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奔丧后我和竹马虐渣
奔丧后我和竹马虐渣 襄语
总点击 273 更新时间 2023-05-25 10:22:51

襄语是小说《奔丧后我和竹马虐渣》的作者,故事的主角是聂嘉言和林懿。聂嘉言五岁时被卖到林家,与林懿行同吃同睡了十四年,两人的感情深厚到已经融入了骨血中。当林懿行离开时,聂嘉言感觉自己被切割成了碎片,剥离了与林懿行的所有情感,变成了一个孤独的人。后来,林懿行说:“聂嘉言,你为什么不把我带走呢?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却将我一个人留下。”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奔丧后我和竹马虐渣精彩章节

  三月初的时候,林懿行正式结束了硕博连读的课程。

  得知要转学回国的时候,聂嘉言倒是没什么意见。

  虽然他在M国生活得挺好,而且也交了不少朋友,但是说到底,还是乡音故国让他更有归属感。

  唯一舍不得的,大概就是邻居家那对龙凤胎朋友了,所以在离开的那天,他特意带着提前准备好的礼物过去告知一声。

  知道聂嘉言要回国,乔尼和约瑟都有些错愕,约瑟倒是很快平复心情,问他要了国内的地址,说有机会去中国的话一定要找他玩。

  乔尼刚开始还没什么,后来突然就哭了,眼泪止不住地掉落,聂嘉言安慰了很久,小姑娘才勉强哭得没那么凶,拉着他说了很久的话,才被约瑟劝回去。

  Ben已经将收拾好的行李送去机场托运了,聂嘉言回去的时候林懿行正在用ipad看股市,见他肩膀湿了一大块,就问了一句:“怎么了?”

  聂嘉言弯腰钻进车里,边系安全带边道:“没什么,乔尼舍不得我走,我没找到纸巾给她擦,她就抹我外套上了。”

  “乔尼?”林懿行扭头看他,“那对白人龙凤胎里的哥哥?”

  “不是,”聂嘉言无奈地弯了弯嘴角,“乔尼是妹妹,约瑟才是哥哥,告诉你很多遍了。”

  “记不住,我一直觉得他们两兄妹里面哥哥更喜欢你。”

  “没有吧,他们两个都挺喜欢我的啊。”

  聂嘉言说着从背包里拿了件毛衣出来,然后脱下外套换上。

  林懿行微微从他低下头更显得弧度修长的后颈上挪开了眼,看了一下天气,就拿起搭在膝盖上的大衣盖在他身上,“穿上吧,国内天气会更冷一点。”

  聂嘉言乖乖“哦”了一声,然后抓着衣服一左一右套好袖子,正想扣扣子,林懿行就说:“别扣了,等一下就真成小矮子了。”

  身高问题于聂嘉言,就像是猫的尾巴,不能揪不能踩。

  大概营养全长在脸上的关系,他从小就发育得同龄的孩子迟,初三毕业的时候身高才一米五多。

  就算到了高一,也才一米六出头,看着刻在墙上的身高线每年才长了那么一点点,聂嘉言直接就气哭了,躲在被子里不肯去上学,还闹脾气不吃饭。

  Ben一点办法都没有,怎么劝怎么哄都没用,后来还是林懿行回来了,小哭包才肯抹着眼泪吃他喂的饭。

  之后聂嘉言就跟疯魔了一样天天喝牛奶,还经常喊约瑟一起去打篮球,也许是心诚则灵的原因,他终于如愿以偿地在高一暑假那年一下子长高了十几厘米。

  尽管如此,聂嘉言还是觉得没能长到一米八很遗憾,偏偏林懿行又很喜欢拿小矮子这个绰号来逗他,喊得他很暴躁。

  “你好烦。”

  聂嘉言一秒气成河豚,拢了拢大衣挪到一边,然后戴上耳机摆出一副拒绝交流的姿态。

  林懿行也不急着哄,伸手过去把他那边的车窗打高了一点,就低头继续看股市。

  M国飞回湛城只需要五个小时,聂嘉言在飞机上睡了一觉,下了飞机跟着林懿行去拿行李,一开机就看见林冉亦从两个小时前就开始给他发信息了。

  ——小包子弟弟,你几点下飞机?

