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蛇瘾
蛇瘾 九荧
总点击 298 更新时间 2023-01-03 09:54:25

小说蛇瘾的主人公分别是闻昭衍阎青。故事讲述了一场事故,阎青跟严青诀灵魂互换了,从此开启了自己的异世界之旅。阎青一朝变成了严青诀,被某条银环蛇绑起来了 一急喊了一声银环,引来不服 “银环是谁?” 就在他逐渐习惯那破院子的生活时,好日子到头了,闻昭衍死在阎青眼前,历经七年为他报仇。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蛇瘾精彩章节

  闻昭衍那话说得毫无瑕疵的,千潇和小妖们没几天就回来了,还给他带了好些玩意儿。说是回家了一趟,过年去了。

  好家伙,妖也要过年……

  阎青哭笑不得,来年春天,新年过去后,本来想找严青诀,但从上次开始,他再没找到。

  严青诀这个人本来就是神出鬼没的,阎青想找他找不到,他想找阎青,哪怕大白天他醒着也得给他把魂拉出来。

  先前这么干过几次后,被阎青警告了一番才消停了。

  院子里种的春季花都冒了芽,阎青爱不释手地给浇着水,小女妖们觉得好看,他就坐在院子里,把那简易沙发搬出来,一边晒太阳一边编花环。

  自从不搞装修了,他那一身衣服又被闻昭衍要求换回了绿色系,说是他这样穿好看。阎青想起这句话就连连翻白眼,那特么都是夸严青诀的,想到这个就更气人了。

  “呐,这个给你。”

  编好的花环递给了一个小女孩,看她笑得乐呵的样子,伸手给她戴上,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夸赞起来:“小芷真漂亮。”

  以前他带姐姐家的小侄女的时候,夸她一句就乐得不行。小芷也戴上那花环,乐悠悠地转了个圈,转身跟其他小花炫耀去了。

  果然,对付小女孩还是得夸她漂亮,小妖也不例外。

  编好的花环在手中打完最后一个结,阎青突然身形一顿,眼中青光闪过,整个人不动了。

  迷迷糊糊的阎青又被严青诀拉到了那个虚空世界里来。

  还不等他询问,严青诀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笑得诡异:“阎青,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现在,我们交换看看吧。”

  话音刚落,严青诀化成一道青光消失,阎青瞬间感觉到眼前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时,周围吵闹的声音震耳欲聋。

  “帅哥……发什么呆呢?”

  身边突然扑过来一个人,身上浓郁的香水味刺得他忍不住作呕。阎青立马推开她起了身,周围都是些不认识的人,灯光昏暗,他甚至看不清坐在对面和附近的都是些什么人。

  “怎么了,不合阎公子心意吗?”

  突然有个翘着二郎腿的男人叫了他,语气里有些痞笑味道。慵懒一抬手,便看见旁边的小弟微微弯腰,转身走了。

  没多久,围绕着震耳欲聋的音乐音响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连同那五彩缤纷的灯也关掉了,白炽灯照得他睁不开眼。

  这是酒吧,而面前这个男人架势很大,能够瞬间叫停所有音响,不是黑老大就是酒吧老板。但是看他的架势,更像是前者。

  严青诀这哪是给他大礼,这简直直接把他扔到了火山口。

  脑子里飞快旋转想着对策,男人似乎看他发着呆不理自己,对他越发感兴趣。但他面上没动,甚至大有依着他的意思。

  阎青突然想起来,以严青诀的性格,他肯定是不乐意臣服于谁的。

  思绪及此,男人突然朝他笑了起来,二郎腿放下来,手指熟练地弹了弹烟灰,说:“是她入不了你的眼?”

  论装牛逼,谁不会。阎青脑袋一歪,又往那边坐下来。他不确定严青诀这人有没有主动跟他要女人,既然女人在这儿,只能将计就计。

  “香水味太浓,不喜欢。”他也学着男人的样子翘起二郎腿来,盯着他手里的烟,心里的馋虫忍不住上来了。

  这半年多都没怎么碰过了,实在心里痒痒。阎青往男人身上一瞟,笑道:“讨根烟,爷赏脸吗?”

