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纯爱 > 不要和打工的人鱼谈恋爱
不要和打工的人鱼谈恋爱 heitu
总点击 305 更新时间 2022-12-12 09:13:15

主人公分别是江黎晏凌枫的小说名叫不要和打工的人鱼谈恋爱。故事讲述了自流落街头被老板捡到后,江黎便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好老板荧幕cp。只要老板不说下班,他就要奋斗到天明!被狗仔跟踪,为显cp真实性,江黎抬眸踮脚,给老板一个吻。虽然下班就失联,却是史上最努力鱼。但老板说他业绩不达标,因为有人指责他们炒作,控诉他们假营业,就连隔壁炒cp的打工人都和老板领证了!江黎气急拍桌,接吻,同居,领证,回娘家一个都不能差!才发现,黑粉和水军都是老板自掏腰包买来的,为的就是,把自己骗进家里“狠狠宠爱”。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不要和打工的人鱼谈恋爱精彩章节

  导演话音刚落,曲渊就把晏凌枫叫了出去。

  “你想说什么?”晏凌枫的烦躁毫不掩饰。

  曲渊的眸子沉了沉,却还是放低了语气:“阿晏,我做错什么了?你要找江黎来羞辱我?”

  “你做错了什么?”晏凌枫轻笑了一声,语气是十足十的冷,“你觉得你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在我面前会管用?”

  曲渊咬唇,挣扎道:“你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该……”

  “我还是那句话。”晏凌枫打断了曲渊的话,“我们不熟。”

  他转身离去。

  只留曲渊一人在身后咬牙切齿。

  他们是不熟,但自从晏凌枫出道,他便一直注视着他,是他看着晏凌枫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一切都是他。

  江黎算什么?凭什么和晏凌枫组cp的热度要拱手让给江黎那个不知从何冒出来的素人?

  晏凌枫就该是他的,热度也好,人也罢。

  曲渊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郭子琛,我需要点东西。”

  等晏凌枫闷闷回来后,却没有看到江黎。

  他问了一边的贺凯云才知道,江黎被司何叫了出去。

  “司何?”晏凌枫疑惑地扫了一眼贺凯云,有些不耐:“他怎么不叫你?”

  贺凯云垂下眸子,像是被吓到了,又像是因为这件事在难过,低低说了一声“不知道”,就没再说话。

  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可能太冷,晏凌枫心底也稍有愧疚,但他并没有同贺凯云解释的意思,旁人眼里的他到底如何,他其实并不在意。

  而另一边,将江黎叫出来的司何,很有几分做贼心虚地对江黎说:“我们来合作吧。”

  “合作?”江黎第一念头就是拒绝,他在给晏凌枫打工,怎么能跟别人合作呢?

  但江黎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司何便解释了起来:“我和贺凯云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这次综艺也是我非要拉着他来的。”

  “为什么?”江黎不理解,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个。

  但司何显然没有明白江黎的困惑,他挠挠头,泄气一般道:“因为我喜欢贺凯云,可他喜欢你。”

  “他不喜欢我。”江黎皱着眉,想起早些时候贺凯云凑在自己耳边说的话,贺凯云分明是喜欢司何的,“你没有告诉他吗?”

  “告诉他什么?”司何不解。

  “你喜欢他的事情。”江黎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司何。

  “我担心,那家伙要是知道我喜欢他,一定会被吓得直接搬到国外去住吧。”司何没注意到江黎的眼神,还兀自沉浸在自己的苦恼中。

  江黎若有所思:“你是担心你告诉他之后,连朋友都做不了?”

  司何点点头,又问:“所以,我们来合作吧。你不是喜欢晏凌枫吗?”

  江黎却没有立刻回话,显然司何和贺凯云属于两情相悦,却因为两个人有着同样的困扰,所以才没人迈出第一步。

  “你怎么说,江黎?”司何紧张地晃了晃江黎的胳膊。

  江黎收回思绪,摇了摇头,拒绝道:“我不跟你合作,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

  司何疑惑:“什么事?”

