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总裁豪门 > 二婚遇上强势总裁
二婚遇上强势总裁 千百苏嬛
总点击 288 更新时间 2022-11-09 15:02:18

小说《二婚遇上强势总裁》,主角是林苒柒祁煜韫。小说讲述了林苒柒通宵谈合同,提前回来一天的结果便是看到她深爱的丈夫左子华和她要好的朋友在床上翻滚的画面。林苒柒彻底无法忍下去,想到左子华就觉得无比恶心。林苒柒放纵买醉,与地狱酒吧的服务员欢愉一夜,突然发现服务员竟变成了强势总裁。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二婚遇上强势总裁精彩章节

  总统套房摆在中间的床很大,落地窗微敞着,窗帘扬起,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站在落地窗前,林苒柒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楼下渺小的车流人马,嗓音淡淡的:“有烟吗?”

  “女士香烟吗?”眸色相当淡的扫了她一眼,祁煜韫不紧不慢的轻笑,表情温和:“我身上自然是没有,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让人帮你去买。”

  “不用了。”

  深吸了一口气,林苒柒转身过来,小手摊开:“你的烟给我一根吧。”

  祁煜韫没有第一时间动作,温和的嗓音敛着的全是都是清晰低缓的感觉,一字一句:“男人的烟,瘾太过大,女孩子抽不好。”

  “女孩子的身体矜贵,自然不能够承受尼古丁的侵蚀。”

  他嗓音低沉温润,容易诱人上瘾,引得林苒柒怔怔抬眸。

  头顶上的灯光柔和偏橘,衬托男人的脸庞英俊的令人恍惚。

  林苒柒丹凤眸眯了眯,轻笑,温凉的沁人心脾:“我姓林,你可以称呼我为林小姐,你姓什么?”

  “祁。”

  “没想到祁先生对女人这么体贴,怪不得在地狱酒吧这种上流社会消遣的地方也能成为个经理,这钱我也算是花的值了。”

  “不过……”她凉笑着改口:“还希望祁先生能够认清自己的身份。”

  果然,祁煜韫猜得没错,面前的小女人将他的身份认错了。

  “我的身份?”他蓄着温笑的嗓音温淡,不知为何,偏生的覆盖着一层低气压:“林小姐觉得我是何身份的人?”

  “地狱酒吧的服务生经理啊。”

  林苒柒看着男人迈着长腿一步步的朝她走来,那双黑泽温润的眸子紧锁在她的身上,太过温淡,温淡的令人心悸。

  男人站定在她面前,骨节分明的手指从口袋中摸出根香烟来,幽蓝色的烟火明灭,点燃后深吸了一口气,吞吐的烟雾恶劣的喷到了她的脸上。

  她偏过头去,呛得咳嗽了两声,林苒柒烦躁的挑眸,语气冷沉:“祁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林小姐不是想要抽烟吗?这样也算是抽了吧。”

  毫无歉意的话说出来,修长的手指曲起,不轻不重的碰着林苒柒的侧脸。

  看着她蹙眉后退一步,祁煜韫微微抿唇,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的唇珠上揉了一把,开腔矜贵:“林小姐既然花了这么多钱来养我一夜,那么我自然要事事时时都为林小姐考虑好。”

  男人忽地抿唇:“林小姐还是听从我的为好。”

  明明应该是处于劣势地位的男人,却偏生有一种狂妄不羁的姿态,睨着她的眼神仿佛君王睥睨天下一般。

  林苒柒心底浅薄的闪过一丝不安。

  “如果我说不呢?”

