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伪装亲密
伪装亲密 加菲尔德
总点击 285 更新时间 2022-11-18 08:43:57

一次绑架,舞蹈学院的彭希阴差阳错,被送到影帝陆子晋身边,还未入社会的单纯被残酷现实击垮,他决定踏入欲海沉浮的娱乐圈。 陆子晋将彭希护在羽翼下,走红多年从不带新人,为他破了例,陪彭希录综艺,选剧本,带着跟业界的大牛应酬。 陆大影帝把108线无名小咖,亲手捧成了炙手可热的青年演员。 媒体不断拍到两个人私下聚会的视频,CP粉在网上摇旗呐喊,所有人都在高喊磕到了! 唯独彭希最清醒,他知道陆子晋心里有个得不到的白月光,对自己的好不过是内疚,和对那人的报复。 可彭希还是心甘情愿陷进去,希望有天能守到陆子晋回头。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伪装亲密精彩章节

  造型师听从自家老板的意见,给彭希换上一套剪裁正常,怎么看都挑不出错的西服。

  沈悦悦说:“大明星怎么穿都好看,每套风格都不同,不像某些人,年纪大了,穿什么都显老。”

  陆子晋扫了彭希一眼,这次比较满意,没有再说换下一套的话,对着妹妹怼回去,“就你这眼神还敢去时尚圈混,爸是不是已经把你们公司收购了,所以你才没被同事打死,活到今天。”

  “陆子晋!你到底是不是我哥,说话这么毒舌。”

  这个世上只有彭希能够承受住陆子晋的冷嘲热讽,不当回事继续和他亲密相处,别的人,甚至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被当着外人面狠狠损一顿,都会受不了。

  沈悦悦是被陆家宠爱着长大的姑娘,当即眼眶就红了,羞愤地在原地跺了跺脚,捂着嘴巴跑出去。

  门被砸得发出巨响,陆子晋震惊她的反应,表情有一瞬间失神。

  很快他望向人群里的彭希,彭希立刻懂了他的意思,“我去看看悦悦。”

  小姑娘躲在消防通道,脚上穿着Jimmychoo的尖嘴细跟高跟鞋,蹲下去的时候本就不舒服的脚趾会受到挤压,变得更痛。

  她依旧蹲下来,头埋进双臂之间哭泣。

  彭希脱下外套,盖在她的裙子上,“今天的妆化得这么漂亮,哭花了可怎么办?”

  哭声很快止住,沈悦悦抬起一张小脸,吸了吸鼻子,问:“我的眼妆花了没有,我今天早上化了很久才满意。”

  “放心,你依然是全公司最漂亮的女孩子。”

  沈悦悦被他一句话哄得破涕为笑,从包里拿出镜子照了照,确定彭希说的是真话,“陆子晋让你出来找我的?”

  “嗯,他只是和你斗嘴斗习惯了,说话没有恶意,悦悦你可以生气,但不要难过。”

  沈悦悦用手指一点点擦干眼泪,冷不丁地问出一句,“彭希,你也像我一样,被陆子晋气哭过吗?”

  彭希沉默半晌,不确定她问的意图,“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跟我哥的关系,你们在一起很多年了不是吗?”

  沈悦悦说这话没有恶意,她很早之前就知道陆子晋的性向。

  “晋哥告诉你的?”

  “不是,是我自己发现的。”

  陆子晋做事全凭心情,显赫的家世和顺利的星途,让他张狂惯了,感情动向很容易被亲人察觉。

  彭希惊讶她发现自己的秘密,顿时连呼吸都变得紧张,他开始在想究竟有多少人知道他和陆子晋的事,陆子晋本人清楚秘密不再是秘密吗?

  会不会和他说分手,断了持续六年的畸形关系?

  越想彭希的神情越难看,脸色苍白宛如一张白纸。手心开始不停地发汗,眼睫毛不安地颤栗。

  沈悦悦被他的反应惊到了,连忙解释说:“你别紧张,我哥几年前已经跟家里人出柜了,当时爸妈吓一跳,去查他到底跟哪个男人谈恋爱了,结果发现是他一厢情愿。”

  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信息,砸得彭希懵懵的,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还是要问:“让陆子晋出柜的那个男人是谁?”

  “你不知道吗,是程夏。”

  “......”为什么要问呢,稀里糊涂地过日子不是更好。

  沈悦悦想起学生时代的事,“我跟程夏是高中同学,情窦初开的时候,还给他写过情书呢。他身上好像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让我们两兄妹相继栽他身上。唉,我一直以为我哥是直男,毕竟在他电脑里发现的片子都是正常男女,谁知道竟然被程夏掰弯了。”

  “晋哥和程夏,原来这么早就认识了。”

  “对啊,我和我哥没本事,都没能抓住他,现在竟便宜了那个女人。”

  沈悦悦恨得磨牙。她没有发现旁边的彭希,沉默得过分诡异。

  原来被掰弯的不只有他。

  原来陆子晋向家里人出柜,是因为得不到的程夏。

  “我不能离开太久,先回去了。”

  彭希保持最后的风度,从消防通道离开,没走出多远,就迎面碰到陆子晋和沈宸宣并肩走过来。

  陆子晋没瞧出他情绪不对,皱着眉说:“你跟沈悦悦这么有话聊,不如住我家去,跟她通宵聊个够!”

  “……不是你让我去哄她的吗?”彭希少有地,在男人责怪他的时候为自己辩解。

  得到的是陆子晋冷漠的回应,“这么听我的话,我让你去死你就会去死吗?彭希你脑子被狗吃了!”

