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现代言情 > 囚沐
囚沐 三无99
总点击 287 更新时间 2024-06-11 11:06:03

小说《囚沐》讲述了主角傅泽谦与苏沐的纠葛故事。为解救被囚禁的母亲,苏沐改变身份,耗费多年心血接近傅家独子傅泽谦。她本以为傅泽谦如传闻般温文尔雅,却未料到他内心冷酷无情,更胜其父。当她察觉不对想要逃离时,傅泽谦却已牢牢掌控她。作为傅家精心培育的继承人,傅泽谦一直备受瞩目,他风度翩翩、品行高洁,但背后却隐藏着残酷手段。在他眼中,利益至上,甚至婚姻也可成为牺牲品。然而,苏沐的出现却让他彻底沦陷。她的明媚与活泼,让他深深着迷,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微笑,都让他难以抗拒。傅泽谦渐渐发现,他已无法割舍对苏沐的深情,她已深深融入他的生命,他愿意用尽一生去守护她,不让任何人将她夺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小说简介

小说《囚沐》讲述了主角傅泽谦与苏沐的纠葛故事。为解救被囚禁的母亲,苏沐改变身份,耗费多年心血接近傅家独子傅泽谦。她本以为傅泽谦如传闻般温文尔雅,却未料到他内心冷酷无情,更胜其父。当她察觉不对想要逃离时,傅泽谦却已牢牢掌控她。作为傅家精心培育的继承人,傅泽谦一直备受瞩目,他风度翩翩、品行高洁,但背后却隐藏着残酷手段。在他眼中,利益至上,甚至婚姻也可成为牺牲品。然而,苏沐的出现却让他彻底沦陷。她的明媚与活泼,让他深深着迷,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微笑,都让他难以抗拒。傅泽谦渐渐发现,他已无法割舍对苏沐的深情,她已深深融入他的生命,他愿意用尽一生去守护她,不让任何人将她夺走。

囚沐小说阅读

司机将车开到二人面前。

苏沐许久没有给他开过车门了,也许是他今晚压迫感实在太强,她下意识的上前讨好,“傅总,您请上车。”

傅泽谦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抬步上车。

给他开了后座车门后,苏沐准备去坐副驾驶,却听到男人阴沉到极致的声音。

“坐后面来!”

苏沐“……”

“哦。”

不情不愿的上了后座,苏沐尽量坐的离他远一点。

他不是应该去教训沈柯屿吗?怎么把她抓过来了!!

傅泽谦凝眉瞥向她,冷声道:“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一个女孩子家家,也敢和两个男人贴身热舞!”

“更勿论!旁边还有多少双透骨的眼睛盯着你!“”

“你不是三岁小孩了,难道这点分寸都不知道吗!?”

听着他沉声质问,苏沐顿感头皮发麻,可仔细一想,现在是下班时间,而且明天是周末又不会耽误工作。

她心虚什么!!他顶多算自己的上司,管的着吗!?

刚要出声辩驳,却在对上那森然的眼眸时,瞬间偃旗息鼓。

“我..我知道…那又不是别人,而且只是勾肩搭背而已,哪有贴身热……”

被他凉凉的一扫,苏沐又顿住了话语。

太怂了太怂了!

平时她也没少嘲笑沈柯屿,到自己身上才发现,没有怂只有更怂!

傅泽谦见她知错却不肯改,怒火又从心底噌噌噌的冒出来。

“你还敢狡辩,成天和几个男的混在一起像什么样子!以后不许跟沈柯屿来往,省的他再带坏你!”

苏沐:“???”

那他倒是多找几个女秘书啊,好好的秘书办整的跟个和尚庙似的,她不跟男的混跟谁混!

苏沐努着嘴不说话,傅泽谦皱了皱眉头,“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下次不去了还不成嘛!”苏沐口是心非敷衍道。

见她一脸受气包的模样,傅泽谦的怒气也消了大半。

他知道自己今天晚上反应过度,只是一看见她和别的男的在舞池热舞,妒火便克制不住的往外冒。

收了些许戾气,傅泽谦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行了,我也不是要管你,只是酒吧这种地方鱼龙混杂,像你这样乖巧的女孩子,最好少去!”

