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这该死的交易
这该死的交易 夭沃
总点击 280 更新时间 2023-09-11 15:43:15

小说《这该死的交易》,作者是夭沃,主角是沈墨纪沉。故事讲述了:为了报复死对头,沈墨买下了他的"小情儿"纪沉,并规定了一年的交易期限。为了让死对头丢脸,沈墨采取了各种手段来侮辱和折磨纪沉。然而,情节却出现了偏差,纪沉以令人咋舌的方式展示了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沈墨惊讶地问道:"你是魔鬼吗?"纪沉冲他邪魅一笑,揭示了真相。原本铁石心肠的沈墨,在与纪沉交往的过程中被她吸引,一去不复返。一年后,沈墨意识到了残酷的现实,他被纪沉完全征服了。死对头嘲笑他,唱起《勇气》。前任小姐姐们围观,质疑道:"沈少变得胆小了?"沈墨迅速拉开距离,毫不在意地说道:"疼老婆是老沈家的传统!"纪沉制止了他的骚话,压住他,霸气地吻了他一下。交易仍在继续,时限无法改变。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这该死的交易精彩章节

  明明是沈默先提起的“同性恋”,可在听见闻冲肯定地重复后,他有些被激怒了,“他是我花钱买来的玩意儿,我特么想干嘛就干嘛,要你管?”

  末了,他冷哼一声,“这只是个开始,小爷的花样多了,有的玩呢!老子就是喜欢要看你不爽,又没有办法的样子。老子就是要全世界都知道,你高傲的闻大少被老子带了绿帽子。”

  隐在花丛深处的纪沉听了个清楚明白,见他俩彻底谈崩了,他赶忙先行一步,回到了大厅。

  原来如此啊!纪沉这些天一直有困惑,沈默为什么要和他做那个交易?他可不信对方只是一时见色起意。

  原来沈默与闻冲不和,自己便有幸做了沈默打击羞辱闻冲的棋子。

  这真相挺伤人呀,纪沉念叨了一句,不过这水落石出的清明感,令他满意,让他踏实。只是如沈默所言,他后面的日子恐怕会麻烦不断,没有了退路,他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况且,这年头,什么工作时候好做的?

  纪沉在心里咒骂道:这该死的交易!

  他回到刚才的位置时,那里已经聚集了新的一拨人,已经玩嗨了,男男女女挤作一团,毫不顾忌地嬉闹。

  他又一次看到了大背头,正坐在漂亮女孩堆里左右逢源。

  “于老板,您可收敛点儿,老婆刚走,就这么高调,也不怕你老婆杀个回马枪?”人群里有人打趣道。

  大背头是笃定了他老婆不会回来了,嘴里却大言不惭地说着:“怕她?人生得意须尽欢!”说完,他深吸了口烟,冲旁边的姑娘吐了个大大的烟圈,后者呛得直咳嗽,却依旧笑靥如花。

  纪沉冷笑,迅速给他下了定义,一个怕老婆却还四处偷吃个不停的油腻老男人。

  冤家路窄,纪沉不欲多事,想要悄悄退开,被却老男人一眼瞅见了。

  于老板在外头看见纪沉的时候,心里就痒痒的,现在近距离这么一看,更是惊为天人,当即就有点走不动道了。

  “呦,谁这么缺心眼儿?把这么个亮眼的大宝贝丢这儿,也不怕被人抢了去?”于老板舔着脸挨了过来,阻断了纪沉的退路。

  纪沉看着他一副地痞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架势,紧紧咬住了牙关,忍住殴打他的冲动。

  “别混说。”有人冒头,拉住了他,“这是沈少的人。”

  于老板停住了不断靠过去的动作,却是存疑,“没听说沈少喜欢带把儿的啊?”他的语言可谓相当粗鄙。

  纪沉无语,话糙理不糙,看来知道的人还不少。

  “又混说,沈少喜欢什么,用得着和你说吗?”那人好笑地摇头,“别犯浑,惹沈少不高兴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又是一阵嬉笑。

  “我不高兴什么?”沈默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人群后头,用懒洋洋的语气问道。

  众人的笑意立马收敛了不少,纷纷主动上前和沈少打招呼。

  沈默寒着一张脸,显然心情不佳,只冷冷盯着于老板,刚才还挺能蹦哒的人,瞬间蔫了。他试图转移目光,却瞥见沈默旁边的闻冲,那脸色更是阴沉的能拧出水来,他的小心脏狠狠抖了抖。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沈默斜睨着于老板。

  于老板本能的一哆嗦,打死他也不敢当着沈大少的面再说一次,只能委婉道:“没……没什么,就是夸沈少的人好看,招人稀罕……”说着说着,好像又不太对劲儿了,他一边暗骂自己嘴笨,一边默默闭嘴。

  “招人稀罕?”沈默看向纪沉,突然笑了,只是那笑容未及眼底,甚至有些毛骨悚然,“既然你喜欢,那就借你玩玩。”

  纪沉心头一跳,开始了!

  “沈默!”闻冲怒喝一声,周围的气温瞬间骤降。

  纪沉嘴角一抽,大哥,你可别说话了,简直就是催化剂啊!