  不知道这人叫什么,但是叫爷准没错。

  先前有段时间发小惹了个社会人,让他救场,他就带着一群租来的演员过去,对面面子看起来挺大,也是逢人都叫他爷。

  那位爷很大方地递了一包过来,阎青一看,这个牌子还不便宜。他也不多想,拿过来取了一根,又把剩下的递回去,突然切入主题:“不瞒您说,普通的庸脂俗粉确实入不了眼。”

  爷很好奇地朝他笑起来,若有所思地问道:“阎公子喜欢什么样的,我让人给你找。”

  阎青一顿,脑子里第一个想起的居然是大早上从他被窝里钻出来的那条蛇,吻他的时候给他下温柔陷阱,平时又想着办法的吓他。

  “有纸笔吗?”

  男人差人给他递了一张。阎青几笔在纸上画了个大概出来,人首蛇身,模样妖化的,但很明显看得出是个男妖。

  他把纸递给男人,笑道:“前段时间看见的手办,挺喜欢,爷能给找来么?”

  男人看着纸笑,话里藏话的笑起来:“你不解释我还以为你喜欢公蛇呢。”

  阎青也不怒,往沙发上一趟,转了话题:“还是开音乐吧,不能打扰了大家的兴致。”

  随着男人那一招手,音乐吵闹声又响起,阎青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生平少来酒吧,次次都是被强行带来的。

  也不知道这位大佬蛇到底做了什么惹上了面前的大爷,虽然知道他肯定不会吃亏,但是这样的场子里混,他就是妖力再强,也经不住这么耗的。

  那位不懂事的蛇此时正占据了许久不曾接触的身体,盯着手中的花环邪笑。

  阎青,你还真会享受生活,花环,花园,宅子,都给你收拾好了。严青诀站了起来,将花环随手放到了一个小妖脑袋上,起身走到池塘边,附身看去,有鱼在水里游,水面极其清澈。

  倒影上是他的脸,模样无甚变化,但是风格又与他又不小的出入。头发边上还有一条阎青无聊的时候拿自己头发编的小辫子,下面缠着红色的发绳,一扯就散开了。

  “闻昭衍,你该对我放下警惕了吧。”他站在池塘边声音极小地说着,回过头,眼神凌厉地扫向了那群小妖。

  一伸手随便抓了一只过来掐着脖子,笑问:“别怕,我就问问,你知不知道闻昭衍去哪里了?”

  “我……我不知道!”小妖吓得一抖,完全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一般您都是直接去问千潇的,或者……或者老大晚上都会回来陪你啊。”

  晚上回来陪他?看样子阎青跟闻昭衍的关系,比他想象的还要好。

  严青诀松了手,低头笑着摸摸小妖的脑袋,尽量用最温柔的语气哄道:“好了,谢谢,你去玩吧。”

  严青诀借着逛院子的由头四处查看,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他目前是没有在这儿查看到闻昭衍的气息的。

  “公子,你在这儿干什么?”

  身后一道声音突然传过来,吓了严青诀一跳。转过身看见千潇,心中忍不住升起怒火。

  他与阎青互换那天,就是因为千潇的帮忙,他才占了下风,最后被闻昭衍给绑了起来,然后变成如今这样。

  严青诀对他没什么好的态度,淡淡地别过头去,怕他看出不对劲,“没事,我走了。”说着便转身绕过他离开了。

  要不是看在阎青的面子上,你早死千百回了。严青诀怒目回眸看了一眼,想到什么似的又突然停下来了,一转头,问他:“闻昭衍去哪儿了?”

  千潇没觉得哪里不对劲,只是严青诀对闻昭衍的称呼让他惊讶了一会儿,想到或者这两人又吵架了,便没多想,“老大……出去有点事情。”

  “有什么事我不能知道?”严青诀逼问着回过头来,上下打量着千潇,“千潇,我问你个问题。”

  千潇懵逼地点头:“有什么问题,公子问吧。”

  严青诀心中明了,长哦了一声:“我跟闻昭衍,什么关系?”

  “呃……”犹豫了半天,千潇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虽然他不止一次撞见过这两人抱在一起接吻,但是毕竟他家老大都没说什么,他也不敢枉自揣测。

  想了半天,千潇弯下腰去,当他想讨个名分,便劝道:“这个问题,公子还是去与老大商量。你问我我也没办法做决定。”

  “……”严青诀被说的一头雾水,看了千潇一眼便走了。反正按千潇的态度来看,这两人肯定关系不平凡,什么商量,商量什么,他还真得去问问闻昭衍了。

  想到这儿,他走到门口消失不见,身后被他这个问题问懵逼的千潇突然想起来严青诀走的方向是大门口,恍然一回神,他立马追过去,门口已经没了人影了。

  严青诀本想去找闻昭衍,刚出去没走几步,迎面撞上恰好回来的闻昭衍,笑意盈盈地提着菜篮子,里面还有些青菜。

  闻昭衍居然跑去买菜……

  “阎青!”