  彭希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他现在对着陆子晋,已经说不出一个字。

  影帝脸上写着不满,抬脚和他擦肩而过,还是跟在后边的经纪人沈宸宣,看出彭希不对劲,停在他身边。

  “礼服挑好了?”

  “嗯,陆总的意思,是定我现在穿的这套。”

  沈宸宣说:“很好看。”

  彭希没有力气对付他,低低地说道:“你别管我了,走吧,去晚了又会挨陆总骂。”

  “你怎么办?”

  彭希苦笑道:“他对我一直都是这个态度,我还能为这事儿跳楼吗,你放心吧,我跟造型师确定好服装后就回去。”

  当天彭希开车回了自己的房子,之后几天,陆子晋都没有再联系他,忐忑过后,彭希像是想开了,开始享受起难得的假期。

  沈宸宣和小辰被他喊过来,在庭院里开烧烤趴,经纪人负责买菜,助理准备烧烤架和碳火,彭希全程大爷状,冷眼看着,拒绝过来帮忙。

  “你搭把手行吗,我胳膊都快累断了。”

  彭希回沈宸宣,“陆总说过,再受伤唯我是问,刀要是划在我手指上,你负得起责吗!”

  “懒不死你。”

  彭希当没听到,跑去厨房拿冷藏好的冰可乐,沈宸宣扫了一眼,差点没吼出来,“彭少爷,你马上要走红毯,听话把碳酸饮料放下行吗!”

  “那你还准我吃烧烤呢。”

  经纪人纠正道:“这是给我和小辰准备的,你,吃这个。”

  他从旁边的打包袋里,掏出一盒包装精致的蔬菜沙拉。

  小辰偷笑出声,看向彭希的目光充满同情。

  彭希气得拧着眉头,“沈宸宣,你他妈做个人吧!”

排行榜
  • 过度侵占
    过度侵占

    作者 : 栖迟

    小说《过度侵占》,作者过度侵占,主角程砚霍景庭。故事讲述了:景庭在满三十岁之前赶着成了家——对象是他惦记了好多年的人。 但是他并不开心,因为他不太会谈恋爱。 传闻中冷冰冰的霍总被迫娶了程家小少爷。

  •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作者 : 腐蚀骨

    一场车祸后,沈行发现自己是某本狗血文里的总裁攻,他包养了主角受,对主角受进行了虐心虐身的剧情。直到后来被主角受遇上主角攻,和主角攻一起联手把他送进牢里,最后死在里面。想要活下去,不能OOC。

  • 沙雕炮灰拒绝作死剧本
    沙雕炮灰拒绝作死剧本

    作者 : 娆小八

    小说《沙雕炮灰拒绝作死剧本》,作者娆小八,主角李乐琪。故事讲述了:李乐琪突然穿成书中的悲惨炮灰,原身不但痴缠男主,还对男主的白月光痛下杀手。 失足流产之后疯狂黑化,最后惨死在街头。 他穿书的第一天,看到别墅院子里成排的豪华跑车,有种穷酸小市民一夜暴富的感觉。 李乐琪:开玩笑,有钱的富二代做什么不好,非得变成恋爱脑,是跑车不够快,还是大餐不够香? 为了自己的小命,他尽可能地远离主角攻。

  • 皇上,驸马有喜了【穿书】
    皇上,驸马有喜了【穿书】

    作者 : 熬夜会冒痘

    楚亦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成为反派之一的狠毒驸马。 为了心中那点儿恶趣味,驸马的结局被他写的那叫一个惨。 为了能够活到大结局,楚亦只好抱紧腹黑主角的大腿,一路奋进。 皇上遭遇投毒,不要紧,放着他来,反正皇上身边有神医可以救他的小命。 皇上遭遇刺杀,没关心,正好替皇上挡一剑,表明自己的忠心。 皇上遭遇背叛,不重要,他刚好可以替皇上解决叛徒。 皇上:驸马为何对朕这般好?驸马:皇上您猜?皇上:为了这颗脑袋。驸马:皇上,您真是个小天才。皇上:除此之外?驸马:比个心。

  • 强势标记
    强势标记

    作者 : 宝宝洋

    当一束光照进黑暗,那么这束光就有罪。 但如果这束光愿意承担罪名 他将是救世主。楚遇是个劣质Omega,因为受孕率极低,害怕被Alpha抛弃的他,决定这辈子都不打算被标记。 然而世事哪有什么绝对。突如其来的一场意外,让原本走投无路的他意外的遇到了一个外国男人,这人不但是费尔迪特家族的继承人,还是一个特级Alpha。

  • 重生后我对病美人师弟真香了
    重生后我对病美人师弟真香了

    作者 : 解字依衣

    耽美纯爱小说《重生后我对病美人师弟真香了》,主角苏昀休沈曲意。小说讲述了:苏昀休重生了,前世他为了夺取朱砂痣,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临死只有病弱的师弟对他不离不弃。重生后的苏昀休想明白了,朱砂痣有何用,珍惜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没想到自己一路养大的师弟,竟然出落得如此秀美脱俗,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 穿成白莲花师尊
    穿成白莲花师尊

    作者 : 森归

    苏遇寒光荣穿书了,还穿成了他妹狗血玛丽苏小说里的男主角的师尊!师尊美如画、师尊温如玉、师尊灿烂烂一朵白莲花。假师尊苏遇寒随手捡了一个小徒弟,后知后觉这人是大反派……而且,大反派怎么看他的眼神这么不对劲? 苏遇寒掐指一算,我妹写的是言情,对,没错,放死那个心!

推荐小说

伪装亲密 反派男二为我从良【穿书】 战神随我下凡来 崽崽,给拐吗 重生后我对病美人师弟真香了 夫君每日逼我偷他宝贝! 极致诱捕【ABO】 过期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