  ——我已经问了爷爷了,待会儿去接你。

  ——你发张照片过来,我怕认不出你。

  ——不用发也行了,我让沈叔做了个牌子给我,等会儿我就举着你的名字接机。

  聂嘉言一路看下去,看到林冉亦说举牌接机的时候,他忍不住弯起嘴角笑了一下,然后点进去输入框打算回复。

  林懿行拿了行李,一回头,就看见聂嘉言对着手机傻笑。

  “笑什么?还不快点过来帮忙拿行李。”

  聂嘉言一时忘了还跟他生气,本能地笑着“哦”了一声。

  视线对上林懿行温润如水的凤眸后,他立刻敛去了笑意,然后板着脸从他手上接过了行李,头也不回地自己走了。

  林懿行眼神纵容地看着,等聂嘉言走出了一段才跟上去。

  机场的出口通道人流如潮,聂嘉言走了一会儿,见林懿行故意落后他一段,就干脆停下来,等人走到了跟前,才问:“你怎么走这么慢?”

  林懿行反问他:“你不是还气头上吗?免得招你烦。”

  ........我气头上你倒是认错啊!

  聂嘉言一直觉得林懿行这个人有毒,气人的本事就跟娘胎里带出来似的,明明是他先招惹人,完了还倒打一耙,得了便宜还卖乖。

  只不过知道是一回事,被吃得死死的又是一回事。

  聂嘉言抿了抿嘴巴,率先妥协了,“我不生气了,但是你不能再叫我那三个字。”

  “行了,”林懿行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再气就真成河豚了。”

  “知道了。”

  聂嘉言双手插兜,正想问林懿行接下来要往哪儿走,就听见身侧传来一道爽朗的少年嗓音。

  “聂嘉言!”

  面容俊朗个子高挑的少年站在人群里使劲儿朝他挥手,见他望过去,连忙穿过人群跑了过来。

  聂嘉言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林冉亦扑了个正着。

  “你跟小时候一样,都没怎么变。”

  林冉亦高兴地搂着聂嘉言,一笑就露出了一口整齐的小白牙,“我都快想死你了聂嘉言!”

  聂嘉言被他搂得严严实实,有些无奈地仰起了脖子,免得被他撞到脸。

  笑着拍了拍林冉亦的背,聂嘉言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别嚷嚷啊。”

  “你才不知道呢,”林冉亦“哼”了一声,稍稍松开了一点,改换用一只手搂着聂嘉言,“你好没良心,一声不吭就跑去国外读书,还这么多年都不跟我视频........”

  林冉亦正委委屈屈地控诉着,忽然感觉后背如针在刺。

  一扭头,就看见了林懿行凌厉俊美的面容,此时那双水色漂亮的凤眸正冷冷地看着他。

  “!!!!!”

  林冉亦自小就很怵这个堂哥,老觉得他遗传到了林同尘那种不怒而威,让人看一眼就立刻肃然起敬的王者霸气。

  于是他立刻松开聂嘉言,跟个被罚站的学生似的蔫头呆脑地站着,磕磕巴巴地喊了一声:“堂,堂哥。”

  林懿行淡淡扫了一眼林冉亦紧张不已的表情,然后伸手去帮聂嘉言整理被扑乱的外套,没什么情绪地问了一句:“你今天不用上课吗?”

  林冉亦不敢撒谎,“要的,但是我逃课了。”

  “我想来接小包子弟弟回家,”他顿了顿,补充了一句:“还有堂哥你。”

  “小包子弟弟”这个称呼一出,聂嘉言顿时感受到了久违的亲切和怀念。

  见林冉亦似乎真的很怕林懿行,他帮着说了一句:“哥,冉亦哥也是好心来接机,你就别怪他了。”

  林懿行眉头微蹙,还没说话,林冉亦突然又抽风似的激动地对着聂嘉言说了一句:“你刚刚喊我什么?再喊一遍再喊一遍!”

