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咸鱼生存指南
咸鱼生存指南 遂溪木
更新时间 2022-12-01 16:47:41

主角分别是季绫岩述的小说名叫咸鱼生存指南。故事讲述了季绫社畜一个,加班加到过劳死,一朝穿越,睁眼就是登基大典。 季绫:我是谁我在哪我是不是加班加出幻觉了? 上辈子忙忙碌碌,这辈子本想躺平当条咸鱼,奈何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想当一条帝王鱼的门槛不是一般的高。我们的口号是,为了当咸鱼而努力!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小说简介

主角分别是季绫岩述的小说名叫咸鱼生存指南。故事讲述了季绫社畜一个,加班加到过劳死,一朝穿越,睁眼就是登基大典。 季绫:我是谁我在哪我是不是加班加出幻觉了? 上辈子忙忙碌碌,这辈子本想躺平当条咸鱼,奈何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想当一条帝王鱼的门槛不是一般的高。我们的口号是,为了当咸鱼而努力!

咸鱼生存指南小说阅读

  而被他钦佩不已的皇帝陛下,现在正在御书房里发火。

  下面跪了一圈人,季绫面无表情,把一封折子甩到地上。

  “不止是去年桓州的修缮银,渌口水军的军饷,还有中州三地的税收,竟比之前少了近四成。”

  季绫往后靠,眼皮一抬,声音轻描淡写,却听得众人胆战心惊。

  “匪患?整个大夏最大的匪,恐怕还多出一项收入,朝廷的俸禄。”

  “诸位爱卿,你们说,是也不是?”

  下面的官员战战兢兢,恨不得把头插进地毯里埋起来,额头上冷汗倏倏,无人敢去擦。

  密折上的字密密麻麻,这一桩桩一件件,皆是埋在大夏骨血里的血吸虫,在漫长的时间里敲骨吸髓,一点点把大夏的底子全掏空了。

  先帝治国,说好听点,叫中庸之道,但说难听点,就是太软蛋,养出了一群尸位素餐的贪官污吏。

  在季绫接手的时候,整个大夏就已经烂进骨子里了,季绫继位之后,这些人倒是观望了一段时间,眼瞅着季绫几个月来所作所为,觉得他成不了气候,又活络起来。

  只是还没等到施展拳脚,就出了桓州的事。

  季绫看着这些人,在心里深深吸一口气。

  这些时日他埋首政务,适应着皇帝这个身份,日常看到的都是高高在上的官场,难以顾及黎民百姓的生活。

  是他疏忽了,一个国家的覆灭,往往都是从细枝末节的地方开始腐烂,然后逐渐扩散,直至无可挽回的地步。

  ……真是,果然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皇宫里过于平静的日子,差点遮蔽了他的眼睛。

  是他太自以为是了。

  即便从洛神山回来后,他已经决定做好自己的事,成为一个好皇帝,但一个现代人难以和古人共情,他还是太小看这江山社稷,小看了肩上的责任。

  桓州这几天递上来的折子还放在手边,那一串串数字,一件件事实,像山岳一样压在他的肩头,沉重而难以回避。

  那都是人命,不是儿戏。

  他现在算是真真切切地认识到,如果自己真的撒手不管,会给这天下百姓带来怎样难以承受的后果。

  季绫闭了闭眼,开口道:“福字,拟旨……”

  等人都走了,太阳已经落山,御书房点上灯,幽幽火光映着季绫精致如玉的脸。

  他让所有人都出去,一个人在里面待了整整一夜。

  翌日,天色未明,墨蓝色的背景下,启明星高悬天空,作为白昼到来的前奏,闪着熠熠的光芒。

  福字靠在御书房门口打盹,莫名一个激灵,忽然惊醒。

  一个人影映入眼帘,也不知站了多久。

  从福字的角度看,那人气质清冷,身长玉立,仰视过去有种顶天立地的错觉。

  “奴才罪该万死,陛下恕罪。”福字回神,吓的忙不迭磕头谢罪。

  季绫背对着他,直直看着东方天空。

  “契阔此生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

  声音太轻,福字没听清,小心翼翼地问:“陛……陛下,您说什么?”

  季绫收回目光:“没什么,走吧,回乾清殿。”

  有强大的后备力量支持,桓州的情况逐渐稳定下来,梁金城手腕不错,小毛小病自己就解决了。

  于是岩述有些坐不住了。

  他让随行的官员日日不停地把情况交代上去,自以为暗示的很明显了。

  可召他回京的旨意却像胎死腹中,一点动静都没有。

  岩述一日比一日恼,却又不知跟谁较劲儿,死活不肯自己打折子上去。

  他黑着脸,冷气嗖嗖往外冒,旁人都不敢和他待在一间屋子里,他无所事事,就到处溜达。

  天凤城,一处临时的灾民安置点,东西南北四角各设有施粥和发放生活物资的地方,这会儿还不到饭点,但碍于人口密度,也算热闹。

  岩述一出现,马上就被团团围住。

  一双双眼睛滴溜溜地看着他,岩述抱着手臂,斜睨道:“今天想干嘛?”

