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浪漫青春 > 偷偷蓄谋,校草他又撩又野
偷偷蓄谋,校草他又撩又野 停洱
更新时间 2023-08-25 15:13:55

主角是时安桉陆淮璟的小说《偷偷蓄谋,校草他又撩又野》讲述了:时安桉和陆淮璟是校园里的两大人物,平时彼此毫无交集,众人甚至觉得他们不对付。然而,有一天众人看到陆淮璟拿着一串钥匙走进了时安桉的班级。他说:“时安桉同学,每次拿走钥匙前能不能先确认一下,你拿的是你自己的钥匙?”众人不明所以地对视一眼,然后恍然大悟。时安桉笑着说:“你今天有点怪。”陆淮璟转过头看她:“怎么怪?”时安桉咧开嘴笑着说:“怪喜欢我啊。”陆淮璟回答道:“安安,你是我陪着长大的,这辈子当然属于我。”时安桉深情地说:“有些心动是无法掩饰的,你不信的话就看着我吧!”陆淮璟心动地回答:“一旦心动产生,就像覆水难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小说简介

主角是时安桉陆淮璟的小说《偷偷蓄谋,校草他又撩又野》讲述了:时安桉和陆淮璟是校园里的两大人物,平时彼此毫无交集,众人甚至觉得他们不对付。然而,有一天众人看到陆淮璟拿着一串钥匙走进了时安桉的班级。他说:“时安桉同学,每次拿走钥匙前能不能先确认一下,你拿的是你自己的钥匙?”众人不明所以地对视一眼,然后恍然大悟。时安桉笑着说:“你今天有点怪。”陆淮璟转过头看她:“怎么怪?”时安桉咧开嘴笑着说:“怪喜欢我啊。”陆淮璟回答道:“安安,你是我陪着长大的,这辈子当然属于我。”时安桉深情地说:“有些心动是无法掩饰的,你不信的话就看着我吧!”陆淮璟心动地回答:“一旦心动产生,就像覆水难收。”

偷偷蓄谋,校草他又撩又野小说阅读

  “!!!!!”

  她的钱包被其他人拿走了?

  时安桉整个人跟被雷劈了一样呆在原地,好半天才有点反应。

  “不是,老板。”时安桉语气染上些焦急。

  “您怎么能让陌生人随便拿走钱包这种重要的东西呢。您不是看到照片上有我吗?一看就知道不是那个人的。而且那个钱包一看样式,怎么着也得是个女孩子的吧。”

  如果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拿走,那她还能找的回来吗?

  真是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老板感觉自己被冤枉,有些无奈的说:“我就是因为看钱包里有你们两个的合照,就想着他肯定认识你。”

  两个小时前

  坐在收银台的糖水铺老板一抬头,见外边最左边的那张桌空了,只剩下两个孤零零的瓷碗。

  他走出去准备收拾干净,好迎接后边来的顾客。

  结果人走到桌前,才发现有一个钱包放在一侧。

  “好像是刚才那两位小姑娘的钱包吧。”他瞟了眼桌子其他地方,忍不住笑了一声。

  “嘿,这小姑娘什么事走这么着急,估计是把我家纸巾当作钱包拿走了。”

  老板打开钱包,想看看有没有联系方式,结果一眼就看到照片位的照片。

  是一张合照。

  身后绚丽的烟花在空中绽开。

  女孩生得明艳动人,大红色连帽卫衣衬的她皮肤更加细腻如温玉,娇艳若滴。

  男生穿着白色卫衣和黑色工装裤,黑色碎发下的眉目生得骄矜,嘴唇习惯性抿成一线,气质干净清冷。

  只有转头望向身侧眉眼弯弯、笑意晏晏的女孩的时候,那眼睛里才掺进一丝丝温和的情愫。

  “看来是刚才穿白色裙子那位的钱包。”老板站在那喃喃自语。

  他将钱包合上,准备放到店子里收银台上,等待主人发现后返回来拿走。

  “您好。”一道清冽的嗓音响起。

  老板转身,个子很高的男生站在他身后。

  陆淮璟指了指老板手中的钱包,说话的声音很淡。

  “这个,是我朋友的。里面应该有我们的合照。”

