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生 > 悬疑灵异 > 烧尸奇谈
烧尸奇谈 冰儿
总点击 280 更新时间 2023-01-24 10:29:03

我是一个木讷的孩子,甚至别人说我有点傻,这让父亲很伤心,其它我很聪明的,只是没考上大学。进火葬场,是父亲的一个同学,在当馆长,把我送进了火葬场,当烧人的人。我知道,烧人那绝对是需要付出极大勇气的。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烧尸奇谈精彩章节

  今天是开资的日子,火葬场的人都来了,师傅和伊河也来了。

  我开了66块2毛钱,这个工资是我父亲的两倍,我没有想到会开这么多。

  “师傅,晚上我请你吃饭。”

  “好,大来饭店。”

  晚上,我跟白洁去的大来饭店,银河也在,点菜,喝酒,从来没有那么痛快过,白洁出门竟然拉住了我的手,我看她一眼,她脸一下就红了,松开了手。

  那手真软,我第一次拉着女人的手。

  我回家,把工资给了父亲。

  “请师傅吃饭花了八块钱。”

  “好,好,十块钱给你零花,剩下的我给你存起来,将来娶老婆。”

  我没说什么,那天我觉得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因为我把钱给父亲的时候,父亲非常的高兴,也很意外,我开了那么多的钱。

  我再上班,就感觉到十分的不安,害怕,真的害怕。

  我进火化室就开始不安,生怕再有人扯我的衣服角儿。

  白洁点炉子,我坐在一边抽烟,火炉起来了,我去把尸体推进来,送到炉子里。我对死者是敬畏的,我从小口看着,问白洁。

  “你怎么会想到来当炼化者呢?”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了。

  “我父亲需要钱,他病了,一直在病着,四五年了,也许这是我最好的选择。”

  我没有回头看到白洁,理由很简单,但是这也需要极大的勇气,她为了她父亲,这样做,这让我对白洁有一种敬佩之心。

  三点多钟忙完了,我们从火葬厂往外走,场长骑着车行车过来。

  “不错,不错。”

  他说完车也没停,笑着走了,我知道他的意思,白洁脸通红。

  我和白洁一直走着,把她送回家。

  我回到家里,父亲正等着我吃饭,他的心情这些日子一直不错,但是我的心情就不安,那个扯着我衣服角的人会是谁呢?

  我没有跟父亲说,这种不安不需要告诉别人,只能是给别人增加麻烦,也解决不了问题。

  我和白洁在火化室,今天我就感觉到不太对劲儿,果然是,当我把第二个死者送到炉子里的时候,就有人扯着我的衣角,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扯着我的衣角,就像小时候,我扯着父亲的衣角一样,不松手,我晃了一下,松开了,过了一会儿又扯上了,我的汗流下来了。

  我没有让白洁知道。

  “白洁,差不多完事了,你先回去,给我泡一杯茶。”

  白洁出去了,我坐在一边。

  “你是谁?为什么要扯我的衣角?”

  没人回答我,我害怕,就像我刚来火化室一样的害怕。

  我有些忙乱,把事情处理完,回到办公室,把茶水气喝完。

  “下班了。”

  我出来,就直奔师傅家,他在家里看报纸。

  “师傅,又扯着我的衣服角儿,不松手。”

  师傅看了我半天。

  “跟我走。”

  我跟着师傅出了门,他去了火葬场,进了他的办公室,坐下后说。

  “一会儿跟我进去,你别说话。”

  我毛愣,师傅到底要干什么呢?

  师傅竟然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我们的工作服是白色的,从来就没有黑色的工作服,看来这是师傅早就准备好的,似乎预备对付什么事情。

  师傅往火化室去,我紧跟在后面。

  进去后,师傅把门关上了,昏暗的火化室,师傅说。

  “你站在那儿别动。”

  我站在那儿不动,师傅走到角落站着不动,我不知道师傅要干什么,更加的发病了。一会儿,有人扯住了我的衣服角,衣服角明显的往下拉着,师傅看到了,比划着,不让我说话,他慢慢的走过来,上去就是一巴掌,我听到“啪”的一声。然后就是孩子“哇”的哭声,手松开了,我当时吓得都快坐到地上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孩子,哪儿来的孩子的哭声呢?