  为首的人气势汹汹:

  “比武。”

  “就你们几个,还比武。”岩述嗤笑一声:“再练个百八十年也追不上我。”

  那人更生气了,他瞪着岩述,一挥手:“你竟然小看我,我要给你点颜色看看,兄弟们,上。”

  一群豆丁乌泱泱地围住岩述,一人一条大腿,还有个矮个儿去抓他的腰带,被岩述拎着后领子提溜起来。

  “臭小子,把我裤子扒掉了我就让你们光着屁股在街上跑十圈。”

  二娃是这里最小的孩子,在空中张牙舞爪,短短的胳膊连岩述的衣襟都够不着。

  岩述来桓州这段时间,官场上的人没结识几个,和一帮小屁孩倒是混的倍儿熟的。

  民间的孩子放养惯了,胆子很大,在第一天知道这个好看的哥哥是大将军之后,但凡岩述出现,就像跟屁虫一样缀在他后面。

  从一开始地顶礼膜拜,到现在追着他“喊打喊杀”,这其中也不知道掺杂了多少岩述的恶趣味。

  为首的孩子虎头虎脑的,叫大圣,岩述这个臭不要脸地非说自己才是大圣,让他改叫二圣。

  大圣怒气冲冲地去捶岩述的肚子:“你快放我兄弟下来。”

  岩述耸耸肩,拎着二娃的领子,像拎着一把干瘪的豆杆,在空中晃来晃去。

  大圣气极,嚷嚷道:“你再不放他下来,你媳妇儿就不要你了!”

  岩述莫名其妙:“我哪儿来的媳妇儿?”

  “当然是你家里的媳妇儿。”

  岩述刚想反驳,忽然神色一动,语气有点微妙:

  “谁跟你说我有媳妇儿的?”

  大圣人小鬼大,还知道谈条件:“你先放他下来我就告诉你。”

  岩述不为所动:“你先说,不然我不放。”

  大圣锤了一下空气,嘟囔道:

  “我娘说,哥哥着急回去,肯定是想媳妇儿了,而且,而且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岩述神色更微妙了:“我看起来很着急回去吗?”

  “你快放他下来。”

  岩述兀自出神。

  有……这么明显吗?

  连偶尔遇见的灾民们都看得出来。

  “你说话不算话!”

  他为什么这么想回去?

  “你混蛋!快放了他。”

  他其实也没有……很想回去吧?

  “呜,你快……放开……呜呜……”

  哭声二重唱似的灌进他耳朵里,岩述后知后觉,才发现他保持这个姿势太久,二娃和大圣都哭的稀里哗啦的。

  岩述干咳一声,把人放下,想了想,摸摸口袋,没有糖,只有一根叠的整整齐齐的赤色发带。

  岩述一愣,像被烫到了一样飞快塞回去,表情难得有点不自然。

  “……行了,别哭了,晚上我给你们带好吃的。”

  晚上,堵住那几个臭小子的嘴,岩述晃晃悠悠地回到自己的住处。

  月色清朗如水,岩述嫌麻烦,没点灯,月光从窗外照进来,为他覆上了一层银色光辉。

  岩述躺在床上,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伸手把怀里的东西拿出来。

  很普通的发带,光秃秃的一点纹样也没有,材质也不特殊,他怎么就宝贝似的天天带在身上。

  还不是系在头上的那种带。

  漆黑如墨的眼睛褪去了平日的张狂轻浮,露出一点迷茫。

  翌日,久盼不来的圣旨终于到了。

  岩述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一旁的官员长吁一口气,喜气洋洋道:

  “岩大人可算得偿所愿了。”他们也终于不用天天对着这个冷面煞神了。

  岩述抬头,冷冷瞪了他一眼,那名官员一激灵,不明白是哪句话说错了。

  不前几天还火急火燎地想回去吗?

  五天后,一行人终于回到盛京。

  寒冬消融,盛京到处一片暖洋洋的春意,过几天就是春节,街上很热闹,人潮如织,摩肩接踵。

  岩述作为主要带队人要进宫面圣,他站在正阳门前,磨磨蹭蹭就是不进去。

  好不容易在值班侍卫无语的眼神中踏进宫门,岩述又总有种自己下一秒就会突发急病晕过去的感觉。

  以往两刻钟的路程走了快半个时辰,等一行人终于到达御书房,随行官员脸上的假笑都快绷不住了。

  “陛下不在?”