怕她不知教训,他瞄了她一眼,又拐着弯恐吓道:“别以为自己穿的多就安全了,那些人,光是用眼睛就能将你扒的一件不剩!”

“要是有心想动你,沈柯屿他们再怎么防范也没有用!你总有落单的时候!”

苏沐听完之后瞬间觉得毛骨悚然。

傅泽谦说的有道理,那些人若是真想对她做点什么,总会有机会得手。

毕竟她是一个人住,而沈柯屿他们不可能时时刻刻待在她身边。

也是她太过大意了,从来没想过这些,这下什么不甘怨气都没了,

她感激地看向他,“我知道了,谢谢傅总提醒,以前是我考虑不周,反正以后我再也不会去这种地方了。”

见这丫头一脸真诚的看向他,傅泽谦眼底闪过一丝心虚。

小姑娘认错态度十分诚恳,许是喝了点酒,原本白皙的脸颊此刻微微发红,唇上更是泛了点莹润的光泽,令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喉结不自觉滚动,傅泽谦清了清嗓子,眼神也柔和了许多,“嗯,知道就好,目前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盯上你,这段时间下班,你就先跟着我走,等确保没人了再说。”

此时的苏沐只觉得傅泽谦是正义的化身,体贴至极。

以前都是她误会他了,他和他爸终究是不一样的。

虽说这段时间他经常送她回家,可他毕竟是自己老板,哪敢真把他当司机来用啊!

她连忙拒绝道:“不用不用,这样太麻烦您了,先不说有没有人盯上我,就算有,光天化日的他们也不敢做什么,我下完班早点回去就成了。”

傅泽谦有私心,再加上怕她再和沈柯屿他们出去鬼混,怎么可能给她拒绝的机会。

“不麻烦,从下星期开始,你每天下班在办公室等我!”

苏沐还想拒绝,只见他又冷了神色。

“…....”

“那..那就麻烦您了...”

车到了苏沐小区楼下,她开门下车,正要向傅泽谦道谢,谁知他也走了下来,“傅...傅总,您这是?”

傅泽谦径直到了她身侧,“我送你上去。”

正想说不用,可人家已经抬腿走了。

苏沐心中暗自腹诽,知道她家在哪吗?就走那么快!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敢说,忙跟上去狗腿道:“傅总这边,您小心,这里有个台阶……”

苏沐租住的公寓是个老小区,并没有安装电梯,楼梯间也很窄小,只有几盏声控灯,若是没有声音的话整个楼梯间便是黑漆漆的。

苏沐怕这位金贵的主儿磕着碰着,忙打开手机手电筒,在前面引路。

俩人一前一后的上了台阶。

傅泽谦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这丫头心怎么这么大,住在这里不是明摆着等人下手吗!!

“明天我叫刘栋延给你重新找个房子,你换个地方住。”

苏沐在前面小心的打灯,闻言惊的踩空了一个台阶。

见她踉踉跄跄的站不稳,傅泽谦急忙上前,拦腰一把将她接住。

人稳稳的落在他怀里,距离瞬间拉近,他能闻到属于她身上的独有的香气,一样的诱人心魄,环在她纤腰上的胳膊不自觉收紧,姿势暧昧又亲昵。

有一个瞬间,他突然就不想放过她了!

这个圈子里养几个情人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他为什么不能?

苏沐的脊背撞到他的胸膛,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侧,她浑身都僵住了。

反应过来时,便立刻想挣脱他的怀抱,却适得其反,勒在她腰间的手越来越紧,苏沐强装镇定道:“傅总,我…我站稳了,您可以放手了。”

此时声控灯早已灭了,唯有她手上的光亮能让他看清楚她的神色,带了些许慌乱与无措……

傅泽谦挣扎了片刻,终究还是松开了对她的桎梏。

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他用嫌弃的语气道:“怎么上个楼梯也冒冒失失的!”

