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如何驯服一只傲娇ALPHA
如何驯服一只傲娇ALPHA 两两热
更新时间 2024-07-04 16:27:21

小说《如何驯服一只傲娇ALPHA》讲述了沈君书与林鹤言的爱情故事。沈君书深爱林鹤言三年,却发现自己只是替身。他伤心离去,林鹤言却感到内心空虚。两人前期对话中,沈君书渴望林鹤言的一丝喜欢,而林鹤言却执着于白月光。后期,沈君书选择放手,林鹤言却终于在小院子中找到真正的所爱,实现了情感的转变与重逢。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小说简介

小说《如何驯服一只傲娇ALPHA》讲述了沈君书与林鹤言的爱情故事。沈君书深爱林鹤言三年,却发现自己只是替身。他伤心离去,林鹤言却感到内心空虚。两人前期对话中,沈君书渴望林鹤言的一丝喜欢,而林鹤言却执着于白月光。后期,沈君书选择放手,林鹤言却终于在小院子中找到真正的所爱,实现了情感的转变与重逢。

如何驯服一只傲娇ALPHA小说阅读

  京城比济城冷多了,前几天大概是下过雪,路面上结着一层薄薄的冰,一些太阳照不进来的地方还残留着一点脏脏的被污染的小雪堆,走过去时发出“咔咔”的声音,雪就融进褐色的污水,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今天是最后后一天了,马上过年,明天他们就能回济城了。

  首都医院距离沈君书所在的酒店很近,他却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出门时朝阳初升,从医院出来暖阳高悬,最后回酒店了已经开始起风,他低头看了眼亮屏的手机,下午三点。

  这半天比任何时候都难熬。

  他摇摇头,贺宇星躺在病床上痛苦的样子始终挥之不去,明明前几天还是风光闪耀的贺家小公子,如今却只能靠冰冷的机器续命。

  他不同情,当初沈商庭在病床上也是这样,可贺道还是那么狠心,十几年的亲情换不来一次看望。如今自己的小儿子因为心脏病危在旦夕,他却能想出用另一个儿子的心脏来换,沈君书只觉得讽刺,原来人当真可以如此淡薄、冷血。

  “怎么穿这么少?”

  沈君书听到熟悉的声音,猛然抬头,林鹤言就在离他三四步远的地方,垂眸淡淡地看他。

  他眨眨眼睛,有些酸涩,然后扑进alpha坚实可靠的怀里。

  “你要出去?”

  “嗯,去开会,你去么?”

  “我可以去吗?”

  “打杂的小助理,你可以用这个身份。”

  林鹤言笑的很浅,眉宇间像化不开的一湖春水,让人情不自禁沦陷,沈君书踮起脚,凑过去亲了一下,笑着说:“老板需要我开车送去吗?”

  “难道要老板开车送小助理?”alpha喉咙里发出一声低笑,“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什么报酬?”

  沈君书看了看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不自在地别开眼,从林鹤言手里接过钥匙率先转身走向门口的车。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陈路。

  长长的会议桌,他站在位于左边位置第一的林鹤言身边,陈路作为其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坐在右边位置的第一,看得出来在公司混得不错。

  他向陈路稍微一颔首,陈路笑着回应,但身侧的手握成拳。

  沈君书移开视线,陈路就差把震惊这两个字写在脸上了,再这么被盯下去,他不确定一会儿陈路能不能安全走出会议室,毕竟林鹤言在两人视线交汇时挑了一下眉,释放出一丝压迫性信息素。

  这次会议商谈的事情倒是罕见地出现了林瑜和林鹤言要进行合作的情况,而两边相关的负责人正好是陈路和沈君书这一组,这样一来,抛开两兄弟私人恩怨,手下的合作会顺利很多。

  会议结束,林鹤言站起来凑到沈君书耳边,问:“你们叙叙旧?”