  那架势,就跟情窦初开的愣头青一样。

  刚喊完话,林冉亦就觉得后颈一阵发凉,一扭头,就看见林懿行垂着眸,目光完全冷了下来,冰冷的视线正一错不错地盯着他。

  莫名有种被虐杀了无数遍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林冉亦被看得心里直发毛,心想堂哥去国外走了一趟更严厉了,连大喊大叫都不许。

  聂嘉言看不懂林冉亦在激动个什么劲儿,见他在林懿行严厉的目光下脑袋越垂越低,就扯了一下林懿行的衣袖,“哥,我们走吧,我想快点见到沈叔。”

  林懿行缓缓收回了冰冷的视线,“嗯”了一声,就搂着他的肩膀带着他走了。

  林冉亦见状,连忙迈步跟了上去。

  机场外,

  沈云年已经坐在车里等了好一段时间,见聂嘉言和林懿行从机场大门出来,就下车上前帮忙拿行李。

  “沈叔,好久不见了,”聂嘉言笑眯眯地喊他,“你最近身体好吗?”

  沈云年常年不言苟笑的面容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摸了摸聂嘉言的脑袋,“沈叔身体很好,聂少爷,你长高了很多。”

  聂嘉言笑得更开心了,两颊酒窝深深,“肯定啊,我离开的时候才十一岁,现在都十六快十七岁了,肯定长高了很多。”

  他抬手比了一下:“都快比沈叔高了。”

  沈云年也跟着笑了。

  见聂嘉言还打算喋喋不休,林懿行提醒了一句:“先上车吧,爷爷还在家里等着。”

  “好。”

  聂嘉言欢快地应了一句,然后弯腰钻进了后座。

  林冉亦本来也想跟着一起坐进去,但是扶着车门看见林懿行坐在车门边稳如泰山,丝毫没有要挪进去的意思。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就转头去坐前头的副驾驶了。

  在车上,林冉亦事无巨细地问着聂嘉言这些年的留学生活。

  “你刚过去那会儿怎么样?听说外国的小孩个头都高,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啊,”聂嘉言一只手搭在副驾驶的椅背上,身体微微前倾跟他聊天,“他们都挺照顾我的,加上班上中国小孩也不少,所以玩得挺好的。”

  起初他也很担心会遇到那种喜欢欺负人的熊孩子,但是还好他读的国际班没有,不仅如此,老师和同学都很nice,刚开始他英语不好,他们也愿意慢慢听他说话。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林冉亦哼了一声:“所以你就有了新朋友,就不记得我了?”

  那会儿聂嘉言出国出得很急,他又因为怕被抓去补习班所以下了课就得回家写作业,等他得了空溜出去的时候,聂嘉言早就走没影了。

  后来他好不容易拿到了聂嘉言的联系方式,第一次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聂嘉言接了还问他是谁,可把他给气炸了。

  看着林冉亦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聂嘉言笑了笑,“没不记得你,不过当时学习太忙了。”

  他话音刚落,车子就往右拐了个弯。

  因为惯性,聂嘉言往左斜了一下,然后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把他搂回了座位。

  林懿行蹙着眉把他扶正,“好好坐着,有什么回家了再说。”

  聂嘉言自知理亏,抿唇笑了一下,就朝林冉亦使了个眼色,然后乖乖坐好。

排行榜
  • 被渣后我和老板结婚了
    被渣后我和老板结婚了

    作者 : 五所谓

    五所谓是小说《被渣后我和老板结婚了》的作者,故事主角唐一和燕北被绿后心情如何?他们的恋人竟然和别人在一起,让他们感到无法忍受。唐一对爱情失去了信心,签署了婚姻分配协议,准备随便找人结婚。但是,他们却没想到分配的对象竟然是他们的老板!这巧合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小说生动地描绘了爱情的痛苦和变幻,引人深思。

