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替身玉奴
替身玉奴 瞳s
总点击 304 更新时间 2022-10-28 09:07:35

小说《替身玉奴》,作者瞳s,主角魏熙明楚昭昱。故事讲述了:前一世,魏熙明是令六宫上下眼红嫉恨的当朝侍君,却在被背叛至死之际才明白,自己不过是个白月光的替身。 心如死灰的终末之时,乱兵之中,唯有乾昭王楚昭昱前来相救;葬身火海之际,也唯有楚昭昱仍对他一片深情。 重来一世,白月光已逝,他却阴差阳错地得了一副酷似白月光的皮囊,又被楚昭昱捡回了府上。 此一世,魏熙明誓要复仇,夺了那背信弃义之人的天下,亦不负楚昭昱的一片相思意。 谁料楚昭昱却道:你我互为棋子,我捡你只是为了给他复仇。 对之,魏熙明媚眼如丝,莞尔一笑:天下和男人我都要。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替身玉奴精彩章节

      申时将过,殿外又已是一副雪虐风饕之景。

      

      楚昭恒静默地望着窗外,半晌才道:“但说无妨。”

      

      魏熙明垂眸,似有犹豫地顿了顿,道:“君上...可否擢奴才为一等御前侍卫?”

      

      闻言,楚昭恒当即一怔,却未立时反驳。魏熙明见状攥紧了衣袖,定定续道:“奴才确知此言荒唐......然若如此,奴才便可日日侍奉君上于御前,又可于月中归省之日,与王府上下团聚。如此,既顺遂了君上的心意,亦不负王爷的一片的心。也多少算得上是,还了王爷的恩情......”

      

      “不可!”

      

      话音刚落,楚昭昱登时眉头紧蹙地起身劝谏:“君上三思!”

      

      “这奴才的为人臣弟虽已晓得,可他毕竟无功无才,又无宫中阅历。如此擢升,非但会叫宫中人议论,只怕是...要坏了规矩......”

      

      “规矩?”楚昭恒闻言倏然眼神一厉,狠狠道:“朕从前为那些东西受尽百般苦楚,连心爱之人都不得不放手...如今朕历经千辛至此,可还要为那些东西给束缚着?!”

      

      “臣弟并非此意。”楚昭昱轻叹,面色依旧淡然:“只是宫中谣言猛似虎,臣弟只怕此事传到太后那里......”

      

      “便是太后,又能奈朕何?”

      

      楚昭恒眼中一片冰冷,黯然望向窗外茫茫之景,仿佛他思慕了一世的人就葬在那无穷无尽的落雪之中。

      

      “朕已负了他一世......”

      

      楚昭恒哀痛万分地抚着窗棱。良久,猛然狠戾道:“朕为了太后,已然负了他。从今往

      

      后,无朕的旨意,便是谁......也休想再对朕的东西下手!”

      

      魏熙明静默地跪在一旁,却不知那个“他”中是否也有一个“魏熙明”。

      

      当年,楚昭恒尚为皇子,本欲迎与自己青梅竹马、情投意合的世家公子虞安南入府,却因彼时柳皇后强权阻拦,在大婚之日被偷梁换柱,迎娶了虞安南同父异母的胞妹。楚昭恒自此与柳皇后心生隔阂。而魏熙明则成了楚昭恒继位后,为反抗柳太后强权的牺牲品。

      

      然不过短短三年,无论是他这个替代品,还是楚昭恒爱慕一世的虞安南都已再不存在于此世。

      

      唯一剩下的,只有披着虞安南皮囊的他魏熙明的亡魂。

      

      魏熙明闭了闭眼,心中默然唏嘘了片刻。再回过神时,便见楚昭恒已俯身立在了自己身前。而垂首立于楚昭恒背后的楚昭昱眼中已隐隐有了笑意。

      

      暗谋已成。

      

      “君上......”魏熙明暗暗为自己定了定心神,随楚昭恒缓缓起身,却不料楚昭恒倏然猛地攥紧了他的手。

      

      “嘶。”魏熙明疼得下意识仰起头,登时便对上了楚昭恒满是疑色的双眸。

      