  见到他闻昭衍就立马加速跑了过来,不顾着手上的菜,直接扑过来抱他。严青诀本能地抬起手来,想要施法推开他来着,却恍然听见闻昭衍凑在他耳边笑问:“你是想我了?亲自出来接我?不是跟你说了,外面很危险的。”

  严青诀手一顿,犹豫了半天,手上的青光还是散去了,伸手将他一推,转身就走:“回去再说。”妈的,要不是看在你对那小子好的份上……先回去问问阎青能不能杀再说吧。

  一头雾水的闻昭衍立马跟上,凑到他身边笑着,“今天你要做什么好吃的?”

  严青诀语气不善:“你怎么不自己做?”

  “平时你不是嫌我捣乱不让我做吗。”

  这人……还真是会给自己找事,多个佣人不是挺好的。想到这儿,严青诀双手将胳膊一抱,大步往前走去,“以后你做,不会就学。我不进厨房。”

  闻昭衍看着有些诧异,但还是笑着答应下来了,“行啊。”

  “还有我院子里的,都是我弄的,之后鱼啊鸟啊你来喂。”

  “行。”

  “还有,法术我还不会,你教我。”

  “你不是不乐意学吗?一心想当教书夫子?”

  严青诀暗自扶额,想到他拿手机查阎青成绩的时候,那成绩还好意思当教书夫子……他哽了一下,捂着嘴咳了一下,“我,不行。我不能当夫子,你下次一定要阻止我。”

  闻昭衍若有所思地长啊了一声。

  “闻昭衍,你对我好点。”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话落在闻昭衍耳中,他愣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严青诀,眼神怪异。

  严青诀不管他的目光,又问:“我们什么关系?进行到哪一步了?”

  闻昭衍动动唇,似笑非笑地移开目光,“我们的关系……就,每天都一起睡?然后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的,然后……”

  “没问你这个。”

  “好吧。”闻昭衍无趣地耸耸肩,伸手将提着的菜往严青诀手上一塞,悠闲地往前走着,“是我媳妇儿,这个解释行不行?”

  严青诀翻了个白眼。老子拿你身体去酒吧泡妹子了,你拿我的身体跟我仇人谈情说爱,还真是互相伤害啊阎青。

  “吃饭吗?今天不吃老鼠,我学了好多菜呢,给你也尝尝。”闻昭衍走在前面回了头,在大门口地方隐去身形。

  大门口阎青没收拾过,闻昭衍说他们有妖住在这里,不能让人类察觉,所以门口那些都是个掩护。门上的封条随风飘着,严青诀走到门口,青光隐去,跟着闻昭衍一前一后进去了。

  这边吃着饭乐悠悠的严青诀丝毫不知阎青在酒吧喝酒周旋了好久,夜色下落,才踉踉跄跄地出了酒吧去。

  走在大街上,风往他身上一吹,冻得他直发抖。

  “去你的严青诀!”他忍不住大骂了一句,吸了一口凉风,然后扶着垃圾桶狂吐,“严青诀,你别让老子再遇见你!”

  从小到大,喝吐还真是阎青第一次。他强忍着胃疼往前走去,身上一摸,手机也找不到了。

  “草。”

  坚持不下去了。阎青扶着电线杆准备蹲下去时,突然感觉到一只手给他扶了起来,有些责备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青青,我让你别去的。”

  这道声音熟悉的不行,又有些陌生,仿若好久没见,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阎青大概猜到这人是谁了,迷糊间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转头倒过去,抓着他的衣袖大喘气。

  “知乔,幸好你来了……”

  “你叫我什么?”

  阎青不理解,抬头看了他一眼,确定没有认错人才又抬手摸摸他的额头:“李知乔,不是你吗?”

  “……是我。”来人沉默了一段,抓起他的手扶起来,“我背你回去。”

  阎青虽然喝醉,但是意识出奇地清醒。他默默抽回手,反而抓住他的手腕,口齿不清地喊:“知乔,我……我想回去。”

  “那我带你回去。”李知乔将他背了起来,一步一顿顺着街道往前走,风一吹过来,阎青就抱他紧一点,然后口齿不清地喊:

  “银环,我冷。”

  他在李知乔耳边喊的,声音极小,但吐词说得很清楚,李知乔问:“银环,是谁?”