  “嗯,什么?”老板一时没反应过来。

  眼前的这位顾客,他在一开始就注意到了。

  模样长的周正,就是性格看起来冷冷清清。

  点了好几份东西后,就一直坐在角落,很安静也不说话。

  老板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说他手上拿着的钱包。

  “你说的是这个啊。我看看。”

  老板低头重新打开钱包,举起来和眼前的陆淮璟对比一番。

  和面前站着的男生确实是同一个人。只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眼前的人五官更为俊朗,多了几分冷峻。

  不过……

  老板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忍不住问出声:

  “那刚才你们坐在这里这么久,怎么没见你们说话,我还以为你们之间根本不认识。”

  陆淮璟唇角勾了勾,语气缓下来,“有点小矛盾,还没哄好。”

  老板:“……”

  为什么他听起来,怎么像是男朋友还没哄好女朋友的感觉?

  怕小姑娘万一想不起要回来这找,钱包里又有好些现金和各种各样的卡。

  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交给陆淮璟。

  “既然是你朋友的,那你转交给她吧。”老板把那个钱包伸到陆淮璟的面前。

  “嗯。”

  陆淮璟垂眼,伸手接过。

  “老板,等一下。”陆淮璟喊住转身就要走的老板。

  “有件事情还想麻烦您。如果她回来找,麻烦您告诉她四个字。”

  “找陆淮璟。”

  想了想,陆淮璟问老板有没有便利贴,随便一张纸也行。

  老板回答说有,折身进店给他拿出来。

  一支笔一张便利贴。

  陆淮璟抵着桌子一角,写下自己的名字。

  ……

  老板看着时安桉,想起来那个男生嘱咐自己的话。

  “对了,他让我告诉你四个字。”老板清了清嗓子,学着陆淮璟的语调。

  “找陆淮璟。”

  时安桉:“……”

  简直无语到家,无语它妈给它开门。

  老板顿了一下,继续说:“他还给你留了一个纸条,你等等,我去拿给你哈。”

  老板进去没一会,手里拿着一张黄色的纸走出来。

  “呐,这是他写给你的。”

  时安桉接过,拿近些看。

  旁边的林笑笑忍不住伸着脑袋,凑过来一起瞧。

  上面写着:

  陆淮璟:

  东西在我这。

  你也不用特地来找我,有缘自会再相见。

  上面的字迹熟悉到,时安桉闭着眼都可以写出差不多的。

  ‘有缘自会再相见。’

  这还是时安桉当年在不辞而别后,陆淮璟发来询问的信息。

  陆淮璟问时安桉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了。

  时安桉很是冷淡的回复一句:有缘自会再相见,无缘再近也难逢。

  陆淮璟当时是怎么回复来着?

  他似乎回复了个还要冷上几分的:哦。

  林笑笑不知道当年发生的细节,只是在看完那几句话后,身体抖了抖。

  “你觉得钱包还能拿回来吗?你敢去吗?我总感觉他写的那些话怪怪的。”林笑笑诚恳的点评。

  “应该……可能……大概……也许……能吧……”时安桉嘴角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出来。

  感谢老板后,时安桉与林笑笑就此告别。两人往不同的方向,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

  时安桉照着时楚发送来的定位走,成功的到达自己新家所在的小区。

  家就在眼前,时安桉在经过旁边一栋时,特地留意了一下自己的新邻居。

  有人住,只是现在没人在家。

  时安桉没太在意,很快收回目光,径直走进自家的大门。

  “是安安回来啦。”时母从厨房探出头来,笑脸盈盈,脸上还沾着些奶油。

  “你先上去把自己的东西清理好,等下妈妈给你送去刚做好的新品,超好吃的。”

  “好的,妈妈。”时安桉听话的上楼,乖乖去自己的房间。

  她房间里的小床,早已经被时母换上了一套淡蓝色的被套。

  时安桉一进屋就直挺挺的扑倒到床上。

  钱包还在陆淮璟手上没拿回来,里面夹着的照片他可能也已经看到。

  一想到这些,时安桉又开始烦躁起来。

  她泄气般的抬脚用力在半空中踢了几脚。

  而脚上的拖鞋,西一只,东一只的直接飞出去。

  “时小……”时楚单手推开门,桉字还没说出口,就已经有了预感歪头。

  果不其然,飞来横祸,猝不及防的迎面飞来一只拖鞋。

  脸颊边缘感觉到一阵风,拖鞋险险的擦着时楚的侧脸飞过。

  “啪”的一声,拖鞋重重落地。

  右手还握着门把手的时楚:“……”

  时楚低头看一眼身后的拖鞋,又转头看时安桉,挑眉示意,询问这是什么一个情况?

