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公子本色
公子本色 孤舟子
总点击 376 更新时间 2022-12-12 09:15:24

一次王朝更迭,一场权利之争,一个被众星捧月的孩子从天堂坠入地狱。 秦奕本是大黎最高贵的皇孙,却在一场阴谋中失足落水。躲过了明枪暗箭,好不容易才活了下来,还是落得个父亲被囚,兄长赴死的结局,他也成了逃犯。 为了救父亲,他去接近皇帝倚重的大臣——大将军韩江的儿子。 然而不论他对韩秉玉如何利用,或者伤害,那人始终如一。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小说简介

一次王朝更迭,一场权利之争,一个被众星捧月的孩子从天堂坠入地狱。 秦奕本是大黎最高贵的皇孙,却在一场阴谋中失足落水。躲过了明枪暗箭,好不容易才活了下来,还是落得个父亲被囚,兄长赴死的结局,他也成了逃犯。 为了救父亲,他去接近皇帝倚重的大臣——大将军韩江的儿子。 然而不论他对韩秉玉如何利用,或者伤害,那人始终如一。

公子本色小说阅读

  看韩秉玉行云流水的在布帛上画着,一会功夫就已经勾勒出地图全貌。秦奕想了想,“姓韩的,你不要画那么认真,你得画出个鬼打墙来给他们。”

  韩秉玉又刷刷点点的添了数十笔,地图已然不复方才的样子,山穷水复,密林幽远,迷雾重重中又曲径乍现,柳暗花明。

  秦奕不由的赞道:“不愧是文武全才,果然名不虚传。”

  韩秉玉拿起来看了看,不仅上面的墨汁干了,而且还像年代久远一般有些泛黄。他总觉得秦奕的这块布帛不是巧合,而是早有预谋。“这个,是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这个很重要吗?现在更应该考虑的是怎么用这个假帛书骗过那些百姓吧!

  “姓韩的,用假帛书骗那些百姓的事就交给你了。”秦奕说完又向梵音道:“和尚,待会你跟着我就好。”

  “安庆寺如今只留下我一人,我得守着它。”梵音说:“待会你和你这位朋友离开就好。”

  什么,那他大老远从西川赶来,图什么,就为了见一面,然后离开吗?秦奕急了,“和尚,你不走难道要等那些百姓发现真相以后打死你吗?”

  “百姓愚昧,却无恶意,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钱财名利皆是虚妄。”梵音道:“出家人慈悲为怀,我不忍他们泥足深陷。”

  秦奕要被和尚气疯了。别说那些百姓不会明白,他也不明白,钱财名利本就是人一生的追求。不过有人坚守自我,有人迷失本性。

  “那你是打算用你的慈悲心去度化他们吗?”秦奕冷笑,“和尚,这就是你说的普度众生么,你连你自己都渡不了,还说什么普度众生,难道你是要牺牲你自己吗?我还真是高看你了。”

  “你若死了,我怎么办,我还活不活。”秦奕这句话基本是吼出来的。

  韩秉玉从来没见过秦奕这般失控。

  梵音用沉默表示坚持。

  秦奕没办法,只得低声问韩秉玉,“怎么办?”

  “打晕他,”韩秉玉说。

  “你敢。”秦奕刚说出口,就看见韩秉玉迅速上前一掌将梵音劈晕了。

  姓韩的,你还真敢。

  “待会我会拖延时间,”韩秉玉道:“你带着大师先走,我们在城西二十里的凉亭会合。”

  三人走出文殊殿。百姓们见三人出来,立刻围了上来。

  韩秉玉举着布帛道:“帛书就在我手上,你们让我这两位朋友先走,我留下来。”

  百姓们只关心帛书,至于谁走不走的不重要。

  秦奕扶着梵音跨上马背共乘一骑绝尘而去。

  ***

  天已经亮了,梵音还没有醒来,秦奕不由得抱怨韩秉玉下手太重。

  又过了很久,就在秦奕怀疑韩秉玉是不是一个人跑了时,那人驾着马车来了。

  原来是去找马车了,想的还挺周到的。秦奕突然觉得姓韩的也没那么烦人。二人扶着梵音上了马车。韩秉玉亲自驾车一路疾驰。

  梵音醒来后看了看四周,大概已知到自己被人强行带了出来,就没有说话。

  “怎么,和尚你生气了。”秦奕见梵音不说话,便问道:“你不是说心中有佛,处处修行吗?难道离了安庆寺,修的佛就不是佛了吗?”