      然任凭楚昭恒如何探查,魏熙明眼中都只有常人所应持的惊恐,再无异色。而楚昭昱面对此情此景亦没有任何动摇,一如既往的神态自若。

      

      “是朕唐突了。”

      

      半晌,楚昭恒垂眸长吁一口气,转而从怀中掏出帕子,轻轻包住魏熙明的手,一字一句道:“便照你说的去做。”

      

      言毕,便立时下了诏。

      

      “即日起,擢魏氏一等御前侍卫,赐名安和,择日入宫侍奉。无故,不得有变。”

      

      —

      

      “王爷这招激将法可真是厉害......”

      

      回府的车辇上,魏熙明面无血色,有气无力地倚靠在楚昭昱肩上。

      

      “只是就君上方才的反应,奴才只怕君上已然......”

      

      “本王劝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楚昭昱一反在殿内神态自若的模样,气急败坏地将暖炉又向魏熙明怀里揣了揣。

      

      天色渐晚,车外的雪却毫无停歇之兆。而魏熙明的身上的口子,已换了几条帕子都没能止住血,眼见着人就快要晕厥过去。

      

      楚昭昱如坐针毡,思及前世魏熙明在火海中的孱弱一笑,心下忽然一紧,登时顾不得礼数分寸地冲着车夫怒吼:“没用的东西......!究竟还要几时才能到王府?!”

      

      老车夫从不见楚昭昱如此气恼,登时惊惶万分,握着缰绳的手抖了又抖。

      

      “王爷息怒!王爷息怒啊......!”

      

      ”当真是没用!”楚昭昱怒火更盛,眼见着就要提着剑撩开车帘。

      

      “共竭驽钝,抑佐熙明......”

      

      闻声,楚昭昱倏然没了怒气,转而眉头紧蹙地扭头看向身边人:“方才在殿中确没能问你,这句词......你怎会知道他名字的来历的?”

      

      魏熙明笑而不语,良久才虚弱地开口道:“王爷的‘昱’...其释意,不便是此处的‘熙明’吗?”

      

      “你知道得倒是不少......”楚昭昱冷哼一声,意味深长地眯了眯眼:“你究竟是什么来头?”

      

      魏熙明依旧莞尔:“奴才既是王爷捡回来的...王爷,又怎会不清楚奴才的来历?”

      

      “怎会?”楚昭昱禁不住冷笑:“‘熙明’这一释意是本王生母所取,便是在现今的宫中,也应只有本王一人知晓。”

      

      “若非本王亲口相告,你究竟如何能够得知?”

      

      楚昭昱眼神愈发锋利。魏熙明见状便也没了继续打趣他的念头,只默默从楚昭昱身侧挪开,黯然垂眸道:“便是从魏主子...魏熙明口中得知的。”

      

      “你与他生前是什么关系?!”

      

      楚昭昱闻言猛地抓过魏熙明的手,直疼得魏熙明又一次皱紧了眉头。

      

      “嘶。王爷......”

      

      闻声,楚昭昱忽地回过神,立时便放开了魏熙明,眼神躲闪地怔怔垂下头:“是...是本王唐突了。”

      

      楚昭昱愣愣地垂着头,耳尖须臾间便泛起了微红。

      

      魏熙明却没料到他会是这等反应,身上虽仍疼得厉害也饶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这究竟有什么可笑的。”楚昭昱眉头紧蹙地别开脸。嘴中虽仍振振念着责备的话,语气中却无一丝责备之意。

      

      魏熙明静静瞧着他,心头一时五味杂陈。

      

      为复仇,楚昭昱被迫变得冰冷。可在心底,他仍是从前那副心口不一的少年人模样。

      

      与楚昭恒,从来都截然不同。

      

      “王爷莫怪。”

      

      魏熙明毫无请罪之意,含笑重新倚上楚昭昱的肩头,心中不由得百感交集。半晌,才又开口:“王爷方才在殿中,可有提到过青州?”

      

      楚昭昱眉头微皱,略略一颔首:“那不过是说辞,本王......”

