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刺头参考区间
刺头参考区间 西渡
总点击 300 更新时间 2022-11-16 16:09:36

小说刺头参考区间是由作者西渡编写,主角分别是段沙星奎泺。故事讲述了两个月前金主破产,段沙星拿钱跑路 两个月后爆火的段沙星又被“落魄”金主找上门惹出了个出柜亲密照风波 为了能继续在娱乐圈淘金上了贼船结果把船长给打了! 至此欠债被追,谁知落魄金主摇身一变集团太子爷,表示愿意不计前嫌慷慨解囊相助! 感动吗!就问你感动吗?! 段沙星连连摇头表示:不敢动不敢动! 人家破产时你拿着钱潇洒进了娱乐圈风风光光,现在自己落魄了还敢指望人家给你还债再续前缘? 想屁吃呢!谁信谁脑子有病! 腹黑心机太子爷惹不起咱还躲不起?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刺头参考区间精彩章节

  洛夫克拉夫特曾说过: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感便是恐惧,最古老而强烈的恐惧,则源自未知。

  此刻段沙星面对的未知,就让他无比恐惧。

  他害怕见到唐梓平,害怕他会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惨。

  他知道刘云飞是个疯子。

  夏夜很炎热,郊区的夜空缀满了星星,虫鸣吵闹,那股风好像带着陈酒的气息,就像是已经发酵进这块地里去了,废弃了也要彰示这地方曾经辉煌过。

  但味道不纯正。

  连司机都皱眉,说这怕是产的假酒,所以被查封废弃了。

  铁大门是被奎泺给踹开的。

  段沙星没注意到这一脚下去奎泺其实是有点蹩了但还在硬撑,只往里面冲。

  这一声动静大,里头的保镖闻讯而来,手里的铁棍这次可没有裹毛巾,吓得非要进来看热闹的司机扭头就跑。

  段沙星回头看了眼那司机消失在黑暗中,回头看奎泺倒是气定神闲,再看保镖,显然认识奎泺,那铁棍已经高举过头顶了,又给收了回去。

  保镖是得了命令要给段沙星开门红的,但奎泺和他贴得近,怕红得太火炸开,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就是自己了,忙给同伴使眼色让进去通知。

  见状,奎泺的手已经游走到他屁股上了,他颇为得意,低声道:“看老子面子多大。”

  段沙星:“……”

  里头的人去而复返,都亦步亦趋跟在刘总身后。刘总今晚穿得油腻,大腹便便一点也不藏了,他叼着根雪茄,戴了根大金链子,完全现了原形似的。他其实不太信保镖的话,奎泺那太子爷又不是空虚公子,怎么会大半夜出现在这荒郊野岭?

  不过当他真看到奎泺时,整个人还是愣了那么一两秒,随即吐了雪茄,走路姿势都规矩了好些。

  刘总过来和奎泺握手:“奎总,这么晚大驾光临,不知是有何贵干?”说完眼睛往段沙星身上瞟,不甚理解:“这……?”

  奎泺的手在段沙星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抬起揽住他的肩膀朝自己带了带,笑出一口白牙:“找你谈生意。”

  刘总的公司想攀奎氏这高枝许久,他再是吃得黑,背景硬,也不会跟钱过不去,和奎氏磨来磨去好久。一开始对方派奎泺来时他还心里不爽了好一阵,只觉得奎氏耍他派个楞头娃娃来,结果在接触后才发现,奎泺这家伙比奎氏集团那些个坐办公室的高层还难缠,随即又不爽了一阵。那个时候奎泺还算和他打得“火热”,跟他说什么,他们派我来和刘总谈那自然是觉得刘总有那本事啊,我俩就好好谈,互赢互利的局面必然结果丰硕。

  然后刘总就被带沟里了,尤其是在奎泺故意透露了自己太子爷身份时,他只觉得自己倍儿有面子。

  那时也是和奎泺谈生意进行到“娱乐”环节时,自己和人吐露了心声,奎泺帮他出谋划策了一把,自己脑袋就被开瓢了。

  他真是恨段沙星恨得牙痒痒,但是他此刻又没心思去追究为什么段沙星和奎泺搞上了,只一心想着公司那项目。奎泺太毒,太精,活像那个年代压榨人的土地主,把那价格一压再压,恨不得榨干,一滴油水都不给他。

  “好说好说,奎总,咱叫人开车去,回市里找个好地方慢慢谈。那价格给老哥再提提呗。”

  “提,能提。”奎泺把目光移里面去,“但我也得提个人。”

  “谁?”

  “我小表哥。”奎泺张嘴就来。

  “谁??”

  “啧。”奎泺有点不耐烦,拍了拍段沙星的肩,说,“你进去找人。”

  段沙星闻声而动,刘总还没反应过来,倒是两名保镖迅速截道用厚实的胸脯挡住了去路。

  段沙星知道唐梓平就在车间里面,他眼睛都急得发红,转头大吼一声催促:“奎泺!!”