  • 穿进系统当BUG
    穿进系统当BUG

    作者 : 夭沃

    小说穿进系统当BUG讲述了:顾然终于成功实现了一项至关重要的软件开发,却遭团队队友背后插刀,被抢功劳,被扣黑锅。还落了个剽窃他人科技成果的名声。本想散心的他还被豪车撞飞,重重落地。他因此进入系统,管理8074热情邀请他体验男主人生,副本开启后,他才发现自己不仅不是男主,还被设定为炮灰,极度作死的那种。

  • 酆都故事
    酆都故事

    作者 : 九荧

    九荧是《酆都故事》的作者,小说主角是夏昭和薛小十。故事描绘了森林中的吸血鬼和酆都城里每个鬼的过去。孟婆婆曾是普通人,黑白无常的经历悲凉又惨烈,真爱遭背叛。女子死后化为厉鬼报仇,善良小鬼自杀,悬壶救世却下地狱,种种情节令人心悸。这部小说通过描写鬼的故事,流露出人类最柔软的部分,令读者对人性的演绎有了崭新的视角。

  • 被卷入地狱学习机构后
    被卷入地狱学习机构后

    作者 : 拧不开水杯

    小说被卷入地狱学习机构后的主人公是洛识宇。故事讲述了普通小市民洛识宇和他的妈妈在途径流言中的地狱学习机构之后发自内心的吐槽了一下,结果洛识宇的妈妈出门买菜后离奇失踪。根据流言,洛识宇认定了自己的妈妈是被那群魔鬼掳走了。 为了救回妈妈,洛识宇孤身一人踏入黑暗……

  • 营业对象他变了
    营业对象他变了

    作者 : 书成

    书成是小说《营业对象他变了》的作者,小说的主角是张慕卿和萧怀珂。故事讲述了张慕卿原本是桓州的富二代,但突然穿越到现代社会后,除了钱之外一无所有。他被迫假扮成一个二线男团的人气成员,但不幸成为了队长萧怀珂不喜欢的成员。萧怀珂告诉他,他现在只能依靠他一个人。于是,张慕卿被萧怀珂骗走了一个肉包子,成为了他的依靠。

  • 论如何正确养成主角大佬
    论如何正确养成主角大佬

    作者 : 陆魔王

    《论如何正确养成主角大佬》是由陆魔王创作的小说,主角分别是陆明和顾朝丘。故事讲述了现代写手戴意舒成为自己小说中主角的炮灰师尊后,以为可以避免悲惨命运,平淡度日,只做一个隐居的山野长衫客。但世人谈论的是:九华七祖之中,刍重峰座主最为脱俗似仙,才华横溢,只差一步便可成仙;莲华道祖座下弟子龙章凤姿,师徒重道,成就斐然。

  • 十年前本座就该一掌拍死你
    十年前本座就该一掌拍死你

    作者 : SuperLee

    《十年前本座就该一掌拍死你》的主角分别是纪宁和陆颜。故事讲述了陆教主最后悔的两件事。一是因为脑子抽筋救了侍剑阁少主而导致他走火入魔,二是因为爱上了青雀而落得生不如死的下场。另外,龙清瞿也有两件最为后悔的事情。一是错误地报复了恩人,另一件则是爱错了人,伤了挚爱。值得一提的是,侍剑阁少主、龙清瞿、青雀都是同一个人。当被问及时,陆教主的回应是“去你大爷的给老子爬”,而那个人则只好说“老婆我错了”。

推荐小说

师尊他也不想入魔 网恋主播竟是女装大佬 破产后我成了万人迷 我的万人迷奴隶欺负我 伪绿茶OMEGA的翻车日记 漂亮的硬骨头 【快穿】被倒霉蛋老攻吸欧了 国舅所言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