  江黎打量了一下四周,看到一众摄像头对着自己,想到这是两个人的私事,只好凑到司何耳边,轻声道:“贺凯云喜欢你的。”

  司何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但身高却也有190,跟晏凌枫差不多。

  江黎为了凑到他耳边,还得踮起脚尖,身体也不自觉地前倾。

  这样一幅画面,落在晏凌枫的眼里,便是两人贴地格外紧,在说悄悄话。

  江黎的神色他看不到,但司何的眼睛亮地像头狼。

  因为嫌江黎太慢,而特意出来寻江黎的晏凌枫,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

  但就在这时,江黎也说完了要对司何说的话,撤回了身子,一回头就看见晏凌枫离开的身影,眸子不觉亮了亮,雀跃道:“哥哥!”

  听到江黎叫自己,晏凌枫又不动声色地转过头来,压着脾气问道:“你们说完了吗?”

  语气听不出怪异,但那冷冰冰的眼刀却扫地司何浑身一颤。

  司何连连摆手,尴尬道:“说完了说完了,晏总来,我先走了。”

  说罢,便转身要跑,却又想起什么,回过头对江黎道:“谢谢你告诉我。”

  江黎眸子闪了闪,也很是开心:“不客气。”

  晏凌枫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直播间:

  【江黎跟司何说什么呀,我好好奇。】

  【天啊,没想到司何居然喜欢小贺。】

  【竹马竹马属实好磕。】

  【倒是苦了晏总,现在的脸色还很难看呢。】

  【晏总不哭,虽然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但黎宝的心是在你身上的。】

  黎宝,是粉丝给江黎起的昵称,热度直接盖过早些时候出现的“人鱼王子”。

  但江黎并不知道这些,此刻他刚解决了一件大事,心情没由来地轻松,跟着晏凌枫回到客厅后,便在思考一会该录个什么给晏凌枫。

  一旁的晏凌枫也沉默得很。

  江黎想清楚了,拿起自己的录音笔正打算找个安静的地方去录音。

  苏良和贺凯云却一起站起身来,几乎异口同声地唤江黎的名字。

  江黎身子一僵,目光在苏良和贺凯云身上晃了晃,最后落在晏凌枫身上,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他老板还在这里看着呢,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要来找他?要是晏凌枫生气,克扣他工资怎么办。

  晏凌枫看着江黎不知所措的模样,发觉青年清澈的眸子落在了自己身上,可怜巴巴地望着,求救意味十足。

  看到方才那一幕的郁闷此刻烟消云散,他不由得看向苏良和贺凯云。

  几乎幼稚地想到,江黎是他的。

  但晏凌枫最终还是大度地点了头:“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江黎郁闷地跟着苏良去了。

  他心不在焉,忍不住去回味晏凌枫那句话“我在这里等你”,越想越觉得,晏凌枫的意思和“一会来我办公室一趟”如出一辙。

  他更郁闷了。

  麻木地跟着苏良走,连苏良停住了脚步都没发现,直接撞到了对方宽大厚实的背上。

  “对不起。”江黎揉着鼻子道歉。

  苏良缓缓转回身,笑着看江黎,看到江黎被撞得有些红的鼻子,声音中带了几分宠溺:“疼吗?”

  江黎摇了摇头。

  苏良这才开口,带着几分酸:“看得出来,你很喜欢晏凌枫。”

  江黎忍不住扬了扬唇角,那是自然,他的职业水平可是很高的。

  “但是,”苏良却话音一转,身子也向江黎靠了靠,“就算知道了你的决心,我还是想争取一番。”

  江黎眨眨眼睛,对这般近的距离十分不安,连忙拒绝道:“我不会喜欢你的。”

  我现在只能喜欢我老板!

  苏良却微微一笑,将那修长好看的手指按在江黎唇上,低沉的语气好似在哄骗无知的雏儿:“嘘,我们的时间还长。”

  江黎慌张地后退了两步,避开苏良的手,脸却有些红,他不敢去看那双魅惑人心的眼睛,只觉这人类可比人鱼会玩得很,心底欲哭无泪,声音也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我……我先回去了。”

  他可记得清楚,他找的那本《恋爱技能100招》写过,【嘴唇富含神经纤维,是人类最重要的敏感地带之一,可不是随便谁都能碰的。】

  他不干净了!