“……”

苏沐瘪了瘪嘴,刚刚她明明可以站稳的,是他自己大惊小怪好不好!!

发觉气氛有一瞬间尴尬,她继续刚才的话题:“傅总,我不用搬家的,这地方虽然看上去破了点,但邻居们都很好,要是有动静的话,他们不会坐视不理的。”

傅泽谦跟了上去,语气不容置喙,“不行,你晚上收拾好东西,明天在家等着,我会找人过来帮你搬!”

苏沐拗不过他,便只好应下。

等到了家门口,她站在门口犹豫了会,他好心送自己回家,要请他进去喝杯茶吗?

可孤男寡女,又是深更半夜的,不好吧!

看出她心中所想,傅泽谦主动告辞道:“时间不早了,你进去吧,睡觉之前,记得锁好门。”

苏沐闻言如获大赦,“好嘞,多谢您送我回来,您回去路上小心,晚安。”

傅泽谦无奈一笑,点头道:“嗯,晚安。”

———

周六早晨,傅泽谦果然派人来帮她搬家,苏沐再不情愿也不敢违背傅泽谦的意思,她现在是深刻体会到沈柯屿所说的心情了……

东西不多,这几年她一直没有固定的居所,东西都是走到哪里丢到哪里。

再加上她准备救出妈妈后,就带她离开B市,所以根本没有久待的准备。

刘总助替她找了个公司附近的单身公寓,周边配套设施齐全,小区保安人员以轮班制巡守,十分具有安全性。

公寓在十六楼,刘总助早已等在门口,几人将她的东西搬进房间,便转身离开。

苏沐打量了一下环境,公寓干净整洁,面积不大,布局却很合理,一室一厅一卫一厨,阳台上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繁华的都市景象。

刘总助走过来将钥匙递给苏沐,“锁已经重新换过了,这是所有的钥匙,你自己收好。”

苏沐忙接过来道谢:“谢谢刘总助,那…那个房租…我要交给谁啊?”

刘总助欲言又止,“傅总说这是集团给你的福利,不需要房租,你安心住着便是。”

其实这套房子已经记到了苏沐名下,只不过傅总不让告诉她。

苏沐闻言眼睛一亮,在傅氏上班自然不缺这点房租钱,可她要存够和妈妈的跑路钱,能省一笔是一笔。

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她深知钱的重要性,跑路钱越多她和妈妈就能走的越远,日子也能过的好一点。

“啊…那怎么好意思呢……”

正欲再客气两句,对上刘总助那看精神病的目光,“行吧,那你替我谢谢傅总。”

刘总助放下心来,这才是苏沐嘛,刚才那个阴阳怪气的是什么鬼,“嗯,那我先走了,你慢慢收拾,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嘞,您路上小心。”

———

在新公寓收拾了两天,周一苏沐神清气爽的去上班。

在等电梯间隙,遇到了沈柯屿,她正想和他诉说诉说同病相怜之苦,却见傅泽谦大刀阔斧的走了过来,于是又欲盖弥彰的远离了沈柯屿两步,在沈柯屿鄙夷的眼神下掏出镜子假装补妆。

公用电梯旁边便是傅泽谦的专用梯,专用梯不需要等,傅泽谦在进去前朝公用电梯的方向道了句“过来。”

在应激反应下,苏沐与沈柯屿同时喊了句“是!”,一齐站到了傅泽谦身侧。

傅泽谦冷冷的瞥了眼沈柯屿,沈柯屿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他这两天过的极为凄惨,卡被停了不说,车也被扣留了,还只能坐傅老太太安排好的车子出行,每天晚上必须得准时回傅宅报到。

他寻思目前也没惹到傅泽谦啊,怎么这么凶…...

见人进了电梯,他忙跟进去,与苏沐一左一右的站到了傅泽谦身后。

等傅泽谦进了办公室后,两人各自松了口气。

时间还早,秘书办暂时只有他们两个人在。

苏沐有点心虚,那天晚上她确实不厚道,还指望他带她去庄园呢!