  时安桉一僵,挣扎的坐起身。

  “我说妹妹刚才不是故意的,哥哥信吗?”

  时楚抱着手臂,斜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

  “哥哥不信也没办法啊,毕竟我不想再被拖鞋第七十六次攻击了。”

  时安桉:“……”

  下一秒,时安桉表演个一秒换脸。

  她挎下脸蛋,扯过被她挤到床角落的布偶娃娃抱在怀里。

  “那得怪你自己,谁叫你每次开门前不知道敲门。”

  “我没敲门?”时楚满眼的难以置信。

  他把门唰的一下扳过来,指关节敲着门板直响。

  “哪次我敲的不大声?以前的那扇门估计都要被我敲出窟窿来了。”

  “明明是你不知道天天在房间里搞什么东西,压根没注意听,居然还反过来怪我?”

  “话说回来,时小桉。你的拖鞋是不是在我身上装了定位器。怎么每次都那么精准的朝我脸飞过来。”

  时楚走进来,弯着腰,把自己那张引以为傲的帅气脸蛋怼到时安桉的跟前。

  “看看,你上次砸到我下巴直接破相,到现在都还没好。”

  时安桉心虚的别开眼,一巴掌呼开他凑近的脸。

  “真不是故意的,我没那么狠毒。”时安桉小声嘟囔一句。

  “不。”时楚直起身,插着兜居高临下的看着时安桉。

  “你有那么恶毒。不就是因为我遗传的基因比你好,长得比你好看,你嫉妒我,总是想方设法的毁我容。”

  时安桉憋了许久,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你是不是有毛病?”

  “你好看?林笑笑家里那只把自己毛全扒光的鹦鹉,都要比你好看上几倍。”

  “我看你就是方向失了南北,美的有点东西。”

  时安桉怼起自己的亲哥,嘴巴就和豌豆射手一样,“突突突”输出个不停。

  保持沉默的时楚突然朝她弯唇一笑,退后几步。

  时安桉坐在床边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家哥哥看。

  只见哥哥弯下腰,长臂一伸,手指就那么一勾。

  拎着时安桉甩出去的拖鞋,转身就是堂而皇之的离开。

  “!!!!!”

  “时楚!”

  “我给你三秒钟。”

  “你还不还回来。”

  “三!”

  “二!”

  一也不数了,时安桉直接张口喊“妈妈!”

排行榜
  • 偷偷蓄谋,校草他又撩又野
    偷偷蓄谋,校草他又撩又野

    作者 : 停洱

    主角是时安桉陆淮璟的小说《偷偷蓄谋,校草他又撩又野》讲述了:时安桉和陆淮璟是校园里的两大人物,平时彼此毫无交集,众人甚至觉得他们不对付。然而,有一天众人看到陆淮璟拿着一串钥匙走进了时安桉的班级。他说:“时安桉同学,每次拿走钥匙前能不能先确认一下,你拿的是你自己的钥匙?”众人不明所以地对视一眼,然后恍然大悟。时安桉笑着说:“你今天有点怪。”陆淮璟转过头看她:“怎么怪?”时安桉咧开嘴笑着说:“怪喜欢我啊。”陆淮璟回答道:“安安,你是我陪着长大的,这辈子当然属于我。”时安桉深情地说:“有些心动是无法掩饰的,你不信的话就看着我吧!”陆淮璟心动地回答:“一旦心动产生,就像覆水难收。”