  会不会被炒鱿鱼啊呜呜呜呜。

  直播间:

  【连苏哥哥被拒绝了,江黎可真是一片丹心啊。】

  【苏哥哥好会,保不齐江黎就变心了呢。】

  【江黎今晚好忙啊,贺凯云似乎也想要找江黎来着。】

  【我坚定站晏总和黎宝。】

  【我也。】

  【就是,两情相悦它不香吗?】

  【虽然但是,修罗场也很有意思啊。】

  【楼上说的也有道理……】

  【确实……】

  ……

  远远看见坐在沙发上等自己的晏凌枫,江黎的眸子忍不住沉了沉。

  晏凌枫身量修长,坐在那双座沙发上,一双长腿便格外突出。

  此刻他悠闲地晃着高脚杯里的红酒,时不时抿上一口,性感的喉结随着动作上下滚动,更能衬出他气质高贵优雅来,按书上的说法,便是活脱脱的少女杀手。

  但江黎看见晏凌枫这幅模样,心底却一个劲地发慌。

  这架势,这表情,这气质,除了坐办公室等下属来挨训的老板还能是什么?

  只愿坦白从宽,晏凌枫能不要开除他。

  江黎欲哭无泪,临死前还去看了眼贺凯云,但贺凯云在和司何聊天,没意识到江黎的目光。

  倒是司何反应迅速,一发觉到江黎的眼神,便暗地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江黎秒懂。

  便苦恼地坐到晏凌枫身边,直面属于自己的地狱。

  他双手拘谨地放在膝盖上,微微垂着脑袋不敢去看晏凌枫,小声道:“哥哥,我错了。”

  晏凌枫刚放下酒杯,就看到江黎在自己身边坐得像个小媳妇一样,还低声认错,不由得觉得好笑。

  他本不是爱开玩笑的人,也总有人埋汰他古板无趣,但此刻晏凌枫却会生出戏弄江黎的心思来。

  大抵是可爱的很。

  “哪里错了?”他故作高冷地问。

  听到晏凌枫的声音,江黎瘪嘴,委屈道:“不该和别人一起出去,不该让别人摸。”

  正巧回来的苏良看到这一幕,嘴角一抽,纵使稳重如他,也难免有些绷不住。

  晏凌枫皱了皱眉,目光不由得落在了一旁的苏良身上,语气中透着几分不满:“让谁摸了?”

  江黎不敢说,瞟了眼苏良。

  被瞟到的苏良露出个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似是想说些什么,江黎却好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被他吓到,忙低下了头。

  苏良到底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晏凌枫看在眼里,对他们的互动却是没由来地生气,他站起身来,对江黎道:“跟我过来。”

  江黎委屈地抬头,对上晏凌枫那双深邃却莫得感情的眸子,又吓得垂下了脑袋,蔫不拉几地跟上了晏凌枫的步伐。

  直播间:

  【晏总活脱脱的霸道总裁啊。】

  【后面的内容需要付费观看吗?】

  【黎宝也太可爱了,像个小媳妇。】

  【他们怎么这么熟练啊,不会以前是夫夫吧。】

  【晏总金屋藏娇?】

  【话说,怎么都没看见曲渊。】

  【不想看呗,苏良都看不下去了,曲渊怎么能受得了。】

  【唉,可惜,还以为能有一出好戏看呢。】

  【晏总太凶了,曲渊应该也闹不起来。】

  【晏总不是凶,那是不怒自威。】

排行榜
  • 黑月光洗白计划
    黑月光洗白计划

    作者 : 泸酒

    作为一名靠吸收黑化值狗命的攻略者,鹿川的目的只有三个:取悦他,征服他,然后直接跑路!把反派的黑化值逼到最大,鹿川才能活下来。看着反派们一个又一个为他痴迷,黑月光鹿川直接骑着电瓶车连夜逃走。当鹿川终于吸收满黑化值得以活下来后,系统丝毫没有留情一脚将他踢回以前攻略过的位面。

