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公子本色
公子本色 孤舟子
总点击 264 更新时间 2022-12-12 09:15:24

一次王朝更迭,一场权利之争,一个被众星捧月的孩子从天堂坠入地狱。 秦奕本是大黎最高贵的皇孙,却在一场阴谋中失足落水。躲过了明枪暗箭,好不容易才活了下来,还是落得个父亲被囚,兄长赴死的结局,他也成了逃犯。 为了救父亲,他去接近皇帝倚重的大臣——大将军韩江的儿子。 然而不论他对韩秉玉如何利用,或者伤害,那人始终如一。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公子本色精彩章节

  看韩秉玉行云流水的在布帛上画着,一会功夫就已经勾勒出地图全貌。秦奕想了想,“姓韩的,你不要画那么认真,你得画出个鬼打墙来给他们。”

  韩秉玉又刷刷点点的添了数十笔,地图已然不复方才的样子,山穷水复,密林幽远,迷雾重重中又曲径乍现,柳暗花明。

  秦奕不由的赞道:“不愧是文武全才,果然名不虚传。”

  韩秉玉拿起来看了看,不仅上面的墨汁干了,而且还像年代久远一般有些泛黄。他总觉得秦奕的这块布帛不是巧合,而是早有预谋。“这个,是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这个很重要吗?现在更应该考虑的是怎么用这个假帛书骗过那些百姓吧!

  “姓韩的,用假帛书骗那些百姓的事就交给你了。”秦奕说完又向梵音道:“和尚,待会你跟着我就好。”

  “安庆寺如今只留下我一人,我得守着它。”梵音说:“待会你和你这位朋友离开就好。”

  什么,那他大老远从西川赶来,图什么,就为了见一面,然后离开吗?秦奕急了,“和尚,你不走难道要等那些百姓发现真相以后打死你吗?”

  “百姓愚昧,却无恶意,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钱财名利皆是虚妄。”梵音道:“出家人慈悲为怀,我不忍他们泥足深陷。”

  秦奕要被和尚气疯了。别说那些百姓不会明白,他也不明白,钱财名利本就是人一生的追求。不过有人坚守自我,有人迷失本性。

  “那你是打算用你的慈悲心去度化他们吗?”秦奕冷笑,“和尚,这就是你说的普度众生么,你连你自己都渡不了,还说什么普度众生,难道你是要牺牲你自己吗?我还真是高看你了。”

  “你若死了,我怎么办,我还活不活。”秦奕这句话基本是吼出来的。

  韩秉玉从来没见过秦奕这般失控。

  梵音用沉默表示坚持。

  秦奕没办法,只得低声问韩秉玉,“怎么办?”

  “打晕他,”韩秉玉说。

  “你敢。”秦奕刚说出口,就看见韩秉玉迅速上前一掌将梵音劈晕了。

  姓韩的,你还真敢。

  “待会我会拖延时间,”韩秉玉道:“你带着大师先走,我们在城西二十里的凉亭会合。”

  三人走出文殊殿。百姓们见三人出来,立刻围了上来。

  韩秉玉举着布帛道:“帛书就在我手上,你们让我这两位朋友先走,我留下来。”

  百姓们只关心帛书,至于谁走不走的不重要。

  秦奕扶着梵音跨上马背共乘一骑绝尘而去。

  ***

  天已经亮了,梵音还没有醒来,秦奕不由得抱怨韩秉玉下手太重。

  又过了很久,就在秦奕怀疑韩秉玉是不是一个人跑了时,那人驾着马车来了。

  原来是去找马车了,想的还挺周到的。秦奕突然觉得姓韩的也没那么烦人。二人扶着梵音上了马车。韩秉玉亲自驾车一路疾驰。

  梵音醒来后看了看四周,大概已知到自己被人强行带了出来,就没有说话。

  “怎么,和尚你生气了。”秦奕见梵音不说话,便问道:“你不是说心中有佛,处处修行吗?难道离了安庆寺,修的佛就不是佛了吗?”

