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绿茶真香定律
绿茶真香定律 念念有屿
总点击 265 更新时间 2022-09-16 15:34:13

盛巍失恋了,小三是个比他软比他乖比他会撒娇的小绿茶,一口一个哥哥地叫他喜欢了好多年的竹马,叫得盛巍直想锤他。他搂着朋友的肩膀给自己灌酒:我盛巍这辈子,最恨的就是绿茶,以后再别让老子碰见,老子见一个灭一个。朋友深以为然地和他碰了碰酒杯。后来,盛巍恋爱了,喜气洋洋地和所有人炫耀自己的对象,拽着朋友讲得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夸得是天上有地上无。 朋友看到他手机上弹出来的消息:盛哥,我给你做好饭了,你别玩得太晚喝太多酒哦,我会担心的~ 他瞪着眼睛问:你你你不是说你最恨绿茶吗?盛巍美滋滋地抱着手机回消息,闻言瞪他一眼:什么绿茶,这是老子的宝贝儿!朋友:得,原来这货讨厌的不是绿茶,而是因为绿茶茶的不是他。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季南榆喝多了是一点不闹人,乖乖地跟着他上了车,交了车钥匙,然后就自己系上了安全带,侧着头看他。

      

      盛巍正在熟悉着他的车,感受到他炙热的视线就扭头看了一眼。

      

      季南榆大概是有点晕,靠着椅背冲他笑了笑,在昏暗的路灯灯光下看起来依旧好看的要命。

      

      盛巍无奈地回过头来,想起刚刚他就是去上趟厕所的工夫,这人就已经被七八个人要微信,男的女的都有,也真不是没有道理。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自家崽长大了很出色的骄傲感。

      

      他发动好车子,随口道:“你要是晕就靠着眯会儿,大概二十分钟就能到。”

      

      季南榆轻轻应了一声,但是却没闭上眼睛,依然保持着姿势静静看着他。

      

      盛巍把车窗降下来了一些通风,随口问道:“看我干什么?好看?”

      

      “嗯。”季南榆眨了眨眼,“好看。”

      

      盛巍懒洋洋地笑了一声:“好看也别一直盯着我看啊,盛哥也会害羞的啊。”

      

      季南榆愣了愣,抿着唇移开了视线,耳朵尖红红的。

      

      盛巍前几天才到过他家,还记得位置,开着季南榆的车在小区门口也没被拦下来,顺利停到了楼下的车位上。

      

      盛巍拔了钥匙递给季南榆:“到了,回去吧。”

      

      季南榆有些迟钝地转头看了看外面:“嗯,到了。”

      

      盛巍伸手准备去推车门:“那我就先回去了,你自己可以的吧?”

      

      季南榆晃了晃脑袋,有些难受地皱着眉,没有说话。

      

      盛巍动作顿住:“怎么了?”

      

      “头晕。”

      

      盛巍有些无奈,但是总不能和一个喝醉了的家伙计较,只能又下车绕到了他那一边。

      

      “很难受吗?”盛巍拉开了他的车门俯下身问道。

      

      季南榆低头按着眉心缓了一会儿才抬头看他,漂亮的眼睛里氤氲了水雾一样,看着莫名可怜兮兮的。

      

      “还好……我自己应该可以,今晚已经够麻烦你了,你就先回去吧。”

      

      盛巍看着他的模样眼角抽了抽,他要是现在把这家伙丢下自己走好像显得自己很没有人性啊。

      

      “走吧,我送你上去。”

      

      季南榆低声问:“不会耽误你时间吧?”

      

      “没事。”盛巍拉着他的胳膊将人扶了出来,心道反正已经耽误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会儿了。

      

      现在的季南榆比盛巍都高了半个头,体重也不轻,盛巍只能将人的胳膊搭到了自己肩膀上,扶着他的背走。

      

      季南榆用指纹按开了门锁,一进门就有些脱力地坐到了沙发上,皱着眉捏了捏鼻子。

      

      盛巍把人都送到家了,看着他这难受的样子也不能放着不管。

      

      想想那晚上季南榆又是照顾他又是请医生的,他也理应帮帮他的。

      

      “喝多了难受吧?酒这东西还是别少碰的好。”盛巍从卫生间里打湿了一条毛巾出来递给他,“擦擦脸。”

      

      “谢谢。”季南榆笑了笑,“谁让盛哥你开的是酒吧呢?你要是开饭店我肯定就只是吃饭。”

      

      “你这小子。”盛巍笑着轻踹了他一下,“你家有蜂蜜没?”