  “蛇。”阎青感觉到头疼,但听他的问题却很清晰,微微抬起头来,靠在李知乔的肩膀上,认真地解释起来,“一条,银环蛇。”

  “知乔,现代真的,很好。”阎青长长舒了一口气,“但是我不想回来了,严青诀他……”话到这儿突然停下来,阎青趴在他肩膀上昏昏欲睡。

  背着他的李知乔突然一顿,脚步停下,缓了很久才回过神:“你是阎青?”

排行榜
  • 重生后我进了前男友敌人的圈套
    重生后我进了前男友敌人的圈套

    作者 : 徐徐如生

    小说重生后我进了前男友敌人的圈套的主角分别是米洛严棠。故事讲述了米洛发现自己的好朋友和男朋友出轨后,气冲冲地去找好朋友理论,两人毫不意外地打了起来,结果他不小心从楼顶掉落摔死了。 重生后,米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和渣男分个手,紧接着就搂着刚刚在路上被他拉过来冒充新欢的帅哥,在渣男来找他的时候,害怕地钻进帅哥怀里。

  • 蛇瘾
    蛇瘾

    作者 : 九荧

    小说蛇瘾的主人公分别是闻昭衍阎青。故事讲述了一场事故,阎青跟严青诀灵魂互换了,从此开启了自己的异世界之旅。阎青一朝变成了严青诀,被某条银环蛇绑起来了 一急喊了一声银环,引来不服 “银环是谁?” 就在他逐渐习惯那破院子的生活时,好日子到头了,闻昭衍死在阎青眼前,历经七年为他报仇。

  • 白助理撩完就跑
    白助理撩完就跑

    作者 : 匹诺

    小说白助理撩完就跑的主人公分别是陆梁白新冬。故事讲述了铁公鸡白新冬被无良房东骗光了钱,血本无归。 他跑去酒吧买醉,又被油腻大叔盯上了。 幸亏,顶头上司陆梁顺道路过,替他解围,还送他回家。顺带,夺走了他的初吻! 老板助理的关系,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两人走上了真真假假,磕磕碰碰的恋爱之路。

  • [ABO]黑白之间
    [ABO]黑白之间

    作者 : 糖太甜盐太咸

    小说《[ABO]黑白之间》的主角分别是许晨曦夏流星林洛洛。故事讲述了许晨曦人格分裂,一人分饰两角。温暖阳光的是他,阴鸷暴躁的还是他。夏流星被许晨曦耍的团团转,当得知一切真相时,想脱身却没那么容易。因为,他怀孕了。相差12岁的恋情。一位是权势滔天的政界大佬,一位是神秘莫测的红娘罗萨。林洛洛16岁时就被叶晨峰盯上了,想逃脱,可能么…

  • 黑月光洗白计划
    黑月光洗白计划

    作者 : 泸酒

    作为一名靠吸收黑化值狗命的攻略者,鹿川的目的只有三个:取悦他,征服他,然后直接跑路!把反派的黑化值逼到最大,鹿川才能活下来。看着反派们一个又一个为他痴迷,黑月光鹿川直接骑着电瓶车连夜逃走。当鹿川终于吸收满黑化值得以活下来后,系统丝毫没有留情一脚将他踢回以前攻略过的位面。

  • 包养协议
    包养协议

    作者 : 哈密瓜

    小说《包养协议》,主角江许望周徜,作者哈密瓜。故事讲述了:江许望和周徜度过了两年酸涩的地下情,最后还是分道扬镳。又过了两年,再次见到周徜,江许望果断包养了这位前任金主。昏暗灯光下,江许望捏着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偏过头,眼底恨意不掩。他指着角落里的男人,“我要他。”周徜和公司对峙十多年,自问从未有过退缩,唯一的意外就是身边忽然多出来了一个江许望。这个男孩爱笑,眼角眉梢都洋溢着明媚的气息,吸引着周徜步步陷入。

  • 沉浸式协婚
    沉浸式协婚

    作者 : Engage

    一次意外的中招,让简桢摆脱了长达二十六年的处男身份,高冷如他,自然是拔X无情潇洒离去同时告知对方江湖不见。可他没想到的是短短两个小时后他们就在项目说明会上再见了。更尴尬的是,他是乙方,而那个男人却是甲方的大股东……

推荐小说

重生后我进了前男友敌人的圈套 白助理撩完就跑 [ABO]黑白之间 直播:我家猫咪会修仙 美人丞相的千层套路 北落师门 当顶级杀手出现在无限游戏 别在酒吧后巷捡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