  梵音看着秦奕,像是不相信这话是他说出来的,许久,他笑道:“你说的对,是我执迷了。”

  “知道我说的对就听我的,”秦奕一本正经的说:“和尚,以后我护着你。”

  车外的韩秉玉笑出了声。嘲讽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就你那本事,能保全自己就不错了。”

  要不是看在韩秉玉正在驾车的份上,秦奕真想把姓韩的踹下马车。武功高了不起啊,行走江湖,本公子靠的是智慧。只有你这种头脑简单的人才用暴力解决问题好吗?“姓韩的你给我闭嘴。”

  马车行了小半日,远远的韩秉玉看到一个身着玄衣的男子抱剑而立,他就站在大道中间,看着马车向自己疾驰而来,却丝毫未动。

  韩秉玉见那人不躲避,急忙勒住马缰,马因疾行时突然受阻而高抬前蹄,长嘶一声后才堪堪稳住。秦奕被突然的变故颠的身子后倾,差点压到梵音。坐稳后急忙掀起车帘问:“怎么了。”

  韩秉玉没有说话,而是警惕的看着那玄衣男子。直到看到那男子从怀中拿出一块玄铁牌时,韩秉玉一把放下被秦奕掀起的车帘。

  “在里面坐着不要动。”韩秉玉的声音很小,语气却十分坚定,不容置疑。说完后他跳下马车。走向黑衣男子。

  秦奕偷偷的看向外面,只见韩秉玉和那男子说着什么。说什么听不清,不过看他的样子倒是挺恭敬的。

  黑衣男子说完后无意的看了马车一眼,就在男子看向马车时,韩秉玉悄悄握手成拳,直到那男子离开,他才松了一口气,慢慢松开紧握的拳头。

  韩秉玉坐在马车上,沉默了许久,才道:“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那人不说原因,秦奕自然也不会问。

  到了一个小镇,三人找了个小酒馆。吃了饭后,韩秉玉犹豫了很久,道:“我们在这住一晚,明日回永安城。”

  他们可是刚从那里逃回来,再回永安城不是找死吗?秦奕不解,“为什么?”

  “皇上知道我来永安城一事,命我尽快处理永安百姓和僧众的矛盾。”

  “是该管管那些百姓了,”可那关他什么事,皇帝叫姓韩的处理,他凭什么要留下来。秦奕道:“可为什么是我们?”

  韩秉玉大概能想到秦奕会是这样的态度。也许,除了眼前的和尚,他就没什么上心的事。“秦奕,过河拆桥这种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韩秉玉看向梵音,“大师没教过你做人要厚道吗?”

  梵音说了句无关紧要的话,“韩公子叫我梵音就好。”

  次日,韩秉玉三人又回了永安城。这次他们直奔永安官署而去。永安知州孔卫笑着迎了出来,“韩大人,你可算来了,下官可是等了你一个早上。”

  孔卫说完见韩秉玉有些疑惑,又道:“皇上的圣旨今天早上就到了,所以下官一直在恭候你大驾光临。”

  韩秉玉以为圣旨会晚个三四天,没想到竟比他还快了一步。想来他从西川出发时皇上就已经得到消息。看来皇上对他还是心中存疑的。

  有时候他会想,也许他去江陵找秦奕一事皇上也早就知道,肯定也知道秦奕就在他身边。只是皇上毫无动作,让他心里没底,总觉得那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也许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一如两年多前的西川民乱。

  西川爆发民乱时,他不过二十出头。皇上放着那么多有资格有能力的官员不用却选了他做西川总督。然而不过短短半年,就发生秦奕兄长因密谋造反被赐死一事。

  皇上要对秦奕一家动手,才把他踢得远远地。

  韩秉玉看了一眼秦奕,不管怎么样,这次他一定护那人周全。

  孔卫见韩秉玉半天没说话,也不知这位韩大人是个什么意思。尴尬的笑了笑,做出过请的手势道:“韩大人里面请。”说完又向秦奕二人道了声“请。”