      

      “王爷...可还记得那年青州叛乱?”

      

      闻言,楚昭昱身子忽地一僵,垂在身侧的双手亦骤然攥紧。

      

      “你当年......莫非也在那场叛乱中?”

      

      魏熙明黯然颔首,若有所思地抚上额角的一侧,“正是。”

      

      “当年,西北战事刚刚告捷。趁王爷尚未班师回朝,彼时的青州刺史举兵造反,整座城内的老幼妇孺都被劫做人质。而男子,凡及弱冠者,但有不从......当即杀之。”

      

      魏熙明神情凝重,前世在叛乱中受过伤的额角,仿佛仍在隐隐作痛。

      

      “奴才犹记得,奴才彼时因尚未及冠,与青州的老幼妇孺们被一道划为了人质。江宁巡抚得召调兵赶到时,叛军的尖刀,就架在奴才的脖子上......”

      

      魏熙明痛苦地闭了闭眼,似不忍再细细回忆。而楚昭昱虽只是听着,其紧蹙的眉头亦没有舒缓过一刻。

      

      他的毕生所慕———魏熙明,彼时就在青州。

      

      当年回朝得知叛乱后,他顾不得远征频战的疲顿,立刻自请前去平反。他过往虽在战场上见过诸多血海,可青州城内的惨状犹使他觉得触目惊心。

      

      此刻,见魏熙明面色愈发苍白,他一时又回想起当时的情形,继而下意识轻轻抚上他的手,悄声道:“都过去了。”

      

      “王爷......”

      

      魏熙明闻声当下一怔,随即不由得苦笑,“王爷竟也是会这样安抚人的啊。”

      

      “我......”楚昭昱一惊,登时被调笑得连自称也忘了。

      

      “我...本王不过是见你可怜罢了。”

      

      言毕,楚昭昱别扭地瞥开眸子,却终究没有移开轻轻搭在魏熙明手背上的手。

      

      魏熙明禁不住莞尔,“王爷待奴才,当真是亲厚......”

      

      他料定楚昭昱现在不会轻易碰自己,进而大着胆子就反抓住那只手。

      

      “你可是真的不要命了?!”

      

      楚昭昱猛地回过头,却见魏熙明仍满面笑意地望着自己。

      

      “这点儿小伤,奴才左右是死不了的......”

      

      魏熙明苦笑垂眸,颤抖着握紧了楚昭昱的手。

      

      前一世那般的苦楚他都受过了,现下的这点儿疼痛他早便不在乎了。况且......

      

      “奴才过往每每濒死之际,都幸得贵人相救。”

      

      “叛乱初起时,因巡抚与叛军交涉不力,大批人质几次险些丧命。然......”

      

      魏熙明忽地一顿,似倏然遗忘了什么般地,半晌才又艰难开口:“每每叛军欲对人质动手之时,因拒不从反而被划为人质的魏主子都会冒死挡在众人身前。魏主子...知晓他们的谋划,清楚他们若想扩大势力,必定会需要一饱有姿色的筹码。而他自己,不仅有一副好容貌,还人脉众多,正是他们彼时最亟需的人。”

      

      “魏主子...因而以自己为筹码,屡屡与叛军交涉。哪怕架在脑袋上的刀尖已然刺破了皮肤,也从不曾妥协......”

      

      “在王爷赶到之前,以一己之力救下了包含奴才在内的半个青州城的......就是魏熙明。”

排行榜
  • 当疯批饲养了隐藏身份的反派
    当疯批饲养了隐藏身份的反派

    作者 : 尘上

    帝国贵族集中营内,成员按家族势力,划分成ABCD四个等级。 安佑,A级omega,身份尊贵,性格乖张,骄横跋扈。 D级alpha秦煊因无意惹怒了他,被他踩着头欺辱。数个月后,帝国与王国作战,帝国战败。 秦煊以王室之子的身份侵占了整个集中营。 * 安佑被秦煊反抓了。 见到迎面走过来的秦煊,安佑后退数步,想起往日抽在秦煊身上的鞭子,吓得差点哭出来。 秦煊看着安佑微微隆起的肚子,犹豫着呆会儿是叫对方老婆,还是宝贝。