  林苒柒眼眸闪过几分凉薄,动了动唇,还准备开口说什么,便听见男人温柔的嗓音强势:“乖一点,烟也抽了,去洗澡吧。”

  明明眼角眉梢温润如玉,却字字句句不容反驳。

  这服务生也太过狂妄了。

  林苒柒心生烦躁,想着换人过来,却眼前闪过自己新婚半年的丈夫和其他女人交缠的身躯,终究狠心下来,手指捏成了拳:“好,麻烦祁先生等会儿。”

  淅沥沥的水声在浴室响起,祁煜韫随意的倚在沙发上,薄唇微抿,眸色找不到丝毫的温度,骨节分明的手指按下手机,嗓音矜贵温淡:“调查一下今晚的女人。”

  “是,祁总。”

  很快,浴室的门打开,祁煜韫掀了掀眼皮,裹着浴巾的女人脸蛋精致,不加掩饰的烟视媚行,整个人萦绕着一种无法用笔墨形容的水媚。

  深吸了一口气,林苒柒踩着从容的步伐走了过来:“我洗好了。”

  “嗯。”

  修长的手指拉住她,祁煜韫直接将她拉到自己的大腿上坐下,另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嗓音蛊惑:“林小姐,准备好了吗?”

  直接进入正题?

  林苒柒怔了怔,立刻笑:“祁先生只需要拿出你通身的本事将我服侍好就行。”

  林苒柒嫣然的抿唇:“剩下的就不在祁先生的职业范畴之中了。”

  她牙尖嘴利的就像是只小野猫。

  轻笑起来,祁煜韫噙着凉意的唇瓣贴上她的眉心:“好,那今晚你是我的了。”

  说着,直接将人打横抱起,大力的摔倒床褥之中,随之男人沉重的身躯也压了上来。

  两个人贴的过于近,近的几乎能够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和古龙水混杂的气息,让林苒柒有些不舒服的蹙了蹙眉:“没想到祁先生的品味不错。”

  “何以见得?”

  祁煜韫挑眉,大掌轻抚着她娇嫩的肌肤,温热的呼吸密密麻麻的斜洒下去。辗转流连着她的嘴角和腮边。

  忍着满身的麻意,林苒柒嗓音克制,说出一个牌子:“祁先生喷的就是这个牌子吧。”

  “的确。”

  他的手继续往下,解开她的浴巾,濡湿的舌尖含身前的敏感,暧昧的舔舐着

  下意识的揽住他的腰身,林苒柒有些承受不住,无意识的低唤着:“啊……”

  脸色绯红,喘息了一声:“牌子不错,不过我不喜欢。”

  曾经她也送过同款给丈夫左子华。

  现在想来真是恶心。

  祁煜韫没有再言语,英俊的五官染就着情欲,带着刻骨的蛊惑,俯身直接封唇。

  气息交缠,林苒柒终于明白床事的美妙。

  那濒临死亡的快感,进出的充实,终究席卷了她全部的神经,沉沦到无法自拔。

  耳边男人的低吼仿佛和脑海中记忆的画面交叠。

  “子华,啊……”女人喘着,嗓音似乎浸在了糖里,躺在她新婚的床上,双腿缠在她丈夫的腰间:“我和苒柒谁更漂亮。”

  “轮漂亮当然是她,不管怎么样也是当年的校花,不过论马蚤肯定是张悦你。”

  左子华瞳孔缩起,带着几分森寒:“恋爱六年,林苒柒不让老子碰她,我和她结婚半年多了,老子也不碰她,让她自己好好反省反省。”

  张悦的身子被左子华翻了过来,两个人背对着房门,秀发微微濡湿,在身后披散着:“我记得苒柒明天才从美国飞回来吧。”

  “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张悦直接娇笑了起来,说不出的媚。

  “那我今晚要在这里过夜,我倒是要穿一穿苒柒的衣服,睡睡苒柒的男人。”

排行榜
  • 离婚后老公不放手
    离婚后老公不放手

    作者 : 岁渝

    主人公分别是唐清清顾衡的小说名叫离婚后老公不放手,内容讲述了三年前唐清清家遭逢巨难,是顾衡施以援手才能安稳度日。要不是顾衡,她这一身病痛早就去见了阎王。顾衡是她从小到大的心愿,当初满心欢喜的嫁给他,却在新婚当日被告知只是因为家里逼得太紧,他要为心爱的女人留着位置,才被迫娶了她。她只是他为留住这个位置的工具。