  耳朵有点热,还有点痒,沈君书低头后退一步,尽力扮演好打杂的角色,等会议厅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才抬起头来,认真解释:“是前同事。”

  林鹤言点头,看了看时间:“一个小时后还有一个会议,十分钟后出发,我在车里等你。”

  “好。”

  沈君书跟在他后面,目送他先出去,然后靠在墙边等人。

  一分钟后,陈路从走廊拐角探出头,确定自己现老板的弟弟已经走远后才朝沈君书加速跑来。

  沈君书笑着和他拥抱,感觉自己的后背受到不可逆的重击。

  “我靠兄弟,原来你说的被截胡是被林鹤言截胡啊!怪不得你没跑经理办公室去闹呢,这么好的事情怎么瞒着我,不够意思哈!”

  沈君书胡乱应着,事实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被林鹤言挖走了,不算是瞒着,这份工作来得本人都不明所以。

  简单寒暄几句,沈君书开始往外走,陈路大有聊个通宵的势头,可现在不是时候。

  “改日我请你吃饭,还有事先走了。”

  他出来时林鹤言正坐在车里打电话,眉心紧锁神情肃冷,见他过来很快就挂断了,这几天看起来似乎特别忙。

  于是他启动车子打开导航,看距离不算近:“你先睡一觉吧,到了我叫你。”

  林鹤言放下手机,“嗯”了一声,然后捞过沈君书的脖子深深吸了一口,像在补充能量。

  等沈君书反应过来开车时,对方已经靠在椅背闭上眼睛了。阳光从前方照进来,晃的人眼睛疼,但给林鹤言好看的侧脸镀上了一层金边,令人忍不住仔细描摹。

  他打开挡光板,才终于开始掉车头,开往目的地。

  如果可以,他想这样一直看着alpha,不管外面刮风还是下雪,他都不在乎,只要有这个人陪着就好,可老天从来不会顺着某个人的意愿,就像此刻。他贪恋从林鹤言身上得到更多名为爱和平淡的东西,像一对再平凡不过的普通夫妻,在普通的下午,只是这种奢求被林鹤言第三次响起的手机消息提示音打断。

  他不得不亲手打破这种宁静了,只是在他之前,有其他人替他做了这件残忍的事情。

  “叩叩。”

  林鹤言那侧的车窗被敲了几下,他醒过来缓了一两秒,降下车窗。

  “林总,王总和其他几位老板已经到了。”

  林鹤言点点头,依旧是那副淡淡的模样,捏了捏鼻梁,解下安全带下车。

  沈君书这才想起来什么似的,半个身子倾过去却只拉住了他西装的一角,光滑有质感的布料瞬间从手心溜走,他着急道:“你的手机还在这儿!”

  不远处有几个西装革履的老总带着标准化的笑容和林鹤言打招呼,并且朝这边走,林鹤言回头扫了一眼被沈君书完全压在身下的手机,留下一句“先放在这儿”就转身和他们进了大厅。

  “哦……”

  他呆呆回过神来,直到林鹤言的背影完全被挡住才收回视线。

  身侧的手机亮了下屏,沈君书瞥了一眼没理会。

  然后又亮了一下。

  又亮一下。

  …………

  经过长达十分钟的心理战,沈君书摸过林鹤言的手机。

  解不开锁。

  不是林鹤言自己的生日,不是他的生日,凡是他所知道的关于他们之间的日期都无法开锁,就在马上锁机一小时时,沈君书瞳孔猛然放大,点击屏幕时手指都有些发颤。

  “叮——”一声轻响,手机成功解锁。

  沈君书仰靠在驾驶座上大口喘息,过了很久才缓过来。

  密码是十二年前那场火灾的时间。

  为什么会用这个日期?