“屿哥,您要喝咖啡吗?我帮您去倒一杯吧!”

沈柯屿浑身起鸡皮疙瘩,什么时候见她这么殷勤过,别是又有什么坑在等着他吧!

“不用不用,我不喝咖啡,你...你泡自己的就行!”

“那要不喝茶?”苏沐皱着眉头冥思苦想,“哦!对了,茶水间的冰箱里新进了几种口味的冰棍,我给您每种口味拿一个?”

谁大早上吃冰棍儿啊!

沈柯屿正要拒绝,只见那家伙已经一蹦一跳的往茶水间跑去了……

苏沐给沈柯屿泡了几种不同口味的茶,又从零食架上拿了点零食,冰棍儿倒是只拿了一支,吃不完浪费!

她找了个托盘端过去。

沈柯屿瞧着桌上琳琅满目的茶水零食,嘴角都要抽搐了。

“苏姐,你不用这样的,我又没怪你,反正无论你说什么我都是逃不过这一劫的。”

苏沐思考片刻,好像也是,不过离中秋只剩两个月了,沈柯屿还没提及带她去庄园的事,她得侧面提醒他一下。

于是走到他后面给他捏肩捶背道:“您真是大人有大量,主要我这心里头过意…...”

“在干什么?”傅泽谦冷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苏沐吓得一激灵,忙站到一旁低眉顺眼。

同样被吓一跳的还有沈柯屿,虽然他没做错事,但也下意识的和苏沐站到一起认错。

傅泽谦看了眼他桌上琳琅满目的茶水零食,沈柯屿暗道不好,果然!

“沈柯屿!”

“哥…这…这真不是我干的,我…..”沈柯屿欲辩无方。

“没想到你还是死性不改,少爷架子都摆到傅氏来了!”

沈柯屿哀嚎一声,“哥…我真没有,不信你问苏沐……”

苏沐原本站着看戏,没想到话题转到她头上,坑过沈柯屿一次便不能再坑他第二次!

她深吸了一口气,“傅总…这件事其实…...”

傅泽谦冷冷扫她一眼,好似在说,你敢帮他一句试试!

苏沐顿时止住话语,“就是您看到的那样…...”

沈柯屿想死的心都有了,果然越漂亮的女人心越黑,“苏沐!你不能这么害……”

“你给我闭嘴!”傅泽谦冷声呵斥。

转而看向苏沐,轻声道:“你跟我进来。”

“好的。”苏沐恭恭敬敬。

排行榜
  • 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
    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

    作者 : 九燚

    小说《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的主角是魏语娴和傅玄屹。故事讲述了魏语娴经历了父母的冷漠,艰难地考上大学,却被母亲拿走了辛苦攒下的学费。为了能够继续上学,摆脱控制她的父母,她只能设法利用那个禁欲的佛子。佛子告诉她:“我不能生育,你不必担心。”她相信了,但当她发现自己怀孕后,非常震惊……这孩子到底是谁的?助理告诉傅玄屹:“主人,查到了,您要当爸爸了。”傅玄屹:“???”再次见到魏语娴时,她委屈得像个孩子,那一刻他深感自己真该死!当初为什么要骗她呢?她:“你……我……”他:“别怕,跟我回家。”

  • 霍爷的娇妻野翻了
    霍爷的娇妻野翻了

    作者 : 半月暖暖

    主人公是苏七七霍斯年的小说《霍爷的娇妻野翻了》讲述了:为了寻找真相,苏七七被迫嫁给一个又丑又老的霍家大少。然而,一夜醒来,传说中的丑男竟然变成了多金又帅气的霸总!“咳咳,即使这样,你也不是我的菜。”苏七七说道。“当霍太太,有很多好处。”“比如?”“花不完的钱,住不完的豪宅。”某大佬十分殷勤地送上无线黑卡和大串钥匙。“没兴趣!”“那美色呢?”男人眸光一沉,解下衬衣上的第一颗纽扣。

  • 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
    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