  孔卫不仅给韩秉玉备好了酒菜,还收拾好了厢房,当然只有两间。

  他以为只有韩秉玉,最多就带个侍卫。孔卫说:“韩大人,不好意思,我马上叫人再收拾一间屋子出来。”

  “不必麻烦了,我与和尚一间就好。”秦奕说。

  孔卫再次尴尬的笑着看向韩秉玉,询问意见。

  韩秉玉看见卫孔左右逢源的样子就来气。冷声道:“孔大人还是先坐下来聊聊正事吧。”

  孔卫总算是坐了下来,依旧保持着笑容。

  “永安发生这么大的事已经一月有余,孔大人,你作为永安知州,就这么不闻不问吗?”韩秉玉道。

  “韩大人你有所不知,整个永安的百姓几乎都参与其中,我总不能把他们都关进大牢。”孔卫急忙解释,不都说法不责众。

  “那你就任由他们拆寺院,打伤僧人吗?”秦奕道:“你这个知州也太没用了。”

  “是,是,是。”孔卫连道三声是。他也是没有办法,那些百姓就跟疯了一般,见寺庙就拆,见僧人就打。他要是敢做什么,那些人说不定连他的永安府衙都能拆了。他也只能和那些僧人一样逃出永安城。

  见孔卫一副怂样,韩秉玉也懒得说什么,他一向是个凌厉风行的人,最看不上的就是孔卫这样没什么能力,还总是曲意逢迎的人。

  “罢了,你只要告诉我,关于帛书的谣言起于哪座寺院即可。”韩秉玉也知道要找到那个最先闹事的百姓不容易,只能先从寺庙查起。

  “是永安寺,”孔卫道:“其名是根据永安地名而来,就在城西。”

  一座寺庙的名字是根据地名而来,这也没什么稀奇。韩秉玉起身道:“我去永安寺看看,秦奕你同我一起。”

  “不行,”秦奕想也没想就说:“和尚一个人留在这我不放心。”

  秦奕的话让孔卫有些不好意思,忙道:“公子放心,我定不让百姓们动大师一根头发,啊……不,一根手指。”

  说话都不靠谱,办事能靠谱吗?秦奕一点也不相信孔卫的话,“要么我留下陪和尚,要么和尚陪我去永安寺。”

  韩秉玉看着秦奕,摇头。“你能不能不要闹了,这个时候让大师满大街跑,不是更危险吗?”

  “不是还有你吗?”秦奕说什么也不能让和尚独自留下。

  韩秉玉很无奈,向梵音道:“大师意下如何?”

  梵音道:“听韩公子安排便是。”

  三人由孔卫带着往永安寺而去。要孔卫同去是秦奕的主意,毕竟永安的百姓可能不买韩秉玉的帐,但一定会买孔卫这个知州的帐。

  永安寺已经没什么齐全的建筑了。残瓦断墙破败不堪,横七竖八的木桩到处都是。不过从那些残落的墙瓦可以想见它之前的壮观。

  曾经多么神圣恢弘,如今就多么萧条破败。人真的是很矛盾,当初一砖一瓦的修砌,而今又毫不留情的毁掉。

  梵音看着眼前的景象,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四人继续往里走去,寺院深处,还有一间禅房尚可以遮风避雨,韩秉玉先跨步走了进去。老和尚在一旁的床上半躺着,脸上瘦的几乎没有什么肉了,一双眼睛已然深深的陷了进去。一个十岁左右的小沙弥正端着碗喂老和尚水喝。

  听到有人进来,小沙弥吓的手一抖,把碗掉到了地上。不过他还是护在了老和尚的身前。

排行榜
  • 黑月光洗白计划
    黑月光洗白计划

    作者 : 泸酒

    作为一名靠吸收黑化值狗命的攻略者,鹿川的目的只有三个:取悦他,征服他,然后直接跑路!把反派的黑化值逼到最大,鹿川才能活下来。看着反派们一个又一个为他痴迷,黑月光鹿川直接骑着电瓶车连夜逃走。当鹿川终于吸收满黑化值得以活下来后,系统丝毫没有留情一脚将他踢回以前攻略过的位面。

