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总裁豪门 > 闪婚当晚我拉黑了首富老公
闪婚当晚我拉黑了首富老公 慕容成精
总点击 376 更新时间 2023-05-24 09:36:54

小说《闪婚当晚我拉黑了首富老公》的主角分别是陆峥寒林莜。故事讲述了为了三十万救命钱,林莜跟人相亲闪婚了。对方开着一辆五菱宏光,没房没工作,唯一的三十万存款也给了她当彩礼。原以为,对方除了一张脸长得巨帅,其他条件都很普通。可婚后,林莜发现自己错了……林莜遇到困难,他会主动帮她解决!林莜遭人欺负,他会千百倍还回去!甚至借口各种福利抽奖,暗地里送她奢侈品和豪宅!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小说简介

小说《闪婚当晚我拉黑了首富老公》的主角分别是陆峥寒林莜。故事讲述了为了三十万救命钱,林莜跟人相亲闪婚了。对方开着一辆五菱宏光,没房没工作,唯一的三十万存款也给了她当彩礼。原以为,对方除了一张脸长得巨帅,其他条件都很普通。可婚后,林莜发现自己错了……林莜遇到困难,他会主动帮她解决!林莜遭人欺负,他会千百倍还回去!甚至借口各种福利抽奖,暗地里送她奢侈品和豪宅!

闪婚当晚我拉黑了首富老公小说阅读

  另一边,林莜正吭哧吭哧的将自家老板往车后排塞,可酒醉的苏敬棠却伸出一只手扶住了车门,撑着不往里面进。

  林莜累的直喘粗气,停下来问道:“敬棠哥,怎么了?”

  “我……晕车,想坐副驾。”苏敬棠脸颊爬着两朵酡红,镜片后的一双桃花眼迷离离的,瞅着林莜。

  林莜没多想,“哦”了一声,重新架起他,将他往副驾驶位置上拖去。

  最后总算是将大块头老板塞进了副驾座位,林莜也累的出了一身汗。

  她干活干净利落,抄起折叠自行车,将其塞进后备箱,拿着车钥匙钻进驾驶位就发动车子往主干道上驶去。

  苏敬棠经常照顾她代驾生意这点,她非常感激,是以车子开的又平又稳。

  苏敬棠所住的地方是市中心一处豪华的单身公寓,叫做蓝庭。

  那座公寓是太城数一数二的地标性建筑,旁边还有一个小区是帝豪名苑,除了郊区的大别墅,帝豪名苑算是太城最最好的楼盘了。

  视野好,绿化好,环境好,物业好。

  林莜每次将苏敬棠送到蓝庭之后出来,总会骑着她的自行车绕着帝豪名苑外面转一圈。

  林莜承认自己是个俗人,是很向往住进这样的房子里的。

  人活着,总是要有追求的嘛。

  十五分钟后,林莜载着苏敬棠路过了帝豪名苑,到达蓝庭。

  将车子帮苏敬棠在地库停好,她转头,就看到了副驾驶的苏敬棠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林莜忙道:“到了敬棠哥,这是车钥匙,我就不送你上去了。”

  说着将车钥匙递了过去,而后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去取自己的自行车。

  “林莜。”苏敬棠鼻音很重的开了口。

  林莜停下下车的动作,转头询问:“怎么了敬棠哥?是不是不舒服?”她以为苏敬棠因为喝了酒现在想吐。

  苏敬棠摇头,嘴角牵起一抹微笑:“祝贺你转正。”

  林莜眉眼弯了弯:“谢谢敬棠哥,我会好好工作的。”

  苏敬棠点点头,似乎欲言又止,怔怔看着林莜。

  林莜讪讪笑笑:“敬棠哥,时间真的不早了,我得先走了!再见!”