  岩述一愣,嘴巴比脑子转的快:“去哪儿了!”

  小太监:“陛下去益王府了。”

  等真没见到人,岩述那根拧巴成麻花的筋又开始作妖。

  岩述磨牙,老子千里迢迢风尘仆仆赶回来,小白眼狼倒好,就顾着自己出宫快活。

  好,好得很。

  季绫是被季岚磨出门的。

  他一头扎进御书房里就是好几天,连膳食都在那边解决,就差点没睡在书房里。

  其实他有考虑过,他以前在公司里也有休息间,加班晚了就直接往里一倒。

  可福字泪眼汪汪地看着他,大有他要这么做就一头撞死在御书房的架势,季绫只得作罢。

  福字忧心忡忡,又劝不动他,只好去搬救兵。

  “皇兄,做事情要劳逸结合,不能太累的,好不容易出来玩儿,你笑一笑嘛。”

  季岚鼓着脸,小大人似的双手后背,倒退着看他。

  季绫:“行了,知道了,你快转回去,这样危险。”

  萧承珏走在一旁,道:“听说你脚下生根,长在御书房了,以前夫子讲学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勤快过。”

  三个人一身便装,走在大街上,身后不远不近跟着一串护卫。

  季绫一正本经:“年少无知,岂不闻书中自有黄金屋,荒废时间罢了。”

  萧承珏撇撇嘴,每次都拿这一套说辞堵他,本来他是不同意季岚出来玩的提议的,只是看到季绫眼睛里淡淡的血丝,才破例。

  临近年关,大街上热闹非常,尤其是晚上,四处张灯结彩,和宫里鼓乐齐鸣不同,多了些抚慰人心的烟火气。

  季绫穿来这么久,还没有怎么在宫外行走过,兴致不错。

  三个人一路闲聊,季岚最是喜欢热闹,一会儿去看人家变戏法,一会儿要吃糖葫芦,满街疯跑。

  两个哥哥在后面任劳任怨地买单,季·老人家·绫忍不住道:“精力可真旺盛啊。”

  萧承珏:“和他小时候还真是不一样。”

  季岚小时候?

  季绫不动声色道:“也没有太大改变吧,心性还是和从前一样。”

  萧承珏瞥了他一眼,相当复杂,季绫至少从中解析出了惊异不屑感慨欣慰等等一系列情绪。

  季绫:……行吧又是我不知道的故事。

  “你真的是季绫吗?”萧承珏看着不远处,季岚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吹糖人,忽然道。

  季绫一怔。

  萧承珏目露追忆:“你说阿岚和以前一样。”他顿了顿,脸色有点别扭:“你不也一样吗……”

  季绫这下是真愣住了。

  说起来,季绫穿过来这么久,并没有刻意掩饰过自己和原身的不同,但周围的人好像从来没有怀疑过什么。

  想起殷夫人和他说的话,季绫敛眸,手指微紧。

  “明明小时候很乖也很讨人喜欢,还说过要让人人都吃得饱都穿得暖,可……”

  萧承珏语气有点怀念也有点疑惑,最后转化为一声不符合他暴躁人设的轻叹。

  “我不知道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年才会变得如此。”

  “但季绫。”

  “天下太平,海晏河清。”萧承珏垂下眼眸,语气很缥缈,宛如叹息:

  “你若还记得儿时宏愿,就不要再如以往那般浑浑噩噩,我知你如今有心开创一片太平盛世,既如此。”

  萧承珏双手负于身后,人间烟火近在眼前,他先一步朝前走去。

  “便不要止步于此。”

  “要一直走下去。”

  他的声音很轻,在周围的喧嚣里很容易被掩盖。

  但季绫听见了。

  小姑娘提着红艳艳的窗花,妇人在水粉摊前兴高采烈地挑选,卖糖葫芦的小贩高声吆喝,旁边有人在表演杂技,不知什么精彩的动作,惹得围观众人一阵拍手叫好,气氛火热至极。

  一串漂亮的灯笼挂在树梢,暖色的光晕洒在每一个人脸上,都是笑,都很幸福。

  “天下太平,海晏河清。”

  隐约有人在耳边重复这几个字,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和季绫自己的声音渐渐重叠。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瞬间,年轻的公子轻笑一声,追上前面那两人。

  “好。”