  梵音看着秦奕,像是不相信这话是他说出来的,许久,他笑道:“你说的对,是我执迷了。”

  “知道我说的对就听我的,”秦奕一本正经的说:“和尚,以后我护着你。”

  车外的韩秉玉笑出了声。嘲讽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就你那本事,能保全自己就不错了。”

  要不是看在韩秉玉正在驾车的份上,秦奕真想把姓韩的踹下马车。武功高了不起啊,行走江湖,本公子靠的是智慧。只有你这种头脑简单的人才用暴力解决问题好吗?“姓韩的你给我闭嘴。”

  马车行了小半日,远远的韩秉玉看到一个身着玄衣的男子抱剑而立,他就站在大道中间,看着马车向自己疾驰而来,却丝毫未动。

  韩秉玉见那人不躲避,急忙勒住马缰,马因疾行时突然受阻而高抬前蹄,长嘶一声后才堪堪稳住。秦奕被突然的变故颠的身子后倾,差点压到梵音。坐稳后急忙掀起车帘问:“怎么了。”

  韩秉玉没有说话,而是警惕的看着那玄衣男子。直到看到那男子从怀中拿出一块玄铁牌时,韩秉玉一把放下被秦奕掀起的车帘。

  “在里面坐着不要动。”韩秉玉的声音很小,语气却十分坚定,不容置疑。说完后他跳下马车。走向黑衣男子。

  秦奕偷偷的看向外面,只见韩秉玉和那男子说着什么。说什么听不清,不过看他的样子倒是挺恭敬的。

  黑衣男子说完后无意的看了马车一眼,就在男子看向马车时,韩秉玉悄悄握手成拳,直到那男子离开,他才松了一口气,慢慢松开紧握的拳头。

  韩秉玉坐在马车上,沉默了许久,才道:“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那人不说原因,秦奕自然也不会问。

  到了一个小镇,三人找了个小酒馆。吃了饭后,韩秉玉犹豫了很久,道:“我们在这住一晚,明日回永安城。”

  他们可是刚从那里逃回来,再回永安城不是找死吗?秦奕不解,“为什么?”

  “皇上知道我来永安城一事,命我尽快处理永安百姓和僧众的矛盾。”

  “是该管管那些百姓了,”可那关他什么事,皇帝叫姓韩的处理,他凭什么要留下来。秦奕道:“可为什么是我们?”

  韩秉玉大概能想到秦奕会是这样的态度。也许,除了眼前的和尚,他就没什么上心的事。“秦奕,过河拆桥这种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韩秉玉看向梵音,“大师没教过你做人要厚道吗?”

  梵音说了句无关紧要的话,“韩公子叫我梵音就好。”

  次日,韩秉玉三人又回了永安城。这次他们直奔永安官署而去。永安知州孔卫笑着迎了出来,“韩大人,你可算来了,下官可是等了你一个早上。”

  孔卫说完见韩秉玉有些疑惑,又道:“皇上的圣旨今天早上就到了,所以下官一直在恭候你大驾光临。”

  韩秉玉以为圣旨会晚个三四天,没想到竟比他还快了一步。想来他从西川出发时皇上就已经得到消息。看来皇上对他还是心中存疑的。

  有时候他会想,也许他去江陵找秦奕一事皇上也早就知道,肯定也知道秦奕就在他身边。只是皇上毫无动作,让他心里没底,总觉得那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也许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一如两年多前的西川民乱。

  西川爆发民乱时,他不过二十出头。皇上放着那么多有资格有能力的官员不用却选了他做西川总督。然而不过短短半年,就发生秦奕兄长因密谋造反被赐死一事。

  皇上要对秦奕一家动手,才把他踢得远远地。

  韩秉玉看了一眼秦奕,不管怎么样,这次他一定护那人周全。

  孔卫见韩秉玉半天没说话,也不知这位韩大人是个什么意思。尴尬的笑了笑,做出过请的手势道:“韩大人里面请。”说完又向秦奕二人道了声“请。”