  • 甜蜜暗恋:我和竹马是邻居
    甜蜜暗恋:我和竹马是邻居

    作者 : 停洱

    小说《甜蜜暗恋:我和竹马是邻居》的主角分别是时安桉和陆淮璟。小说讲述了:面对再次相遇,她深感他们之间并非青梅竹马,而是命中注定的孽缘。他们是注定要互相纠缠的冤家!三年前,她离开这个地方,把他们之间的吻和错误的礼物都故意藏起来。少女的困惑和奇怪的自尊心使他们断绝了联系三年之久。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然而,三年后,她带着妈妈的任务去隔壁邻居家送见面礼,当门缓缓打开时,他却站在那里对她说:“新邻居,你好,请进。”也许,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被读心声,假千金要遭殃喽
    被读心声,假千金要遭殃喽

    作者 : 南福

    小说《被读心声,假千金要遭殃喽》的主角是夏毓儿夏菁菁。故事讲述了我是真正的豪门千金,只是被流放在外十八年而已。回家后,我本以为要面对的是一个难对付的绿茶假千金。然而,没想到她突然间就暴露了真面目。什么?她竟然说我母亲是个丑八怪?唉声叹气!什么?她竟然说我哥哥是个花花公子?唉声叹气!什么?她还对校霸说校草更帅?真是好笑!果然,全家都开始孤立她,校霸离开她后她受尽欺辱,连一直黏着她的哥哥也不理她了。至于我……拿着薯条看热闹,真是乐不思蜀!

  • 宝贝乖一点,再跑腿打断
    宝贝乖一点,再跑腿打断

    作者 : 煎bing果子

    主角是林鹿笙祁宴的小说《宝贝乖一点,再跑腿打断》讲述了:林鹿笙是一个挑剔的美男追求者,在大一新生开学典礼上第一次见到了祁宴。第一眼,他是一个普通男生;第二眼,他是一个大学生;第三眼,他是南川大学舞蹈系221班林鹿笙共度余生的人。林鹿笙费尽心思追求祁宴,但却发现他的占有欲过于强烈,无法忍受,于是提出了分手。一天清晨,林鹿笙醒来时发现自己脚腕上被锁链束缚着,她才意识到自己惹上了一个变态。祁宴邪恶的脸上带着恶劣的笑容,威胁道:“再敢找男人,我就杀了你。”祁宴喜欢看林鹿笙哭的样子,他掐住她纤细的腰部,低声诱哄道:“宝贝,哭一下好吗?你不知道你哭起来有多漂亮……”

  • 校园甜宠:我被矜贵大少爷强宠了
    校园甜宠:我被矜贵大少爷强宠了

    作者 : 一粒沙白

    《校园甜宠:我被矜贵大少爷强宠了》中的程小玥,是程家的心肝宝贝,拥有一个英俊高大的哥哥程澍,他长腿窄腰,风度翩翩。由于父母工作繁忙,程澍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而江见川,既是程澍的死党也是她的邻居哥哥,同样对她关爱有加,令周围女同学艳羡不已。然而,无人知晓的是,江见川这位宠妹狂魔早已布下爱的圈套,打算温水煮青蛙,让程小玥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其中。

  • 三岁姻缘
    三岁姻缘

    作者 : 颜萌萌萌

    小说《三岁姻缘》,主人公是洛萌萌顾执寒。故事讲述了:你竟然和同产房的小女娃同时出生,更巧的是,你俩的妈妈互相还是同学闺蜜加邻居。于是你爸提着八百斤猪肉,直接上门定下了娃娃亲。此时你们俩个依偎在一起的小奶娃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自家的无良父母给坑了。日后你每次一想到这事,便会调侃自家小娇妻是用八百斤猪肉换来的。

  • 兄弟的妹妹不好惹
    兄弟的妹妹不好惹

    作者 : 一粒沙白

    小说《兄弟的妹妹不好惹》中主角是程小玥程澍江见川。故事讲述了:程澍发现妹妹和自家兄弟谈恋爱,预见性的心疼了一秒钟。之后,这位少爷被小祖宗折腾得心力交瘁,无奈评价道:“年纪虽小,却总爱逆着来。闯祸的本领一流,还会给人添堵。”这种体验可谓独特,充满了家庭的温馨与无奈。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