  •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作者 : 柠檬茄子

    小说《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故事讲述了:作为著名娇气包,三流演员的浅灵长得一张美艳脆弱的脸庞,却无意间卷进了一场恐怖直播游戏。空无一人的小屋,忽然抖动的柜子,直接把浅灵吓出眼泪,恐怖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兴奋了。

  • 算了,换攻要紧
    算了,换攻要紧

    作者 : 潺潺十青

    小说《算了,换攻要紧》,作者潺潺十青,主角简越傅开。故事讲述了:简越和傅开相爱同居六年,傅开用一句“你不爽也可以带人回来”就承认了自己和青梅竹马的不苟之事。 而这一切又被自家老板严策看在了眼里,老板竟然对简越说:“借我个胆。” 当傅开迟迟才醒悟时,简越已经走向别人。 傅开疯了,用尽千方百计强制把简越困在身边,试图再次走进简越心里时,严策毅然找上门来,手持一把枪抵着傅开的眉心说: “简越是我的合法妻子,我现在要带走我的爱人。”

  • 窥伺
    窥伺

    作者 : 妄人语

    小说《窥伺》,作者妄人语,主角谢皓行何莲娜。故事讲述了:出现了被监视感,初步考虑为被害妄想。大部分原因是遭受精神刺激、精神压力大、紧张焦虑等。谢先生,这在你的职业中属于多见现象,不必太过担心,积极配合治疗,一定会得到好转的。事情不仅如此。 谢皓行开始丢东西,随手放置的胸针、戒指,擦拭过指尖的手帕,最后到贴身物品。深夜,当他结束一天繁重的工作回到家时,厚重的门板咔嚓一声打开,空无一人的房间内,出现了沉闷而压抑的呼吸。一只潜伏在黑暗中的兽,强硬地挤进了他的生活。

  • 万有引力
    万有引力

    作者 : 秋雨来信

    从互相觉得不合适到蜜里调油的先婚后爱沈璟延发誓在见到韩行舟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们根本不可能,谁会和这闷葫芦结婚,还不如找个人工智能谈恋爱。韩行舟在看到沈璟延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们根本不合适,对方一看就是个闹腾的小孩,还不如自己一个来得清静。前期互相私底下看不惯对方,后期各自真香。

  • 婚姻匹配
    婚姻匹配

    作者 : 不知道第几个笔名

    岑遥成年两年后因为熬不过发热期向联邦申请婚姻匹配。 一配就配了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海茵·若曼,男性Alpha,二十八岁,联邦最年轻的少将,每年军部征兵网固定宣传模板,无数未婚男女的梦中情A。岑遥:只想随便找个Alpha度过发热期而已,这种身份的大可不必。海茵·若曼素来冷悍无情,冠有联邦之刃的美名;远征军凯旋后的表彰大会上,海茵采访时被提问理想型Omega。 Alpha一身军装笔挺,左胸代表荣誉与战功的勋表在闪光灯下闪耀,他带着白手套的修长手指轻轻扶了下黑色话筒,面无表情地说:阁下是闲得没事干了吗?问这种无聊问题?两个月后,海茵·若曼社交网站罕见地分享了图片,图片里是一个亚裔男性Omega,面容俊秀,气质清冷,站在满园的白玫瑰花海后,正挑眉看向镜头。

  • 诱A法则
    诱A法则

    作者 : 夏旸

    小说《诱A法则》,主角江闻蜻勾梁。故事讲述了:江闻蜻(黑朗姆酒味A)*勾梁(海珀味A),后面的是攻~ 星际九四年,央盟军区防卫一队队长江闻蜻由于因为身体原因,被迫离职休假。 假期第一天,他去军校看望正在读二年级的弟弟。

推荐小说

借过一下,这是我的崽! 我老攻橘子里捡的【星际】 师尊不修无情道 捡到崽崽和老攻后,我暴富了 影帝请您别亲自下场带cp 末世之小丧尸求生指南 限定关系 炮灰男配每天都在变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