排行榜
  • 你背后
    你背后

    作者 : 韫曦

    小说你背后是由作者韫曦编写,主人公贺白易。故事讲述了高考前夕,一个学生离奇死亡,某高中被推上社会新闻,很快便找到了死因。高考后,死亡学生所在班级的师生聚会后第二天却离奇照常进入校园,很快他们便发现了诡异之处——整个校园只有他们这个班的人,再没有任何一个别的人,整个校园都陷入了与世隔绝的状态,他们出不去,在大家摸不着头脑时,广播更是发布诡异的广播“让有罪之人认罪,所有人才能出去”,于是,所有人都开始被引导进入了一场恍若“狼人杀”的“游戏”中……

  • 大佬,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大佬,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作者 : 济海

    小说《大佬,我想要你的信息素》,主角齐江冉余鸿兮。故事讲述了:一朝穿到星际元年,齐江冉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全星际稀有的Omega幻形兽。据星际百科记载:幻形兽能力强大,可以吞噬其他种族的信息素积蓄能量,从而随时随地幻形成任意种族。

  • 顾影帝,你信息素溢出来了
    顾影帝,你信息素溢出来了

    作者 : 我家楼下的猫

    小说《顾影帝你信息素溢出来了》的主人公是宋铖和顾行琰。故事讲述了顾行琰变化巨大,从小时候软软糯糯的的团子成为了出色的影帝,成为了大众ABO的梦中男神。这个看起来近乎完美的Omega,让宋铖疑惑不解,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同意和自己结婚。宋铖想着,既然要结婚,不如试试看,反正一旦不开心就离婚就好了。毕竟,缺乏爱情的婚姻不可能经久不衰。然而,婚后不到三个月,宋铖却在抱着老婆、抚摸着她的肚子时感叹道,人生真是充满了惊奇。

  • 逃不掉,就躺平
    逃不掉,就躺平

    作者 : 菜菜

    谢烬一个普通的富二代,上面有哥哥继承家业,他只用吃喝玩乐就好,但是他穿越了,开始穿越后一切都变了。 世界一:成为abo世界的贱受o? 啊!他被强制爱了 世界二:被迫变成吸血鬼的爱人? 逃跑没用就躺平吧 世界三:那个被换的阴郁真少爷? 他被养大的崽儿拱了 世界四:作为女主角的狐妖叔叔? 做反派是不可能的 世界五:那个被炮灰的阴郁画家? 我的恋人跟想像中当然不一样 世界六:一觉醒来前任齐聚一堂? 风评被害日常 世界七:我霍乱朝纲? 扒一扒我那亡国的对象

  • 孽徒的受气包师尊
    孽徒的受气包师尊

    作者 : 鱼懒懒

    英年早逝的高中语文老师温昀在死后来到了穿书局,但还是新人的他一来就遇上了史上最难的师尊文副本。 最难?没事,看我按着套路走用爱感化我的好徒儿!但万万没想到孽徒早已洞察了他的小九九,面对不走寻常路的孽徒,他委屈求全,拼命讨好。 表面上温昀是高高在上的师尊,背地里却是孽徒的受气包。没办法他孽徒是他的债主,什么债? 温昀:血债? 牧玄霄:是情债! 终于有一天,温昀找到机会金蝉脱壳逃离孽徒,过上了悠闲自在的生活,直到在一个夜晚里被满身杀气的牧玄霄找上门来,温昀本以为自己难逃一死,结果却喜提黏人小狼狗一只。

  • 嫁进豪门的软甜OMEGA
    嫁进豪门的软甜OMEGA

    作者 : 栖迟

    沈艺的身体对抑制剂不敏感,于是家里人决定挑选一个优质Alpha。 沈艺当下就告诉家里人,他有个暗恋的人。一拍即合,很好啊。哥哥准备去提亲了,一问姓名才知道,居然是傅见筠。 人帅有多金的大总裁,哥哥表示为难了,这可不太好办,据说傅大总裁性冷淡,还很有可能恐O。 沈艺都急红了眼,非他不嫁。 无奈之下,成功嫁入豪门。新婚夜没有感受到温暖的沈艺哭着想:傅先生应该是真的不太行。

  • 照看失明大佬的那些年
    照看失明大佬的那些年

    作者 : 安七念

    安七念的小说《照看失明大佬的那些年》以葛遥和许晏津为主角,讲述了一场意外,葛遥捡回了暗恋已久的男人,但男人瞎了。葛遥却认为这样挺好,因为男人丑。从此,她开始了照顾失明大佬的生活。尽管经过这么长时间,许晏津仍然身残志坚,他警告葛遥不要让他再次见到她。然而,当他恢复视力后,却没有看到葛遥,非常生气,让他的下属去找她。葛遥躲来躲去,感到非常害怕。这是一个甜蜜而又虐心的小故事。

推荐小说

穆总,别再欺负简教授了 偏执求爱!病娇教主反差引诱 殿下,教主说喜欢你 久别重逢:豪门总裁又野又痞 长得太美,我成了男主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