  “刘总,放人进去,我再跟你详说。”奎泺的目光一直在段沙星那张锋厉又似可怜的脸上。

  刘总这才挥挥手,让人放行。

  段沙星跟兔子似的窜进了车间。

  酒厂废弃得久,上锈的发酵机等设备像是爬满一片片蕨类植物又开了花,一块一块错落得好看,均匀落满的灰倒有一种与世绝尘的蹉跎感。

  但地上不均匀。滚得到处都是的酒瓶子,碎裂的玻璃片儿,那些灰上,凌乱的脚印,凝涸的血渍,又杂乱又脏秽。

  “人呢?!”段沙星没看到唐梓平。

  保镖些对视几眼,还是把用黑布条蒙着眼睛捆了半边的人从内车间里给提了出来。

  唐梓平吊着一只胳膊,骂骂咧咧:“操你妈的这是袭警!操!”

  “没良心的东西!我呸!”

  “……”

  段沙星想也不想,人扑过去抓他的手要带他离开。

  “操!痛!胳膊断了!”

  “没看见吊着呢嘛!妈的!”

  段沙星一愣。

  “妈的有本事给老子胳膊腿儿全部卸了!玩你妈的摸瞎子呢!”

  段沙星一把抱住他。

  “你妈的恶不恶心!要杀要剐随便!”

  “变态!”

  “……”

  那边一名保镖呗吵得心烦,问身边的镖头儿:“能不能把他嘴继续堵上?”

  镖头儿:“我不敢,你去。”

  “……”

  唐梓平还在源源不断输出,段沙星泛酸哽咽的喉咙终于发出一个音节:“哥……”

  唐梓平一愣。

  “小段?”

  “他们找到医院去了……”

  唐梓平又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医院是指哪个医院。

  “操!老子跟他们拼了!”

  蒙眼大侠跟条搁浅的活鱼似的疯狂摆动想要挣脱段沙星。

  段沙星也忍无可忍,抛下还在死死挣扎的唐梓平,抄起地上的铁棍就朝站了一排的保镖抡去。

  冲动占据上风,他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一名保镖比较激动,拿着棍子就要上前去迎架,被镖头给拎了回来,只让他躲棍子就好。

  这情况十分明朗,谁和段沙星打谁就是傻逼。

  段沙星跟暴走般,追着人跑棍棍落得狠,毫不留情,铁棍砸桌子上给劈成了两截儿,砸机器设备上给陷了个凼,砸地上给扬起了灰和砖碎,砸脑门上……

  “段沙星!住手!”

  奎泺是被里头铁棍铛铛砸下的声音给引进车间的,他有意让段沙星狐假虎威,但也不敢由他胡作非为,都说兔子逼急了是会咬人的,他知道段沙星咬人有多痛。

  这头段沙星的铁棍已经在一名避之不及的保镖门面上半米的距离了,他纯粹杀红了眼,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非要让这帮人以牙还牙。

  但是奎泺这一声让他猛地清醒。

  他担不起这个责,他也没资格和这些人同归于尽。

  可这铁棍已经挥下,他拼了命使劲儿想偏移航道,但有心无力,那一棍狠狠砸下。

  “呼——”

  那名保镖呼哧呼哧狂喘着,那肩膀就跟断了一样,传来剧烈的疼痛,又忙抱着肩头在地上滚来滚去。

  但不是被段沙星用铁棍打的,而是被奎泺一脚狠狠踹的。

  那铁棍就落在还来不及收回的大长腿旁边,将将擦过。

  “疯了吗!!”奎泺大吼一声。

  段沙星胸口大幅度起伏,他真是被逼得快疯了,眼睛因为剧烈的情绪红得更甚,还水雾雾的。

  他抬眼看着奎泺,用那一道近乎绝望与崩溃的目光看着奎泺。

  奎泺手一紧,这目光太凌厉,不禁让他吞了口唾沫,他看了眼地上的保镖,斥道:“还不快滚!”

  保镖被搀下去了。

  刘总在一旁也是心惊胆跳,他知道段沙星是块铁榔头,但没想过他这么疯,纯纯不要命的架势。

  奎泺还有点余悸,试探着安慰:“段……”

  哐的一声,铁棍被段沙星掷地上,随即滚出去老远。

  奎泺:“……”

  段沙星面无表情,也不再发疯,丢了铁棍就去扶刚刚在混乱中绊倒在地的唐梓平。

  他沉默地给唐梓平解开了绳子,解了黑布条,一言不发扶着他起身。

  唐梓平也知道段沙星是真恼了,刚才即使自己眼睛看不见,也听得出那棍棍落得又实又猛,纯纯要人命去的,便这会儿忍着痛也不说话。

  两个人就这样搀着颤颤巍巍出了车间。

  段沙星那天被打得也狠,这会儿全然反噬,又酸又痛。

  “段沙星!”奎泺在身后喊他。

  段沙星装听不见,扶着唐梓平走得更快。

  “操!段沙星!”奎泺追上去。

  人已经出了车间,步入夜色中,段沙星看见路边开着前照灯的出租车,司机正伸长了脖子朝这边张望。

  “段沙星!你他妈别忘了你答应了老子什么!”