  “玩玩……是什么意思?”于老板感觉自己的脑袋不会转了。

  “就是随便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沈默轻佻地扬眉,“不过记得,派对结束的时候还我。”

  纪沉微微仰起脸,努力瞪圆了眼睛,闪烁的眸光,低垂的眼尾,显得惊惧而迷茫,他酝酿好感情,颤巍巍冲沈默喊了句:“沈少……”没有了下文,却言犹未尽的恰到好处,完全是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

  于老板精虫上脑,当即拉着纪沉就走,闻冲怒不可遏,冲上来就要阻止,却被沈默缠住。

  沈默全力对付着闻冲,还不忘朝被拖着走的纪沉瞟了一眼,这淡淡的一瞥,让他心里一个激灵。只见男孩漂亮的眸子雾气氤氲,失魂落魄地望着自己,活像一只被打个半死又惨遭抛弃的小狗。

  沈默心底“卧槽”了一句,MB干得不就是这种伺候人的活儿吗?难道还要挑客人不成?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

  直到看不见沈默了,纪沉这才转过脸来,再次恢复了面无表情地状态。

  既然已经知道沈默想要什么了,他当然要配合,毕竟两人有交易,沈默也算是他老板。

  哪怕这位老板只是想利用你来惹其他人发怒,但是老板要恶整你,你怎么能一副“我没事我很好”的样子,这样老板哪里来的爽感?老板没过瘾,自然会变本加厉对你下手,若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一步到位,就当作是哄哄老板,也给自己减负了。

  于是,纪沉才扮演了一回无助的小白兔。

  纪沉被于老板一路拉去了三楼,他显然对这里的环境很是熟悉,轻车熟路地打开了客房的门。

  纪沉冷眼看着他那急吼吼的样儿,简直活脱脱一公狗啊!

  于老板忙不迭地锁上了房门,他搓了搓手,“大宝贝儿,咱别耽误时间了!”

  纪沉弯起眼角,坐在了书桌上。

  于老板瞧他那坐姿,顿时有些气血上涌,“心肝,老公带你玩点刺激的……”说着,他从兜里掏出了一袋粉末,猥琐地跑了过来。

  纪沉差点被“老公”这两个字儿整出了孕期反应,他脚下轻轻一碰,动作并不明显,一个脚蹬略微往前挪了两寸,也就是这一点点距离,把于老板绊了一下,失去重心的于老板向下栽去。

  还没等他找到支撑物扶上一把,一个拳头大小的盆栽自由落体,恰到好处地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不轻不重,刚刚好足以让他晕了过去。

  纪沉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又给了他几脚,然后捡起他掉落在地的袋子,不足巴掌大,里头是小半包蓝莹莹的粉末。

  纪沉打开袋子,用手沾了些粉末,又捻了捻,大致猜到会是什么,类似的东西在蓝海私下流通,他多少知道一些。

  纪沉掰开于老板的嘴,把那包东西一股脑儿地倒进了他的嘴里,为了让他完全吞下去,纪沉还极其细心地给他喂了水,确保一滴不露方才罢休。

  然后,纪沉才弯下腰,掏出了他的手机。

  宋家是做贸易的,老两口子也算白手起家,能挣下今天这份家业,那吃过的苦受过的累可想而知。

  经年累月地忙于生意往来,让他们对独子宋飞立的照顾极为欠缺,对儿子的愧疚感让他们迫切地想要补偿,因此对小宋的纵容让人发指。

  宋飞立总是喜欢在两口子出去谈生意的时候,以各种名目,聚集狐朋狗友开派对,他自己也喜欢刺激,找一些擦边违禁的乐子,好不快活。

  他这时正和几个嫩模在三楼露台醉生梦死,走廊那头突如其来地怒骂声唬了他一跳,随即而来的,是桌椅倒地,玻璃碎裂的各种杂声,男人的叫喊声,女人的啼哭声,更是一阵高过一阵。

  宋飞立爱玩会玩,反正这宅子够大,为了方便自己和狐朋狗友们玩乐,他特意预留出三楼的客房,给大伙儿提供找乐子的空间,有时候会有些动静,不足为怪,可今日这般的,还是头一遭。

  他正玩到兴头上,又唯恐真出什么事儿,不好和爸妈交代,只得搂着身材曼妙的嫩模,颇为扫兴地过去查看。

  再说沈墨,化身拦路虎,一门心思地牵绊着闻冲。

  闻冲压着脾气,同他好说歹说,只是不行,他一把揪住沈墨,把他抵在墙上,"沈墨,你有种冲我来,不要牵连无辜的人。"

  沈墨冷笑:"闻大少,上学那会儿,你抢了我多少女朋友?怎么?还不允许我扳回一局?"

  "女朋友?"闻冲简直气笑了,"你能记住谁的长相?况且,我什么时候抢了?"