  说罢,拿上自行车,头也不带回的骑出了蓝庭地库。

  出了地库,外面一阵冷风吹来,林莜打了个激灵,快速跳动的心脏也渐渐恢复平稳,她瞥了身后的蓝庭公寓一眼,摇了摇头缩缩脖子。

  她家老板,今天应该是喝多了。

  ——

  早已到达郊区别墅的陆峥寒,正慵懒的倚靠在舒服的真皮沙发上,长腿叠放在大理石茶几上,闭着眼听赵青的调查汇报。

  他已经成竹在胸的认为调查结果会跟自己猜想的一致,是以此刻身心都非常放松。

  “陆总,夫人是在代驾。”

  陆峥寒一怔,猛然掀开那双锋锐的双眼。

  “跟夫人在一起的男人我们查出是太城苏家的二公子苏敬棠,当时苏二少是因为喝多了所以才被夫人搀扶着的。但有一件事我不确定是他故意还是巧合……”

  “说。”陆峥寒磨了磨后槽牙,冷沉的声音和紧绷的下颌线表明了他此刻的心情很不爽。

  他竟然猜错了……

  可她一个小丫头半夜不回家睡觉,在外面代什么驾?

  赵青看到自家BOSS的心情骤然转阴,忙低头道:“是这样的陆总,我们查到那位苏二少平均每周会去两次荣盛大酒店,只要他在荣盛大酒店吃过饭必定喝酒,每次喝了酒必定点夫人的代驾。”

  陆峥寒好歹是太城首富陆家的继承人,更是管理着偌大的陆氏集团的总裁,什么大风大浪大世面没见过?

  是以这眨眼之间,已经将听到那丫头是在做代驾,而非滥交男人的“噩耗”给消化掉了。

  “这苏家什么来头?”他沉着声音。

  “不是什么大家族,就是族上出了几个从医的,这位苏二少开了个牙科诊所,夫人刚从他的诊所转正,哦对了,今天中午在榕园,就是夫人的一个叫苏胜囡的同事组的局,庆祝夫人转正。”

  顿了顿,赵青又道,“今天中午的饭局,那位苏二少也在,给夫人……给夫人夹菜的那个男人就是他。”

  这位苏二少跟他家陆总比起来,根本不够看的。

  苏家跟陆家更是不能同日而语。

  陆家的财力势力之雄厚,就算从指缝里漏出那么一丁点,都足以让苏家这种小豪门望尘莫及了。

  陆峥寒更是没有将苏敬棠这种小角色放在眼里,轻嗤一声:“一次两次倒也罢了,但每周都去,每次都下单她的代驾,你觉得会是巧合?”

  他站起身,高大挺拔的身材在一身黑色睡袍的包裹下更显得颀长冷峻。

  斜了赵青一眼:“这件事就此作罢,别再查了。”

  他对那小丫头没有感情,任她有十个八个爱慕者,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他又想起中午的偶遇。

  脑海中突然浮现起在榕园二楼时,自己在洗手间门口质问那丫头时,她的反应……

  小丫头一双鹿眼湿漉漉的,清澈无辜。

  或许,自己确实是误会她了。

  而就在此时,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低头看了过去。

  【“努力努力再努力”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他随手抄起手机,划开微信,就又看到了那俗不可耐的向日葵头像,视线下移,看到了对方发来的备注。

  【你好,我是林莜,看到请同意一下好吗?我联系不上你。】

  ——

  陆峥寒看到对方发来的备注中“林莜”这两个字时,还稍稍迟钝的思考了一下。

  林莜?

  是谁?

  哦,是了,是那个毛丫头。

  他总是在心里和口头上称呼他的已婚妻子为“小丫头”或“心机女”,却没将她的名字给记牢。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他这边前脚刚跟赵青说着她的事,后脚她就上赶着又来加了自己。

  这是因为拉黑了自己,主动来认错了?

  他丝毫没有因误会她是个私生活混乱的心机捞女,而产生一点点的愧疚感。

  哼了一声,睨了赵青一眼:“你回去吧。”

  而后转身上楼,拿着手机回了卧室。

  陆峥寒并没有急于通过林莜的好友请求,而是慢悠悠给自己磨了杯咖啡,而后端着咖啡坐在卧室的单人沙发上,浅浅抿了一口,放下,拿起一本《经济趋势分析》杂志认认真真翻看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他才放下杂志,捏了捏眉心,浓隽的眉毛微微一挑,将手机拿在手中。

  划开,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一屈,从容不迫的点了一下那个“通过好友验证”的绿色按键。

  姿态慵懒又随意的,就像是一位不染纤尘的神明,在给一个微不足道的凡人施舍一点点的怜悯与慈悲……

  ——

  “嗡——”