  • 厉少又掐前妻的桃花
    厉少又掐前妻的桃花

    作者 : 米月白

    小说厉少又掐前妻的桃花,主人公分别是夏音厉上南。故事讲述了五年前,安末文在一场车祸中身亡。厉上南深陷痛失所爱两年无法自拔,厉父担心他走不出来,找到神似安末文的她,跟她做了场交易。厉家出面还清夏父夏平海巨额担保赔偿款,她则要扮演安末文嫁给厉上南。她同意了!舍弃心里的那点爱恋,用力做着安末文嫁进厉家。现在,她模仿了三年的人回来了,她没死。这戏,要落幕了。

  • 爹地上门逼婚了
    爹地上门逼婚了

    作者 : 岁岁年年

    小说爹地上门逼婚了的主人公分别是黎诗妍厉长廷。内容讲述了昔日恋人温和阳光的笑容是黎诗妍最后的慰藉,她难得在厉长廷面前红了眼,却又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露出了厉长廷最深恶痛绝的招牌笑容。她咬牙挺过了最难熬的日子,健健康康地生下了一对龙凤胎。这两个孩子与厉长廷无关,与厉家无关,是上天赐予她黎诗妍独一无二的馈赠。

  • 和豪门老公离婚后
    和豪门老公离婚后

    作者 : 肖泽

    和豪门老公离婚后小说讲述了当黎萱的丈夫苏裴渊,她所深爱的男人,向她提出离婚的时候,黎萱是无法接受的。结婚三年,她努力扮演温柔贤惠的妻子,从不给他丢脸。原以为,她们会一直过下去,直到白头。原来丈夫的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只是因为凌诗雨回来了。苏裴渊还逼迫她打掉腹中仅有1个多月的宝宝,既然还爱别人,为什么要娶她?

  • 陆总的落魄未婚妻
    陆总的落魄未婚妻

    作者 : 秋水

    陆总的落魄未婚妻小说讲述了颜家破产,资产被银行清算,颜青这才看清人们的嘴脸。颜家落难,家族破败,连当初自家帮过的家族都闭门不见,陆家也单方面宣布和颜家的婚约作废。自己的未婚夫陆淮还被别人挽着胳膊。颜青不想活的这么不明不白,她要查清这一切的真相!

  • 总裁上司别惹我
    总裁上司别惹我

    作者 : 在逃兔子

    总裁上司别惹我小说,作者在逃兔子吗,主角宋襄严厉寒。小说讲述了宋襄当了严厉寒小蜜五年。严大总裁恐怕是吃腻了,准备找机会把她抛给下一个人了。宋襄决定不干了,这种亏她是不想再吃了。结果宋襄一到基层,瞬间是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一咬牙就跑上了人生巅峰。小鲜肉倒追,贵人送业绩,没见过面的亲爹是快死的亿万富翁,点头就有遗产继承。

  • 穿书后天天攻略老公
    穿书后天天攻略老公

    作者 : 菲儿

    主角是姜栖月穆慎迟的小说穿书后天天攻略老公讲述了:栖月正看着一部言情小说,才看到第三章,就已经昏昏欲睡了。睡醒的时候就发现她穿书了。穿在了这部小说与她同名同姓的悲情女主身上。原书中的女主喜欢男主多年。可惜爱上了一个不爱她的人,代价就是婚姻守活寡,整日泪流满面郁郁而终。既然她穿书了,那就让她结束原书女主的悲情生活吧。可没想到还有系统,任务竟然是让她攻略男主。这可以再狗点吗?

推荐小说

厉少又掐前妻的桃花 萧总溺宠冷艳妻 错婚老公的迷糊妻 穿书后天天攻略老公 前任总裁宠上瘾 陆总的落魄未婚妻 洛少前妻是风水大佬 黑心莲夫人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