      

      “在冰箱里。”

      

      盛巍点点头,转身去找冰箱。

      

      季南榆家是开放式的厨房,东西还是挺一目了然的,厨具餐具都很齐全,盛巍不算费力就找到了蜂蜜和水杯。

      

      盛巍看着放满了食材的冰箱挑了挑眉,问道:“你平时还经常自己做饭呢季总?”

      

      季南榆应了一声:“不太忙的时候还是喜欢自己做。”

      

      盛巍“哦”了一声。

      

      季南榆偏过头来看他:“下次你来我家,我做给你吃。”

      

      “今晚不是已经答应过你了吗?”盛巍随口应了一声,将倒好的蜂蜜水端了过来,“喝点会舒服些,喝完了就赶紧去休息吧。”

      

      季南榆很听话地点头,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直直望着他:“你要走了吗?”

      

      “是啊,我还得回酒吧去呢,再晚不好打车了。”

      

      “其实你也可以——”季南榆顿了顿,沉默一会儿才又道:“那好,那你回去注意安全。”

      

      盛巍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点头道:“放心吧,我一个大男人能出什么事。”

      

      说罢,他就转身准备离开了,还没迈开步子却又突然被季南榆拉住了手。

      

      偌大的房间骤然陷入了有些诡异的沉默。

      

      盛巍手指无意识地弯了弯,轻轻挣了一下,没能挣开。

      

      他回头看向季南榆:“还有什么事吗?”

      

      季南榆像是也有点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一双漆黑漂亮的眼睛愣怔地看了他一会儿,才抿了抿唇道:“没事……就是想说,谢谢你啊盛哥。”

      

      盛巍这次用了点力气挣出了自己的手,“小事,你早点休息。”

      

      季南榆轻轻应了一声,盛巍抬步离开,这次没有被拉住。

      

      夜已经很深了,这一带居民区来往的人并不算多,安安静静的。

      

      盛巍点了支烟咬在嘴里,在路灯下站了好一会儿,一直到烟都快烧到手指了才惊觉一般甩了甩手。

      

      他这几天脑子太乱了,许柏舟和周锦然两个人的事情已经够让他闹心的了,他几乎已经快分不出多余的脑子来思考季南榆。

      

      他不得不承认多年后再见到昔日的故人,虽然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对方也已经大变模样,但他还是高兴的。

      

      但是其他的事情,他暂时还无心去想,也不想去想。

      

      他记起昨晚上程理安慰他的时候随口说的话。

      

      “要是实在忘不了他你就也再找一个,人家不都说结束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始一段新恋情吗?盛哥你这条件多的是人追,干嘛非浪费在一个人身上。”

      

      盛巍嗤笑一声。

      

      他已经在一个人身上耗费了够长的时间,最后却是这样难堪的收尾,他哪里还有勇气和精力再去投入到另一个人的身上。

      

      何况那对对方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他现在只想平静地过一阵子,把自己的心情都整理好,再思考其他的。

      

      盛巍呼出了肺里最后一口烟气,慢慢往前走去,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回了酒吧。

      

      他回去的时候酒吧依然还很热闹,程理恰好坐在吧台边休息,看见他立刻朝他招了招手。

      

      “听小琛说你刚才带了个帅哥来?”程理顶了顶他的肩膀笑得贱兮兮的,“盛哥魅力不减当年嘛,这才几天就另有新欢了?”

      

      “新欢你个头。”盛巍白他一眼,“那人是季南榆。”

      

      “季南榆?有点耳熟啊。”程理嘴里念叨了几遍这个名字,眯着眼想了好一会儿,突然道:“啊——是高中那会儿的那个,头发这么长,瘦不拉几的小孩儿吗?”

      

      “是他。”

      

      “不是吧。”程理表情有点古怪,“小琛和我说那帅哥比你还高,比你还帅呢,你确定没认错人?”

      

      “废话,我又不是傻的。”盛巍有些踹了他的凳子一脚,“就是他没错,人家现在混得可好了。”

      

      程理“啧”了声:“还真是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盛巍没有说话,转头和程理要了杯度数不算高的酒,慢悠悠抿了一口。

      

      程理瞥了他一眼,道:“在这边儿到底是睡不好,不行你去我那儿住一阵子?”