  •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作者 : 腐蚀骨

    一场车祸后,沈行发现自己是某本狗血文里的总裁攻,他包养了主角受,对主角受进行了虐心虐身的剧情。直到后来被主角受遇上主角攻,和主角攻一起联手把他送进牢里,最后死在里面。想要活下去,不能OOC。

  • 沙雕炮灰拒绝作死剧本
    沙雕炮灰拒绝作死剧本

    作者 : 娆小八

    小说《沙雕炮灰拒绝作死剧本》,作者娆小八,主角李乐琪。故事讲述了:李乐琪突然穿成书中的悲惨炮灰,原身不但痴缠男主,还对男主的白月光痛下杀手。 失足流产之后疯狂黑化,最后惨死在街头。 他穿书的第一天,看到别墅院子里成排的豪华跑车,有种穷酸小市民一夜暴富的感觉。 李乐琪:开玩笑,有钱的富二代做什么不好,非得变成恋爱脑,是跑车不够快,还是大餐不够香? 为了自己的小命,他尽可能地远离主角攻。

  • 过度侵占
    过度侵占

    作者 : 栖迟

    小说《过度侵占》,作者过度侵占,主角程砚霍景庭。故事讲述了:景庭在满三十岁之前赶着成了家——对象是他惦记了好多年的人。 但是他并不开心,因为他不太会谈恋爱。 传闻中冷冰冰的霍总被迫娶了程家小少爷。

  • 穿成白莲花师尊
    穿成白莲花师尊

    作者 : 森归

    苏遇寒光荣穿书了,还穿成了他妹狗血玛丽苏小说里的男主角的师尊!师尊美如画、师尊温如玉、师尊灿烂烂一朵白莲花。假师尊苏遇寒随手捡了一个小徒弟,后知后觉这人是大反派……而且,大反派怎么看他的眼神这么不对劲? 苏遇寒掐指一算,我妹写的是言情,对,没错,放死那个心!

  • OMEGA突击手
    OMEGA突击手

    作者 : 亦七

    顾向南几年前在游戏里遇到了一个男生,他一点都不嫌自己菜,还教自己应该怎么玩游戏。 后来他在一场游戏转播里再次听到了那个男生的声音,他这才知道原来男生是首次获得pubg世界赛冠军的RNS战队成员。 顾向南迷茫的人生突然有了目标,他清理了一切阻碍,哪怕腺体受伤也不在乎,最后终于获得了能进入RNS战队的机会。 正以为生活可以开启新篇章时,他的腺体突然出了问题,一旦接触到太多alpha信息素时就会被刺激得晕倒。 顾向南以为自己还是摆脱不了既定的命运,但没想到他一直敬重的队长,会走过来跟他说,要不要试一下他的信息素? 在沈九轻年少成名的那几年,无数人想知道他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但他掩盖的很好,除了家里人,再没有人从他身上闻到过信息素的味道。 后来,大家突然在顾向南身上闻到了一股压制力极强的alpha信息素,还看到了一向不喜欢跟人接触的沈九轻在手把手地教他压枪,甚至更惊奇地发现,两个人身上的味道居然一模一样。 再后来,他们发现顾向南脖子上的标记一直就没消失过,而且他们只要挨着顾向南小于一米,就会接收到自家队长的死亡凝视。

  • 我对象的alpha人设有点怪
    我对象的alpha人设有点怪

    作者 : 几处留白

    27岁的黄金单身alpha谢澄邈又重生了一回,居然变成了十六岁的清秀小高中生,还一朝从alpha变成了Omega?O身A心的谢总裁总是不能很好的进入角色,比A还A的Omega还英雄救美的成功解锁了未来男朋友左曦之。左曦之——M市横扫中学少男少女六大性别的理想型大美人,家里更是有权有势,又A又戏精,谢澄邈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该死的居然特别美味的男朋友。

推荐小说

赝品而已 第101次标记之后 不要和打工的人鱼谈恋爱 我却像个工具人一样 吾爱 在修真界脱离剧本的惨淡下场 OMEGA突击手 [ABO]被迫和大佬恋爱营业