佛开,手指在木头上抚摸着。

      

      摸到一处地方时,手指往下用力一按,只听咔哒一声,那两片木板缩进去露出一个小小的暗格。

      

      白灼夜想走过去查看,但晏九河已经拿出盒子放在地面,那暗格又合上。

      

      “这个……”

      

      嘭!

      

      突然响起一声爆炸,两人同时抬头看向窗外江面,夜色没有变化,但接着听到靡音楼中传出呼救声。

      

      “救命啊!着火了!”

      

      “快跑!”

      

      晏九河再回头时,白灼夜已经拿起了盒子,大步走到窗前纵身一跃。

      

      “……”

      

      晏九河睫毛一颤,起身走到窗前跃入江中。

      

      在水中,他抬头看向江面,只见有几艘船只皆向着一个地方行驶,那地方是另一处的岸边。

      

      回身看向靡音楼,只见在船身附近有几蒙面之人。

      

      晏九河思索一会儿,向着原处那单只的小船游去。

      

      上船之后,他回身看向靡音楼的方向,这艘楼船已经被大火淹没。

      

      若是被老板知道,估计得气急。

      

      晏九河扭干衣服上的水,转身走进船中,从怀里掏出那张湿透的纸条,上面墨水的痕迹已经晕开了。

      

      只能大概分辨出三个字——绮兰门。

排行榜
  • 顾先生,您请离开
    顾先生,您请离开

    作者 : 熬夜会冒痘

    进入娱乐圈这一年多的时间,他也看清了一些残酷的现实,纸醉金迷,灯红酒绿。林予安认为自己很幸运,若不是他的生命中出现了顾延,哪会有如今这般美好的生活。想到此处,他漂亮的脸蛋儿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只要是顾延说的话,他就愿意相信。

  • 全世界都在磕我和少将的CP
    全世界都在磕我和少将的CP

    作者 : 林花煮雨

    莫溪和卡苏里是一对完美夫妻,双s的完美契合是帝国的佳话,两人的恩爱日常也被众人津津乐道。 * 黎明之际,夫夫账号发布一张十指紧扣的图片,看得出来,背景是一张床。 一瞬间惊醒cp粉上亿,叫嚷着要把两只手焊上。 夏日午后,夫夫账号发出一张看上去是偷拍的照片:卡苏里背对着镜头,正在切菜。

  • 重生之被圈养的金丝雀
    重生之被圈养的金丝雀

    作者 : 朕叫夏目叫夏目

    重生前卑微缺爱,重生后坚韧倔强双性受X腹黑疯批傲娇护妻攻 沈安X傅昀期 沈安重生前运气一直很差,不然不会被人玩弄于股掌这么多年,最后从那人婚礼被羞辱后落荒而逃时,还出了车祸。 重生后,他决定逃出那人的禁锢,却在逃跑的路上被另一个男人不由分说地带回了家。 沈安不喜欢这个经常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看的富二代,但又对这个男人毫无办法。 直到他有一天听到傅昀期问,要不要合作一下,假结婚骗骗人。 后来他才知道,老傅的意思其实是假结婚——真恋爱!

  •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作者 : 腐蚀骨

    一场车祸后,沈行发现自己是某本狗血文里的总裁攻,他包养了主角受,对主角受进行了虐心虐身的剧情。直到后来被主角受遇上主角攻,和主角攻一起联手把他送进牢里,最后死在里面。想要活下去,不能OOC。

  • 过度侵占
    过度侵占

    作者 : 栖迟

    小说《过度侵占》,作者过度侵占,主角程砚霍景庭。故事讲述了:景庭在满三十岁之前赶着成了家——对象是他惦记了好多年的人。 但是他并不开心,因为他不太会谈恋爱。 传闻中冷冰冰的霍总被迫娶了程家小少爷。

  • 重生后偏执皇子他不对劲
    重生后偏执皇子他不对劲

    作者 : 君来否

    偏执多疑腹黑皇子攻x美貌乖顺人妻宦官受 大内总管何亭重生了。 回到了“陛下”还只是不受宠的六皇子池煜,自己还只是个伴读的那些年。 怎么偏偏回到了最悲惨的日子? 何亭硬着头皮再一次扛起了喂饱池煜、助他夺位的重任。

  • 穿成白莲花师尊
    穿成白莲花师尊

    作者 : 森归

    苏遇寒光荣穿书了,还穿成了他妹狗血玛丽苏小说里的男主角的师尊!师尊美如画、师尊温如玉、师尊灿烂烂一朵白莲花。假师尊苏遇寒随手捡了一个小徒弟,后知后觉这人是大反派……而且,大反派怎么看他的眼神这么不对劲? 苏遇寒掐指一算,我妹写的是言情,对,没错,放死那个心!

推荐小说

过期情人 诱夫有道[ABO] 通宵七百三十天 被大佬逼婚后 斑斓 那个骄傲的OMEGA 被渣后,我掉入隐藏大佬的圈套 我真的只想当炮灰【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