  思绪被再次弹出来的一条消息打断,沈君书担心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边看边伸手开车门。

  然而他的动作在点开消息的一瞬间完完全全僵住,整个人仿佛正面被雷击中一样,再也动弹不得,连呼吸都停滞。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能进贺宇星的回国聚会,为什么贺道会有他的手机号码,以及为什么林鹤言在经过对他长达半年的囚禁之后突然愿意放开他了,还对他这么好,让他生出了一种自己是在被爱的错觉。

  原来真的是错觉……

  自始至终都只是他一个人的单恋、一个人的独角戏、一个傻子……

  他放下手机,打开车门。

  天色渐晚,路灯依次亮起,路两旁大大小小的店都覆上了喜庆的红色,不远处猝然炸开一团烟花,沈君书措不及防缩了缩脖子,眼底映出绚丽的色彩,只不过更浓厚的是悲伤、失望,还有被欺骗后的茫然。

  他沿着路一步一步往前走,不知道要去哪,脑子好像转不过来,反反复复都是林鹤言对他笑、对他发火,还有试了好几次才解锁的手机,上面比寒夜还要冰冷刺骨的文字。

  ****

  这场会开的并不顺利,比预想中多了一个多小时,林鹤言从一开始的沉默到最后干脆拂手而去,整个人感到无比疲惫。

  他迫切需要沈君书的信息素来安抚,因为他有一种预感,易感期马上就要来了——或许就在今晚。

  车还停在原来的位置,里面一片漆黑,他以为沈君书在车里睡觉,可打开车门后并没有人,于是他想,车里睡起来果然是不舒服,去哪个地方休息了吧。

  他捞起放在驾驶座上的手机,想起来自己应该是放在中间的,大概沈君书走的时候忘记拿了。

  车钥匙还在,人应该没走多远。

  他打开手机想把人叫回来,却发现解锁后手机界面是一个聊天框,联系人是贺道。

  说不清楚那是种什么感觉,林鹤言只觉得一股寒意顺着脊椎窜上来,同时头顶像被人浇了盆凉水,冷得他手指都在僵硬打颤,眸底因为疲惫而爬上红血丝,晦暗不明却冷若冰霜,他好几次拿不稳手机,浑身麻木不能思考。

  在拨错了两次号码之后,第三次终于响起,然而冷冰冰的机械音又告诉他,对方关机了。

  “林总,关于我的提议,我希望您能好好考虑一下,毕竟林瑜那里对我们也很感兴趣,当然,我是倾向于和您合作的……”

  身边传来其他人的声音,林鹤言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他叫来司机,立刻回酒店。

  屏幕上是贺道发来的一张张关于贺宇星的化验报告,其中一张,是沈君书的各项数据,而在最后,显示两人心脏匹配度极高。

  在这些复杂的数据中,林鹤言只回了一句话——【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其实他还没有说完,还有一句【不,你要听他自己的意见】,只是还没来得及打字发出去。

  接下来一连串文字数据发送过来时他已经下车了,想必沈君书就是因此才看见的。

  后悔、惊慌、恐惧……

  林鹤言有种预感,沈君书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且是不可逆的。

排行榜
  • 你背后
    你背后

    作者 : 韫曦

    小说你背后是由作者韫曦编写,主人公贺白易。故事讲述了高考前夕,一个学生离奇死亡,某高中被推上社会新闻,很快便找到了死因。高考后,死亡学生所在班级的师生聚会后第二天却离奇照常进入校园,很快他们便发现了诡异之处——整个校园只有他们这个班的人,再没有任何一个别的人,整个校园都陷入了与世隔绝的状态,他们出不去,在大家摸不着头脑时,广播更是发布诡异的广播“让有罪之人认罪,所有人才能出去”,于是,所有人都开始被引导进入了一场恍若“狼人杀”的“游戏”中……

  • 大佬,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大佬,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作者 : 济海

    小说《大佬,我想要你的信息素》,主角齐江冉余鸿兮。故事讲述了:一朝穿到星际元年,齐江冉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全星际稀有的Omega幻形兽。据星际百科记载:幻形兽能力强大,可以吞噬其他种族的信息素积蓄能量,从而随时随地幻形成任意种族。