  • 沙雕炮灰拒绝作死剧本
    沙雕炮灰拒绝作死剧本

    作者 : 娆小八

    小说《沙雕炮灰拒绝作死剧本》,作者娆小八,主角李乐琪。故事讲述了:李乐琪突然穿成书中的悲惨炮灰,原身不但痴缠男主,还对男主的白月光痛下杀手。 失足流产之后疯狂黑化,最后惨死在街头。 他穿书的第一天,看到别墅院子里成排的豪华跑车,有种穷酸小市民一夜暴富的感觉。 李乐琪:开玩笑,有钱的富二代做什么不好,非得变成恋爱脑,是跑车不够快,还是大餐不够香? 为了自己的小命,他尽可能地远离主角攻。

  •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作者 : 腐蚀骨

    一场车祸后,沈行发现自己是某本狗血文里的总裁攻,他包养了主角受,对主角受进行了虐心虐身的剧情。直到后来被主角受遇上主角攻,和主角攻一起联手把他送进牢里,最后死在里面。想要活下去,不能OOC。

  • 穿成白莲花师尊
    穿成白莲花师尊

    作者 : 森归

    苏遇寒光荣穿书了,还穿成了他妹狗血玛丽苏小说里的男主角的师尊!师尊美如画、师尊温如玉、师尊灿烂烂一朵白莲花。假师尊苏遇寒随手捡了一个小徒弟,后知后觉这人是大反派……而且,大反派怎么看他的眼神这么不对劲? 苏遇寒掐指一算,我妹写的是言情,对,没错,放死那个心!

  • 过度侵占
    过度侵占

    作者 : 栖迟

    小说《过度侵占》,作者过度侵占,主角程砚霍景庭。故事讲述了:景庭在满三十岁之前赶着成了家——对象是他惦记了好多年的人。 但是他并不开心,因为他不太会谈恋爱。 传闻中冷冰冰的霍总被迫娶了程家小少爷。

  • OMEGA突击手
    OMEGA突击手

    作者 : 亦七

    顾向南几年前在游戏里遇到了一个男生,他一点都不嫌自己菜,还教自己应该怎么玩游戏。 后来他在一场游戏转播里再次听到了那个男生的声音,他这才知道原来男生是首次获得pubg世界赛冠军的RNS战队成员。 顾向南迷茫的人生突然有了目标,他清理了一切阻碍,哪怕腺体受伤也不在乎,最后终于获得了能进入RNS战队的机会。 正以为生活可以开启新篇章时,他的腺体突然出了问题,一旦接触到太多alpha信息素时就会被刺激得晕倒。 顾向南以为自己还是摆脱不了既定的命运,但没想到他一直敬重的队长,会走过来跟他说,要不要试一下他的信息素? 在沈九轻年少成名的那几年,无数人想知道他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但他掩盖的很好,除了家里人,再没有人从他身上闻到过信息素的味道。 后来,大家突然在顾向南身上闻到了一股压制力极强的alpha信息素,还看到了一向不喜欢跟人接触的沈九轻在手把手地教他压枪,甚至更惊奇地发现,两个人身上的味道居然一模一样。 再后来,他们发现顾向南脖子上的标记一直就没消失过,而且他们只要挨着顾向南小于一米,就会接收到自家队长的死亡凝视。

  • 我对象的alpha人设有点怪
    我对象的alpha人设有点怪

    作者 : 几处留白

    27岁的黄金单身alpha谢澄邈又重生了一回,居然变成了十六岁的清秀小高中生,还一朝从alpha变成了Omega?O身A心的谢总裁总是不能很好的进入角色,比A还A的Omega还英雄救美的成功解锁了未来男朋友左曦之。左曦之——M市横扫中学少男少女六大性别的理想型大美人,家里更是有权有势,又A又戏精,谢澄邈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该死的居然特别美味的男朋友。

推荐小说

赝品而已 第101次标记之后 不要和打工的人鱼谈恋爱 我却像个工具人一样 吾爱 在修真界脱离剧本的惨淡下场 OMEGA突击手 [ABO]被迫和大佬恋爱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