  孔卫不仅给韩秉玉备好了酒菜,还收拾好了厢房,当然只有两间。

  他以为只有韩秉玉,最多就带个侍卫。孔卫说:“韩大人,不好意思,我马上叫人再收拾一间屋子出来。”

  “不必麻烦了,我与和尚一间就好。”秦奕说。

  孔卫再次尴尬的笑着看向韩秉玉,询问意见。

  韩秉玉看见卫孔左右逢源的样子就来气。冷声道:“孔大人还是先坐下来聊聊正事吧。”

  孔卫总算是坐了下来,依旧保持着笑容。

  “永安发生这么大的事已经一月有余,孔大人,你作为永安知州,就这么不闻不问吗?”韩秉玉道。

  “韩大人你有所不知,整个永安的百姓几乎都参与其中,我总不能把他们都关进大牢。”孔卫急忙解释,不都说法不责众。

  “那你就任由他们拆寺院,打伤僧人吗?”秦奕道:“你这个知州也太没用了。”

  “是,是,是。”孔卫连道三声是。他也是没有办法,那些百姓就跟疯了一般,见寺庙就拆,见僧人就打。他要是敢做什么,那些人说不定连他的永安府衙都能拆了。他也只能和那些僧人一样逃出永安城。

  见孔卫一副怂样,韩秉玉也懒得说什么,他一向是个凌厉风行的人,最看不上的就是孔卫这样没什么能力,还总是曲意逢迎的人。

  “罢了,你只要告诉我,关于帛书的谣言起于哪座寺院即可。”韩秉玉也知道要找到那个最先闹事的百姓不容易,只能先从寺庙查起。

  “是永安寺,”孔卫道:“其名是根据永安地名而来,就在城西。”

  一座寺庙的名字是根据地名而来,这也没什么稀奇。韩秉玉起身道:“我去永安寺看看,秦奕你同我一起。”

  “不行,”秦奕想也没想就说:“和尚一个人留在这我不放心。”

  秦奕的话让孔卫有些不好意思,忙道:“公子放心,我定不让百姓们动大师一根头发,啊……不,一根手指。”

  说话都不靠谱,办事能靠谱吗?秦奕一点也不相信孔卫的话,“要么我留下陪和尚,要么和尚陪我去永安寺。”

  韩秉玉看着秦奕,摇头。“你能不能不要闹了,这个时候让大师满大街跑,不是更危险吗?”

  “不是还有你吗?”秦奕说什么也不能让和尚独自留下。

  韩秉玉很无奈,向梵音道:“大师意下如何?”

  梵音道:“听韩公子安排便是。”

  三人由孔卫带着往永安寺而去。要孔卫同去是秦奕的主意,毕竟永安的百姓可能不买韩秉玉的帐,但一定会买孔卫这个知州的帐。

  永安寺已经没什么齐全的建筑了。残瓦断墙破败不堪,横七竖八的木桩到处都是。不过从那些残落的墙瓦可以想见它之前的壮观。

  曾经多么神圣恢弘,如今就多么萧条破败。人真的是很矛盾,当初一砖一瓦的修砌,而今又毫不留情的毁掉。

  梵音看着眼前的景象,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四人继续往里走去,寺院深处,还有一间禅房尚可以遮风避雨,韩秉玉先跨步走了进去。老和尚在一旁的床上半躺着,脸上瘦的几乎没有什么肉了,一双眼睛已然深深的陷了进去。一个十岁左右的小沙弥正端着碗喂老和尚水喝。

  听到有人进来,小沙弥吓的手一抖,把碗掉到了地上。不过他还是护在了老和尚的身前。

排行榜
  • 逃不掉,就躺平
    逃不掉,就躺平

    作者 : 菜菜

    谢烬一个普通的富二代,上面有哥哥继承家业,他只用吃喝玩乐就好,但是他穿越了,开始穿越后一切都变了。 世界一:成为abo世界的贱受o? 啊!他被强制爱了 世界二:被迫变成吸血鬼的爱人? 逃跑没用就躺平吧 世界三:那个被换的阴郁真少爷? 他被养大的崽儿拱了 世界四:作为女主角的狐妖叔叔? 做反派是不可能的 世界五:那个被炮灰的阴郁画家? 我的恋人跟想像中当然不一样 世界六:一觉醒来前任齐聚一堂? 风评被害日常 世界七:我霍乱朝纲? 扒一扒我那亡国的对象