  快要睡着的林莜手中握着手机,感受到手中一声轻微的震动后,她惊得直接从母亲病床边坐起,瞪大双眼去看手机。

   彼时,她做完代驾重新回到医院,已经是深夜了。

  想到姐姐和喜喜应该已经睡下了,怕自己回去动静太大吵到她们,加上她又实在不放心母亲一个人在医院,所以她又回来了。

  就在刚刚,林莜看到母亲睡梦中偶尔蹙起的眉头,心中五味杂陈,突然就想到了母亲今天对自己说的,想要见见陆峥寒的请求。

  林莜知道,母亲操劳大半生,生活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围着自己和姐姐打转。

  自己和姐姐过得好,健康无忧,能有个好归宿好依靠,是她最大的心愿。

  手术费今天已经交上去了,医生通知了自己最迟半个月就可以安排手术。

  母亲因为姐夫的态度,已经很是忧心姐姐以后的生活了。

  眼下,能让母亲稍稍宽慰的就只有自己的未来有了归宿。

  林莜想让母亲放心的进入手术室。

  想通了这一关节后,她主动将陆峥寒从电话黑名单中拉了出来,并且重新加了他的微信。

  想起上次加陆峥寒的时候,她没有备注表明自己的身份,这次她备注了一下,表明自己是林莜后,将好友请求再次发送了过去。

  她只祈祷陆峥寒能够快速通过自己的请求,自己能快速与他联系上。

  并没有试着再去拨打他的电话。

  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已经将她从黑名单中拉了出来。

  此刻医院已经熄了灯,黑暗中,手机屏幕发出幽幽的蓝光,屏幕中的微信提示显得格外醒目而刺眼,令她不得不眯起了眼睛去看。

  【对方已经同意了您的好友添加请求……】

  她心跳猛然漏跳一拍,无声的挥拳喊了一声:“Yes!”

  好像生怕对方会反悔将她给删除了似的,赶紧发了个表情过去。

  【微笑.jpg】

  可她屏住呼吸等了两分钟也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复。

  于是再次发送了一条微信过去。

  【陆先生,你知道我是谁吧?】

排行榜
  • 失控虐夺
    失控虐夺

    作者 : 半只月

    主角是沈靖黎欣的小说《失控虐夺》讲述了:京城圈子里传闻沈家的少爷情场浪荡,换女伴如换衣服。黎家大小姐对此嗤之以鼻,认为他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然而,后来他用各种手段追求到她,他们的第一次并不美好。他并不像个有经验的人,她也感到痛苦和求饶。她试图逃离,但却不得不与他绑在一起。他并不是个善茬,她也不是个温柔的小绵羊。某天夜里,沈靖再次抓回金丝雀时,他凝视着她,眼中透露出不明的眷恋,“第一次都是给了你,你难道不会对我负责?”她不相信地看着他。京城浪荡公子经常和女人进出酒店,怎么可能是第一次呢?他看出了她的疑虑,苦涩地笑了笑,“以后别再逃了,好吗?”

  • 掌心独宠:错撩权势滔天的大佬
    掌心独宠:错撩权势滔天的大佬

    作者 : 暮熹

    主角是沈摘星池骁的小说《掌心独宠:错撩权势滔天的大佬》讲述了:沈摘星的运气真是够背的。她去中东出差时,不仅被男友背叛,还被困在一个由军阀割据的酋拜的权势滔天的富豪家中。无法回国的她得知自己回敬渣男的那顶“绿帽”居然是在这个酋拜的顶级富豪池骁头上。沈摘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向池骁求助:“能不能帮我一次?”虽然他们并不是陌生人,但沈摘星仍然有些忐忑。面对她的请求,池骁傲慢地看着她:“求我?”然后突然靠近她,轻轻地在她耳边擦过,冷嘲地说:“记得吗?你当时也求过我,结果呢……吃饱了就跑。”为了躲避酋拜的追杀,沈摘星不得不嫁给了池骁。后来,池骁放弃了酋拜的一切,准备入回中国籍。有人劝他三思而后行:“你想清楚,可能会一无所有。”但池骁只是笑笑:“没办法,养的猫太霸道,不干干净净根本不让碰。”