  • 顾影帝,你信息素溢出来了
    顾影帝,你信息素溢出来了

    作者 : 我家楼下的猫

    小说《顾影帝你信息素溢出来了》的主人公是宋铖和顾行琰。故事讲述了顾行琰变化巨大,从小时候软软糯糯的的团子成为了出色的影帝,成为了大众ABO的梦中男神。这个看起来近乎完美的Omega,让宋铖疑惑不解,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同意和自己结婚。宋铖想着,既然要结婚,不如试试看,反正一旦不开心就离婚就好了。毕竟,缺乏爱情的婚姻不可能经久不衰。然而,婚后不到三个月,宋铖却在抱着老婆、抚摸着她的肚子时感叹道,人生真是充满了惊奇。

  • 逃不掉,就躺平
    逃不掉,就躺平

    作者 : 菜菜

    谢烬一个普通的富二代,上面有哥哥继承家业,他只用吃喝玩乐就好,但是他穿越了,开始穿越后一切都变了。 世界一:成为abo世界的贱受o? 啊!他被强制爱了 世界二:被迫变成吸血鬼的爱人? 逃跑没用就躺平吧 世界三:那个被换的阴郁真少爷? 他被养大的崽儿拱了 世界四:作为女主角的狐妖叔叔? 做反派是不可能的 世界五:那个被炮灰的阴郁画家? 我的恋人跟想像中当然不一样 世界六:一觉醒来前任齐聚一堂? 风评被害日常 世界七:我霍乱朝纲? 扒一扒我那亡国的对象

  • 孽徒的受气包师尊
    孽徒的受气包师尊

    作者 : 鱼懒懒

    英年早逝的高中语文老师温昀在死后来到了穿书局,但还是新人的他一来就遇上了史上最难的师尊文副本。 最难?没事,看我按着套路走用爱感化我的好徒儿!但万万没想到孽徒早已洞察了他的小九九,面对不走寻常路的孽徒,他委屈求全,拼命讨好。 表面上温昀是高高在上的师尊,背地里却是孽徒的受气包。没办法他孽徒是他的债主,什么债? 温昀:血债? 牧玄霄:是情债! 终于有一天,温昀找到机会金蝉脱壳逃离孽徒,过上了悠闲自在的生活,直到在一个夜晚里被满身杀气的牧玄霄找上门来,温昀本以为自己难逃一死,结果却喜提黏人小狼狗一只。

  • 照看失明大佬的那些年
    照看失明大佬的那些年

    作者 : 安七念

    安七念的小说《照看失明大佬的那些年》以葛遥和许晏津为主角,讲述了一场意外,葛遥捡回了暗恋已久的男人,但男人瞎了。葛遥却认为这样挺好,因为男人丑。从此,她开始了照顾失明大佬的生活。尽管经过这么长时间,许晏津仍然身残志坚,他警告葛遥不要让他再次见到她。然而,当他恢复视力后,却没有看到葛遥,非常生气,让他的下属去找她。葛遥躲来躲去,感到非常害怕。这是一个甜蜜而又虐心的小故事。

  • 嫁进豪门的软甜OMEGA
    嫁进豪门的软甜OMEGA

    作者 : 栖迟

    沈艺的身体对抑制剂不敏感,于是家里人决定挑选一个优质Alpha。 沈艺当下就告诉家里人,他有个暗恋的人。一拍即合,很好啊。哥哥准备去提亲了,一问姓名才知道,居然是傅见筠。 人帅有多金的大总裁,哥哥表示为难了,这可不太好办,据说傅大总裁性冷淡,还很有可能恐O。 沈艺都急红了眼,非他不嫁。 无奈之下,成功嫁入豪门。新婚夜没有感受到温暖的沈艺哭着想:傅先生应该是真的不太行。

推荐小说

穆总,别再欺负简教授了 偏执求爱!病娇教主反差引诱 殿下,教主说喜欢你 久别重逢:豪门总裁又野又痞 长得太美,我成了男主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