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穿越重生 > 纨绔世子重生妃
纨绔世子重生妃 远水无人渡
总点击 291 更新时间 2022-11-25 18:10:48

东楚六年间,只有一个骁善大将军,那这人恐怕就是她心中所想之人了!顾妍筠什么也顾不得直接上去就将那些刺眼的东西给全部撕碎,旁边的下人想要阻拦却也根本阻拦不了,因为此时的她就如同一头疯了的野兽,不管不顾。顾妍筠几乎是不敢置信的转过头看去,只见三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男子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只不过今日这个男子要娶的人确实她的妹妹!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纨绔世子重生妃精彩章节

  蔡府医见此心下叹了口气,但还是蹲在落月的面前认真的端详起她的脸来。

  其实蔡府医现在就算不看心里也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落月脸上的药膏并不是白玉膏,而是货真价实的玉雪膏!

  “回老爷,落月脸上的伤乃是玉雪膏所致,而并非白玉膏。”

  这戏剧性的转变让在场的几个当事人的脸上都浮现了惊愕的神色。

  “这不可能!”落月不敢相信,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管是白玉膏还是玉雪膏,她们明明就是用的顾妍筠赏的这个药膏啊,怎么一下子就全变了呢?

  落月不敢相信,围观的顾艳婷也觉得不可思议:“蔡府医,你可能否说说你是如何分辨的?”

  顾艳婷虽说深得顾城的偏爱,但她到底只是个地位低下的庶女,母族也没有什么人,自是不会有玉雪膏这样的好东西的,就连白玉膏都是她姨娘废了大力气才能弄来几盒。

  “说吧。”顾城瞟了眼顾妍筠,也道。

  蔡府医点头:“外人只知道白玉膏与玉雪膏只差在药材种类,殊不知这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白玉膏有暗香,而玉雪膏膏没有。”

  “可是也不能就这样断定了啊!”落月还在挣扎。

  “确实不能。”这回出声的不是蔡府医了,而是顾妍筠,她施施然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嘴角噙着一抹好看的笑:“若想知道落月的脸到底是因为白玉膏还是玉雪膏,只需要一根银针便是了。”

  顾妍筠说着走到了蔡府医的旁边,然后自他的药箱里取出一根银针来,十公分长的细针在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冷冽的寒光,细如发丝的针尖落在落月的眼里让她的瞳孔蓦然紧缩。

  “大……大小姐……”看着一步一步莲步轻移走过来的人儿,落月浑身抖得像个筛子一样,跪着的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往后缩。

  “怕什么,我又不会害你,只是想帮着你找出让你脸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罢了,也算是这么多年来对你忠心的回报!”

  顾妍筠侧头朝她微微一笑,笑容还是往常那般和善,可却让落月打心眼里发冷。

  “听说玉雪膏与白玉膏除了药材种类与有无香味外,判断一个人用的是玉雪膏还是白玉膏,京中最流行的方法便是——放血!”

  “放血?”顾艳婷捂着嘴惊呼出声,她没有玉雪膏,也加入不了顾妍筠所在的京中最顶级的小姐圈子,因此自是没有听说过这种方法的,一时也有些分辨不出她说的是真还是假。

  “对啊,放血,用银针在抹了药膏的地方划一条口子,若脸上抹的是白玉膏,那就会有刺痛感,而且还会留下疤,但而若是抹的玉雪膏,那么痛过后很快就会产生清凉的感觉,还不会留疤,怎么样,要不要试一试?”

  顾妍筠说的轻描淡写,甚至还眉眼带笑,但所有人听的都吓得脸色发白,就连顾城都紧紧皱起了眉头。

  “大小姐饶命啊!大小姐饶命啊!“

  屋内一时很安静,而沉默的压抑是加倍的,就在顾艳婷想着还可以说些什么的时候,落月突然朝着顾妍筠不停地磕起头来,而求饶的话语里的惶恐之情是个人都听的出来。

  顾艳婷脸色一僵,她知道这一局算是自己输了,而且还得预防落月反咬自己一口。

  但回头仔细想了想,这事从头到尾她都只说了几句并没有插手,再想到她还有弱点捏在自己手里,便也就松了口气,但还是不忘警告性的看了落月一眼。

  而满脑子都是顾妍筠刚刚说的话的落月哪里还顾得上她,只一个劲的磕头求饶,事情发展到现在,她自己都不确定她抹的到底是什么了。

  她明明抹的是顾妍筠赏给她的药膏,她以为是玉雪膏,可蔡府医却说是白玉膏,可若是白玉膏,那蔡府医又怎会说她脸上抹的是是玉雪膏?

  本来就没什么脑子的落月在听到要用银针来划自己的脸做验证后,心理防线顿时就崩塌了。

  “瞧瞧这小可怜样儿,落月,你说你这是何必呢?”

  看她这样,顾妍筠幽幽叹了口气,语气中甚至带着几分怜惜。

  “大小姐,是奴婢的错,奴婢鬼迷心窍,因为前段时间大小姐对奴婢屡屡不满意而心存不愤,便想出了这么个法子来陷害大小姐你,还请大小姐饶奴婢一命!”