  “走。”

  我跟着师傅出来,身上跟水洗了一样。

  “师傅……”

  “不用害怕,在这儿遇到这样的事情正常。”

  “我想听解释,不然我过不去这个坎儿。”

  “走,喝酒去。”

  我跟师傅去喝酒,师傅似乎并没有把这事当回来,一点没有害怕的意思。师傅一杯白酒下肚,才说。

  “我穿着黑色的衣服,他看不到,我打了他一巴掌,他应该就不会再来找你了。”

  “谁?”

  我差点没跳起来,谁找我?我看不到的那个孩子吗?

  “其实,在你来之前,一号炉烧过一个孩子,按理说,孩子是不能烧的,直接找一个地方埋了,可是那家人跟场长关系不错,非得要烧掉,人都怕火葬,躲着,可是他就偏偏的去烧掉,烧孩子会留下怨气在火化室,那个孩子的鬼魂就会一直留在这儿不走。”

  我打了一个哆嗦,愣愣的看着师傅。

  “那又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反正他已经在这儿两年多了。”

  我没有想到会这样,师傅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怎么样的事情。

  “你也不用害怕,我被扯过几次,打过他一巴掌,他就不扯我了,黑色的衣服他看不到。”

  那天,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师傅没有再跟我说太多,也许师傅也只知道这么多。

  我和白洁进火化室,我就发毛,一直就感觉那个孩子就在我左右,我点上烟,白洁点炉子,一直到火很旺盛了,我才出去,把尸体推进来,送到炉子里。

  “你拿着钎子,看着,肚子鼓起来,你就划开。”

  白洁紧张,我突然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很弱,但是我还是能听见。白洁第一次做这样的活儿,几次都没行,我接过来钎子,一下拉开了,白洁叫了一声,转过身去。

  “你不适合做这个,不行我跟场长说说,你去骨灰室去吧!”

  “不行,我喜欢这儿。”

  白洁坐在一边,突然说。

  “我听到小孩子的哭声。”

  “那是幻觉,你太紧张了。”

  白洁这么说,我手哆嗦了一下,看来这个孩子是在哭着什么,他在这儿让我不安。

  下午两点才完事,我和白洁都没有吃饭。

  回办公室,白洁说。

  “我母亲说,晚上请你吃饭。”

  “为什么?”

  “你是我师傅,对我挺照顾的。”

  这到是一个好的理由。

  “也好。”

  我想看看白洁的父亲。

  我和白洁过去,买了一些吃糕点,过去。

  白洁的母亲在忙着,我进了那个屋子,白洁的父亲瘦得吓人,看到我,想坐起来,但是没能起来。

  “爸,我师傅。”

  “快坐,快坐。”

  我坐下,问。

  “你这是什么病?”

  “检查了几次,说要动手术,在八百块钱。”

  说完他就摇头。

  我看了一眼白洁,没说话,吃饭的时候,白洁陪我喝了点酒,那天总不是太舒服的感觉。

  晚上我回家,父亲在看书。

  “爸,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儿。”

  “说吧!”

  “我想跟您借点钱。”

  “多少?”

  “八百。”

  “什么?”

  父亲一下就站起来了。

  “你用这么多钱干什么?”

  我就说了白洁父亲的事情,父亲走来转去的。

  “你打算和白洁好吗?如果那样,到是可以,八百块钱,那可是不小数目。”

  “我没有这个打算,她是我徒弟。”

  “这事你慎重,要考虑清楚了。”

  “我考虑清楚了。”

  我父亲没再说什么,我也知道,这些钱是给我娶老婆的,我也没有再跟父亲说。

  今天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但是依然是不安,白洁要去抱尸体,我没让,而且告诉她,永远也不要去碰尸体,由我来。

  白洁看着我,没明白。

  我也不想解释,何况师傅也没有跟我说什么,我也解释不清楚。

  今天十一点就结束了工作,我和白洁出来,换上衣服我就回家了。

  父亲竟然在家里。

  “您今天没上班吗?”

  “那边没事,这是八百块钱。”

  钱用纸包着,我愣在那儿。

  “爸,有可能一时半时的还不上。”

  “你相信,儿子的决定是正确的。”

  我看着父亲,那一刻,我有着无数的感动。

  我拿着钱去了白洁的家里,把白洁叫出来。

  “师傅,有事?”