  • 恋爱可以,得加钱
    恋爱可以,得加钱

    作者 : 想吃炸鸡

    出道即巅峰,然而何煦在最红的时候说了人生最后悔的一句话。 自此落魄失意,糊到圈内查无此人。 谢清尧却在这时从天而降,帮他解约,给他洗白,签他进自己公司... 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他来演自己的白月光。 拿钱办事,何煦谨遵法则,合格本分做了四年的替身。 当白月光归来,他识趣拿钱离开,不多一分纠缠。 可他的前金主却缠上了他。 他以为是真心,结果却是满心的算计与企图... 然而把他弄得遍体鳞伤后,金主却后悔了。 可面对谢清尧的死缠烂打,何煦只是微微一笑,满不在意。 “谢总,想谈恋爱可以,得加钱。”

  • 教授,你认错O了
    教授,你认错O了

    作者 : 襄语

    商鹿衍是出了名的渣B,即渣beta, 做了二十二年的beta, 却因为误喝了顶级诱导素分化成身娇体软的omega。 没想到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刚成O国家就给他匹配了一个顶级的alpha丈夫。 简白敛,S大特聘教授,人称冷面活阎王,长相极品脑子有坑。 不仅把他叼回了窝,还非说自己当初一声不吭抛弃了他。

  • 我靠美貌迷倒师尊
    我靠美貌迷倒师尊

    作者 : 清小叶

    小说我靠美貌迷倒师尊,主角是顾清辰烛末。小说讲述了:烛末一直认为自己可能是灾难的化身,自小到大,身边的不幸事情一直没有停止。父母去世后不久,他的姐姐来到他身边,成为他唯一的亲人。但是,她为了让他继续生存,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那时,烛末承认了他是灾星,会害死身边的亲人。后来,他遇到了最强大的修仙者顾清辰,对他十分钟宠爱。

  • 病娇都想标记我
    病娇都想标记我

    作者 : 汐池

    拥有病娇吸引体质怎么办? 宁直在系统的忽悠下走上了一条不归。病娇1将车开到悬崖边,脚踩油门:要么跟我同归于尽,要么坐上来,乖,这并不难选。病娇2拽着那纤细的手腕,死死不放:从小到大,我像只臭水沟里的老鼠一样窥视着你,怕你害怕逃跑,将心思藏的严严实实,可为什么是他,凭什么是他!

  • 嫁进豪门的软甜OMEGA
    嫁进豪门的软甜OMEGA

    作者 : 栖迟

    沈艺的身体对抑制剂不敏感,于是家里人决定挑选一个优质Alpha。 沈艺当下就告诉家里人,他有个暗恋的人。一拍即合,很好啊。哥哥准备去提亲了,一问姓名才知道,居然是傅见筠。 人帅有多金的大总裁,哥哥表示为难了,这可不太好办,据说傅大总裁性冷淡,还很有可能恐O。 沈艺都急红了眼,非他不嫁。 无奈之下,成功嫁入豪门。新婚夜没有感受到温暖的沈艺哭着想:傅先生应该是真的不太行。

  • 盗墓:从老九门开始长生不老
    盗墓:从老九门开始长生不老

    作者 : 薏仁儿

    小说《盗墓:从老九门开始长生不老》,主角是丛也陈皮。小说讲述了:丛也终于存够了五百万,结束了长达二十年的公司奴隶生活,然而出门不久就不幸被车撞身亡。他惊讶地醒来发现自己竟站在1921年的长沙街头,变成了一个八岁的乞丐。这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情况让他无法接受。幸运的是,一个老婆婆将他带回家。不过,不幸的是这个家庭除了老婆婆还有一个叫陈皮的孙子,而且家境贫困到无法维持生计。幸好丛也有一个特殊的能力——【万界聊天群】……“你这个无家可归的野孩子!”“你是不是疯了!我干妈是女娲,我干爹是伏羲,干姐是仙界顶尖DJ嫦娥,干哥是三眼战神杨戬,你说我是野孩子?”

推荐小说

与魔同行 死对头今天不对劲 舔狗炮灰他有脸盲症 偏执影帝的千层套路 觉醒灵根后,我直接带家族浪到飞起 开局被弃婴讹上,我开启养崽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