    作者 : 可可豆

    主人公是夏悄悄墨南宸的小说名叫《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墨南宸是墨氏集团的总裁,被誉为商业奇才。他二十岁时继承了集团,短短几年便让墨氏的资产扩大了几十倍。现在二十六岁,掌握了大半个华国的经济命脉,是上流圈子人人争相巴结的对象。可以说,墨南宸这三个字代表着有钱有势,有权有地位。夏悄悄无法理解这样一个有钱有势的人怎么会闯进她家,要求什么照片。虽然她是一个摄影师,但她没有拍过他的裸照,甚至在此之前她根本就不认识他!他凭什么确定那个人就是她?这简直是无妄之灾!

  • 美女的仕途之路
    美女的仕途之路

    作者 : 吴青青

    主角是吴青青常胜的小说《美女的仕途之路》讲述了:吴青青出生于小县城,大学毕业后历经多次考试,包括省考、国考、县城考等,才深刻认识到事情并不简单。幸运的是,在母亲的帮助下,她终于成为了一名村官,人生也因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妹妹的谎言
    妹妹的谎言

    作者 : 九月糖

    小说《妹妹的谎言》的主角分别是周琳周雨菲。故事讲述了我妹从小就爱撒谎陷害我。她偷钱被发现后,说是我拿的。她不小心滚下楼梯,说是被我推的。她为了玩儿手机跟人贩子走,被救回来后,说是被我拐卖的。哥哥们骂我天生坏种,爸妈的毒打成了我的家常便饭。直到某天,我听见了妹妹的心声:哈哈哈一群白痴,赶紧把周琳逼死,接下来就该对付两个哥哥了,让你们自相残杀真是过瘾,活该!所有人难以置信地看向妹妹,她惨了。

  • 娇娇军嫂在上,军官老公顶不住
    娇娇军嫂在上,军官老公顶不住

    作者 : 霜初

    小说《娇娇军嫂在上,军官老公顶不住》,作者是霜初,主角是叶沐栖容景辰。小说讲述了:叶沐栖,一位刚晋升为七星级大厨的新人,因一场车祸穿越到了八零年代。她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结婚了,丈夫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军人。对于一直单身的叶沐栖来说,这个丈夫非常友好。在华北战区,所有战友都知道他们严肃的长官结婚了,但长官却从不在他们面前提起妻子。大家都猜测,可能是长官的妻子长得太丑了。直到有一天,容景辰带着妻子来到军营,战友们都激动不已。因为容景辰的妻子长得如此美丽,简直就是个小仙女!然而,战友们也开始担心她是否能适应军营的艰苦生活。但后来他们发现,这个小仙女不仅能照顾好家务,还能烹饪美味佳肴。看到战友们每天都来蹭饭蹭菜,容景辰变得有些不耐烦:“滚,要吃找自己的妻子去!”

  • 神算真千金,全豪门跪下喊祖宗
    神算真千金,全豪门跪下喊祖宗

    作者 : 一只肉九

    小说《神算真千金,全豪门跪下喊祖宗》中,鹿知之是主角,她作为百年中医世家鹿家失而复得的真千金,却以摆摊算卦的玄学骗子身份出现。回家的首日,她就因对顾老爷子遗体动手而招惹了权势滔天的顾家,众人为鹿家名声将毁而叹息。然而,她精通一命、二运、三风水,铁口直断吉凶祸福,从未失手。顶流影帝向她求救,外国刑警虚心请教,连“土皇帝”顾五爷也拎着她的小包陪她逛街。人们惊讶地发现,这个“骗子”竟是让顾五爷三度求婚的对象,甚至为得到更多关心而装瘸。顾五爷却坦言:“我瘸是因为我的依靠来了,我不想再坚强。”

推荐小说

七零硬汉太会宠,小娇娇受不了了 久别重逢:可不可以喜欢我 为她折腰!禁欲霸总低声诱哄 囚沐 强制索爱:娇娇把总裁拿捏死了 全家重生:弃女逆袭财阀大小姐 她拐走了清冷大佬 糙汉兵痞话不多,强势抱宠好凶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