  沈墨一把掀开他,"没错,你闻大少魅力无边,哪里需要抢,她们只要看见你,就会无法自控了。"说到这时,他的眸光有些发沉,里头的情绪有些辨不清道不明。

  陆续有不少人朝楼上跑去,沈墨整理了下领口,不明所以地望去。

  "沈少,老于的河东狮来了,赶紧的,去晚了没好位置。"萧一鸣过分幸灾乐祸,吼完一嗓子,已经跑出了老远。

  闻冲脸色大变,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沈墨怔愣了片刻,竟忘记去拦他,然后也跟了上去。

  "哈哈,老于,可以啊!玩4P呢?"宋飞立药效发作,本就有些晕乎,挤开人群,一看屋内扭打在一处的几人,下意识作出了这种结论,还抖着手数人头。

  嫩模却看清了,吓得嗷呜一嗓子。

排行榜
  • 逃不掉,就躺平
    逃不掉,就躺平

    作者 : 菜菜

    谢烬一个普通的富二代,上面有哥哥继承家业,他只用吃喝玩乐就好,但是他穿越了,开始穿越后一切都变了。 世界一:成为abo世界的贱受o? 啊!他被强制爱了 世界二:被迫变成吸血鬼的爱人? 逃跑没用就躺平吧 世界三:那个被换的阴郁真少爷? 他被养大的崽儿拱了 世界四:作为女主角的狐妖叔叔? 做反派是不可能的 世界五:那个被炮灰的阴郁画家? 我的恋人跟想像中当然不一样 世界六:一觉醒来前任齐聚一堂? 风评被害日常 世界七:我霍乱朝纲? 扒一扒我那亡国的对象

  • 恋爱可以,得加钱
    恋爱可以,得加钱

    作者 : 想吃炸鸡

    出道即巅峰,然而何煦在最红的时候说了人生最后悔的一句话。 自此落魄失意,糊到圈内查无此人。 谢清尧却在这时从天而降,帮他解约,给他洗白,签他进自己公司... 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他来演自己的白月光。 拿钱办事,何煦谨遵法则,合格本分做了四年的替身。 当白月光归来,他识趣拿钱离开,不多一分纠缠。 可他的前金主却缠上了他。 他以为是真心,结果却是满心的算计与企图... 然而把他弄得遍体鳞伤后,金主却后悔了。 可面对谢清尧的死缠烂打,何煦只是微微一笑,满不在意。 “谢总,想谈恋爱可以,得加钱。”

  • 我靠美貌迷倒师尊
    我靠美貌迷倒师尊

    作者 : 清小叶

    小说我靠美貌迷倒师尊,主角是顾清辰烛末。小说讲述了:烛末一直认为自己可能是灾难的化身,自小到大,身边的不幸事情一直没有停止。父母去世后不久,他的姐姐来到他身边,成为他唯一的亲人。但是,她为了让他继续生存,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那时,烛末承认了他是灾星,会害死身边的亲人。后来,他遇到了最强大的修仙者顾清辰,对他十分钟宠爱。

  • 教授,你认错O了
    教授,你认错O了

    作者 : 襄语

    商鹿衍是出了名的渣B,即渣beta, 做了二十二年的beta, 却因为误喝了顶级诱导素分化成身娇体软的omega。 没想到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刚成O国家就给他匹配了一个顶级的alpha丈夫。 简白敛,S大特聘教授,人称冷面活阎王,长相极品脑子有坑。 不仅把他叼回了窝,还非说自己当初一声不吭抛弃了他。

  • 病娇都想标记我
    病娇都想标记我

    作者 : 汐池

    拥有病娇吸引体质怎么办? 宁直在系统的忽悠下走上了一条不归。病娇1将车开到悬崖边,脚踩油门:要么跟我同归于尽,要么坐上来,乖,这并不难选。病娇2拽着那纤细的手腕,死死不放:从小到大,我像只臭水沟里的老鼠一样窥视着你,怕你害怕逃跑,将心思藏的严严实实,可为什么是他,凭什么是他!

  • 嫁进豪门的软甜OMEGA
    嫁进豪门的软甜OMEGA

    作者 : 栖迟

    沈艺的身体对抑制剂不敏感,于是家里人决定挑选一个优质Alpha。 沈艺当下就告诉家里人,他有个暗恋的人。一拍即合,很好啊。哥哥准备去提亲了,一问姓名才知道,居然是傅见筠。 人帅有多金的大总裁,哥哥表示为难了,这可不太好办,据说傅大总裁性冷淡,还很有可能恐O。 沈艺都急红了眼,非他不嫁。 无奈之下,成功嫁入豪门。新婚夜没有感受到温暖的沈艺哭着想:傅先生应该是真的不太行。

  •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作者 : 腐蚀骨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是由腐蚀骨创作的小说,主要角色是沈行和秦时。故事发生了一场车祸,让沈行发现自己成为了总裁攻的角色,包养了主角受并展开了虐心虐身的情节。后来,主角受遇到了主角攻,两人合力将他送进了牢房里,最终他在牢房中死去。为了活下去,他必须保持角色的一贯性。

推荐小说

死对头今天不对劲 舔狗炮灰他有脸盲症 偏执影帝的千层套路 觉醒灵根后,我直接带家族浪到飞起 开局被弃婴讹上,我开启养崽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