  落月哭求完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如顾艳婷所想的那样,她到底不敢牵扯上她,因为她脸上毒的解药还被她拿着。

  “那你脸上抹的玉雪膏哪来的?我记得我的那瓶早早地就送出去了。”顾妍筠颇为好奇的问了句。

  “因为那玉雪膏是经奴婢手送出去的,奴婢便从中挖了些出来。”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呢,只要不要毁了她的脸,她什么都愿意说,落月认命地闭上眼,如是想到。

  事情到了现在真相大白,顾城看着满脸黄脓眼泪的落月,面上的厌恶之色丝毫不加掩饰:“身为一个丫头竟敢陷害主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合该乱棍打死!”

  “老爷饶命啊,奴婢知道错了,老爷饶命啊……”落月一听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使劲的磕着头,同时还不忘哀求顾妍筠。

  “大小姐,奴婢这次是猪油蒙了心,大小姐,奴婢知道你是最和善不过的了,求你大发慈悲,救救奴婢吧,大小姐,奴婢求求你了……”

  生死之际,落月连自己最看中的容貌都不顾了,一下比一下磕的用力,一下比一下磕的响。

  “这……”顾妍筠故作犹豫的看向了顾城,一脸不忍的道:“爹爹,落月这次是胆大包天,但她这么多年照顾女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要不就饶她一命吧?”

  怎么能让她就这么轻易死了呢,她都还没怎么收拾她呢!

  “是啊,爹爹,你是菩萨心肠一般的人,要不就放她这一次吧!”顾艳婷也适时的道,她是希望落月这次活不成的,但是顾妍筠这个受害者都表现的这么大度了,她这个旁观者也不介意展现出自己的善良。

  “那你说怎么罚?”顾城有些看不惯顾妍筠这个样子,但还是问道。

  在落月紧张的脸色下,顾妍筠装模作样的想了想,然后道:“父亲,就罚她去倒夜香吧,女儿听做粗活的郭嬷嬷说这个活最受罪了!”

  顾城没说话也就是同意了,而幸存一命的落月呆愣在那里,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

排行榜
  • 考过神仙
    考过神仙

    作者 : 小尘

    我穿到了一个陌生女孩身上,桌上有一张 65 分的高三数学卷。想到当年我是全市第一的成绩进清华的,突然笑出了声。那个长得很帅的年级第一,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不喜欢你,你为什么一定要穷追不舍?我被气笑了,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你是年级第一?怎么?他皱了皱眉。我漫不经心地理了一下鬓边的头发,你考不过我的。

  • 穿书从给男主剧透开始
    穿书从给男主剧透开始

    作者 : 糖渍星星碎

    即使知道眼前这位落魄的少年将来会权倾天下,我也要向他退婚。原因无他。比起放弃退婚,我选择剧透。我知道你是来与我退婚的。面前的少年样貌清俊,眼眶泛着一点红,眼中是愤恨与决绝。我自是知道,慕容家的大小姐看不上我这个废物,他冷笑一声,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

  • 第三世穿成太监
    第三世穿成太监

    作者 : 闷闷

    小说《第三世穿成太监》,主角沈沉舟赵妍妍。小说讲述了:我赵妍妍穿越到了异世,死一次就穿一次,我一共穿了十次。每一次都能遇到沈沉舟,原来他也是穿越来的。沈沉舟穿越成了宫女所出的皇子,他被封建社会倾轧,早已忘记初心。她眸光灼灼地说自己也是穿越的,叫赵妍妍,老乡应该互帮互助。笑死,杀的就是穿越的。

  • 炮灰她手拿主角剧本
    炮灰她手拿主角剧本

    作者 : 长安

    一睁眼,顾晓婉身披大红喜服穿越成了杀人凶手,还是小说《惊梦》中的炮灰女配,好不容易活了下来,却屡屡被卷入奇怪的案宗,此刻她只想把作者祖宗十八辈都骂一遍,奈何事到临头,若是不想办法自救,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她只不过是个想好好活着,怎么反而拿了主角剧本呢?

  • 凤女为将:权王许江山
    凤女为将:权王许江山

    作者 : 妖火火

    小说《凤女为将:权王许江山》,作者妖火火,主角凤卿九楚妄。故事讲述了:前世为他人呕心沥血,换来的却是一尸两命。 凤卿九一朝重生,嘴角含笑,定要让渣男贱女身败名裂! 只是这个一直缠着她、赖在她家蹭吃蹭喝蹭睡的男人,是几个意思?

  • 穿越修真抱大腿
    穿越修真抱大腿

    作者 : 关关雎鸠

    主角是千落江牧的小说穿越修真抱大腿讲述了:千落十年名利场摸爬滚打,她练了一身处变不惊地本领,可是眼前男友江枫偷吃还是让她恶心不已。她是睚眦必报锱铢必较有仇当场报的小女子,当场高跟鞋扔向江枫,定睛一看,那女子竟是她同父异母,小她十二岁的妹妹千雪!

  • 八零学霸娇娇女
    八零学霸娇娇女

    作者 : 顾十六言

    小说《八零学霸娇娇女》,作者顾十六言,主角季凉。故事讲述了:季凉努力了一辈子,终于要在三十岁上买下人生第一套房,结果一场车祸重回八零年代她初三那年。这辈子,她要踹掉渣男爹,好好养亲娘,发家致富奔小康。这一切,都要从当一个名副其实的学霸开始。面对诸多桃花,她只一句话:谈恋爱是什么,能吃吗?

推荐小说

权宠天下:医妃要休夫 重生太子妃很凶悍 刁蛮悍妃别过来 重生公主只想追夫 穿越之神医邪凰 权宦的重生复仇妻 反派女配是气运之子 重生医妃有点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