  “这是八百块钱,你明天就带着你父亲去动手术,场长那边我去说。”

  白洁愣在那儿,手背到身后面。

  “拿着。”

  “师傅,我一时半时的还不上。”

  “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还,不行就拿你抵债了。”

  我开玩笑,白洁脸一下通红。

  我走了,白洁带着父亲去看病了。

  我一个人在火化室里,听到那孩子的笑声,让我激灵一下,慢慢的我也就习惯了,也许他在以另一种方法生活着,也许是另一种方式存在,并没有什么的,就当他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我这样想,到也是不害怕了。

  我点烟,总是有风吹过来,点不着,火柴烧用掉了半盒,我才发现,是谁吹的,然后就听到小孩子“咯咯咯”的笑声,我想这个孩子吹的。

  “你要是再跟我闹,我就把你扔进炉子里。”

  没有声音了,我的烟点上了,有点得意。

  那天,我干完活儿,没有走,坐在办公室里喝茶,想着我来到火葬场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也许我会在这儿干上一辈子,其实,最初我并不喜欢这儿,可是现在似乎喜欢上这儿了。

排行榜
  • 烧尸奇谈
    烧尸奇谈

    作者 : 冰儿

    我是一个木讷的孩子,甚至别人说我有点傻,这让父亲很伤心,其它我很聪明的,只是没考上大学。进火葬场,是父亲的一个同学,在当馆长,把我送进了火葬场,当烧人的人。我知道,烧人那绝对是需要付出极大勇气的。

  • 活在真空里
    活在真空里

    作者 : 一瞬永恒

    小说《活在真空里》,主角张和周钱。故事讲述了:八年前,学弟在工地上杀了一个工友,杀人前,他给警察打了电话,预告杀人的时间和地点,并希望警方现在动身将他抓获。杀人后,他找到了我。他家里穷,请不起律师,所以他想到了我。

  • 眼神中的慌乱
    眼神中的慌乱

    作者 : 西山无眠

    周六,约了三个哥们儿来我家打麻将。凌晨十二点,张军突然脸色发白,额头上冷汗不断,眼中满是慌乱的神色,问他怎么了,说是肚子有点儿疼,直接跑厕所去了。趁着这个时间,我打开手机刷新闻,刚好看到一条推送的本地新闻,说是距离我家不远的十字路口发生两车相撞事故,一辆超速行驶的货拉拉撞上一辆白色福特 SUV,造成 SUV 驾驶员和货拉拉副驾当场死亡,现场画面更是惨不忍睹。苏 F2866D,这车牌我很熟悉,可不就是张军的车牌。一股恶寒瞬间涌了上来,新闻里说得很清楚,SUV 驾驶员当场死亡,那刚刚坐在这里跟我们打牌的是谁?不会是鬼吧?

  • 北派盗墓笔记
    北派盗墓笔记

    作者 : 云峰

    小说《北派盗墓笔记》,人们关心的赵萱萱最后结局会怎么样,网上猜测赵萱萱大概率结局会不得善终。故事主要讲述了:项云峰第一本看的书为《古泉五十名珍》,也因此让项云峰迷恋上了古董。在一次意外奶奶摔断了腿,连看病的钱到拿不出来。机遇巧合,项云峰加入了一个北方派盗墓团伙,从此项云峰的人生再也不是普通人的一生了。

  • 替罪羊
    替罪羊

    作者 : 核融炉

    一年前,我心血来潮,给妻子讲了一个故事。由于内容猎奇,细节又过于真实,她被吓得魂不附体。事后我非常后悔,无数次强调故事是编的。可她对我的信任已然崩塌,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当夜她逃进洗手间,把门反锁,报警了。我因此锒铛入狱。

  • 黄河诡事
    黄河诡事

    作者 : 董三哥

    我本是一个穷屌丝,可因为表哥的一次婚事,使我得罪了女鬼,为了命活,拜捞尸人为师,却不想,父母被杀,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为了报仇,我苦学道术,寻遍黄河两岸,什么千年尸煞,黄河鬼王,冥河府地,一一闯了个遍。

  • 寻龙棺
    寻龙棺

    作者 : 零度

    陈原幼时祖母死后留下一本图画书,画风很奇特,陈原小时候当作小人书看,直到后来陈原才知道这是一本失传已久的寻龙奇书。,没想到命运从此改变,精彩又离奇的人生,从地下大墓开始。

推荐小说

走阴奇录 陈九胡眉 我的绝色师娘 大凶:诡异茶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