  “奎总!你别忘了那批货啊!!”刘总也在后边儿嚎。边叫边追出来。

  段沙星把唐梓平塞车里,自己也坐了上去,正欲关门,奎泺的手一把截住,他喘着:“段沙星,你……”

  段沙星皱着眉,也不知道怨念是对谁的,只说:“我要送我哥去医院。手放开。”

  “那我怎么办?我跟你们一起去!”说着就挤上车去。

  正关门时,刘总的手又一把截住:“奎总,那货……”

  “我会给你的!他妈的放手!”奎泺可不管人怎么样,拉着扶手就要关门。

  不过刘总力气也大,他才和奎泺把价钱谈好,如今最主要的就是货期的早迟,越早拿到货利润越高,拖越晚越无法预料,指不定血本无归。

  这会儿奎泺啪一关门给他夹得嗷嗷叫,但还想着货,另一只手也攀住车门,咬牙道:“咱再谈!我跟你们一起去,路上慢慢谈!”

  说着也要往里面挤。

  这是四个大男人,最里边的唐梓平快被挤成肉饼了,大叫:“妈的谈锤子呢!”

  段沙星也叫:“滚下去!”

  奎泺耳朵一耷拉,道:“刘总你去坐副驾驶吧。”

  闻言,刘总半只屁股忙挪开,笑开了花:“好嘞好嘞!”

  门啪一声关上,段沙星就立即道:“开车!!”

  刘总的手才碰到门把手,车就一溜烟儿飞出去了。

  “奎总——”

  “奎总——”

  “操——”

排行榜
  • 过度侵占
    过度侵占

    作者 : 栖迟

    小说《过度侵占》,作者过度侵占,主角程砚霍景庭。故事讲述了:景庭在满三十岁之前赶着成了家——对象是他惦记了好多年的人。 但是他并不开心,因为他不太会谈恋爱。 传闻中冷冰冰的霍总被迫娶了程家小少爷。

  • 臣服
    臣服

    作者 : 加菲尔德

    前期温柔后期疯批攻/强取豪夺/程夏深陷辍学泥泞,因为脸长得好看被傅家大少爷选中,从资助上学再进一步到带回家放身边养着。从此以后,程夏的眼里便有了光,寸步不离跟在傅奕身后,甜甜地喊他哥哥。

  • 诱A法则
    诱A法则

    作者 : 夏旸

    小说《诱A法则》,主角江闻蜻勾梁。故事讲述了:江闻蜻(黑朗姆酒味A)*勾梁(海珀味A),后面的是攻~ 星际九四年,央盟军区防卫一队队长江闻蜻由于因为身体原因,被迫离职休假。 假期第一天,他去军校看望正在读二年级的弟弟。

  • 穿成白莲花师尊
    穿成白莲花师尊

    作者 : 森归

    苏遇寒光荣穿书了,还穿成了他妹狗血玛丽苏小说里的男主角的师尊!师尊美如画、师尊温如玉、师尊灿烂烂一朵白莲花。假师尊苏遇寒随手捡了一个小徒弟,后知后觉这人是大反派……而且,大反派怎么看他的眼神这么不对劲? 苏遇寒掐指一算,我妹写的是言情,对,没错,放死那个心!

  • 斑斓
    斑斓

    作者 : 昭过

    小说《斑斓》,主角分别是李沐秋白雨辰。故事讲述了:李沐秋是望仙门的李峰主,17岁时捡到了白雨辰,遇见便是缘分,慢慢养着他之后,渐渐发现有了他之后,本来自己灰色的生活变的五彩斑斓了。我这么努力,就是要让自己成为这世间的公道,让我们的感情能站在阳光下!我要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

  • 重生后我对病美人师弟真香了
    重生后我对病美人师弟真香了

    作者 : 解字依衣

    耽美纯爱小说《重生后我对病美人师弟真香了》,主角苏昀休沈曲意。小说讲述了:苏昀休重生了,前世他为了夺取朱砂痣,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临死只有病弱的师弟对他不离不弃。重生后的苏昀休想明白了,朱砂痣有何用,珍惜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没想到自己一路养大的师弟,竟然出落得如此秀美脱俗,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 一开始我是拒绝嫁入豪门的
    一开始我是拒绝嫁入豪门的

    作者 : SuperLee

    家世显赫攻×流言缠身受 时冕错将打抑制剂伪装身份的洛迟鸢误认为alpha,差点把自己掰弯的时候弟弟因洛迟鸢发生意外,一段双向暗恋的感情因误会无疾而终。不料一年后再遇,洛迟鸢以顶级omega的身份嫁入时家、成为他的omega。

推荐小说

战神随我下凡来 崽崽,给拐吗 重生后我对病美人师弟真香了 夫君每日逼我偷他宝贝! 极致诱捕【ABO】 过期情人 诱夫有道[ABO] 通宵七百三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