  • 痴情陆少很宠妻
    痴情陆少很宠妻

    作者 : 猜心

    小说《痴情陆少很宠妻》,主角是裴初陆南琛。小说讲述了:亿万身家的顶级女星裴初在未婚夫生日宴上遭遇了公开的背叛,令人震惊的是,她的对象竟然是同父异母的妹妹。她没有时间流泪,因为她被保镖强行夺去了贞操。传言称,陆南琛娶了黎城首富之女裴初后,迅速站稳了商界翘楚的地位,因为他拥有“锦鲤体质”。但是这段幸福的婚姻最终破裂了。有谣言称,陆南琛的初恋害死了裴初的父亲和孩子……

  • 被劈腿后,我转身成了前夫死对头
    被劈腿后,我转身成了前夫死对头

    作者 : 栗子不甜

    主角是黎歌霍靳城的小说《黎歌霍靳城》讲述了:为了嫁给她,她放弃了一切,包括自己的尊严。他们结婚已经三年了,但他从未碰过她。一开始,她以为他只是不喜欢与女人有关系的那种人。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她小腹隆起的女孩……哈,原来他不是不喜欢女人,只是不爱她罢了。后来,她离婚了,她的大佬哥哥来接她,还把她送回了家。她说:“外公……”世界首富安慰她说:“傻孩子,别害怕,外公会支持你!”他决定为了保护她的利益,将各个豪门搞得身败名裂!既然无法成为他的妻子,那就成为他的死对头吧……

  • 深度暧昧
    深度暧昧

    作者 : 施诗诗

    小说《深度暧昧》的主角分别是周江野和鹿苑。故事讲述了周江野断言一见钟情只是空谈,那只是见到对方的外貌而产生的意愿。然而,当周江野第一次在赛车场看到鹿苑时,他不仅仅是见色起意,他一眼就被她吸引住了,一见钟情。他钟情的是她的人,他的感情无法自控。在一次机车比赛后,周江野摘下头盔,紧紧拥抱着穿着白色淡雅旗袍的女人,两人亲吻得难以割舍。女人身材曼妙,热情回应。这不仅仅是他一眼沦陷。某天,在哥哥的婚宴上,周江野用炽热的眼神盯着身旁清冷而绝艳的鹿苑:“我们结婚吧。”

  • 白夜沉欢
    白夜沉欢

    作者 : 苏打小微醺

    主角是宋晨曦顾夜寒的小说《白夜沉欢》讲述了:传闻桦海各大势力错综复杂,然而只有顾家能独步天下。自从宋晨曦被迫成为顾夜寒的未婚妻的那一刻起,她就明白自己再无退路。“你对我这张脸也没有兴趣吗?”一次破戒,引来了身体的纠缠。顾夜寒如同饮鸩止渴,渐渐沉沦。情感的波动,无意中触及他的逆鳞,换来的却是他冷酷无情的惩罚。“在我手中,只有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脱。”他与她之间只有占有,没有丝毫的疼爱。“你还敢撒谎吗?”他的嗓音低沉而迷人,全然不顾宋晨曦的泪水和求饶。然而,后来,一向无所畏惧的顾夜寒竟也有了软肋。当他的三弟背着他利用宋晨曦为棋子,企图借她的性命让顾家获利时,顾夜寒直接拔出枪,一声“砰!”的枪响,子弹擦过了三弟的耳朵。“你敢碰她一下,我就亲自替顾家清理门户。”

  • 无处可逃!他的强制爱
    无处可逃!他的强制爱

    作者 : 云眠之时

    主人公是江沉许念的小说《无处可逃!他的强制爱》,作者是云眠之时。小说讲述了:太子江沉是京城矜贵而冷漠的人,但对于许念这个青梅,他却将其宝贝般地宠爱。然而,当许念爱上其他人时,江沉眼中闪过一丝阴鸷之色,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冷漠起来。这个不亲近的小姑娘,终于要尝尝苦头了。

推荐小说

北总别虐了,夫人已经死了 豪门弃女惹不起 夭寿啦!总裁老婆原来是我自己 野玫瑰逃走那天,疯批二爷猩红了眼 闪婚:穷光蛋老公竟是亿万富豪 闪婚错爱,财阀大佬夜夜沦陷 她与玫瑰皆锁于高塔 替嫁后,病弱总裁总想强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