      

      盛巍挑眉看他一眼:“可省省吧,你家我可待不了。”

      

      就程理那三天两头往家带不同人的德性,盛巍宁可自己住酒吧里。

      

      程理嘴角一抽:“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呢。”

      

      盛巍晃了晃杯子里的冰块,叹了口气:“明天我就出去找房子。”

排行榜
  • 过度侵占
    过度侵占

    作者 : 栖迟

    小说《过度侵占》,作者过度侵占,主角程砚霍景庭。故事讲述了:景庭在满三十岁之前赶着成了家——对象是他惦记了好多年的人。 但是他并不开心,因为他不太会谈恋爱。 传闻中冷冰冰的霍总被迫娶了程家小少爷。

  • 沙雕炮灰拒绝作死剧本
    沙雕炮灰拒绝作死剧本

    作者 : 娆小八

    小说《沙雕炮灰拒绝作死剧本》,作者娆小八,主角李乐琪。故事讲述了:李乐琪突然穿成书中的悲惨炮灰,原身不但痴缠男主,还对男主的白月光痛下杀手。 失足流产之后疯狂黑化,最后惨死在街头。 他穿书的第一天,看到别墅院子里成排的豪华跑车,有种穷酸小市民一夜暴富的感觉。 李乐琪:开玩笑,有钱的富二代做什么不好,非得变成恋爱脑,是跑车不够快,还是大餐不够香? 为了自己的小命,他尽可能地远离主角攻。

  • 穿成白莲花师尊
    穿成白莲花师尊

    作者 : 森归

    苏遇寒光荣穿书了,还穿成了他妹狗血玛丽苏小说里的男主角的师尊!师尊美如画、师尊温如玉、师尊灿烂烂一朵白莲花。假师尊苏遇寒随手捡了一个小徒弟,后知后觉这人是大反派……而且,大反派怎么看他的眼神这么不对劲? 苏遇寒掐指一算,我妹写的是言情,对,没错,放死那个心!

  • 离婚吧,我是冒牌替身【娱乐圈】
    离婚吧,我是冒牌替身【娱乐圈】

    作者 : 济海

    一朝车祸穿越,路望鹤从年轻影帝穿成了负债六位数的赌鬼。为了偿债,他被迫做了冒牌替身,和鸿途星娱总裁傅京墨隐婚,成了总裁眼里不择手段的白月光替身。他安安分分地自己试镜,自己拍戏,却发现傅总的白月光就是车祸穿越前的自己。更要命的,他对深情忠贞大狗勾似乎没有一点儿抵抗力。

  • 黑月光洗白计划
    黑月光洗白计划

    作者 : 泸酒

    作为一名靠吸收黑化值狗命的攻略者,鹿川的目的只有三个:取悦他,征服他,然后直接跑路!把反派的黑化值逼到最大,鹿川才能活下来。看着反派们一个又一个为他痴迷,黑月光鹿川直接骑着电瓶车连夜逃走。当鹿川终于吸收满黑化值得以活下来后,系统丝毫没有留情一脚将他踢回以前攻略过的位面。

  •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作者 : 柠檬茄子

    小说《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故事讲述了:作为著名娇气包,三流演员的浅灵长得一张美艳脆弱的脸庞,却无意间卷进了一场恐怖直播游戏。空无一人的小屋,忽然抖动的柜子,直接把浅灵吓出眼泪,恐怖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兴奋了。

  • 教授,你认错O了
    教授,你认错O了

    作者 : 襄语

    商鹿衍是出了名的渣B,即渣beta, 做了二十二年的beta, 却因为误喝了顶级诱导素分化成身娇体软的omega。 没想到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刚成O国家就给他匹配了一个顶级的alpha丈夫。 简白敛,S大特聘教授,人称冷面活阎王,长相极品脑子有坑。 不仅把他叼回了窝,还非说自己当初一声不吭抛弃了他。

相关小说

大佬的重生隐婚娇夫不好惹 再次穿回来发现男主老公黑化了 绿茶真香定律 陛下拒绝渣攻火葬场 协议恋爱后老攻失忆了 他们都想得到我,但我没同意 丧尸王追妻一百年 穿书之后将心爱的反派捡回家

最新小说

太后重生在农家 虐文女主的反派攻略 夺命探海直播 少夫人带崽出逃了 林少跪求追前妻 冷情陆少宠罪妻 大佬的重生隐婚娇夫不好惹 再次穿回来发现男主老公黑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